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116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陆薄川心里钝痛,宋绾如今这么恨陆家,不仅仅只是因为陆家有可能是害死周自荣的凶手,还有这几年,她所受的所有的委屈和痛苦,而那些委屈和痛苦里,也有他的一份功劳,甚至他的功劳要比温雅更甚一分。


        

当年事情发生的时候,她哭着一遍遍的对他说:"薄川,我和季慎年之间,没有关系,我不知道他是季家的人。"


        

"我这么爱你,怎么会去喜欢上别人。"


        

但是他没有信她,因为他查到的,全是那几年,她和季慎年之间亲密无间的关系,甚至有他们同居的信息。


        

没有人知道当他查到这些的时候,心里有多愤怒。


        

但是即便是这样,在她提出要开着通话记录去找季慎年的时候,他依旧答应了下来。那个时候他就想,哪怕是有她带着陆宏业去郊区别墅和去陆宏业办公室偷资料的监控视频,但只要季慎年她没有给季家拿过资料,他就信她。


        

可是从听筒里传来的却是,季慎年告诉宋绾,他说:"绾绾,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把文件给我父亲的。"


        

这句话不仅将宋绾打入了地狱,也将他给她的最后一次机会,彻底掐断。


        

陆薄川眼底是沉痛,他黑眸湛湛看着宋绾,生怕她上了自己:"绾绾,你先把刀放下,有什么事情,我们慢慢再说。"


        

宋绾摇摇头:"我没有什么可说的,该说的我已经说尽,我以后再也不想见到你,我祝你和夏清和百年好合,今天坏了你们的婚礼,是我不对,我给你道歉,但是陆薄川,人都是有底线的。"


        

在听到宋绾祝他和夏清和百年好合的时候,陆薄川脸色都变了,心像是被她这句话撕裂一样,陆薄川抿着唇,竟然说不出话来。


        

宋绾说完,再也不看陆薄川的脸色,直接出了别墅。


        

然而在路过陆薄川身边的时候,陆薄川突然伸手。一把用力抓住了宋绾的手。


        

他的力道大得宋绾有些疼。


        

宋绾垂眸,看着他的手,她以前就很喜欢看他的手,因为他的手指修长漂亮,她也喜欢看他俊美无疆的脸,那都是她喜欢的,宋绾的心脏被狠狠揪紧,但是她真的太累,太恨,宋绾刚要甩开陆薄川的手。


        

陆薄川几乎是有些慌乱的道:"你在这里住一个月,一个月以后,我放你走。"


        

他像是恨怕她走出这里。


        

宋绾用力甩开了他的手。


        

陆薄川从后面抱着她,他抱得很紧,温热的呼吸就喷薄在宋绾的耳廓,几乎是祈求:"绾绾,你在这里住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我不会来打扰你。"


        

他甚至想用孩子来威胁她,但是他不敢,因为宋绾说。她从来没有那么庆幸,当年他没有留下那个孩子,如果他这个时候说出来,宋绾只会更痛苦,更恨他吧?


        

到时候他会让她连恨陆家,都觉得是一件痛苦的事。


        

他已经让她这样痛苦,他不想让她连恨都这样痛苦。


        

宋绾从来没有听到过陆薄川这样示弱的语气,可是这又有什么用呢?


        

他永远不会明白,当他和夏清和要订婚的时候,他把她留在身边的那段时间,让她有多痛苦,她每天那么崩溃,崩溃得想死,


        

他那个时候问她,他把婚房买在景江,对她就这么重要吗?


