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134章 你玩不过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绾觉得荒唐又好笑。


        

"陆总还是管管你自己老婆和孩子的事情吧!就算你是甲方爸爸,合作对象的事情你也管不着!"


        

宋绾没有兴趣去网上搜索陆薄川的资料,她并不觉得自己会和这个人产生交集,但她能够感受到陆薄川身上蛰伏的危险和暗芒。


        

陆薄川扯唇笑了笑,笑意却没有达眼底,他按下抓住她的手,将她的手固定在墙壁上,用力箍着她的腰,然后吻她,咬她的冲动,没有什么表情的说:"是吗?"


        

他手指紧紧的捏着烟和打火机,又问:"刚刚给你打电话的是谁?"


        

陆薄川要比宋绾高很多,显得有些压迫。


        

宋绾心里一直忍不住的跳,突突突的。根本按压不下来。


        

她本能的不想继续和陆薄川在这儿待下去了。


        

宋绾说:"和谁都和陆总没关系,陆总喝醉了,还是赶紧回包厢吧。"


        

她说完,懒得看他,眼角眉梢都是冷意,只因为顾及对方是甲方爸爸,所以没有撕破脸皮。


        

宋绾迈步头也不回的往包厢的方向走。


        

经过陆薄川身边的时候,手腕却蓦地一紧,她被人一把狠狠的捏住了细腕。


        

宋绾心里一坠,猛地转头看他,一下子就撞上了陆薄川的眼。


        

那眼里的暗,一层一层的叠着,像是能把人吞噬。


        

宋绾心惊。


        

下一刻,她用力挣扎,陆薄川捏得更紧,力道很大,桎梏着她,纹丝不动。


        

宋绾感觉到了疼,还有害怕。


        

"陆总!"宋绾薄怒,声音冷了下来:"放手。"


        

她的一声声"陆总",就像是一根根引燃炸弹的导火索。


        

陆薄川一只手上还夹着烟。另外一只手握住宋绾细白的手腕,他只要一用力,就能将她贴在墙壁上。


        

陆薄川说:"你和他到了什么程度?"


        

"和你没有关系!"陆薄川每说一个字,宋绾的心就跟着跳得更凶狠激烈,陆薄川眼底的神色太暗了,而黯沉的眼底下,涌动的是宋绾看不懂的炽热,灼烈。


        

这让她觉得慌,也觉得害怕。


        

宋绾脸色更冷,她忍着手腕上的疼:"陆总,再不放手,我要叫人了!"


        

陆薄川捏着烟的手用力到了几乎要将烟给折断的程度。


        

眼底一片风起云涌。


        

但最后,他还是一点点松了手。


        

宋绾手腕一松,转身就朝着包厢走。


        

陆薄川靠在墙壁上。抽烟,脑子里全是刚刚宋绾打电话的时候,和蒋奚说的那些话,以及说话的语气。


        

……


        

宋绾还没到包厢,迎面就遇上了出来找她的江宴。


        

江宴看她:"怎么去了那么久?"


        

"顺便去了一趟洗手间。"宋绾说:"你出来干什么?"


        

江宴有些不好意思说是担心她,便说:"我就出来透透气!"


        

宋绾侧开身:"那你出去吧。"


        

江宴磨牙,堵住她:"宋绾,你是不是傻!"


        

说完恨恨的转过身。


        

宋绾也没心思理他,手腕很疼。


        

宋绾进来好一会儿,陆薄川才跟着进来。


        

他进门的时候,朝着宋绾很深的看了一眼,宋绾知道是他进来,没抬头。


        

后半段,陆薄川没再说过话,宋绾有些心不在焉,东西吃得有些多,也不想参与桌子上其他人的讨论,索性低着头,拿出手机出来玩。


        

刚好这时候周竟的微信信息发过来:【还顺利吗?】


        

宋绾被陆薄川败坏的心情这才好点。


        

【宋绾:还行,你那边怎么样?】


        

【周竟:还能怎么样,工作,赚钱,养妹妹】


        

宋绾没忍住笑了一声,这下心情是真的平复了。


        

陆薄川眼角瞥见她唇间的笑意,收回了视线,眸色沉得像暮霭。


        

宋绾能感受到陆薄川落在自己身上灼热的视线,但是她一直垂着头,就当不存在。手指不断在手机屏幕上按着。


        

【宋绾:那你好好表现。】


        

【周竟:需要考核吗?】


        

【宋绾:当然。】


        

【周竟:好可怕,现在养妹妹好难哦。】


        

宋绾漂亮的嘴唇抿了抿,又没忍住弯了弯。


        

这下心情是彻底好了起来。


        

桌子对面的江宴看不过去,用手敲了敲桌子:"笑什么呢?笑得满面春风的。"


        

宋绾把手机收起来,放进口袋,说:"要你管。"


        

