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114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绾这个话一说完,整个婚礼现场,寂静一片!


        

谁也没想到,当红影星夏清和和陆氏集团掌权人陆薄川的世纪婚礼现场,会迎来这样一条条爆炸性的新闻来。


        

宋绾却还是觉得不够,她从来没有这样好好为自己辩解过!


        

自从出事后,她就是被迫承受,甚至被迫洗脑,她好不容易想起了当年的事情,可是每每带给她的,却不是解脱,而是比之前更大的反噬!


        

宋绾紧紧的咬着牙关,声音都像是带着切齿的恨!"陆家真是家大业大,明明当年我爸爸是因为坐了陆家的车出事,口供和笔录上面却找不到关于陆家的半个字!这个案子这么多疑点,却匆匆结案!你知不知道。当年就是因为温雅把我爸爸推了出去,所以我爷爷才被人用乱刀砍死!我和我哥哥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了家!"


        

她的心像是被这么多年来所受的所有委屈和痛苦深深的碾碎,再也拼不起来。


        

蒋奚站在她身后,垂在身侧的手用力的握紧。


        

这是他放在心里很多年的小女孩,他以前也不是这样的,对于自己喜欢的女孩,一旦他动心了,他会把全世界最好的东西都给她。


        

但是自从遇到她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学会了什么叫克制,什么叫不越雷池半步。


        

因为这是他兄弟的女人,所以他除了克制,别无选择。


        

陆薄川眼底则是一片阴霾重重!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记者们面面相觑,这个婚礼是直播,刚开始大家都没有反应过来,后来等反应过来,韩奕赶紧让人掐断了直播现场!


        

然而已经来不及,这件事早就已经在网上传得沸沸扬扬。


        

这是当红小花夏清和的婚礼,关注度本就前所未有的高,从昨天开始,热门话题就开始一轮接一轮的被送上热搜。


        

而宋绾的出现,将这场婚礼,推向了一个现象级的热度!


        

微博一轮轮的瘫痪。


        

网上的议论铺天盖地的砸了下来。


        

"不会吧?这是怎么回事?"


        

"这女人怕不是疯了吧!当年做出那样的事情,现在还来洗白?"


        

"她当年不是害死了陆薄川的爸爸和二哥,还彻底毁了陆氏吗?她还没死绝?现在还来祸害夏清和?"


        

"她这是嫉妒夏清和和陆薄川结婚。想要报复他他们吧?"


        

"我怎么觉得陆薄川看她的眼神,有些不对劲?"


        

与此同时,422案件被人彻彻底底的扒了上来,很快就被人送上了热搜。


        

"卧槽,大家看一看当年的这个案件,细思极恐!"


        

"卧槽!我怎么觉得这女的说的是真的?"


        

"我也觉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真是绝了……受了这么多年的冤枉,怎么办,我好心疼她啊!"


        

"啊啊啊只有我觉得,她长得好漂亮,比夏清和漂亮多了吗?怎么办,我突然开始想站邪教组织了!"


        

不仅如此,自从宋绾出狱后,陆薄川将宋绾逼得走投无路,最后却进了陆氏上班。以及负责了A区和宏昌市那块地的事情也被人送上了热搜。


        

甚至还有人扒出了,B市那块地,是陆薄川带着宋绾去拿的,用的是陆薄川的关系。


        

"卧槽,震惊!这踏马是什么惊天大瓜!"


        

"真的还是假的啊!啊啊啊啊怎么办,我踏马好心动啊,这踏马是什么绝世爱情啊!怎么办,B市那块地价值五个亿啊!是五个亿!我也要跟着站邪教了怎么办!"


