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138章 怕控制不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外面天气冷,宋绾来的时候穿得比较厚,会议室里开着空调,她来了没一会儿,就热得不行。


        

这会儿外套和围巾都摘了下来,放在一旁,她扎了个丸子头,露出一截漂亮的脖颈。


        

被热气蒸得瓷白的皮肤带点粉,身形看起来有些单薄,显得人清瘦高挑,是带着仙气的清冷漂亮。


        

露出来的那截瓷白的皮肤,又带着一种冷冷淡淡,却又勾魂摄魄,让人心生欲念的媚。


        

陆薄川的喉结滚动,目光几乎移不开。


        

宋绾脊背僵直。


        

陆薄川沉沉的看了她好一会儿,目光又深又沉。


        

就在宋绾的神经绷到极致的时候。陆薄川强迫自己收回了视线,走到自己的椅子旁,将搭在上面的外套拿起来,说:"你们继续开会,我拿个东西就走。"


        

是他搭在椅子上的西装外套。


        

陆薄川每说一个字,宋绾的心就要跟着跳一下。


        

直到陆薄川出去,宋绾才狠狠松了一口气。


        

陆薄川出了会议室,也没走,而是去了这边褚矜的办公室。


        

褚矜是这边分公司背后的真正负责人,和陆薄川的关系不错,星瑞也有他的股份在。


        

这边的分公司去年才真正上轨道,都是他在运转,打通各方面的关系,悦庭的这块地,也是他拿下来的。


        

他见到陆薄川的时候,愣了一下:"怎么不去会议室待着了?"


        

陆薄川觑了他一眼,去到窗边,点了支烟来抽,他说:"怕自己控制不住。"


        

褚矜挑眉,他想说自制力这么差,但想想又闭了嘴。


        

陆薄川的自制力如果还差,那就没人自制力好了。


        

褚矜的目光落在陆薄川手指间夹着的烟上,转口道:"你不是已经戒烟了吗?怎么这阵子抽这么凶。"


        

之前从国外回来,星星都快7个月了。那个时候刚好是宋绾忘记陆薄川的时候,陆薄川既觉得痛苦,又不敢去找宋绾,怕她好不容易有所缓解的病情复发,每天都煎熬得快疯了。


        

也就是那阵子,陆薄川抽烟也凶。


        

那会儿褚矜都觉得陆薄川哪一天会把自己抽死。


        

但是没多久,他就戒了。


        

因为星星每次闻到烟味就不要他。


        

星星那会儿刚被抱回来的时候,比奖奖小时候还要难带,白天哭,晚上哭,每哭一下,陆薄川心里的想念和担心就疯长。


        

星星不是被打掉了吗?


        

宋绾为什么要把她送回来?


        

这种问题他真是连想都不敢想。


        

后来等星星的情况稍微好一点了,陆薄川一刻也不敢留在国内。


        

想到这些,陆薄川没说话,眸色很沉。


        

陆薄川没回,褚矜也不在意。他坐在办公桌上,舌尖抵了一下唇,问:"绕了这么大一圈,折腾来折腾去,让我把那边过来谈的人全部都打发回去,好不容易把人弄过来,你打算怎么办?"


        

当初悦庭这边的设计院,定的其实也不是启泰,启泰虽然资质过硬,但是离得远,用起来其实很麻烦。


        

陆薄川的声音有些冷,他盯着窗外错落有致的建筑物,说:"今晚会和她谈。"


        

"动作这么快?"


        

陆薄川狠狠抽了一口烟,压下心里涌动的邪念。


        

--


        

跟着陆薄川一起进来的人,除了甲方的负责人和几个工程师,还有监理单位,在陆薄川身后一一落座。


        

郑则今天没进来。


        

陆薄川走后,会议室里的人都轻松了不少,几人就高压线那块儿谈论起来。


        

宋绾提了几个规避风险的方案。


        

高压线这块儿是一个重大危险源,到时候还需要去政府部门备案,具体实施的方案需要五方论证,一旦出事,绝对不会是小事。


        