        

他大概是不知道,那个时候她每天看着装修队来来去去,有多想去死,可是因为他要她活着,她怕自己死了,他连恨的人都没有,所以她又一遍遍的告诉自己,宋绾,这是你应该受的。


        

所以她那个时候,病得越来越严重,有时候严重到,她甚至分不清梦境和现实。


        

这样的日子,她再也不想过下去了。


        

宋绾用力掰开了他的手。


        

"不要了,陆薄川。"宋绾说:"留在你身边的每分每秒,我都觉得痛苦,这样的痛苦,我再也不想尝试了。"


        

陆薄川身体一僵。


        

"手机。"宋绾走了两步,想起什么,脚步顿住,她又回头看陆薄川,眼中再也没有了对陆薄川的留念,她好像真的已经不爱他了,想要和他划清界限,宋绾道:"我的那个手机,如果你这么喜欢。你就拿着吧,但是,周竟的卡在手机里面,我不能给你。"


        

陆薄川握成拳头的手一紧,他这才想起来,在他误会她的时候,另外一个男人为了她,连命都不要了。


        

而那个时候,正是最痛苦的时候,他做的事却是,在她最痛苦的时候,将她带去了温雅的病房。


        

陆薄川沉沉的呼吸。


        

他还是将手机给了宋绾。


        

宋绾拿了手机,出了别墅,她也不知道去哪里,她知道后面陆薄川的人跟着自己,宋绾打了一辆车,去了周竟的公司。


        

她在周竟的公司坐了很久,还是没忍住,哭出了声。


        

一下子想起那么多事情,她真的太痛了。


        

后来宋绾开了周竟的车,甩开了后面跟着的人,又饶了很久,后面一直有车跟着,宋绾打电话给陆薄川。


        

陆薄川很快接了起来。


        

"绾绾。"


        

"你要是再跟着我,我直接开车撞过去。"


        

"绾绾!"陆薄川心脏一窒,他不放心她一个人出去,这么晚了,她去干什么?


        

宋绾却已经挂了电话。


        

陆薄川也不敢再那么明目张胆的跟着,但是不这么明目张胆的跟着,很快宋绾就不见了。


        

她本来就是个很聪明的人,想要做的事情,就一定会做成。


        

宋绾确定没有人了,给蒋奚打了一个电话。


        

"绾绾?"蒋奚从婚礼现场出来后,原本是想去追宋绾,但是后来还是没去,直接回了家。


        

从回家后,他就站在窗边抽烟。


        

他是真的很少抽烟,只有有时候想宋绾想得受不了的时候,会抽一点。


        

"蒋奚。"宋绾的声音很沙哑,她说:"我想见见周竟。"


        

蒋奚一愣,立刻问:"你在哪里?"


        

宋绾说:"你工作的那个医院。"


        

"你在那里等我!"


        

蒋奚匆匆按了烟,下楼,开车去医院。


        

一路上,他将油门几乎要轰到了底,好不容易到了医院,他看到了那辆已经旧得可以的车,蒋奚的心跳声很大,他亲眼看着陆薄川带她去了医院,后来网上的那些病例被人扒出来,他也看了一眼。简直心惊肉跳,他不知道她生病了。


        

她在他面前,一直表现得那么正常。


        

他不知道网上的那些事,宋绾已经知道了没有。


        

蒋奚心痛得抿着唇,很久之后,他遏制着心跳声,几乎是有些狼狈的来到宋绾面前。


        

敲了敲车门。


        

宋绾转头,看到是蒋奚,她降下了车窗。


        

蒋奚看到了她红红的眼圈,微愣:"你还好吗?"


        

宋绾沙哑着嗓子说:"对不起。这么晚了还打扰你,但是我想见见周竟。"


        

"没事,我还没睡。"蒋奚道:"我现在就带你过去?"


        

他怕她状态不好,又道:"你坐我的车去吧。"


        

宋绾摇摇头:"没事,我自己能开车。"


        

蒋奚也没坚持,什么都顺着她,蒋奚开车在前面带路,这是他第二次,离宋绾这样近。


        

第一次是宋绾找他帮忙把周竟转院。


        

两人很快到达軍区医院,蒋奚下车。去给宋绾开车门,宋绾愣了一下,她顿了顿,道:"谢谢。"


        

蒋奚道:"不客气。"


        

蒋奚话不多,直接带宋绾上了楼。


        

