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148章 阻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绾却什么也听不到,那些纷至沓来的声音渐渐埋入骨血,和她的血液融在一起,渐渐什么也听不见了,只留下奖奖最后朝着她吼出来的那句话。


        

"我讨厌你!"


        

这句话伴随着东洲墓园的风声,朝着她虎啸而来。


        

竟比普陀山的钟鸣还要让人振聋发聩。


        

宋绾觉得心脏被这力道震很疼,这种疼,不要命,却入骨。


        

她现在顺着东洲墓园一丝丝的往前回忆,然后她发现,她和奖奖,没有一点美好的回忆。


        

从她遇到奖奖开始,永远都是奖奖在她背后追,而她给予他的,却永远都是拒绝和伤害。


        

他曾经那么努力,想要获得她的一个眼神,可是她就是那么那么的无动于衷。


        

她为什么没有好好的看看他,好好的抱抱他。


        

她恨自己,也恨陆薄川。


        

要不是陆薄川,她又怎么会走到这一步?


        

陆薄川紧紧的抱着宋绾。可他抱得越紧,宋绾心里就越痛。


        

宋绾几乎是有些失控,她转头,看陆薄川,像是看一个仇人,她问:"为什么?"


        

陆薄川一愣,他已经很久没有看过宋绾这样的眼神,这让陆薄川身体紧绷。


        

然而,宋绾接下来的话,让陆薄川的一颗心沉入了谷底。


        

宋绾死死咬着牙,恨不得将他给嚼碎了,她几乎是朝着陆薄川吼道:"陆薄川,你还是不是人!当年你就看着我痛苦,看着我把奖奖当成你和夏清和的孩子,看着我拼命的拒绝他,伤害他,你到底是不是人呐!你的心是铁做的吗!"


        

陆薄川心里狠狠一震:"你全都想起来了?"


        

宋绾抹了一把眼泪,想笑,可她笑不出来。


        

她又想起了陆薄川带着她和奖奖去香山,奖奖那么努力的讨好她,可是她呢?


        

她那个时候看到奖奖,心里会产生几丝恨意,她朝着陆薄川怒吼,朝着他质问,他为什么要带着孩子过来,她根本连看都不想看孩子一眼。


        

现在想起来,每一帧,每一幕,都疼得宋绾喘不过气。


        

宋绾来北定区之前,从未想过。自己和奖奖,已经走到了这个地步。


        

她都不敢想象,奖奖会怎么讨厌她。


        

她只要想一想,身上的每一根骨头,每一块肉,都疼得她有些受不了。


        

陆薄川很快回过神来,他是真的没想到,撕开宋绾记忆缺口的那个人,竟然会是奖奖。


        

但是他很快就又理解了,当年,不仅宋绾对奖奖的伤害大,同样的,奖奖说出来的那句话,对宋绾的伤害,并不亚于宋绾对他的伤害。


        

宋绾朝着奖奖的心口举起了枪,可同样的,奖奖也朝着宋绾的心口,同样重重开了一枪。


        

那一枪几乎贯穿宋绾的心脏。


        

她对此一直耿耿于怀,所以自那以后,她没有办法走出来。


        

陆薄川将宋绾的身体转过来。他抱着宋绾,说:"对不起。"


        

可这声对不起,除了让宋绾叠加的伤口更加溃烂,别无他用。


        

陆薄川对她的伤害,她已经没有办法去计算。


        

她走到今天这一步,是陆薄川一步步给逼出来的。


        

他哪怕在她最痛苦的时候,给予她任何一点支撑,而不是成为摧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让她跌入更加万劫不复的深渊,她最后也不会痛成那样。


        

宋绾的眼眶红得要命。


        

陆薄川看着宋绾的眼睛:"绾绾,奖奖和星星就在外面,你要不要见他们?"


        

宋绾没有出声,她已经对见到奖奖,产生了一种害怕的心里。


        

"他很喜欢你,也很想你。"陆薄川的眼底全是宋绾的倒影,他为宋绾想起他而兴奋,却又因为她想起过去而害怕,她当初就能抛弃他和奖奖,现在他更怕,陆薄川道:"绾绾,我们见见他,好吗?"


