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136章 谈谈抚养权的问题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陆薄川看向宋绾的目光,带着刀切的弧度。


        

沉得骇人。


        

而他的话,每一个字都像石子一样,用力撞进人的心脏,宋绾心脏不可遏制收紧。


        

这种时候,这么多人,她也不可能回"约的谁和你陆总有什么关系。"


        

宋绾抿唇,镇定的笑笑:"一个很久不见的朋友。"


        

江宴这时候也不想让宋绾留在这里,他那边的合同昨天已经敲定得差不多了,还有几个条款需要改动,等改完,两方签字盖章,剩下的就是设计方面的事情了。


        

但想到这里,江宴又有点烦,因为是设计方面的事,所以这几天,更或者说后面很长一段时间,宋绾都要和甲方打交道。


        

江宴道:"那你去吧。下午记得不要迟到。"


        

"我知道。"


        

陆薄川没再说话。


        

宋绾和现场的人告了别,拿着自己的东西,提前走了。


        

其实这种场合的聚餐,宋绾参加的意义并没有重大到这种级别。


        

两方的合同除了个别细节,已经差不多敲定,这种聚餐,大多是给领导们应酬的,不会谈论多少专业上的东西。


        

如果不是陆薄川的那句话,她甚至不会引起多少人的注意。


        

宋绾硬着头皮,在陆薄川的注视下,走出甲方办公室。


        

这边楼层高,宋绾等了好一会儿,后面的人也跟着过来了。


        

宋绾没办法一个人下去,只能站在门口,按着电梯,让甲方和政府部门以及专家先进电梯。


        

陆薄川抬眼看了她一眼。


        

宋绾被他看得神经绷直。


        

等所有人都进了电梯,宋绾选了一个离陆薄川最远的地方站着。


        

甲方的项目经理又问了一次:"宋小姐真的不去吗?"


        

"真的不去,因为好几年没来过这边了,好不容易出差来一趟,所以提前约好了,也不好临时取消。"


        

"那到是,不过宋小姐也是本地人?"


        

"是,我从小在海城这边长大。"


        

"是吗?那怎么会去浔城?"


        

宋绾顶着高压强的视线,不动声色道:"亲人在那边,就跟着去了。"


        

他们要去到地下窒,宋绾去一楼。


        

就算楼层再高,也是很快的。但宋绾却依旧觉得很慢。


        

直到电梯门打开,宋绾心里才松了一口气。


        

她其实并没有约人,只是不想跟着去吃饭,她出来的时候,拿了关于这块地的一些前期资料,和地质勘查的一些资料,准备到时候回了酒店,再多看看。


        

因为这边地质的关系,到时候可能要打桩,打什么桩,打多少桩,在哪个点上需要打桩,设计的时候,这些因素都要考虑进去。


        

宋绾拿着资料,看了眼时间,刚好也到蒋奚吃饭的时间。


        

宋绾没多少犹豫,就给蒋奚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宋绾:吃饭了吗?】


        

【蒋奚:在吃。】


        

他配了一张图片过来。


        

是他医院配的饭菜,看起来还行。


        

等发完。他又发了信息。


        

【蒋奚:你吃了吗?】


        

【宋绾:/委屈,没有,好饿。】


        

蒋奚的电话马上打了过来。


        

宋绾接起来:"喂?"


        

"怎么这时候还没去吃饭?"


        

刚刚他们谈完,已经十二点半,宋绾说:"他们去了,我没去。"


        

"怎么了?"


        

宋绾:"不想去,想回酒店去看看资料,第一次接手这么大的工程,又是高层,压力有点大。"


        

蒋奚那边动作一顿,他抽了一张纸巾,擦了擦嘴唇,站起身出了饭店,来到外面的走廊上,找了个没人地方,问:"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吗?"


        

宋绾的心提了起来,她垂下眼睫,还是说:"没有,你和我哥反应会不会太大了?"