而且一旦出事,就是几方连坐,所有在资料上签字,挂在项目的施工单位负责人,建筑设计师,安监站等等,都得遭殃,没一个单位敢掉以轻心。


        

就算以后方案通过了,塔吊吊上去的时候,所有的相关单位也会过来监督。


        

宋绾一边说一边把示意图画出来。演示给在场的人看。


        

顾兮也提出了一些意见,甲方这边做参考。


        

她们做这行大概也就这种时候要好点,把专业的东西拿出来,应酬也是和甲方各种沟通和对接。


        

不用像以前一样,为了争取一个项目,和人斗得头破血流,打各种攻心战,布局,揣摩人心,和人谈判。


        

虽然事情要比那个时候更加繁琐,但压力确实没有那么大,更多的是累,烦,焦头烂额。


        

等讨论完,定好大致的方案,已经是下午四点多。


        

甲方这回没再说请客吃饭的事,江宴倒是请了甲方的项目负责人和几个工程师以及监理单位的几个人。


        

饭局上,监理单位的人看着宋绾和顾兮,说:"没想到启泰的设计师还这么年轻,而且还很漂亮。"


        

顾兮笑着说:"不年轻了。"


        

"还不年轻?顾小姐今年有二十七了吗?"


        

"过了好几年了。"顾兮拢了拢头发,笑得很甜。


        

"宋小姐呢?"监理单位的总监一边吃东西一边问宋绾。


        

宋绾要比顾兮小,而且宋绾的五官很显年轻,刚进公司的时候,公司的人还以为她刚刚大学毕业。


        

宋绾也笑了笑,笑得很僵硬:"我年纪也不小了。"


        

"不会吧?"监理倒是有些惊讶:"看不出来。"


        

小周笑了,说:"是吧?宋姐刚来的时候,我还以为她比我小呢。"


        

她中途的时候去了一趟洗手间,洗了把脸,感觉自己还是不怎么清醒。


        

心像是一直悬空着。


        

从洗手间出来,回包间的路上,宋绾脚步顿住,不远处,郑则正好推门出来,看到宋绾一愣。


        

"宋小姐。"郑则主动打招呼。


        

宋绾心提起来,目光不自觉往门里看。


        

郑则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主动道:"陆总不在里面。"


        

宋绾抿唇看他。


        

郑则道:"宋小姐在这边吃饭?"


        

宋绾还是不说话。


        

"聊聊?"郑则往后靠了靠,看着她,想了想,说道。


        

宋绾闭了闭眼,她觉得自己的手有些抖。


        

郑则说:"没关系。随便聊聊。"


        

他说完,看宋绾没走,应该是想和他聊聊的意思。


        

他这边还有应酬,便转头和里面的人打了一声招呼。


        

里面是安监站的一群领导,这个工地到时候要开工的话,关系要打通,会避免很多麻烦。


        

至少不要隔三差五过来检查安全和资料的事情,然后三天两头搞停工整改。不然哪个工地都受不了。


        

其实如果不是宋绾在这边的话,这些都不用他亲自过来,到时候这边的项目经理来请就可以,或者让褚矜安排一下。


        

但陆薄川和他人已经到这里了,前几天又和安监站的人接触过,别的不请,这边的站长部长什么的肯定是要请一下的。


        

陆薄川本人请的话又太兴师动众,只能他作为陆薄川的代表过来请一下。


        

郑则打完招呼出来。把宋绾带到一边。


        

宋绾垂着头,郑则看着她,郑则问:"宋小姐没什么想问的吗?"


        

宋绾细白的手指紧紧的捏着,几乎要扣进肉里。


        

她问:"你们为什么会在这儿?"


        

她问的是,陆薄川和郑则为什么会在星瑞分公司这边。


        

"宋小姐觉得呢?"


