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118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照片是宋绾让人偷拍过来的。


        

邻居将照片拿过来,愣了一下,道:"对,就是这个地方,但是这个照片隔得有点远,看不太清楚,不过这样看,倒是和当年的那个孩子挺像的,不看正面根本看不出来不是同一个人。"


        

宋绾心里紧了一下,一把抓住许娆那个邻居的手,焦急的问:"你确定?"


        

邻居被她这个样子吓了一跳,脸色有些不好:"这有什么不确定的?他这样的长相,本来就不难让人忘记,当年又经常和这边的一群混混混在一起,那个诊所还不知道是做什么的呢!"


        

宋绾脑子里嗡嗡的,她想起来的那一切,也许根本不是什么幻觉,而是真实存在的!


        

宋绾的心跳渐渐加快,她问:"他叫什么名字?"


        

"好像姓江,叫江什么来着?哦对。叫江谌!"


        

宋绾又问:"他在这里,是开的什么医院?"


        

"好像是一个心理诊所吧,具体做什么的,我也不知道,只知道他是个孤儿,当时他那个小诊所在这里还挺出名的,不过他出事后,好像才听人说,他妈妈原本也是开心里诊所的,他爸爸是缉毒巡捕,在一次卧底任务中,被人发现了,后来家里人一夜之间全死了,血流得满屋子都是,他从亲戚家回来,刚好看到那一幕,吓得都晕过去了,那个时候他也很小,还不到八岁,正常人都有心里创伤了,巡捕找了好几个心里医生给他做辅导,说起来也挺可怜的。"


        

"你确定是心里诊所?"宋绾却在她说道心里诊所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对劲了起来,她问:"是开在什么地方的,你知道吗?""怎么不确定?就开在这附近的,不过他出事后,那个房子就重新出租了,现在那边开了一个健身房,你现在过去,还能看到。"


        

两人打听完,蒋奚和宋绾便回了酒店。


        

而他们走后。有人从角落里过来,看着两人离开的背景,目光幽冷,转头装作不经意的问:"刚刚那两个人,是外地人吧?"


        

"嗯,说是从海城过来的,怎么了?"


        

"海城过来的,怎么会到这里来?"


        

"在打听许家的事情呢,不过她拿的那个照片,除了样子不像,其他的方面,倒是很像当年的江谌,那颗痣长在同一个地方不说,感觉也像。"


        

"是吗?"那人眯了眯眼,神色泛冷,不知道在想什么,道:"可能只是长得像吧。"


        

那人说完,转过了身,绕了一圈,来到当地最好的酒店。看着蒋奚和宋绾进了酒店,默默离开了。


        

蒋奚和宋绾回到酒店后,蒋奚道:"你怀疑两个人是同一个人?"


        

宋绾之前听许娆说起程承的时候,就隐隐有些奇怪,这会儿,她几乎是确定了自己的这个猜测。


        

"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宋绾看着程承的照片,眼圈发红,难关不管陆薄川和季慎年怎么查,都查不到程承的履历!


        

"你怀疑他当年根本没死,不仅没死,还整容成了程承,取代了程承的位置?"


        

只有这样,才能够解释,当年的事情!


        

因为江谌这个人在所有人的眼里,已经是个死人,而程承这个人,是实实在在存在的!


        

他的生平履历是存在的,学历和工作经验是实实在在存在的。


        

所以无论陆薄川和季慎年怎么查,他的履历永远都是漂漂亮亮,没有半点污点的!


        

只是或许对于程承来说,那个占了程承位置的江谌,更加优秀,对医学的设计更加广泛而已!


        

宋绾道:"去年我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是在江雅医院门口,那个时候我还没想起来被催眠的事情,但是却一直觉得他给我的感觉很熟悉,可那个时候在我的记忆里,我根本就不认识这个人,我一直很奇怪我为什么会这么在意他,直到去年过年,我感冒生病去医院看病的时候,鬼使神差的去了江雅医院住院部的六楼,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环境太过熟悉,一下子就让我想起了自己被人催眠的事情。"


        

但是那个时候她想起来,没有人相信她。


        

所有人都说,她是不是误会了陆卓明,连她自己都开始怀疑,她是不是因为太想逃脱责任,太想把这些事情推给别人了,所以才会产生幻觉。


        

谁会相信。陆家出事后,唯一一个对她好的人,其实是推她下地狱的那个人呢?


        

宋绾紧紧抿着唇,她的头又开始痛了起来,像是又回到了那个被程承一遍遍催眠的病房。


        

然后,更多的关于那个时候的回忆涌了上来。


        

然后,她想起了她从医院里刚刚开始醒过来的画面!


        

那个时候她还没从陆宏业办公室里看到的,那份关于温雅的资料里回过神来,也没从被人抢了资料后,她疯了一样去追赶车子,却在乌泱泱的大雨里看到温雅的画面里回过神来,整个人像是没了灵魂一样。


        

然后,她看到了陆卓明,宋绾的眼泪一下子就落了下来。


        

她那个时候还不知道陆氏出了事,陆卓明走了进来,他坐在轮椅上看着她,问:"绾绾,你还好吗?"


