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149章 奖奖,星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绾和奖奖星星都平静下来,一旁的张姨却还在哭,她背过身去,擦眼泪。


        

这时候医生过来,给宋绾做检查。


        

检查出来没有什么大毛病,但身体底子确实不太好,医院开了点药,再观察半天,就可以出院。


        

陆薄川站在一旁,听着医生的叮嘱,眉目一直沉着。


        

他上次给宋绾开的中药,宋绾没拿,放在酒店。


        

张姨擦完眼泪,朝着宋绾道:"夫人,您和我们一起回去吧?"


        

张姨的话一问出口,奖奖就紧张的看着宋绾。


        

宋绾没有办法拒绝。


        

宋绾出病房的时候,才发现,蒋奚不在,她转头,朝着四周看。


        

蒋奚当时就在大厅。陆薄川如果带着她下楼,蒋奚不可能不跟着过来。


        

郑则一直站在门外,像是知道她找什么,郑则道:"蒋少爷先回去了。"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宋绾愣了一下,她抿着唇,没说话。


        

陆薄川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里沉了沉,有几丝压不住的燥意,但他也没说什么。


        

几行人一起下了楼。


        

宋绾直接和奖奖星星回了西区别墅,车上,郑则在开车,陆薄川和宋绾都坐在后座,奖奖坐在副驾驶。


        

张姨坐了另外一辆车。


        

星星一上车,就要陆薄川抱,奶声奶气:"粑粑,抱抱!"


        

声音可可爱爱又软软糯糯的那种奶气。


        

陆薄川将她抱在怀里,星星哭累了,很快就趴在陆薄川怀里睡着了。


        

侧脸正好对着宋绾。


        

宋绾忍不住朝着她看过去。


        

星星头上一边扎了一个小丸子,皮肤很白,睫毛又黑又长,卷翘得跟洋娃娃似的,上面还挂着泪珠,小嘴唇嘟着,红润润的,脸颊也有点肉嘟嘟的,看起来又可爱又萌,让人很想伸手捏捏她的脸。


        

宋绾看得心里很难受。


        

生星星的时候,她没有很多期待,但是生出来以后,她是真的准备好好带的。可是也是真的没有办法带。


        

那个时候,她一听到星星的哭声,整个人就受不了的跟着崩溃。


        

陆薄川看着宋绾的表情,他问:"你要抱着她吗?"


        

宋绾没有理他,也没有伸出手。


        

虽然在奖奖面前,宋绾做得不明显,但陆薄川还是感觉到了宋绾对自己的冷淡,他侧脸绷起来,显得整个脸的幅度更凌厉。


        

车内的气压明显低了几个度。


        

陆薄川定的地方,离西区别墅不远,很快就到了目的地。


        

奖奖从车上下来,陆薄川小心的护着星星,尽量不把她弄醒。


        

等进了门,陆薄川把星星放在客厅的小床上,他怕自己在这里,宋绾不自在,加上公司那边还有个视频会议要开,就先上了楼。


        

奖奖去了洗手间。


        

宋绾等奖奖走后,自己走到别墅门外,打了一个电话给周竟。


        

周竟很快接起来。


        

"绾绾。"


        

宋绾低声的喊:"哥。"


        

喊完眼眶就湿润了。她说:"以前的好多事,我都想起来了。"


        

她也想起来了,她为什么在一开始的时候,总觉得,陆薄川囚禁过她。


        

因为他在和夏清和结婚的时候,确实将她关在了博世庄园。


        

她在那里渡过了恶梦一般的日子。


        

然后她去了他们的婚礼,陆薄川把她的病历彻底曝光。


        

但是这些,她没有和周竟说。


        

周竟这边正在处理唐错的经济纠纷案,对面,唐错带着墨镜,用下巴在看他,一副莫挨老子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高冷模样,周竟朝着唐错的经纪人道:"您稍等一下,我这边接个电话。"


        

他接电话的声音很温柔,唐错终于用眼睛正视他。


        

周竟只当没看见,他说完走到一边,确定唐错她们听不到电话了,才问电话那头的宋绾:"你现在在哪里?"