        

蒋奚笑了笑,一手搭在外面的栏杆上。


        

宋绾说:"真的不用担心,就几天的事情,讨论完就回去了。"


        

"到时候打我电话,我去接你。"


        

宋绾心脏又开始悸动,她说:"好。"


        

两人还想再说些什么。


        

蒋奚那边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宋绾听到那边有人焦急的朝着蒋奚道:"蒋主任,你在这里,我打你电话一直不通,急症室那边有个病人出事了!"


        

蒋奚皱眉,站直身体,电话都没挂,一边往手术室走一边问:"怎么回事?"


        

急症室那边,今天是夏医生值班。


        

护士也急得不行,说:"病人骨盆骨折,B超显示无明显脏器破裂,腹穿见不凝血!已经被拉到手术室去了!刚刚一直在打你电话,但打不通我就直接过来找你了!"


        

宋绾听到对面的声音。急忙道:"你那边有事?"


        

"手术室的事。"


        

宋绾赶紧道:"那你先去忙,我这边先挂了。"


        

"好,你多注意身体,按时吃饭,别到时候又出问题。"


        

宋绾的药一年前才完完全全停下来。


        

"我知道。"


        

两人又说了几句,宋绾已经到了马路边,她朝着蒋奚说:"我知道,你去忙你的,我先挂了。"


        

蒋奚说:"好。"


        

说完跟着护士往手术室走,边走边问护士的情况。


        

护士急得不行,说了病人的情况,又说:"夏医生没处理过这种情况,心里荒得不行。"


        

"输血了没?"


        

"在输,现在关键是,家属本来要求转院,但是这种时候根本转不了院!夏医生就没批!"


        

蒋奚皱眉,这种时候要求转院,半路上就会死,家属不知情,只以为到省医院那边情况就会好,夏医生为人比较正直,又刚主刀不久,这种情况下没办法见死不救。


        

可如果不转,到时候手术出问题,家属肯定会闹。


        

不管哪个决定,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


        

另一边。


        

和蒋奚说完,宋绾挂了电话,吐了一口气。


        

她打了个车,回酒店,把随身带着的笔记本电脑和资料放在酒店后,下楼准备随便吃点东西。


        

"宋总?"人刚到楼下,一个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宋绾都没怎么当回事,没想到那人拍了拍宋绾的肩膀:"宋总,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你!"


        

宋绾皱了皱眉,很快想起来对方是谁:"顾思思?"


        

"是啊,宋总不会不认识我了吧?"


        

宋绾记得以前周竟成植物人的时候,自己接手了他的公司,宋绾说:"记得。"


        

"宋总吃午饭了吗?"


        

"没有,刚要去吃。"宋绾说:"我现在已经没管理公司了,你不用叫我宋总,我也比你大不了多少,你叫我名字吧。"


        

宋绾当年接手周竟公司的时候,也才二十四五,顶多比顾思思大个一两岁。


        

"那不太好吧?"


        

比竟是以前的老板。


        

"没有什么不好的,我们两差不多大。你叫我宋总,我都不习惯。"


        

以前是为了生存,为了树立威信,让人信赖肯定她,才没管别人怎么叫她。


        

顾思思笑:"行,我也还没吃,要不一起吃吧?"


        

宋绾没拒绝。


        

两人就在附近找了个环境比较好的餐馆,要了个包间。


        

服务员把她们带进去,给了菜单让点餐。


        

顾思思把菜单交给宋绾:"你先点吧。"


        

宋绾没客气。点了两道,又让顾思思点,顾思思加了一道,又点了个汤。


        

等服务员出去,宋绾问:"你现在在哪里上班?"


        

顾思思犹豫片刻,还是说:"在陆氏跑项目。"


        

宋绾愣住,说:"陆氏?"


        

她想到了陆薄川。


        

不知道为什么,有些烦燥。


        

顾思思有点不好意思,当年她在宋绾公司的时候。有帮陆薄川做过事,后来宋绾和陆薄川之间的事彻底爆发,她才知道,两人之间当时到底是什么关系,之间有多大的鸿沟.


        

她也不知道宋绾和陆薄川之间现在怎么样了,她怕宋绾介意。


        

但是看宋绾这样子,好像完全不当回事,一点反应也没有,她又有点奇怪。


        

顾思思也不敢和宋绾说太多关于陆薄川的事情,斟酌道:"对啊,当年你那个公司注销后,我就给陆氏投了简历,后来一直在那儿,你呢?怎么后面一直没见着你?"