        

宋绾那个时候很害怕,她道:"大哥,妈她……"


        

"绾绾,你去偷陆氏集团的机密文件干什么?"


        

宋绾的心一下子沉了一下,她根本不知道什么机密文件,她道:"什么机密文件?"


        

"就是爸爸保险箱里面的文件,你知不知道,这个文件涉及的金额有多大?陆家因为这份文件,损失了上百亿,整个陆家都已经毁了。"


        

宋绾很快明白陆卓明说的是什么文件,吓得脸都白了:"我没有……这个文件不是我拿的……"


        

但是显然没有人相信她,后来就是漫无止境的催眠,宋绾的心性坚韧,催眠很难进行下去,刚开始宋绾意识到自己在被催眠的时候,害怕又愤怒。


        

宋绾摇了摇脑袋,但是很快,更多的声音朝着她涌了过来。


        

"大哥,我求求你了,放我出去,这件事不是我做的!"


        

"大哥,爸爸他还在别墅,他被我关在那里!妈要害死他!你去救救他!"


        

"这一切都是妈做的,是她诱导我的,我根本不知道这个文件是陆家的机密文件。"


        

然而这些所有的一切,都在一次一次暴力催眠下,被她慢慢忘记,她忘记了还在别墅的陆宏业,忘记了那场车祸,忘记了从陆宏业办公室拿出来的那两份资料。


        

一次比一次忘记得深。


        

再后来,她醒过来,就只听到陆卓明告诉她。


        

"绾绾,你偷了陆家的机密文件。把文件给了季慎年,让陆家损失将近百亿,陆家现在已经垮了。"


        

"绾绾,你不要这么固执,很多东西,记得未必比忘记要好,你害死了爸爸,薄川这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你还不知道吧?爸爸已经死了,陆家倒了,璟言在找爸爸的路上。被大货车碾压,你害死了这么多人,你和薄川之间,再也没有回到过去的可能。"


        

她的心房一次次的被摧垮。


        

再后来,大概是真的太害怕了,她连这些东西,也全都一并忘记的干干净净!


        

宋绾脸色发白,冷汗一直不停的往外冒。


        

"绾绾!"蒋奚看出宋绾的不对劲,赶紧将她扶着,让她坐在了沙发上:"你怎么了?你还好吗?"


        

宋绾却愣愣的看着蒋奚。她的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了下来,宋绾道:"蒋奚,当年我是有告诉过大哥的!我是有告诉过大哥,我把爸爸带去郊区别墅的!我一遍遍的求他,让他放我出去,我告诉他,温雅要害爸爸,让他去救救爸爸!我告诉过他了的!他没有去!"


        

蒋奚也愣了一下:"你说什么?"


        

然而宋绾整个人却差点崩溃起来,就算她想起了陆宏业桌子上的那份文件,想起了温雅害死周自荣的事情,然后她告诉自己,当年的事情都是温雅一手设计,并不是她害死了陆宏业,是温雅!


        

要不是温雅诱导她,她根本不会犯下这样的错误,更不会害了陆宏业!


        

但是她心里还是内疚的,就算陆宏业查到当时温雅的所作所为,没有告诉她,可是说到底,陆宏业和陆璟言并没有伤害过她。


        

她心里是知道的,他到了最后,也不愿意宋绾去查这一切,并不是完完全全是因为温雅。


        

而是一旦她查下去,查到了当年的事情,那么,她和陆薄川之间,也就完了。


        

他要护着的,不仅仅是温雅一个人。


        

他要护着的,是整个陆家,包括她和陆薄川的这段婚姻。


        

因为一旦她查下去。那么她和陆薄川之间,也就永永远远的完了。


        

她心里明明知道,但是却从来不肯承认。


        

因为只有这样,她才能说服自己,当年陆宏业和陆璟言的死,并不是她的错。


        

但不管她怎么强硬,怎么自我安慰,心里的内疚却越来越深。


        

就算她再恨温雅,可说到底,陆宏业和陆璟言。却从来没有对不起她过。


        

但是这一刻,她整个人却彻彻底底的激动起来,她当年是有让陆卓明去救陆宏业的!


        

她有告诉过陆卓明,爸爸还在郊区别墅,温雅要害死他!


        

宋绾看着蒋奚,她整个人有些不受控制的看着蒋奚,红着眼眶道:"他为什么要这样!那是他的爸爸啊!他为什么非要害死他!他就没有心的吗!"


        

"绾绾!你先别激动!"蒋奚也被宋绾的这个说法给吓到了,他和陆薄川从小一起长大,虽然读书的专业不同,但是圈子却是一样的,对陆家的人也都不陌生,大家都有来往,陆卓明的为人,在他们这个圈子里是没有什么可指摘的!


        

如果说他恨陆薄川,想要他痛苦,那还说得过去。


        

可是要说他恨陆宏业,并且要害死他,这件事说出去,根本就没有人信。


        

这么多年,他因为陆薄川。双腿废了,陆家的人对陆卓明的用心程度,是整个圈子里的人都知道的事情。


        

他就算恨,也不应该恨上陆宏业。


        

可是蒋奚却又不相信宋绾会撒这样的慌。


        

蒋奚道:"你确定吗?绾绾,他为什么要害陆宏业的理由,你知道吗?"