        

宋绾脸色发白。


        

那种不安让她惶恐。


        

"我还有事,先走了。"宋绾慌乱的转过身。


        

郑则看她的背影,吐了一口气。


        

他并不知道陆薄川已经告诉宋绾孩子的事情,但他能感觉到宋绾的不安。


        

陆薄川这几次开会每次都到场,宋绾再迟钝,也不会一点都不察觉,更何况陆薄川从来都没遮掩过,刚刚宋绾遇到他的时候,看他的眼神,他以为宋绾是有什么话想问他。


        

宋绾很快回到包间。


        

脸色白得厉害。


        

一顿饭吃完,一行人下楼回酒店的时候,宋绾才稍微好点。


        

在外面等车的时候,马路对面突然有人叫了一声:"宋绾!"


        

宋绾抬头,马路对面的女孩儿有些焦急,直直的看着宋绾这边,连路边的指示灯都不看,就朝着这边跑。


        

差点闯了红灯。


        

宋绾背后惊出一身冷汗:"小心!"


        

与此同时,刺耳的刹车声从那边传来。


        

那女孩儿这才回过神,脸都吓白了,赶紧往后退。


        

宋绾认出来。那是张佳佳。


        

当初周竟的公司快要开不下去,她找她帮过忙。


        

司机可能也是被吓着了,刹完车打开车窗,对着张佳佳就破口大骂:"你踏马有病吧!没看到这里有车?想死去别的地方!不要来这里害人!"


        

张佳佳却无暇顾及,她刚刚看到宋绾的那一刻,脑袋都翁了一下,她等红灯转绿,赶紧跑了过来。


        

江宴他们都朝着这边看过来:"那是谁?"


        

"一个朋友。"宋绾道。


        

张佳佳过来后。朝着江宴顾兮他们看了一眼,转头过来看宋绾:"你有空吗?我有些事情想找你问问。"


        

宋绾看着她。


        

"不会耽误你多少时间。"


        

"你说。"


        

张佳佳本来是想和宋绾去一边说,但是她又有些着急,眼圈都红了,什么也顾不了,朝着宋绾焦急的问道:"后来我去过医院,怎么都找不到周竟,周竟他后来怎么样了?"


        

宋绾知道张佳佳可能喜欢周竟,但是周竟未必喜欢她,他甚至未必记得她。


        

对于周竟来说,她不过就是周竟曾经救过一次的陌生人,哪怕后来张佳佳帮了他,他也没有和她怎么接触过,而且他那个时候的心思并不在张佳佳这里。


        

周竟这个人,宋绾是这几年和他相处,才发现。他除了对亲人好,对外面的人,都挺凉薄的。


        

不知道是不是和他曾经被拐卖的经历有关。


        

但想到有人这么挂心周竟,宋绾心里还是有些暖,宋绾安抚道:"他没事,醒过来了。"


        

"真的吗?"


        

"我没必要拿这种事来骗你。"


        

"那他人在哪里?"


        

"回浔城老家了。"


        

"你们……"张佳佳心都被揪得疼,当时周竟消失后,她急得差点跑遍海城所有的医院。张佳佳有些艰难:"在一起了?"


        

宋绾说:"没有,他是我哥。"


        

张佳佳愣了一下:"怎么可能?"


        

"他确实是我哥,之前走散了,当时没和你说清楚,是因为我也不知道,后来才知道。"


        

张佳佳愣在原地,她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下来了,当时周竟救她的时候,她就对周竟一见钟情了,后来好不容易遇上,却没想到又发生了那么多事,张佳佳问:"你能把他的联系方式,告诉我吗?"


        

"我要问问他。"


        

张佳佳拿了一张纸,写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她说:"行,你帮我问问。"


        

张佳佳那边还有人等。留完联系方式,她擦了擦眼泪,朝着宋绾挥了挥手,说:"把我先走了。"


        

"好。"


        

说完两人就分开了。


        

这时候时间已经差不多到了七点多。


        

回酒店的路上,宋绾的目光一直放在车窗外。


        

这时候顾思思打电话过来,宋绾接起来:"思思?"


        

顾思思那边很吵,应该在酒吧,她问:"绾绾。你在酒店吗?要不要出来玩?"