        

宋绾说:"我出国了。"


        

当年宋绾出国的时候,多给了顾思思半年的奖金。


        

顾思思愣了一下,说:"原来如此,我当时还觉得挺可惜的,你当年要是做下去就好了,我就一直跟着你。"


        

宋绾笑了笑,说:"当时我可能状态不好,我哥哥又出了点事,所以出国了。"


        

宋绾的病情顾思思也知道,当年陆薄川曝光宋绾病历的时候,她还震惊过。


        

但顾思思诧异的是:"你有哥哥?"


        

"嗯,之前走散了,后来找到的。"


        

这时候服务员上了菜,两人边吃边聊。


        

顾思思问:"你现在在哪里工作?"


        

宋绾说:"在启泰。做设计师。"


        

"怎么突然去做设计师了?"


        

"我本来的专业就是当设计师。"宋绾说:"只是后来没有念下去,那个公司当时也不是我的,是我哥哥开的,我哥哥出了事,我帮忙顶着的。"


        

顾思思着实震惊了,也就是说,宋绾不过就是赶鸭子上架。


        

当时她可半点也没看出来宋绾不会。


        

顾思思说:"你也太厉害了吧?"


        

宋绾其实都不记得那个公司后来是怎么赚钱的了,更不记得自己当年靠陆薄川找人脉的事情。


        

宋绾笑了笑,没接这个话。说:"算了,不提当年的事情了,你也住在我们那个酒店?"


        

"嗯,住了快半个月了,他们这边有一块地要拿,我在帮忙跑资料,等跑完,就要回总公司那边,你呢?"


        

宋绾说:"我们公司接了你们公司这边的设计,就是悦庭那块地,现在正在和甲方沟通。"


        

两人边吃边聊,吃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期间都没提一句陆薄川。


        

顾思思是不敢提,宋绾是没什么好提的。


        

吃到后半段,互加了联系方式。


        

等吃完,两人一起回酒店,江宴他们也刚好吃完,要回酒店休息一下。


        

几人在门口撞上。江宴看到宋绾和顾思思,愣了一下,他这会儿朝着宋绾走进,没端着领导的架子:"你还真约了人啊?"


        

"刚好撞上。"宋绾说:"你们这么快吃完了?"


        

"下午还有事,没喝酒,所以吃得快。"江宴朝着顾思思伸出手:"你好,我是江宴,是宋绾的同事。"


        

宋绾补充:"是我领导。"


        

江宴瞪了宋绾一眼,他就不明白了。他长得也帅,又有钱,还酷,宋绾怎么就看不上他!


        

顾思思有些拘谨,她伸出手和江宴握了一下:"顾思思。"


        

江宴转头:"你也住在这个酒店?"


        

"对,在十二楼。"


        

宋绾他们在十六楼。


        

几人上了电梯,顾思思先到,她朝着宋绾说:"那我先走了,有时间我们再聚。"


        

"好,到时候电话联系。"


        

顾思思走后,小周说:"宋姐,为什么连你朋友都长得这么好看。"


        

宋绾说:"你想追吗?"


        

小周笑嘻嘻的:"不敢。"


        

顾兮看了宋绾一眼,她可能还不知道,今天中午,陆薄川根本没出去和他们吃饭。


        

几人到了房间外,江宴说:"宋绾,你等等,先不要进去。我有事要和你谈谈。"


        

顾兮和小周他们各自回了房间。


        

"有什么事?"宋绾凛了凛眉。


        

江宴都有点委屈了:"还能什么事!我再不加把劲,怕你失足!"


        

"不至于。"宋绾说:"我不喜欢他。"


        

"那你喜欢谁?"


        

"这个我不能告诉你。"宋绾抬眼看他:"但是我不喜欢小弟弟。"


        

江宴立马炸毛:"小弟弟怎么了!小弟弟还是你上司呢!还能给你开绿灯!你是什么眼神!要不要我带你去眼科看看!"