        

"在他家里。"宋绾说:"我想多陪陪孩子。"


        

周竟心里压不住的烦躁,他点了一支烟来抽,目光透着狠,他恨陆家,恨得入骨,但他又没有什么反对宋绾的理由,他们周家和陆家隔着血海深仇,但孩子身上却流着周家的一半血脉。


        

这种事搁谁身上,谁都不会好受。


        

如果他有和陆薄川足够抗衡或者碾压陆家的势力,那么他可以以孩子的教育为理由,把奖奖和星星的抚养权争取过来。


        

他们周家就再也不必和陆家扯上任何关系。


        

可他没有,奖奖和星星显然留在陆家,能获得的东西更多。


        

周竟抽着烟,他问:"绾绾,你还喜欢薄川吗?"


        

喜欢吗?


        

宋绾不知道。


        

她和陆薄川之间隔了太多太多,她死去的家人,她和周家所经历的一切,都不是那么容易抹平的。


        

宋绾没有谈这个问题,她道:"我请了几天假,这几天,我想陪陪奖奖,我欠他太多了。"


        

还有小星星。


        

小星星现在对她很陌生。


        

周竟道:"绾绾,你是想要奖奖和星星的抚养权。还是想和陆薄川继续在一起共同抚养他们?"


        

宋绾站在窗户边,她现在没有能力要奖奖和星星的抚养权,而且她也不能在他们已经没有完整母爱的情况下,去剥夺他们的父爱,不管陆家和周家有多少恩怨,但他对奖奖和星星,却都是很尽心尽责的。


        

就算以前他对奖奖冷淡,但奖奖也是在他的爱里包裹着长大的。


        

要不然奖奖当初也不会长成那种性格,也不会想发脾气的时候,就和陆薄川对抗。


        

连陆薄川没有去他的家长会,他都要陆薄川给他低头,陆薄川解释了还不算,还得跟他保证。


        

那是陆薄川给他的底气。


        

反而是她自己,欠孩子的太多,但她也想得明白,无论怎么样,她也要有和陆薄川抗衡的底气。


        

不说有和他一样的势力,但最起码,她要在海城立住脚。


        

往后的时候,才好和陆薄川谈抚养权的问题,怎么样抚养,哪种抚养方式最好。


        

宋绾说:"我可能会把工作迁移到这边来。"


        

周竟没有多说话。


        

宋绾说:"过几天我回来,再好好谈谈这些事。"


        

"要不要我过来?"


        

"不用,我自己会处理。"


        

"你想起这些,会不会对你有什么影响?"周竟问:"要不要去找心里医生去看看。"


        

宋绾自己也能感觉到,自从想起过去那些事情后,自己情绪上的不稳定。


        

宋绾说:"我会找心里医生去看的,哥,只要你是好好的,我就不会有太大的事,过去的事,我会慢慢消化的。"


        

"你回来的时候,我们再好好谈谈。"


        

宋绾说:"好。"


        

说完两人挂了电话。


        

周竟用力揉了揉额头,心里压不住的火气和烦燥。


        

他是真的怕宋绾又病发。


        

而不远处,唐错看着周竟修长挺阔的身影,和他清风雅致的侧脸,心里却不断的猜测,电话那头的人是谁。


        

她只听到了他叫对方绾绾。


        

是个女孩子。


        

唐错的经济人叫唐珍婉,唐珍婉说:"我早就跟你说了,叫你不要这么迂回,直接把人勾到酒店,生米煮成熟饭了再说,你非得在他面前装高冷,现在心里难受了吧?"


        

唐错确实觉得自己血亏,她把自己身上的衣服往下扯了扯,露出一片香肩,说:"你说我现在勾,还来得及吗?"


        

"我怎么知道!"唐珍婉说:"我觉得有点悬,他会把你丢出去。"


        

唐错想起当初她朝着周竟告白的时候,周竟把她的椅子给用脚踢了的样子。抿了抿唇。


        

"要不然我去搞点药。"


        

唐珍婉有些头痛:"你是想给你自己搞点药要还是想给他搞点药?你给男人搞药,等他清醒了,你猜你还有没有全尸?"