        

而就在这个时候,另外一个素人的微博被送上了热搜。


        

"默默说一句,我就是陆氏集团当时负责A区的员工,当初宋绾被安排进陆氏,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刚开始A区那块地,出了很多问题,她来的时候,那个项目基本上已经黄了,负责A区那个项目的两个高层当时甚至叛逃,你们可能不知道,一个公司的高层叛逃对于一个项目的影响有多大,这个项目基本上已经从内部瓦解,当时我们没有一个人相信这个项目能拿下来,她来了以后,也没有一个人看好她,所有人都给她难堪,都在看她笑话,没有一个人配合她!但是!!!!她真的好特么刚啊!来公司之前,差点没把底下每一个员工的生平八字都给扒了,然后一个一个的下手,硬是带着这么一群不服她的人把A区给拿了下来!ps:她那个时候才二十四岁……"


        

这条微博下面的评论像是疯了一样!


        

然而这些宋绾根本就不知道,也不关心。


        

她的心那么疼,这些年她所失去的,比她以为的要多得多。当这一切彻底爆发的时候,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承受下来的。


        

宋绾突然就笑了起来,她笑的时候,每一下振动,都像是有钝刀划破心脏。


        

宋绾看着陆薄川,她真的爱了这个男人这么多年啊,爱到就算生病了,想解脱,可因为他说不想让她死,所以她再痛苦,她也让自己好好的活着。


        

可是现在,她再也爱不起这个男人了。


        

她爱他已经爱得一无所有,连她的心都已经被他挖了出来。


        

宋绾道:"你还想知道其他的吗?你想知道当年,温雅真正要害的人是谁吗?她当年真正要害的人是陆宏业!但是她没有想到我爸爸会借了陆宏业的车!"


        

她的话让陆薄川心里狠狠一震。


        

陆薄川的心并没有比宋绾好受,他甚至没有办法去看宋绾的眼睛,宋绾眼底的恨意太过刺眼。


        

陆薄川紧抿着唇,胸口剧烈的起伏,她根本就不知道,她在这样的场合,说出这样的话,会将自己置于什么样的一种境地!


        

他好不容易才将她从旋涡中心脱离出去,让别人的视线不要放在她身上。


        

陆薄川一把抓住宋绾细白的手腕,就要将她拉出这个婚礼现场!


        

宋绾一下子就反应过来,陆薄川这是要阻止她说下去,宋绾的心一下子就凉了下来!


        

虽然早有预料,她的心却还是像被人重重捅了一刀!


        

宋绾用力甩开了陆薄川的手,血红着眼眶:"我为什么要出去?你在怕什么?你是不是想要护着温雅?"


        

"绾绾!"


        

陆薄川眼底氤氲着很深的情绪,眸色沉的像是暮霭,脸色因为宋绾的这些话,而变得青黑一片。


        

宋绾心里却像是被绞刑一样,当年所有人都说她为了季慎年偷了陆家的文件,哪怕她心里明明知道不可能,却还是会忍不住动摇,忍不住想,她当年是不是真的为了季慎年把陆家的文件给盗了?


        

没有知道她这样想的时候,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宋绾缓慢的眨了眨眼睛,她道:"陆薄川,我不欠你的,爸爸和二哥是温雅害死的!我一遍遍告诉你,当年是温雅拿了文件。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就因为我当年和季慎年走得近,就因为文件最后到了季慎年手里,所以我就有了害陆家的动机是不是?"


        

陆薄川目光沉沉的看着宋绾,眼底汹涌着海浪。


        

她根本不知道,她冒着生命危险来到这里,将这些东西爆料出来,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


        

他只有将她推出去,将她从这个案子里彻彻底底的摘除。他才能够毫无顾忌的去对抗上面的那个人!


        

要不然她就永远都处于危险的境地!


        

要不然她永远只会成为他的威胁!让他不敢有任何动作!


        

陆薄川的神色很冷漠,薄唇阖动:"绾绾,你闹够了没有!"


        

她在闹吗?


        

宋绾嘴角的笑意缓缓的漾开。


        

她低低的笑出了声:"你觉得我在闹?"


        

她这声音异常嘶哑,陆薄川从没有过的心慌,仿佛他再也抓不住宋绾。


        

一旁的沈晚宁也愣在了原地,她根本没有办法消化宋绾的这些话!