        

宋绾都又好笑又好气。


        

宋绾说:"成熟的男人不会叫哥哥拉黑别人的联系方式,但是弟弟会。"


        

"我那是战略方针。"江宴说:"为自己创造条件。"


        

他朝着宋绾靠近一步,那张俊俏的脸带着一种青年人特有的青春气息,帅得有点扎眼,江宴说:"姐姐,你给我一个机会,我不会比那些老男人差。"


        

"小江总你真的不去休息一下吗?下午还要去开会,我还想看会儿资料。"


        

江宴瞪着她!


        

--


        

宋绾回到房间里。顾兮已经休息了,宋绾想了想,发了一条信息给蒋奚。


        

【宋绾:手术没出什么事吧?】


        

蒋奚那边可能还没下手术台,一直没回。


        

宋绾等了会儿,有点累,索性就先去休息。


        

她还没睡着,那边顾兮翻了个身,对着宋绾,说:"宋绾,你这么吊着蒋奚,蒋奚他知道吗?他知道你在公司和江宴不清不楚,在甲方和陆总眉来眼去的吗?"


        

宋绾有些烦躁,她说:"顾兮,你有完没完?"


        

顾兮脸色冷了下来。


        

宋绾本来就因为陆薄川烦得不行,索性睁开了眼:"顾兮,我没惹你吧?你想去爬陆薄川的床,直接去爬就是,和我有什么关系!你别爬不上男人的床,当不了小三,来找我的不痛快,我是什么样的人,不用你提醒。"


        

顾兮脸色青黑交加:"宋绾,你说话注意点!"


        

"不想和你吵,有些东西大家都心知肚明。"


        

顾兮气得脸色都发青。


        

宋绾睡了没一会儿就醒了,她索性起来看资料,下午又是开会。


        

陆薄川还是在。


        

这种会议,按理说,陆薄川根本不用参加,他全程也没提什么意见,就长腿交叠,椅子微微斜着,靠坐在主坐上。


        

他也没说什么话,可整个会议室里的气压,几乎是以他为中心,像四周逐层递减。


        

他的视线总落在宋绾身上,修长的手指间把玩着一个金属质地的黑色打火机。宋绾渐渐有些沉不住气。


        

等到散会的时候,宋绾紧绷的神经这才放松点。


        

散了会,江宴这边和人有约,打车先走,顾兮他们拦了一辆车,她昨晚和宋绾说那么难听的话,这会儿自然不会一起回酒店。


        

一路过去,顾兮都在和他们聊工作上的事情,小周他们也不好留下来等宋绾。


        

等上了车。小周回头:"宋姐。"


        

宋绾说:"你们先回去,我再打个车。"


        

他们那边刚好四个人,坐不下。


        

小周说:"我等你吧?"


        

"不用。"


        

顾兮还在那里,小周也不好再多说什么:"那你打车小心点。"


        

"好。"


        

等顾兮他们都走了,宋绾去到马路边,刚想要去路边拦一辆出租车回酒店,还没伸出手,一辆车就停在了她面前。


        

宋绾皱了皱眉,往后退了一步。下一秒,车窗半降,露出了陆薄川的脸。


        

宋绾好不容易平复的心情,又像是被人一把攫了起来。


        

"上车,我送你。"陆薄川开口道。


        

宋绾抿着唇,因为陆薄川坐在驾驶座上,宋绾只能看清他半个侧脸,但他漆黑黯沉的视线,却比什么时候都要更显得沉敛压迫。


        

宋绾细白的手指紧紧捏住手中的资料,宋绾道:"不麻烦陆总了,我自己可以打车。"


        

陆薄川那双漂亮修长的手握住方向盘,他今天穿了一身黑色的西装,让他显得更加的沁冷峻厉,目光却黯得骇人。


        

"上车,我送你回去。"陆薄川说,每一个字都沉静,却又像是拿捏着人的七寸,他修长漂亮的手指轻轻扣了扣方向盘,每一下都像是叩击在人心上,陆薄川说:"或者,如果你更愿意的话,我们来谈谈抚养权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