江宴哼了一声:"对你的上司尊敬一点。"


        

郑则看了一眼陆薄川的脸色,转头岔开了话题。


        

一顿饭好不容易吃完,几人站起身的时候,郑则说:"要不大家建个群吧,到时候好沟通交流。"


        

江宴看了郑则一眼,郑则面无表情。


        

项目经理心里一阵惊涛骇浪,陆薄川加了进来,到时候谁踏马敢说话。


        

但架不住压力,最后只好镇定的把手机拿出来,来了个面对面建群,一个一个扫。


        

扫到陆薄川和郑则的时候,甲方的项目经理都还有些不相信。


        

他是真没想到,陆薄川和郑则也会进群,这可是陆氏集团乃至整个海城最顶尖的人物。


        

像他们这些人,平时要联系都只能联系到他的秘书,而且就算是秘书的联系方式,想要拿到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不要说微信号。


        

但事实就摆在眼前。


        

陆薄川和郑则扫完,刚好扫到宋绾,宋绾手指捏着手机,食指敲了敲手机外壳,拿出来扫了。


        

一顿饭吃完,陆薄川安排车子,大家又去KTV。


        

一路从饭店出来,到了外面,宋绾选择了另外一辆车,很快钻进去。


        

陆薄川目光沉沉的看着,上车后,就点了一支烟,眉目阴沉的抽起来。


        

宋绾对他的陌生。和对蒋奚眼角眉梢都遮不住的爱意,让他觉得阴郁。


        

郑则认认真真开着车,这时候不敢有丝毫差错。


        

但还是止不住想着会议室里,和饭桌上的宋绾。


        

他还从来没有看到过,将陆薄川当成陌生人的宋绾。


        

自从他跟着陆薄川开始,就见证了宋绾对陆薄川的感情。


        

起初的时候,是她单方面的喜欢。陆薄川一直很疏远,或者说,从来没将她当成一个可以谈恋爱的对象。


        

那个时候的陆薄川太耀眼,也太优秀,像是个根本不会为谁心动的人。


        

后来两人结婚,就算陆薄川没多说,可和他亲近的人。也能感觉得出来他对宋绾的宠。


        

那个时候的宋绾,就更不用说了,对陆薄川的爱意根本掩不住。


        

陆薄川的心情可想而知。


        

而后面的车上,宋绾坐在车窗边,顾兮还是上了陆薄川那辆车,她看着车窗外迅速倒退的景色。


        

小周说:"宋姐,你好像是海城本地的人吧?"


        

"对。"


        

"那到时候事情办完了,你要回家里看看吗?"


        

宋绾心脏抽了抽,她说:"现在还不知道,事情办完再说吧。"


        

车子很快就到达KTV。


        

陆薄川那边的人已经到了,在门口等着他们。


        

这边的包间郑则大概是早就已经订好。


        

几人上了楼,会所的经理赶紧迎上来:"几位里面请。"


        

一行人跟着一起往里面走。


        

会所的经理推开门,宋绾跟着一起进去。


        

宋绾进了KTV后,直接找了个最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


        

她坐下来后,顾兮立马坐在了她旁边,陆薄川坐在了离宋绾说远不远,说近不近的另外一则单人沙发上。


        

这个角度,他只要一抬眼,就能看到角落里的宋绾。


        

刚刚在饭店的时候,大家都没怎么喝酒,这会儿叫了几打啤酒。甲方的项目经理倒酒给宋绾的时候,陆薄川伸手拿开了。


        

他神色晦暗,看向宋绾,说:"她不喝酒。"


        

包间里响起一片抽气声,大家神色复杂。


        

宋绾的手指放在外套口袋里,捏着手机的手指用了点力道。


        

她被那双夺目锋利的视线盯得神经紧绷,她往后靠着。唇紧抿。


        

但很快,郑则就过来把话题带走了,他说:"刚刚在饭店没喝酒,来,我敬江总一杯。"


        

江宴脸色不好。


        

任凭谁喜欢的人,被人这么惦记,脸色都不能够好。


        

江宴拿着酒杯和郑则碰了一杯:"应该是我敬郑特助和陆总才对。"


        

陆薄川拿着刚刚从宋绾面前拿过来的酒杯,屈尊降贵般和江宴碰了一杯,喝了。


        

顾兮这时候也站起来:"我也敬陆总一杯。"


        

陆薄川神色冷淡。


        

郑则帮他挡了,他说:"陆总胃不好,不能多喝,我替陆总喝吧。"


        

顾兮脸色很不好看,但还是笑着和郑则碰了杯,又敬了甲方的项目经理和另外几个负责人。


        

大家的场子都开始热起来。


        

KTV里面的灯光昏暗。宋绾的手机震了一下,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是一条申请加好友的信息。


        

宋绾抬头,朝着陆薄川的方向看了一眼,陆薄川靠在椅背上,黑沉的视线透过昏暗的光,也看着她。


        