        

唐珍婉说完,周竟那边一支烟抽了一小半,他碾灭,自己吐了一口气,转过身朝着两人走过来。


        

唐错立马闭了嘴,墨镜遮着半张脸。


        

周竟走过去,坐在两人对面,唐珍婉说:"还有一件事。还需要周律师帮个忙,我们家错错,最近被家里赶出来了,能不能让她在周律师家里住几天?"


        

周竟说:"我住在公司,大通铺,一共四个男人。"


        

他目光放在唐错身上:"你要来吗?"


        

唐错狠狠咬了咬牙,她查到,周竟根本就不住在公司分配的宿舍!


        

--


        

宋绾挂了电话后,想给蒋奚打个电话,但想了想。最后还是没打。


        

她和蒋奚以后的路怎么走,宋绾现在还没想出来。


        

她到了现在才明白,蒋奚说的喜欢她的时候,她已经结婚了,而且他们一起聚会过很多次,但宋绾却从来不记得他时,所包含的意思。


        

宋绾那个时候眼里装着的,全都是陆薄川,就算蒋奚本身不管是长相还是家世都是让人没有办法忽略的存在,但如果不是偶遇到他拒绝人的场景,她确实是从来没有注意过他的。


        

宋绾回到客厅。


        

陆薄川在书房开视频会议,客厅里只有佣人和奖奖,以及小星星。


        

奖奖今天是请了学校的假,去见的宋绾,他幼儿园只上了小班和中班,然后升的小学,现在已经是三年级。


        

学校布置了很多作业,但是他的作业早就已经做完,刚刚回来后,宋绾就去了外面打电话,奖奖从洗手间出来后,就坐在客厅发呆。


        

小星星趴在客厅放着的儿童小床上,双手枕在下巴旁边,小屁股撅起来,还在睡着。


        

二哈睡在她的小床底下,像是她的守护神。


        

宋绾朝着星星那边看了一眼后,就朝着奖奖走过去。


        

宋绾看着奖奖,有些紧张,奖奖和她以前看到的样子已经天差地别,宋绾没有当过妈妈。根本不知道怎么和这样的奖奖相处。


        

奖奖其实也紧张。


        

宋绾直接坐到了奖奖身边。


        

两人毕竟已经很多年没见,最后一次见面,又是在那样的情况下,宋绾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最后还是奖奖说:"我已经读三年级了。"


        

宋绾愣了一下:"现在不应该是读二年级吗?"


        

"嗯,和他们相处不到一块儿去。"奖奖的表情冷冷酷酷的,一双大眼睛却黏在宋绾身上,他道:"所以后来我让爸爸给我跳了一级。"


        

宋绾心脏有些抽痛。


        

以前的奖奖是很粘她的,给她发视频,发链接,又萌又可爱。生了气还知道离家出走,问她染红红的头发是不是显得好洋气,和她去香山玩,还梳了个小背头。


        

宋绾眼尾发红,说:"你很优秀。"


        

奖奖笑了一下,很短暂,宋绾看得都呆了。


        

奖奖小小的手心都有些冒汗,他看了宋绾很久,终于问出了那个一直想问的问题:"妈妈,你的病好了吗?"


        

宋绾鼻子一酸,"嗯"了一声。


        

"你不要自责,我知道你当初,是因为生病了才这样说我。"奖奖道:"爸爸说你那个时候,已经很痛苦了,不是故意这样说我的,我没有很在意。"


        

宋绾的眼泪一下子就冒了出来,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奖奖越是这么说,她就越是难受。


        

宋绾说:"我可以抱抱你吗?"


