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122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两年后。


        

M国。


        

学生宿舍,宋绾正在赶一个设计稿,宿舍外面响起了闹哄哄的声音。


        

同宿舍的angel从外面进来,兴奋的朝着宋绾道:"宋!那位帅哥又来找你了!天哪,这个亚洲男人是真的好帅啊!真的好让人心动啊!你赶紧下去啊!"


        

宋绾已经见怪不怪,将设计稿保存好,站起身拿了外套穿上,又围了一条围巾,盖住大半个脸,只露出一双又大又漂亮的眼睛。


        

她从宿舍出去,果然看到了楼下的蒋奚。


        

宋绾到达M国后,过了一段很是浑浑噩噩的日子。


        

她离开海城的时候,离开得决绝,告诉陆薄川她将那个孩子打了,但其实当时她进入手术室后,就那么坐在那儿,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失控的哭了起来。


        

她没有舍不得这个孩子,她对这个孩子的到来感觉到绝望,痛苦。


        

但是她是个病人。还是个孕妇,她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她原本以为,打掉他,她会觉得解脱。


        

但是走进手术室后,她却并没有,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这一刻,好像也并没有让她觉得更好过,反而是被更大的绝望和痛苦包裹。


        

后来她和旁边另外一个打胎的女孩儿商量,让那个女孩儿用她的名字,签了那份手术单。


        

她出国后没多久,就听蒋奚告诉过她,她走后差不多一个月,温雅和陆卓明就入了狱,温雅被判了死刑,而她背后的那个人,也在陆薄川的协助下,牵扯出了背后巨大的利益链,甚至于二十四年前的事情,和四年前的事情,全部完完全全的翻了案。


        

温雅入狱前,召开了记者发布会,将四年前的事情,完完全全的交代在了公众面前。


        

当时引起了很大的社会舆论,震惊了整个娱乐圈,很多人翻出当年宋绾的各种视频,全部都在心疼宋绾的遭遇。


        

而陆薄川和夏清和的婚礼,也理所当然的成为了别人攻击的对象,甚至是夏清和本人,也成为了大家攻击的对象。


        

觉得她是落井下石。很多人不知道从哪里挖出来的内部消息,又有人说起了当年宋绾的很多遭遇,都和夏清和分不开。


        

夏清和的黑粉一夜之间好像全部冒了出来。


        

那个时候宋绾因为怀孕的关系,病情已经很严重了。


        

她很多时候,都感受不到这个世界的颜色,觉得所有的一切都是灰败的,有时候半夜醒来,她会被一种巨大的痛苦笼罩。


        

她照顾不好周竟,照顾不好肚子里的孩子。


        

哪怕蒋奚给她请了最好的心理医生,也无济于事。


        

后来生了孩子,她的病情到达一个爆发期。


        

她知道陆薄川很长一段时间,会守在她的楼下,一守就是一夜。


        

孩子生下来后,她带了一个月,后来让蒋奚送给了陆薄川。


        

她带不好,她想对她好,但是她会在听到孩子的哭声的时候,突然毫无预兆绝望起来。


        

那段时间她经常过得浑浑噩噩,觉得自己像是一个活死人,活得麻木。对外界没有感知,只活在自己的情绪里,动不动就失控。


        

后来她把孩子给了陆薄川,给出去的时候心很痛,像是骨肉剥离一样。


        

但是她没有办法,她连她自己都照顾不好。


        

孩子送过去后,宋绾慢慢开始接受正式的药物治疗。


        

药物治疗的过程很痛苦,她的反应变得迟钝,身体开始发胖,有时候会因为药物的副作用陷入更加灰败的情绪,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想自杀。


        

反反复复。


        

每当她觉得药物控制开始有效果的时候,又会突然跌落到谷底。


        

而那半年里,经历了什么,她却想不起来。


        

她只知道,有人跟她说:"绾绾,如果你觉得痛苦,就把这些东西全部忘记吧。"


        

然后她就真的开始慢慢忘记了。


        

忘记了那些仇恨,忘记了陆薄川,忘记了自己的孩子。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半年,半年过后,她的病情开始慢慢好转。


        

但是那半年里,经历了些什么,她却是模糊的。


        

当然,也不是毫无印象,她隐隐知道,那半年里,一直有人守在她身边,她有时候在外面,遇到危险,会莫名其妙的化解。


        

有时候在外面发病,会有人从后面抱着她,然后喊她:"绾绾,我们再试试,好不好?"