他给周竟排的地方,二十四小时都有人看着,蒋奚道:"你进去吧,我在这里外面等你。"


        

宋绾点了点头。


        

宋绾进了房间,蒋奚去外面,忍不住抽烟。


        

他看得出来,宋绾对周竟很在意,在意的程度已经超出了正常男女的关系,原来除了陆薄川,还有人能让她如此在意。


        

这让他觉得心里很烦躁。


        

而房间里,宋绾看着周竟依旧没有生气的躺在病床上,心里狠狠的揪紧。


        

周竟的眉眼其实和她是有几分相像的,但是他的线条要比宋绾更凌厉,宋绾看过周自荣的照片,他的很多感觉,是很像周自荣的。


        

血缘关系真的是一件很奇妙的东西,即便是分开了二十多年,但是血浓于水的感觉还是存在的。


        

宋绾坐在周竟的床边,拉着他的手,哽咽的道:"哥哥,我心里好痛啊。"


        

"你当时,不告诉我当年的事情,是不是因为你已经查到了什么?"


        

她没有办法想象,当周竟查到当年的事情时,是用着什么样的一种心情,让她继续留在陆薄川身边的。


        

他肯定是恨陆家的吧。


        

可是即便是这样。为了她,他却什么也没说。


        

他知道她那个时候,是爱陆薄川的吧。


        

那个时候他心里的拉车,一定很艰难吧。


        

宋绾抿着唇,眼泪低落在周竟手背上,她道:"哥哥,你醒过来,你要是再醒不过来,我怕我真的会坚持不下去。"


        

"你醒过来啊!为什么要一直睡着!"


        

"你诚心让我难受是不是!你当时为什么要推开我!"


        

"哥哥,你要是再不醒过来。我以后就要不认你了!"


        

"哥哥,海城真的一点也不好,你醒过来,醒过来我们去你的老家,好不好?上次伯父伯母问我你的情况,我都不敢告诉他们,我怕他们会恨我。"


        

宋绾趴在周竟床边,放声的哭了起来。


        

而周竟的眼角,也有碎钻低落。


        

这一次,宋绾看到了,她愣愣的,看着他的眼泪:"哥哥,你听到得到我说话,是不是!你是不是能够听得到我说话!"


        

宋绾几乎是有些惊喜的打开门。


        

蒋奚听到这里的动静,赶紧过来。


        

"怎么了?"


        

"他……他好像能听到我说话!"宋绾喜极而泣:"这个时候,还有没有医生,我看到他流泪了!"


        

蒋奚自己就是医生,周竟的情况他都了解,但他还是联系了周竟的主治医生。


        

医生看了一眼周竟的情况,道:"病人能感知到外界的一些刺激。但是也并不能说明什么,不过家人可以配他多说说话,对他的病情恢复有帮助。"


        

宋绾一愣:"可是我和他说话,他能够感知得到,是不是就证明,他的程度并不深?还是有醒过来的机会?"


        

"这不太好说,醒不醒过来要看他自己的恢复程度,但是家人多陪陪他,对他的病情肯定是会有帮助的。"


        

宋绾的心又跌落了下来,她点点头:"谢谢您。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找您过来。"


        

"没事,这也是我分内的事情。"


        

医生回去之后,宋绾又在病房呆了好一会儿,才站起身出门。


        

"你现在去哪里?"两人出来后,蒋奚看着宋绾。


        

宋绾有一瞬间的茫然,她道:"我回公司。"


        

"你要是没地方去,可以去我那里。"蒋奚看着宋绾,他道:"我那里很宽,而且你现在住周竟的公司也不太安全,随时会有记者过去蹲点。"


        

宋绾愣了一下。


        

说实话,之前她没想过蒋奚会带她去结婚典礼现场,宋绾抿着唇,良久,她道:"蒋奚,你不讨厌我吗?"


        

"我为什么要讨厌你?"蒋奚看着她,他道:"就因为当年的事情吗?"