        

宋绾却做不出任何反应,眼底一片死寂。


        

她要怎么去见奖奖?


        

宋绾没有答应,陆薄川也不敢让奖奖进来。


        

"绾绾,奖奖他从来没有怪过你,我们见一见他,好不好?"


        

宋绾死寂般的眼睛这才有了一丝祈望,她看着陆薄川,唇瓣抖动:"他不恨我吗?"


        

"他很喜欢你,怎么会恨你?"


        

宋绾的眼睛热气一下子就涌了上来,冲得她的眼眶一片胀痛,心里有点密不透风。


        

但她最后还是答应了下来。


        

陆薄川赶紧让奖奖和星星进来。


        

奖奖站在门口,牵着星星的小手,他的眼圈也红红的,还有点怕,不敢上前。


        

他怕,宋绾也怕。


        

而且她比奖奖更紧张,更害怕。


        

她对奖奖亏欠太多,那个时候,她对奖奖的爱答不理。到了如今,都变成了一把把锋利的箭,插在她最疼最柔软的地方。


        

宋绾说不出话来,眼眶一阵阵发热。


        

她站在原地,动也不敢动。


        

还是奖奖牵着小星星,来到宋绾面前,他红着眼眶,喊了一声:"妈妈。"


        

宋绾就绷不住了,她的眼泪落得更多,一瞬间,像是决堤的坝,她低头看着面前和四年前已经相差甚远的奖奖。


        

她从他的脸上再也找不到一丝奖奖小时候的痕迹,他小时候那么神气,牵着一条比他还高的二哈,像个小小的大统领,看着她的眼睛都是明亮可爱的。


        

而不像现在,变得安静,冷静。


        

宋绾心痛难当,是她把奖奖变成了这样。


        

宋绾说:"对不起,奖奖。"


        

她蹲下身来,抱着奖奖,一声声的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奖奖,对不起,妈妈不是故意的。"


        

奖奖突然就"哇!"的一声,哭了起来,那么高高冷冷的一个小孩,最后哭得抽抽噎噎。


        

好像这四年来,他一直在等着这句话,一千多个日夜,这几乎要成为他的执念。


        

小星星看到哥哥哭,也跟着哭,她从来没有看见哥哥哭过,拉着他的手让他弯下腰,拿着小手要给奖奖擦眼泪:"哥哥,不哭,呜呜呜……哥哥不要哭……哥哥你再哭,星星也要跟着哭了。"


        

宋绾显得有些手足无措,陆薄川这时候其实最怕的,就是宋绾因为想起以前的事情,旧病复发,所以他一直观察着宋绾。


        

他不敢让宋绾陷入这样的情绪太久,陆薄川看着奖奖,道:"奖奖,不要哭了,你这么哭,妈妈也会跟着哭。"


        

可是奖奖止不住,他的哭,更像是一种发泄。


        

他积攒了四年的委屈。在这一刻,才彻彻底底的释放出来。


        

"奖奖。"陆薄川又喊了一声。


        

奖奖抽抽噎噎的,慢慢止住了,他一止住,星星也跟着止住,泪眼朦胧的,小嘴唇红润润。


        

郑则就在外面看着,不知道为什么,眼眶也跟着有些湿润。


        

后来陆薄川去公司,经常会将奖奖带在身边。但他再也没有看到奖奖像原来一样闹腾得恨不得拆了公司的模样。


        

那边蒋奚已经从主治医生那边回来,刚好看到这一幕。


        

从宋绾的神态中,他能感觉宋绾是不一样的,她应该是想起来了吧。


        

蒋奚转过身,站在走廊上,点了一支烟来抽。


        

说不嫉妒,那是假的,说想放手,那也是假的。


        

真正的爱过一个人,才知道。放手是没有那么简单和容易的。


        

他一支烟抽完,下了楼。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蒋康义和陈美玲都在客厅里,见到蒋奚回来,两人都朝着蒋奚看过来。


        

"你去哪儿了?"陈美玲开口问。


        

蒋奚有些疲倦,他脱了鞋子,往里面走,对于他们心知肚明的问话,并没有说什么。


        