        

那人的眼泪会流进她的脖颈里。


        

感受到那人有力的力臂,她会突然很悲伤,那种悲伤像是一种巨大而苍凉的悲怆。


        

但是她却想不起来那个人的脸。


        

而她的病真正开始好转,是在得知周竟醒过来的消息,那个时候就好像是干枯的沙漠里突然降了雨。


        

而那段时间,她觉得身边一直有人陪着的那种感觉还会偶尔存在,但是没有之前那么强烈。


        

再后来。宋绾会偶尔想,那个人,大概是蒋奚吧。


        

而在她的病情有所好转的时候,蒋奚将一份推荐信给了她,问她想不想去读书。


        

宋绾看了很久,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然后又是过了很久,才想起来,她曾经的梦想好像是想当一名出色的设计师。


        

那个时候她真的很迟钝,药物让她很多时候连行动都变得没有那么灵敏。


        

她歪着脸对他笑笑,没有多少杂质,笑得月牙弯弯,说:"我可以吗?"


        

"当然可以。"蒋奚觉得心疼,宋绾大概是不知道,在她生病最严重的那段时间,她对周围所有的事情都是迟钝麻木的,唯有对一个人,她会突然哭出声来。


        

她只是听听那人的声音,情绪都会变得有起伏。


        

"那我能进去吗?"宋绾又问。


        

"给你自然是能让你进去的。"


        

周竟也笑,说:"你以前大学没毕业,可惜了,蒋奚给你推荐的这个人,名气很大,在建筑设计圈里有很高的名望,只是性子有些古怪。"


        

周竟是在当年得知宋绾是自己妹妹后,才开始了解这个圈子的。


        

当年他突然从律师转行,也是因为,那个时候他查到了很多东西,但是一个律师能做的东西太有限,而且那个时候,他不知道该不该继续查下去。


        

就像是陆宏业会担心宋绾和陆薄川一样,他也会在乎宋绾和陆薄川的感受。


        

对于他来说,已经故去的人,远远没有在身边的人的幸福来得重要。


        

宋绾就点了点头。


        

于是宋绾像个大学生一样,开始去学校上课。


        

刚开始根本跟不上,她的思维变得缓慢,很难接收老师的教给她的知识。


        

那个时候,她会慢慢被负面情绪包裹。


        

她已经是个很聪明的人,学这些东西很快,而且自己的天赋很高。


        

这样的落差让她接受不了。


        

但是周竟会告诉她:"绾绾,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会陪着你。"


        

宋绾的心态会慢慢趋于平缓。


        

然后她会比别人花更多的时间去学习,去理解。


        

而一年以后,她的病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她开始感受到周围的喜怒哀乐,身材也恢复得差不多,慢慢变得会笑了。


        

比如现在,她站在蒋奚面前,巴掌大的脸只露出一双漆黑的大眼睛。看着他,笑得让人心悸,朝着蒋奚问:"你怎么来了?"