        

奖奖站起身,来到宋绾面前。伸出小手给宋绾擦眼泪,他其实也很委屈,有时候写完作业,安静的坐在那儿的时候,脑子里也会想起东洲墓园的事情,但是又知道妈妈的不容易。


        

宋绾紧紧抱着他。


        

奖奖很安静,一直没说话。


        

宋绾压抑住起伏的情绪,她又想起她离开海城的时候,在机场,奖奖抱住她的腿。她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掰开他的手,头也不回的推着周竟往里走。


        

陆薄川下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这一幕,他的目光沉邃,眼底却像是叠着一层黯沉的光。


        

他下来后坐在沙发上,和宋绾离得很近。


        

宋绾松开奖奖的时候,转头看到他,脸上的表情淡了。


        

陆薄川没忍住,松了松领带,因为宋绾对他的态度,心里压不住的焦躁。


        

正在这时候,陆薄川的手机响了起来。


        

陆薄川接起来,是褚矜那边的电话,褚矜道:"这边和秦轶约了个饭局,你过来。"


        

几人上次约在一起,还是蒋老爷子过生日的时候,秦轶去过,但是那个时候,其实也不算约,就是撞一块儿了。大家碍着面子,一起聚一聚,什么都没聚出来。


        

秦轶那边,陆薄川前几天从南宁区回来后,就让韩奕托人查了他的背景,查出来的结果,确实很出人意料。


        

就韩奕的关系网,都没有办法查清楚他的底细,唯一知道的是,他家部队那边的关系。肯定是要比韩奕他们更深,但具体深到什么程度,没有人知道。


        

而且不止是部队上的关系,政局上,秦家扎根也是扎得很深。


        

要不是陆家这几年出的事情太多,把根基给弄坏了,闻家的骨头又太难啃,陆薄川也不会去搭秦轶这条线。


        

四年前陆家扳倒贺南山的时候,闻家原本就想对陆家下手,但那个时候局势变换得太厉害,案子牵扯得太大,哪家有半点错处,就会被人拉下来,闻家那阵子自己又出了点事,才无暇顾及到这边。


        

但这两年,两家是斗得很厉害的。


        

陆薄川一边接电话,一边转头看宋绾那里,问:"什么时候?"


        

"就是今晚八点,不过和他打交道,要小心点,因为摸不清底细,他现在是不沾我们这一支系的,也不知道他沾的是哪一边,而且秦轶本人,做事风格也难测。"


        

陆薄川倒是不怵,再难啃的骨头,也能找到下手的地方。


        

陆薄川道:"我知道了,你把地址发给我。"


        

陆薄川挂了电话后,褚矜就把地址发给了陆薄川。


        

陆薄川打完电话,佣人那边的午餐就已经做得差不多了,陆薄川看着宋绾:"今天就在这里吃饭。"


        

宋绾没拒绝。


        

陆薄川昨晚开了一个晚上的车,一直到现在都没停过,他上楼先去洗了个澡,清醒一下。


        

陆薄川一上去,儿童床那边传来动静,宋绾转头朝着那边看过去。


        

星星还在睡,小嘴唇微微张着,口水流了一脸,亮晶晶的,因为侧着脸。宋绾能看清她的模样。


        

她微张着的小嘴唇润润的嘟着,皮肤奶白奶白的,两排长长的睫毛像是洋娃娃似的,轻轻的扇着,像是要醒过来的迹象。


        

二哈睡醒了,在那儿摇她的床。


        

星星被摇醒了,睡眼惺忪的从床上坐起来,房间里有空调,她只搭了条小被子。


        

因为摇晃的床,让她有点生气。


        

她掀开小被单。从床上爬下来。


        

一眼看见不安分的二哈,很生气,走到二哈身边,教育二哈道:"你又在吵我睡觉觉!你紧么这么娇气!这么不懂事,不机道大人睡觉是不可以打扰的吗!"


        

很有点奖奖小时候的风范。


        

二哈耳朵上被扎了一朵向日葵的花,眨着眼睛摇着尾巴看她。


        

憨憨的。


        

小星星用着小奶音说:"不要对我卖萌!我都被你气得头晕了!"


        

小嘴唇撅着,嘟得圆圆的,脸上还有睡觉的时候被压出来的痕迹,插着腰,很气的样子。


        

她看了二哈好一会儿。把二哈牵到一边,拿着小棍子指着一旁的小黑板:"跟我一起读,做一个乖孩子,不淘气!机道不机道!"


        

她身上还挎着一个很漂亮的小包包,随着她走路的时候,一摆一摆的,里面不知道装了什么,走路的时候当当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