        

她那边有人请客,刚好几个女孩子,她就想到了宋绾,她确实很喜欢,也很佩服宋绾。


        

宋绾说:"今天不行,我这边有点忙。"


        

"那行。"顾思思也没坚持,她其实到现在,还是会下意识把她当成老板,有点转换不过来,顾思思道:"回去的时候请你吃饭。"


        

"好。"


        

宋绾挂了电话,更加的魂不守舍,甚至有些坐立难安。


        

江宴叫了她几次,宋绾都没听到。


        

江宴扯了她一下:"想什么呢?"


        

宋绾回过神:"没什么。"


        

小周转头过来问:"那女孩子是不是喜欢你哥?"


        

"应该是。"


        

小周看见过宋绾的哥哥,那时候宋绾刚来设计院,周竟还没开始正式工作,每天都是周竟过去接她。


        

那时候大家还以为两人是一对来着。


        

小周问:"你哥以前怎么了?"


        

宋绾嗓子有些哑:"为了救我,出过车祸,当了两年植物人。"


        

小周张了张口,没说出话来:"对不起。"


        

"没什么。"宋绾说:"都过去了。"


        

车子很快到了酒店。


        

这时候宋绾的手机响了一下,是陌生的号码,上面写着房间号。


        

宋绾点开手机,看到消息,手都跟着抖了一下。


        

江宴他们下车的时候,宋绾跟着下了车,和他们一起上了楼。


        

"你舒服点了没有?"宋绾这一路都不在状态,江宴以为宋绾还是不舒服,他皱眉:"要么我们还是去一趟医院。"


        

"真没事了,就是没睡好。"


        

"今天上午也没睡着?"


        

江宴用小狼狗凶狠的眼神瞪着她,眼神还挺冷的。


        

他长得帅,放在一般小姑娘身上,估计得为他发疯。


        

他们公司喜欢江宴的人还真不少。


        

但江宴对她们那是真的冷,如果不是必要的联系。根本不给。


        

宋绾说:"谢谢,你买的药效果还可以,明天吧,明天要还是这样,就去医院。"


        

江宴说:"到时候再不去就把你绑过去!"


        

几人很快回到房间。


        

进门的时候,江宴交代:"多休息,多喝点水。"


        

宋绾心不在焉的点点头。


        

宋绾把资料全部放在房间里,在床上坐了好一会儿。


        

她憋了一天一夜。觉得自己快疯了。


        

今天一天,她的耳朵里一直在嗡嗡的响。


        

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陆薄川说要和她谈抚养权,那就说明他们之间有孩子。


        

可是她怎么会和陆薄川之间有孩子?


        

如果那孩子真的是她的,那她该怎么办?


        

她和蒋奚要怎么办?


        

宋绾有点想抽烟,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抽过烟了。


        

自从她的病好得差不多的时候,她就再也没有抽过烟。


        

她又心慌又害怕。


        

她没忍住,去网上搜索了一下陆薄川。


        

这还是她第一次在网上搜关于陆薄川的话题。但是网上几乎已经搜索不到什么了。


        

只知道他是陆氏集团的继承人,父母双亡后,一个人撑起了陆家,背景很深。


        

宋绾没有仔细搜,只是草草看了下,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和这种八竿子打不着一块儿去的人产生瓜葛。


        

宋绾去到星耀酒店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


        

陆薄川给她的房间号,是28层,宋绾直接上去。


        

找到门牌号,里面的门没有关,宋绾直接推开门,一眼就看到站在落地窗边的陆薄川。


        

他长身玉立的站在那儿,背对着宋绾,手指间夹着烟,哪怕只看背影,都能感受到他身上那种在权利场上浸滢出来的,让人害怕的沉稳内敛的气场。


        

大概是听到响动声,陆薄川回过了头,两人四目相对,陆薄川戾气横生的眼底一片风雨欲来,像是压抑到极致的效果。


        

宋绾抿着唇看他。


        

陆薄川薄唇轻掀,淡淡开口:"我以为你不来了。"


        

宋绾瞪着陆薄川:"你想怎么样?"


        

"你想和我就这么谈吗?"陆薄川盯着她的脸,夹着烟的手指大拇指抵住烟嘴,用力按了一下,然后,深邃的目光紧紧锁着她,像是要将宋绾给穿透:"还有,你想怎么样,这句话难道不应该我来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