        

宋绾是隐隐感觉到蒋奚喜欢自己的,他对她太宠了,恨不得全世界的东西都给她。


        

如果他告白,宋绾是会答应的。


        

宋绾有时候会觉得很奇怪,她生病的时候,蒋奚会紧紧的抱着她,好像生怕她消失一样,那种爱意哪怕她的感觉很迟钝。也能感受得到。


        

但是她的病好了,他反而变得很克制了。


        

蒋奚伸手揉了揉她的头,说:"不是说了,从国内带了火锅给你吃吗?正好你哥哥这几天升职,一起给他庆祝。"


        

周竟在这边干回了他的老本行。


        

"哦。"宋绾笑得眼底像是有星辰,她道:"好,那我去跟教授请个假。"


        

蒋奚"嗯"了一声:"我在这里等你。"


        

打火锅的事情,自然是没要宋绾上手的,之前有一阵子蒋奚国内国外跑很累,有一次周竟出差没回来。蒋奚来看宋绾,宋绾看他累,问他:"饿不饿?饿的话,我就去给你煮点吃的。"


        

她说得信誓旦旦,蒋奚一直以为,宋绾这种女孩,是十项全能型的,毕竟她以前,不管各方面,都很聪明,就连走的时候,都成了那个样子了,却还是记得,将没有打胎的事情,瞒陆薄川瞒得死死的。


        

刚开始陆薄川不知道宋绾没打孩子,国内的事情还没解决,他也没能去国外看宋绾,几人在国内聚会,陆薄川喝得太醉了,仰靠在沙发上,一手放在脸上,大家都以为他睡着了。


        

后来散场的时候,蒋奚才发现,他指缝间全是一片湿润。


        

后来没多久,温雅就被判了死刑,陆卓明入狱。


        

他知道陆薄川去看了陆卓明,两人不知道谈了什么,总之不是很愉快。


        

蒋奚也是后来才听说,好像陆璟言的死,也和陆卓明有关。


        

因为当年的事情。陆璟言好像发现了什么。


        

而这么多年来,他没有一天不恨陆薄川。


        

他不是陆宏业的儿子,陆宏业反而是害死他亲生父亲的罪魁祸首,他对陆家唯一的温情,都在陆薄川砸断了他双腿的那一刻,全部消失殆尽。


        

他活着,只想看到陆薄川痛苦。


        

所以他让陆薄川原谅宋绾,因为知道他那个时候根本做不到。


        

他越是包容宋绾,陆薄川就越会活得痛苦。


        

他要让他也活得生不如死。


        

陆薄川对他唯一的愧疚,大概也在查到陆璟言的真正死因的时候。全部化为乌有。


        

但是这些事情,没有人告诉宋绾。


        

宋绾生病的时候,蒋奚是有告诉过她,温雅和陆卓明,还有贺南山的之后的结局的,但是那个时候宋绾听到,已经没有多少感觉了。


        

蒋奚收回思绪,看着上方看着自己的宋绾,他还从来没有吃过宋绾做的东西,这些东西他过去的时候,连想都不敢想。


        

蒋奚于是道:"好。"


        

那个时候,怎么说呢,他是抱着一种,极其期待的心情,等待宋绾给他做一顿吃的的。


        

但他那段时间是真的太累了,在沙发上坐了没一会儿,就听到了厨房里"碰!"的一声巨响,生生把他给吓醒了,以为厨房爆炸了。


        

等走到厨房一看,又被吓了一次。他是真的没想到,宋绾对厨房的危害力有这么大。


        

而且她大概是真的为了招待他,不会做饭,居然还做得特丰盛--至少准备的食材是很丰盛的,但做出来是真的不知道是个什么鬼东西。


        

赶紧让她去休息。


        

自此以后来蹭饭,不管是他还是周竟,是再也不敢让她去厨房了。


        

宋绾倒也不是故意的,她之前做得最成功的,大概就是在景江的时候,做的那顿腥味十足的面条了。炒菜做饭是头一回。


        

几人打了一顿火锅吃,边吃边聊,两人问宋绾在学校的事情。


        

宋绾道:"现在还好了,好像慢慢找回了那种感觉。"


        

两人都松了一口气。


        

然后周竟说:"听说你又被你们学校的人表白了?"


        

这都是家常便饭了,宋绾长得漂亮,甚至可以用惊艳来形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曾经生过病的缘故,她在学校的话并不多,就有种高岭之花的感觉。


        

而随着她的病慢慢好起来,她的学习成绩也慢慢的升了上去,她在学校是很出色的。


        

喜欢她的人很多。


        

宋绾含糊的应了一声,看了一眼蒋奚。


        

蒋奚握住筷子的手指收紧,他也看着宋绾,问:"你怎么说?"