        

宋绾没说话。


        

"这是你和薄川之间的事情,我没有那么多的共情能力,也不会因此而对你有什么看法,绾绾。对我来说,你和之前并没有什么不同。"


        

宋绾愣了一下,她的眼圈还是红的,她没有想到,最后帮助她的,竟然是这个和她曾经没有过多交集的人。


        

而宋绾这个模样,看得蒋奚很心疼,他没有说出口的话是,当年她出事,其实他更多的是心疼担忧她。


        

他有一段时间。像是魔怔了一样,一空闲下来,就忍不住一遍遍的想,她一个女孩子,才二十岁,在监狱里,会不会撑不下去,他甚至想走关系,把她从里面捞出来。


        

但是他认识宋绾的时候,宋绾就已经和陆薄川结了婚,他没有任何立场这样做。


        

说实话,当年这样的事情如果发生在蒋奚身上,他也未必会比陆薄川做得好,但是事情并没有发生在他身上,而他喜欢宋绾,心自然会偏向于宋绾。


        

"绾绾,你暂时住在我那里,这这个风头过去,你再搬回去也不迟。"


        

宋绾最后还是去了蒋奚的家里。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做医生的缘故,蒋奚的家里干净到了有些洁癖的地步。


        

宋绾换鞋子的时候愣了一下,蒋奚也愣了一下,他刚刚忘记买拖鞋了。


        

蒋奚拿了自己的拖鞋给她:"暂时将就一下,可能有些大。"


        

宋绾也没矫情,跟着蒋奚进了门。


        

蒋奚问:"你吃过东西没有?"


        

宋绾摇了摇头:"我不太想吃。"


        

"多少还是吃一点,我去给你做,你先去洗澡?"


        

蒋奚这边没有多余的衣服,刚刚来的时候时间又太晚,也没什么地方可以买,他直接拿了自己的衣服给宋绾,浴巾拿了一条新的,洗漱用品也有全新的,蒋奚道:"你先将就一下,明天我让人去买新的。"


        

"没事,不用那么麻烦。"宋绾勉强笑笑,道:"已经够麻烦你了。"


        

蒋奚也没说多余的话,他本来就是个不怎么爱说话的人,性子冷,蒋奚去给宋绾做宵夜。


        

宋绾洗完澡,坐在沙发上,想了想。还是拿出手机,打开网络看了一下网上的热搜。


        

只是一点进去,她就愣住了,随即,只觉得浑身发冷。


        

手机上面,全是关于她的热搜,而热搜上面的标题,后面跟着黑红的爆字的,是她的名字,加上生病两个字!


        

宋绾不点进去。都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


        

宋绾气得浑身发抖,这个东西,除了陆薄川,没有人敢这样爆出来!


        

蒋奚做完宵夜,过来的时候,看到宋绾穿着他的衣服,目光死死的盯着手机,蒋奚心里一紧,他叫了一声:"绾绾?"


        

宋绾茫然的回头,满脸都是泪。


        

蒋奚心里一慌。他将面条放在桌面上,低头看她:"怎么了?"


        

"他把我的病例放上去了。"宋绾细白的手指紧紧的握住手机,她觉得浑身冷得没有一点温度,想起她要出来的时候,陆薄川的那些话,她只觉得可怕,他要护着温雅,就可以这样对她吗!


        

他要她留在他那里,想干什么呢?


        

是怕她出去乱说吗?


        

可是他已经把这些东西都给放了出去,他还怕这些做什么!


        

宋绾死死的咬着牙,浑身都在发抖。


        

她再也忍不住,将电话打给了陆薄川。


        

陆薄川那边接的很快:"绾绾?"


        

"陆薄川,我的病例是不是你放到网上去的!"宋绾厉声的问道。


        

陆薄川那边却没出声。


        

宋绾怒不可遏:"我问你是不是你放到网上去的!"


        

"是。"陆薄川沉默的抽着烟,他道:"绾绾,你现在在哪里?"


        

"陆薄川,你怎么可以这么狠!你是不是想替温雅洗脱罪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