        

沈晚宁穿过人群,一把拉住宋绾的手:"你说什么?你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宋绾,你是不是为了洗脱你的罪名。所以在这里胡编乱造!"


        

宋绾被她拉得踉跄了一下,她转头朝着沈晚宁看过去。


        

她以前总是不敢看沈晚宁,因为看到了她就会想起陆璟言,一想起那个温柔的陆璟言,她的心就像是刀锉一样。


        

但是她现在不会了,她还是会为了当年的失误而内疚,但是这些内疚和她所受的这些委屈和痛苦比起来,却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这些事情都是温雅一手策划,她的家人被她害得一个不剩,就连唯一的哥哥,也因为自己成了植物人。


        

她所受的所有的苦全部都拜温雅所赐!


        

宋绾用力甩开她的手,她现在再回想起沈晚宁那些所作所为只觉得可笑!


        

她为什么要因为沈晚宁的那些话而难受?为什么要因为那些照片而内疚。


        

那个时候如果不是温雅抢了她的东西,她追赶温雅的时候被车撞,她又怎么会真的害死陆宏业!


        

宋绾抿着唇,道:"我有没有胡编乱造,你去浔城查一查!我爸爸身边的秘书叫魏建国,他到底是怎么死的,警察局是怎么判的,一查便可以知道的清清楚楚!"


        

沈晚宁脸色惨白一片,她整个人忍不住踉跄了一下。


        

温雅一直在一旁听着,并没有说话,当年的那份文件,也是她没有想到的。


        

她当年根本没有想到陆宏业已经在查她,当初看到那份文件的时候。她也很震惊。


        

那个时候贺南山劝她不要留下宋绾。


        

说把她留下来夜长梦多。


        

但是温雅还是将她留了下来。


        

这么多年来,她从来没有后悔过,当年由于自己的心软,留下了宋绾。


        

甚至亲自让人送她去了医院。


        

但是这件事,她却不能任凭宋绾这样闹下去,再任凭她这样闹下去,逼急了贺南山,不仅宋绾活不下去。陆氏集团和陆卓明也照样会受到牵连!


        

她不能让陆卓明出受到任何一点损伤。


        

温雅道:"绾绾,你的意思是说,我利用你,去害死了我自己的丈夫和儿子,是吗?"


        

宋绾道:"你自己做过什么自己心里清楚!"


        

她朝着温雅看过去,道:"当时骗我去星和医院,发信息给我的人也是你自己吧?你拿着当年的事情来引诱我,让我去医院找你,然后自导自演了这么一场好戏!你在怕什么?你是不是怕我再呆在陆薄川身边,查出什么对你不利的事情?温雅,你疯了这么多年,为什么迟不好起来,早不好起来,偏偏要在我想起当年的事情的时候好起来?"


        

所有人都朝着温雅看过去,在等温雅的解释。


        

但是温雅根本不用解释,当年的事情宋绾没有证据。而从宋绾进来后,她就一直在听着宋绾说话,知道她虽然想起了很多,但是还有很重要的东西并没有想起来,要不然她也不用以这样的方式将事情闹大。


        

温雅道:"绾绾,一个母亲在短短的几天之内,先后没了丈夫和儿子,你觉得她还能正常吗?你说我三番两次的要害宏业。你告诉我要害死他的理由,我和他生活了三十多年,如果我真的要害他,会给他生三个儿子,然后来害死我孩子的父亲吗?"


        

宋绾一愣,脸色白了下来。


        

温雅说:"绾绾,很多事情不是光靠想象就可以判一个人的罪行的,周自荣的死当年是一场意外,陆家的人当初确实去做了笔录,但是当年那件事确确实实和陆家没有关系,所以后来陆家的人为了不让有心人拿这件事做文章,将那些和案子关系不大的东西抽调出去,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再者,且不说我不会去害自己的丈夫,就算如你所说,我恨宏业。你也说了,我的目标刚开始是宏业,那就证明我并不知道周自荣会上宏业的车,我又怎么能布局整个422案件?并且做到,仅仅在他死的当天,就将这个案子彻彻底底的爆发出来?"