陈美玲和蒋康义都神经紧绷。


        

蒋康义正在抽烟,陈美玲根本坐不住,她说:"蒋奚,我们来谈谈。"


        

蒋奚看了他们一眼,虽然他和父母平常的交流很少,少到了平时几乎不会怎么交谈的地步。


        

每次回来,他要么就是进房间,要么就是去做别的事,偶尔和蒋康义陈美玲坐在一起看电视的时候,几乎都是沉默的。


        

但是那也只是因为他的性格使然。


        

其实他们几乎很少有争吵,而且感情比一般家庭要更好。


        

蒋奚从来都不是个让人操心的人。


        

蒋奚走过去,坐在他们对面的沙发上。


        

蒋康义在抽烟,做医生的,特别还是站手术室台上和做院长的,就没几个能不抽烟的,蒋康义皱着眉,能看出来心烦到了一定程度。


        

陈美玲表情也不太好。


        

两老是最近才听说,蒋奚喜欢宋绾这件事的。


        

他们一直知道蒋奚心里有人,但是从没想过,那个人是宋绾。


        

蒋奚看着蒋康义,他面前的烟灰缸里已经堆满了烟头。蒋奚自己很少抽烟,除非是真的心烦到了极点,而且这件事关系了到了宋绾,他才会忍不住点一支,但也就一支。


        

蒋奚说:"少抽烟。"


        

蒋康义一肚子烦躁压不下去。


        

陈美玲道:"溪溪,你之前去国外深造,和去浔城,都是追着绾绾的吗?"


        

那时候蒋奚从国外回来后,不回来南雅,直接去了浔城。和蒋康义他们闹了很久,蒋康义一直不同意。


        

但是蒋奚年纪也不小了,什么都自己拿主意,说去就去了。


        

这件事蒋康义一直有点气,但生气归生气,闹过也就过了。


        

直到最近听到了一些风言风语。


        

蒋康义当时听到的时候,脑子就跟着嗡的一声响。


        

后来这件事越传越多,他根本放不下心,直接找人查了查宋绾和蒋奚的事情。


        

陆薄川和宋绾的事情当年闹那么大,海城外面的人看热闹,里面的人看门道。


        

陆薄川是怎么样扳倒贺南山的,是怎么样逼着温雅道歉,并将送她入狱的,他自己又是怎么样爬到如今这个地步的,这才是值得让人深思的问题。


        

蒋康义并不是个古板的人,并不觉得宋绾不配做蒋家的儿媳妇。


        

相反,他很喜欢宋绾,经历了那么多事情,还能够站起来,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


        

光是周竟变成植物人的那段时间。就不是一个人能挺过去的,但是她做到了。


        

但是喜欢,并不代表他同意蒋奚去介入别人的婚姻。


        

如果蒋奚和宋绾是正正经经的谈恋爱,他也不会这么气。


        

这种道德层面的东西,是他们这老一辈的人最看重的点,他当时知道的时候,气得差点没有背过气去。


        

蒋家和陆家,不说是世交,也是一个圈子里混大的,蒋奚这个混账。做的都是些什么事情!


        

蒋康义又想起来他前几天和陆薄川偶遇的事情。


        

当然,这是真偶遇还是假偶遇,大家也都心知肚明。


        

那时候蒋康义已经拿到了宋绾和蒋奚以及陆薄川的所有资料,在看到陆薄川后,他根本坐不住,所以主动叫住了他。


        

他没有陆薄川那么能沉得住气。


        

陆薄川当时坐在他面前,看着他,道:"蒋伯父。"


        

蒋康义那些资料,记录的太过清晰,很多东西并不是他能查到的,是别人有意送到他面前的,至于是谁,他心里也不可能完全没数。


        

但他也不是白长这么大的,蒋康义不动声色的道:"薄川,最近公司那块儿还好吗?"


        

陆薄川笑了笑,他道:"还好,但是蒋伯父找我,并不是为了公司的事情吧?"


