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142章 绾绾,你以前很爱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周竟在陆薄川酒店楼下站了很久,自己也点了一支烟来抽,抽了很久才慢慢有点冷静下来。


        

周家和陆家的仇恨,他没法去算,温雅死了,陆卓明坐牢,陆薄川和宋绾还有两个孩子。


        

这仇恨他只能合着刀往肚子里吞。


        

可他不算,并不代表他不恨。


        

周家的遭遇,宋绾受的苦,每一样都让他啃心蚀骨。


        

周竟抹了一把脸,他昨晚问宋绾地址,宋绾告诉了他这个地址,他还不知道宋绾现在是在哪个酒店。


        

周竟想了想,又给宋绾打了一个电话。


        

宋绾的手机依旧是静音,刚刚没调整过来,这会儿她睡着了,响了半天还是没人接。


        

周竟这会儿是真的心慌。


        

当初周竟让宋绾进设计院,找的是他大学舍友的关系,两人同校不同系。


        

大学的时候,因为两人都很爱户外运动。经常一起爬山,露营,关系一直很好。


        

他想了想,给对方打了一个电话。


        

对方倒是接的很快:"周竟?"


        

"彭扬,你现在还在设计院吗?"


        

彭扬道:"在,怎么了?"


        

"我想让你帮我问问,你们公司海城悦庭那个项目,跟着去的一共有哪些人?"


        

"你等会儿,我问问。"


        

彭扬现在在公司已经是管理层面的职位,他敲了敲自己手底下一个刚毕业的实习生的桌子:"你帮我去问问,海城悦庭那个项目,去了哪些人。"


        

那实习生速度很快,去了没一会儿,就把名单给到了彭扬手里。


        

彭扬看了一眼,告诉了周竟,问:"怎么了?你要这个名单干什么?"


        

"绾绾也过去了,我联系不到绾绾,找她有点事。"周竟想了半天,才想起来彭扬告诉他的名单里,那个江宴是谁。


        

他以前听宋绾提过,那个时候宋绾刚转组没多久,一起吃饭的时候,还朝着他感叹道,说她一个快要奔三的女人,顶头上司居然是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才二十四五的样子,真是风水轮流转。


        

她二十四五的时候当别人的领导,现在是被别人领导。


        

而且对方没事的时候一口一个姐姐,还叫得挺甜,心情相当复杂。


        

周竟想了想问:"你有江宴的电话号码吗?"


        

"有。你等下,我发给你。"


        

彭扬很快就把江宴的号码发了过来。


        

作为计划经营部的部长,江宴要负责的范围很广,其中和业主的合同谈判和业务市场就是很重要的一项工作,和各个小组都的主要负责人都需要保持沟通联系,彭扬来了启泰这么久,自然也有他的联系方式。


        

周竟收到信息,很快就打给了江宴。


        

江宴那边刚准备睡下,电话响了起来,陌生号码,显示是浔城那边的。


        

他接起来:"喂?你好,我是启泰设计院的江宴。"


        

"你好江总。"周竟说:"我是宋绾的哥哥。"


        

"周律师?"江宴有些诧异:"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我联系不上绾绾。"


        

"她现在在酒店,应该去睡觉了,要我帮你去找她吗?"


        

"不用,方不方便把你们酒店的名字发给我?我现在就在海城这边,马上打车过去。"


        

"当然没问题,你等下,我把这边的具体地址发过来给你。"


        

说完,两人挂了电话,江宴把酒店的具体地址发给了周竟。


        

周竟又打了一辆车。往宋绾他们那边的酒店赶。


        

等到了楼下,周竟下车,就看到酒店门口站着一个长相俊俏的年轻男孩。


        

他穿着一身套头运动服,靠在墙壁上,低着头在刷手机,看起来和刚出大学的学生挡没什么两样。


        

这会儿周竟到是认出他是启泰的了。


        

当时他去启泰接宋绾上下班,看到过,他的记忆力一向不错。


        

而且江宴的长相,也不容易让人忘记。


        

周竟一走过去,江宴就侧头朝着他看过来。


        

他这会儿收到了甲方那边的消息,今天先不用去甲方开会,虽然觉得奇怪,但也没多说什么,把手机收了起来。


        

周竟以前经常过来启泰接宋绾,他认识周竟,这会儿专门在等周竟。


        

"周律师。"江宴站直了身体,朝着周竟走了几步。


        

他昨晚就眯了一会儿,因为担心宋绾,一直没怎么睡踏实,但他年轻,刚刚下来的时候又冲了个澡,这会儿看起来显得很精神,他道:"你好,我是江宴。"


        

"你好江总,不好意思打扰你了,绾绾她还在楼上吗?"