        

宋绾捂着脑袋摇摇头:"我不知道,但是温雅要害爸爸的理由,那份文件里应该有,可是我想不起来,不管怎么想都想不起来。"


        

那应该是当时江谌给她的催眠太深。所以她忘记得太彻底。


        

蒋奚看着宋绾的这个模样,心疼得不行,他伸出手,想抱一抱宋绾,但手伸到一半,却又突然顿住了。


        

他看了宋绾好一会儿,最后还是将宋绾抱在了怀里,轻声的安慰:"绾绾,暂时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我们明天先回海城,然后我帮你查一查,有没有江谌的整容记录,如果有的话,那就什么问题都可以解决了。"


        

如果能查到江谌的整容记录,就能证明,当年宋绾被催眠的事情,是实实在在存在的。


        

而不是因为她生病了的一个幻想!


        

宋绾点了点头。


        

两人在这边睡了一晚,晚上宋绾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等第二天的时候。蒋奚和宋绾洗漱一番,两人吃了点早餐,开车回海城。


        

而一路上,他们没有发现,也没有想到,后面一直有人跟着。


        

回了海城后,两人也没直接回蒋奚的住处。


        

而是去了一趟江雅医院。


        

他们到的时候,刚好看到了程承,正从医院里出来,手中拿着车钥匙。摁了一下,旁边的车闪了一下,程承打开车门上车,将车开走了。


        

蒋奚跟了程承一路,后来不知道是不是程承发现了,很快就加速,因为宋绾在车上,蒋奚也不敢开太快,两人很快就被程承甩开了。


        

蒋奚也没在意,他直接将宋绾带去了自己的住处,打了几个电话出去。


        

要查江谌的整容资料,其实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果他当年就在海城整容的能查到的可能性还大一点,因为海城的整容机构,一共也不多,但是若他不是在海城整容,那查起来就比较麻烦了。


        

蒋奚电话打完,回头看了一眼宋绾,宋绾自从知道了自己曾经在催眠期间告诉过陆卓明,她把陆宏业带去别墅的事情后,整个人就一直没怎么说话。


        

蒋奚又想到了宋绾的病情,宋绾的病例网上只爆出来了一部分,可就是那一部分,都看得人心惊肉跳,更不要说那没爆出来的另外一部分了。


        

蒋奚想了想,他道:"绾绾,你之前接触心理医生,她怎么说?"


        

宋绾听到心里医生几个字,就是一愣。


        

又想起了那段吃药吃得生不如死的阶段。


        

宋绾脸色有些白,她在蒋奚面前,总是努力维持着一种正常的样子,尽管很多时候,她的很多想法很灰败,甚至有时候会克制不住的想解脱,但是这些想法,只要不是在陆薄川面前,她就能用着一种超乎寻常的意志力,压制住。


        

宋绾说:"之前吃了一段时间的药,后来断了,上次我肚子疼进了医院。陆薄川就不再让我吃药,只进行心理辅导,这次想起温雅的事情,是因为陆薄川把我囚禁在博世庄园的时候,医生在给我心理辅导的时候,趁机对我进行了催眠,我才想起来的。"


        

"催眠?"蒋奚皱了皱眉,用催眠的方式,想起过去被催眠忘记的事情,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宋绾点点头。


        

蒋奚都不知道宋绾是怎么坚持过来的。在她身上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就算是一个男人,也有可能挺不过来。


        

蒋奚道:"既然陆薄川给你找了心里医生,就应该知道,你这种情况,要配合药物治疗,他为什么执意停了你的药?"


        

"是我不想吃。"宋绾道:"很痛苦。"


        

蒋奚也没再说话。


        

蒋奚第二天就去上班了,宋绾在蒋奚家里没出去。


        

陆薄川也没再打电话给她。


        

但是没多久,宋绾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宋绾低头看了一眼,是沈晚宁。


        

宋绾垂眸。对于这个名字,她现在也能做到很淡定的样子了。


        

当年的事情,主导不是她,真正害死陆宏业和陆璟言的人,是温雅和陆卓明。


        

就算是她把陆宏业带去的别墅,可如果当时陆卓明有去救他的话,陆宏业根本就不会死。


        

宋绾将电话接了起来。


        

"喂?"


        

沈晚宁那边也很矛盾,她一方面觉得宋绾在婚礼现场的那些话,是她胡编乱造的,但是另外一方面,又忍不住想,万一呢?


        

万一她说的是真的呢?


        

然而就在她还没有完完全全想明白的时候,另外一个消息却彻彻底底打乱了她的阵脚!


        

她在去陆家的时候,无意间知道了,温雅要出国的事情!


        

沈晚宁彻底坐不住了!


        

一旦温雅出国,那么以后想要再去查她,就更是难上加难!


        

这才把电话打给了宋绾。


        

电话刚一接通,沈晚宁便焦急的朝着宋绾道:"绾绾,你知不知道,温雅她办理了出国手续?她好像要准备出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