        

蒋康义看着他。


        

陆薄川没有任何迂回婉转的意思,他几乎是没有什么表情的道:"蒋伯父,我知道你是为了蒋奚的事情来找的我。我只有几句话要讲,第一个,我并没有和绾绾真正离婚,我也不打算和她离婚。


        

第二个,不管绾绾她对蒋奚是不是有情,这都是在绾绾不记得以前的事情的情况下发生的。


        

第三个,过几天我就会带着绾绾见孩子,绾绾她有两个孩子,不是一个,她这么多年没带过孩子。对孩子的愧疚,会是一辈子的,她往后,一年,两年,五年,十年,都会带着一种补偿的心里,想尽办法将过去的时光都补回来,她没有和蒋奚组建家庭的精力和条件,她现在是没想起来以前的事情,一旦她想起来,你觉得她和蒋奚真的能心安理得的走下去吗?


        

第四个,伯父,我并不打算放手。"


        

陆薄川每一个点,都正好戳在蒋康义的在意的点上,蒋康义只更加气蒋奚的混账,不知道轻重,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当然,这些蒋奚并不知道,蒋奚看了陈美玲一眼,还是一句冷冷淡淡的:"嗯。"


        

"像什么话!"蒋康义这几天是越想越气,越想越觉得烦闷,有些动怒:"蒋奚,你从小到大,我是这么教你的么?教你去横插兄弟的感情?去破坏别人的婚姻的?"


        

蒋奚愣了一下。


        

其实他一直知道,这阵子,关于他和陆薄川以及宋绾的这些事,圈子里现在传得可狠了。


        

蒋奚知道这件事迟早是瞒不住的,也并不是很在意,但是这么快传到蒋康义面前来,那就不是简简单单的圈子里的传言了。


        

这种事情,如果不是有人在背后做推手,根本不会这么快捅不到他父母面前来。


        

蒋奚没说话,依旧是那副冷淡的样子。


        

陈美玲急得眼睛都红了:"这都算什么事!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来!你知道现在圈子里都传成什么样了吗?你不顾自己的名声,你也不顾爸爸妈妈的名声了吗!"


        

蒋奚说:"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女孩子要更感性一点,心思也要更敏感一点,她只要一想到以后蒋奚和宋绾在一起,要面对的东西,就开始为蒋奚担惊受怕。


        

现在宋绾刚刚把孩子认过来。以后和陆薄川的牵扯只会越来越深,就算两人真的在一起了,那以后这日子要怎么过?


        

且不说陆薄川放不放手,就是以后蒋奚和宋绾在一起了,有了小孩,这以后的日子又要怎么过?


        

这并不是宋绾有没有孩子的问题,而是牵扯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陈美玲简直越想越急:"我们想得怎么样?绾绾她有孩子不是真的吗?她和薄川没有离婚难道不是真的吗?她刚刚把孩子认回来,以后你们在一起,你要她怎么过?


        

陆薄川只要不放手,孩子的抚养权在他手上。绾绾就会和他一直纠缠,她和陆薄川不是没有感情,相反,他们的感情那么深,可能比你想象的还要深,她就算是真的喜欢上了你,和你组建了家庭,你觉得绾绾就会过得好了吗?


        

奚奚,不仅你过不好,绾绾她也不可能过得好。海城有那么多好女孩儿,你怎么偏偏就要看上已经结了婚有了孩子的人!"


        

陈美玲的这些问题,蒋奚不可能没有想过。


        

"你明天就给我去相亲!"蒋康义没有陈美玲这么多敏感的心思,这个事情他是想都不能想,朝着蒋奚道:"你趁早给我断了这个念头!"


        

蒋奚没有答应,他说:"这件事以后再说。"


        

"还什么以后!"蒋康义气得不行:"你年纪也不小了,是时候该结婚了!"


        

蒋奚没有什么表情的沉默了好一会儿,也没说什么。


        

蒋康义气得心肝都在疼。


        

陈美玲在一旁忍不住哭了起来。


        

蒋奚也没出声,他本来就不怎么知道安慰人,当初宋绾生病的时候,他这辈子,所有安慰人的技巧,好像都给了宋绾。


        

但就是那样的机会,其实也不多,他永远都是做得多,说得却少的那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