        

江宴顿了顿,笑了笑说:"你叫我小江就行,姐姐她在的,但是她昨晚出去了,这会儿刚刚刚回去没多久,应该在睡觉,周律师找她有急事吗?"


        

周竟一时没说话。


        

按照江宴的意思,宋绾十有八九,昨晚是从陆薄川那儿回去的。


        

指不定陆薄川刚刚回星耀酒店,就是送了宋绾,折返回去的。


        

周竟揉了揉眼窝,有些烦躁。


        

江宴见了,双手抄在卫衣口袋里,道:"周律师,要不我们去附近坐坐吧?我看姐姐她好像几天没睡好了。等她睡醒再说吧?"


        

周竟点头。


        

酒店附近就有一个吃早餐的茶餐厅。


        

江宴带着周竟往外面的茶餐厅走,拐一个弯就能到。


        

两人到了地方,服务员很快迎上来,朝着两人问:"请问您几位?"


        

"两位。"江宴道:"要个包间。"


        

"好的,请跟我这边来。"服务员带着他们拐了个弯,往一旁空着的包间走,等两人坐下来,先问两人:"请问你们喝什么茶?"


        

"普洱茶吧。"


        

"好的。"服务员又把菜单递给江宴:"您先看看菜单,看完直接扫描桌子上的二维码,在手机上下单就行。"


        

江宴将菜单拿过来看了,用手机扫码,随便点了几个招牌菜色,又点了几个能填饱肚子的,然后开始自己烧水泡茶。


        

他做得有模有样,一举一动干净利落又带几分雅致。


        

等水烧开,江宴先洗杯子,洗完再将水放在一旁冷了一会儿,第一杯过茶叶,第二杯才递给周竟。


        

周竟接过来喝了,他一夜没怎么喝水,这会儿也尝不出什么味道来。


        

江宴又给他倒了一杯,他想到了今早看到的宋绾的样子,又看周竟这么早过来,知道宋绾这事可能不怎么简单。


        

江宴倒完茶,往后靠了靠,黑长的睫毛颤了颤,问周竟:"周律师,你怎么突然过来了?"


        

"过来办点事。"周竟说:"绾绾她这几天都没睡好?"


        

江宴点了点头,想了想,皱眉:"前两天看她吃东西有点反胃,我还以为她吃坏肚子了,她跟我说是没休息好。"


        

"能抽支烟吗?"周竟问。


        

"当然可以。"这会儿江宴的电话响了起来,他垂头看了一眼,神色有些冷,没接,把手机放在桌子上。


        

要去结账的时候,江宴说:"我来吧,周律师。"


        

周竟没跟他的抢。


        

两人吃完早餐,回酒店的路上,江宴才问:"姐姐以前谈过恋爱吗?"


        

周竟喉结滚动,沉沉"嗯"了一声。


        

"对方是海城的?"


        

周竟又"嗯"了一声。


        

江宴心里便有了普,宋绾这次哭这么严重,看来还真是前男友的问题。


        

不过他也没在意。


        

两人回酒店,周竟给宋绾发了条消息,让她醒了给自己打电话,抬眼的时候,看到江宴手机的页面正停留在微信群图片上面。


        

而那图片中其中一个,让周竟一愣。


        

那是陆薄川的微信图片,是M国的时候他和宋绾租住的地方摆着的那盆仙人掌。


        

是宋绾生病的时候,自己买的。后来陆薄川回国,把这个带了回去。


        

周竟回过了头,抄在口袋里的手将一包刚开过没多久的烟捏得变了形。


        

但是他也没问什么,和江宴一起去了酒店,然后自己也开了间房,和宋绾他们在同一层。


        

宋绾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手机上好几个周竟的电话。


        

宋绾一时有些愣,她赶紧把手机静音给调了,这才想起来。自己给周竟的地址是星耀酒店那边的。


        

她赶紧打给周竟。


        

周竟很快接起来,嗓音有些哑:"绾绾?"