他那双夺目的双眼。仿佛从里面透出来的光,都是带着重量,直逼人的心脏。


        

宋绾垂下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知道这是陆薄川的微信号,宋绾点了拒绝。


        

宋绾其实很想出去透透气,但是有了在饭店里的经历,她就一直坐着,这时候索性拿着手机玩起了消消乐。


        

等散场的时候,差不多都已经到了深夜十二点。


        

各自回去的方向都不同,陆薄川这边的车一下子就空了下来。


        

江宴和顾兮都上了陆薄川的车,剩下宋绾和小周,还有另外两个男孩子。


        

甲方那边又有一个男同事刚好和宋绾他们同路。


        

宋绾这辆车有些坐不下。


        

郑则刚刚酒喝得不多,没叫代架。他将车窗降下来,朝着宋绾说:"宋小姐过来这边坐吧。"


        

宋绾只好上了陆薄川的车。


        

上车后,郑则双手握住方向盘,问江宴:"酒店订在哪里?"


        

江宴报了地址。


        

那个酒店郑则和陆薄川从机场过来公司的时候,刚好看到过,郑则直接打转方向盘,往酒店那边开过去。


        

郑则说:"江总是第一次来这边吗?"


        

"也不是。以前读书的时候,和朋友来过海城,离这边不远。"


        

"顾小姐呢?"


        

"我到是没来过。"


        

"顾小姐以前是在哪里读书的?"


        

顾兮说:"我以前读书的时候是在浔城,后来上完大学,就出国了,回国后就一直留在启泰。"


        

"顾小姐在哪里读的大学?"


        

"A大。"


        

"A大可不好考。"


        

顾兮笑了笑。


        

一路上,郑则都在和他们不痛不痒的聊着。


        

终于到了地方,宋绾先下了车,顾兮和江宴也跟着下来。


        

江宴朝着陆薄川和郑则挥了挥手:"谢谢陆总和郑特助了,那我们就先上去了。"


        

"江总客气,举手之劳而已。"


        

江宴说:"那我们先走了。"


        

江宴脚步很快,顾兮和宋绾他们跟上,一行人上了电梯。


        

电梯里的镜子光可见人,江宴看着宋绾,问:"你和陆总之前就认识?"


        

"不认识。"


        

"刚刚在饭店他出去是在找你?"


        

宋绾现在想到饭店外面的事情还心有余悸,宋绾有些烦躁:"什么找我?他去找我干什么?"


        

江宴审视着宋绾,想从她眼中看出点别的情绪,但是宋绾一副半点也不关心的样子。


        

江宴说:"宋绾,你不要犯蠢!陆薄川那种人不是你能碰的,你玩不过他。"


        

宋绾冷了神色:"我没和他玩。"


        

深夜的电梯里没什么人,电梯往上行,很快就到了他们的楼层。


        

到了楼上,江宴扯了一把宋绾:"跟我过来!"


        

宋绾都来不及躲,他一把把宋绾推进了房间,"碰"的一声关了门。


        

房间里只有江宴和宋绾,江宴在房间里来来回回的走了几步,恶狠狠的警告她说:"宋绾,你要是敢犯混。我当场办了你!"


        

"你疯了吧!"宋绾推开江宴,拉开门往外走。


        

门外就站着顾兮,她和顾兮住在一个房间里。


        

宋绾没理她,直接进了房间,顾兮跟着,她关了门,看着宋绾。说:"宋绾,你要不要脸?蒋奚他知道你和几个男人牵扯不清吗?"


        

宋绾懒得理她,脱了外套,拿了东西去洗澡。


        

顾兮气得脸色发青。


        

浴室里,宋绾站在水下,看着自己乌青了一圈的手腕,脸色很不好看。


        

等洗完澡。从浴室出来,顾兮去洗,宋绾站在落地窗往下看,一下子就看到了还停在楼下的那辆车。


        

宋绾顿了一下,移开了视线,转身上了床。


        

第二天下午,政府相关部门和专家那边的人过来,甲方将这块地的所有资料带齐,几人分别检查了一下资料,然后去了现场。


        

回来大家一起开会,中间几乎没怎么停。


        

宋绾几乎分不出心神去注意陆薄川的视线。


        

等好不容易谈完,已经快中午,甲方这边又是请客吃饭,这回宋绾没去。


        

宋绾说:"不好意思,我就不去了。"


        

甲方的项目经理闻言一愣,说:"一起去吧,反正到了饭点,一起去吃点。"


        

宋绾很平淡,她笑了笑,抱歉道:"今天约了人在这边,是真的去不了。"


        

"宋小姐这边还有熟人?"


        

"嗯,我是海城本地的人,对这边还挺熟悉的,来之前就和人约好了。"


        

项目经理刚想再说话,那边陆薄川却突然开了口,他问:"约的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