        

宋绾心脏有些收紧,她也不收回视线,就那么看着蒋奚,说:"你很在意啊。"


        

蒋奚不知道怎么说。


        

他其实有些知道,宋绾喜欢他,大概是因为什么。


        

蒋奚有点想抽烟,他说:"嗯。"


        

宋绾就笑了。她说:"能说什么,我都不认识他们。"


        

蒋奚回国后,想了很久,把陆薄川约了出来。


        

宋绾生了孩子后,那段最灰暗的时光,其实真正无时无刻陪在身边的人,并不是他。


        

不是他不想,而是他心里最起码的道德底线,让他没有办法在那样的情况下,去和陆薄川争。


        

他还记得那个时候。宋绾像个木偶一样,走在大街上,差点被车撞的时候,是陆薄川将她甩开,后来他住院,宋绾也完全不知道。


        

这样的危险,当时对于宋绾来说,简直像是家常便饭。


        

她对周围的一切迟钝又没有感觉,好像看人和车的时候,一切都是虚无的,所以她很多时候,都躲避不及。


        

那个时候陆薄川的神经,就像是绷成了一根线,随时随地都像是拉满的弓。


        

但是即便是这样,也没有人曾经劝阻她,让她不要出去,因为陆薄川曾经做的那一切,留给她的心理阴影太大了。


        

蒋奚很多时候看着他跟在宋绾身后,都觉得这样下去,哪一天宋绾没崩溃,陆薄川大概就会倒下去了。


        

他们之间有两个孩子,就算宋绾刻意忘了,但是其实谁都知道,她其实只是将这一切,埋在了心底。


        

不去触碰,不去回忆,不去伤感。


        

她成了最没有过去的那个人。


        

陆薄川到的时候,蒋奚正站在窗边抽烟。


        

他是真的不喜欢烟味,即便是抽,也只会抽一根。


        

而自从遇见宋绾后,他抽的每一支烟,都和宋绾有关。


        

陆薄川现在是想将公司往M国迁移,蒋奚一支烟抽完,回头看陆薄川,陆薄川这两年变化很大,没有了以往的那种戾气和冷凌。


        

蒋奚说:"我想和她表白了。"


        

陆薄川皱了皱眉,有些烦躁,但他的眸子显得深邃沉静,他道:"她会答应吗?"


        

"应该会。"蒋奚说:"如果她答应了,我就不和她分开了。"


        

陆薄川是真觉得宋绾挺绝情的。她说不要他,就真的不要了。


        

之前生的那个孩子不要了,后来的那个也不要了。


        

她不仅不要了,还将他们忘得一干二净。


        

陆薄川"嗯"了一声,脸色很沉,他薄唇轻掀道:"你去吧。"


        

说完出了包间的门,订了一张机票,连夜飞去了M国。


        

去踏马的告白,他要去把那个女人给宰了。


        

宋绾学校这几天有一个建筑设计的比赛要参加,这次的比赛含金量很高。到时候会登上杂志,如果有署名的话,在业内会引起不小的轰动,所以这几天她忙到很晚。


        

这天晚上宋绾查完资料,从学校出来,往宿舍的方向走。


        

刚要上楼的时候,腰间猛地被一股大力狠狠一箍,宋绾只觉得一阵心惊肉跳,还没来得及惊呼,她被人抵在了黑漆漆的楼梯口处。


        

男人的气息侵略上来。宋绾觉得压迫,她就在这种压迫与惊惧中,对上了一双深邃黯沉的眼。


        

明明四周那么黑,但她却仿佛能感觉到那双眼底汹涌着海浪一样的情绪,一层又一层,像是能将她吞噬,死死盯着她。


        

宋绾的心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跳得很快。


        

然后,她听到了他咬牙切齿的道:"你是不是连你的孩子也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