        

"哥?"因为哭过,宋绾嗓子有干又疼,几乎要说不出话来:"你打我电话了?"


        

"我就在你们酒店,1303,你睡醒了就过来。"


        

宋绾洗了把脸,让自己清醒点,然后去到隔壁,隔壁周竟也没睡,一直在抽烟。这会儿他把房间里的窗户全打开,散烟味。


        

宋绾敲门,周竟门一打开,宋绾看见周竟,鼻子就是一酸,伸出手抱周竟。


        

周竟揉了揉她的头发:"绾绾?"


        

他扶着宋绾往后退了几步,把门关了。


        

宋绾哭得很厉害,她是真的很害怕。


        

等好不容易宋绾平静下来了,他让宋绾坐沙发上。


        

周竟坐她对面,凛着眉,问:"星瑞公司背后的老板是陆薄川?"


        

宋绾眼眶很红,点头。


        

她来这边之前,特意查过,当时查到的人是褚矜,如果当时查到的人是陆薄川,周竟根本不会让她来。


        

宋绾问:"他说的都是真的吗?"


        

"绾绾。"这种事情周竟也没办法骗宋绾,不管怎么样,那都是她的孩子,是他们周家的血脉,周竟说:"孩子确实是你和陆薄川的。"


        

虽然早有预料,但宋绾的脑子里还是嗡了一声。


        

"那怎么……"她想问,那为什么她会抛弃孩子,但没问出口,宋绾脑子里很乱,一直嗡嗡的响,她让自己冷静了一会儿,红着眼眶问:"我生病和他有关,是吗?"


        

"是。"


        

宋绾还是没忍住,把茶几上周竟的烟拿过来,点了一支来抽。


        

她的手都是抖的。


        

她是真的已经好久没有碰过烟了。


        

抽了好久。宋绾才问:"我一直记得,我以前有坐过牢,我是真的在坐牢吗?是不是被他关了起来?"


        

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而且一直很强烈。


        

"你怎么会这么想?"周竟愣了一下,当年的很多细节他不清楚,但是就他知道的,应该是没有的。


        

而且宋绾没有想起来,他肯定是不会和宋绾提周家和陆家的仇恨,要不然让她怎么面对?


        

他不想让当年的事情再经历一遍。但孩子又确确实实横亘在中间。


        

他刚刚在房间里一直在想,要怎么和宋绾说,但是想来想去,他只能以最温和的方式,来让宋绾把伤害降到最低。


        

让她以最心平气和的方式,接受自己的孩子。


        

哪怕这个决定做出来,让他跟吞刀子是的。


        

周竟说:"绾绾,你以前很爱他。"


        

宋绾愣了一下,她又抽了一口烟,压抑着问:"那我是为他自杀的吗?"


        

她手腕上的那条细细的疤,一直都留着,后来她的病快好起来的时候,蒋奚陪她去了一趟纹身店,把疤痕遮掩起来了。


        

"绾绾!"周竟眉头皱着,声音沉了下来,房间里浓重的烟雾还没有散,让他整个人的眉目显得很压抑,周竟缓了一口气,说:"你不要去纠结当年的事情,那个孩子是你的。你想认就认,不想认也没有人能逼你。"


        

宋绾想问,蒋奚知道这件事吗?