        

温雅的一句句质问,让宋绾说不出话来,她要是知道当年温雅要害死陆宏业的原因。又何必要在这里将这件事彻底闹大!


        

宋绾转过头去看陆薄川:"你也是这样认为的,是吗?"


        

"绾绾,不要再闹下去了!"陆薄川道。


        

宋绾就笑了,她点了点头:"陆薄川,当年我欠陆家的,你要我还,同样的,陆家欠我的,我也要让陆家一点一点的给我还回来!从今天起,我宋绾和陆家,再也没有任何瓜葛!我从来没有这样庆幸过,当年你没有将那个孩子留下来!"


        

宋绾的话一落音,陆薄川的脸色就腾地一变!


        

他想拉住她的手,但是此时此刻,他却只是将手垂在身侧。


        

然而下一刻,现场一声惊呼,宋绾整个人却像是突然失去了所有支柱一样,直直的朝着地上倒了下去!


        

陆薄川再也顾不了什么,一把抱住宋绾。


        

"薄川!"夏清和心慌的一把拉住他的手:"你要带她去哪儿?"


        

陆薄川却再也顾不了任何东西,抱着宋绾就往外面走。


        

她还怀了他的孩子,如果这个孩子没了……


        

陆薄川的心狠狠的揪在了一起!


        

蒋奚也跟着出了门。


        

韩奕却呵了一声:"蒋奚!"


        

蒋奚冷冷的看着他。


        

"这件事你最好不要插手!"韩奕道:"就算他们最后不能走到一起,宋绾也不是你能碰的人!"


        

蒋奚的脚步一顿,但随即,他头也不回的出了宴会现场。


        

--


        

病房里,陆薄川站在阳台上,他身上还穿着新郎的礼服,整个人显得矜贵淡漠,一丝不苟。


        

身上的气压却低到了极点。


        

郑则就站在他身边,小心翼翼的道:"这件事现在要怎么收场?"


        

陆薄川冷着神色,沉默不语。


        

"还有清和小姐那里,你走了以后,整个微博都爆了。热搜压都压不下去,夏先生也很生气,温夫人也在找你,这件事要不要公关一下?"


        

"不用。"陆薄川黑眸沉沉,脸上寒冰一片,宋绾这一闹,几乎打破了他所有的计划,陆薄川道:"帮我联系韩奕。让他过来。"


        

郑则赶紧联系了韩奕,韩奕也没有推脱。


        

郑则道:"韩总一会儿就过来。"


        

"你先出去吧。"陆薄川道。


        

郑则走了以后,陆薄川来到宋绾面前,看着宋绾单薄瘦弱的躺在床上。


        

他的脑子里全是宋绾那句:我从来没有这样庆幸过,当年你没有将那个孩子留下来!


        

他黑眸压着情绪,他伸手摸了摸宋绾的脸颊,饶是他,也没有想到。事情的真相是这样子的。


        

"你现在已经恨透了我吧。"陆薄川自嘲的笑了笑,他伸手摸了摸宋绾的脸颊,如果她现在知道自己怀孕了,恐怕是不是会更加恨他?


        

但是这个孩子,自他做下决定开始,就再也舍不得打掉。


        

陆薄川道:"可是绾绾,不管怎么样,爸爸当年也是因你而死,你永远都欠我的。"


        

只有她欠他的,他才有理由将她留在身边吧。


        

陆薄川在医院里守了宋绾很久,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发泄了一场,宋绾这一觉竟然睡得格外的沉。


        

自从四年前,事情发生后,她再也没有睡过这样沉的觉。


        

陆薄川在这里等了没一会儿,韩奕的电话就打了过来,两人约了地方,陆薄川站起身,往病房门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