        

但没能问出口。


        

她想亲自去问问蒋奚。


        

"孩子的事情,你是怎么想的?"周竟还是没忍住,朝着宋绾问。


        

宋绾摇摇头:"太突然了,我还没想好,等这边的事情解决了,我想去看看。"


        

周竟点了点头。


        

周竟说:"绾绾,虽然你和陆薄川有孩子,但是这并不是束缚你的枷锁。孩子你可以和陆薄川共同抚养,但不用和陆薄川本人牵扯太多,他不适合你。"


        

宋绾想到了陆薄川提出来的那份合同,她点了点头:"我知道。"


        

"蒋奚他是真的喜欢你,到时候你和他好好谈谈。"周竟说:"我是希望你和蒋奚能够走下去。"


        

宋绾眼眶更红了,她不知道现在她要怎么走下去。


        

--


        

而另一边,晚上,褚矜给陆薄川打了电话。


        

"组了个局,出来喝一杯?"


        

陆薄川挂了电话,凛着眉,也没多加思考,让褚矜把酒吧的位置发给自己,拿了车钥匙下楼。


        

陆薄川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酒吧刚刚开始热闹起来。


        

褚矜就坐在吧台边,一脚撑地,一条腿曲起,抵在吧台和椅子中间。


        

他穿着白衬衫,很显眼,陆薄川一进去。就看到了他。


        

褚矜朝他招了招手,因为人多,他包了一个包间,陆薄川还没来,他就来吧台这边先玩玩。


        

两人往包间里走,包间里已经坐了男男女女差不多十来个人,两人进去,陆薄川把外套脱了,放在一边,点了一支烟来抽。


        

刚刚褚矜站在他右边。一直没注意到他左边的脸,这会儿面对面,一下子就看到他脸上的伤。


        

嘴角破了,脸上青了一大片。


        

楚矜愣了一下:"谁打的?"


        

"没谁。"陆薄川坐在沙发里,房间里的灯光昏暗,显得他的脸阴翳,那双眼睛更是黯得让人发怵。


        

包间里其他人都不敢和他搭话。


        

褚矜挑了挑眉,陆薄川在他们圈子里,可以说是过得最大起大落的人了,而且每次都还是伤筋动骨的那种,褚矜喝了一杯酒,靠在沙发上,双腿交叠,问,:"脸色这么臭,昨晚不会和你老婆谈崩了吧?"


        

陆薄川冷刀似的的眼睨了他一眼。


        

那眼神又沉又阴,格外摄人。


        

褚矜倒也不怵,陆薄川这个事情,当时闹得那么大,外面的人看个热闹,看完说不定就忘记了。


        

但是圈子里的人却没人不知道。


        

褚矜道:"你这难度确实有点大。"


        

陆薄川没出声,眉眼冷得像是结了冰。


        

那边有人喊:"褚少,要不要过来玩一把?"


        

褚矜问陆薄川:"要不要去玩一把?这几个人,是海城这边新来的几个公子哥,上头在变,那个秦隽,看到没有?听说水很深,势力很大,而且本人也是个狠角色,你不是一直想弄闻家的人吗?我特意组的局。"


        

陆薄川朝着秦隽看了一眼,说:"你去吧,今天没心情。"


        

褚矜也没在意:"那我先过去了,你先在这边坐一会儿,我玩两把就过来。"


        

褚矜走后,陆薄川站起身,去到窗边,沉默的抽着烟,他把手机拿了出来,上下滑动,看到手机里宋绾的电话号码。停了下来,眸色显得更沉。


        

***


        

周竟在海城呆了一天,陪着宋绾,他公司那边还有大把的事情要做,第二天还约了几个当事人谈案子,但是他不放心宋绾,一大早打电话,把事情给推了。


        

宋绾说:"没事,你先回去,这边有什么事情我再和你打电话。"


        

"不急。"周竟说:"你今天是不是还要去甲方?"


        

"是。"宋绾道:"昨天顾兮画图的时候。发现有几个坐标点不对劲,今天要去现场重新测一下。"


        

"我在这边刚好还有点事情要办,你回来后给我打电话。"


        

宋绾其实也不想周竟走,这种时候,她是真的害怕。


        

周竟说:"你到时候去看孩子的时候,我也陪着你,绾绾,没什么大不了的。"


        

宋绾点头。


        

第二天,宋绾他们直接去的施工现场,但是一到施工现场。宋绾的心就像是被人一把狠狠的攥住,她看到不远处,陆薄川的目光,像是带着刀的刃,划破空气的层层阻隔,朝着她这边看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