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150章 让她走了才叫见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奖奖没什么表情的看着她给二哈上课,说:"星星,过来。"


        

小星星一转头,看到奖奖,眼睛一亮:"哥哥!"


        

奖奖过去,把小星星抱了过来,坐在沙发上,二哈叼着她的鞋子,跟着过来了,哈着气看着她。


        

星星很不喜欢穿鞋子,又撅着嘴巴瞪着二哈,小嘴唇嘟得特别圆,上嘴唇都快要碰到小翘鼻子,证明是真的好生气了。


        

她觉得二哈真是一点也不懂她的心!


        

怎么都教不会!


        

气得胸口都好疼!


        

奖奖把鞋子拿了过来,说:"星星,穿上。"


        

小星星短短藕节一样的双手抱胸,下巴都快抵在脖子上了,用着这种角度。又开始瞪奖奖:"哥哥,不喜欢你了!"


        

奖奖说:"不穿鞋子今天一天不可以吃糖果。"


        

小星星又瞪了奖奖好一会儿,见奖奖没有妥协,委委屈屈的过去亲奖奖。


        

糊了奖奖一脸口水。


        

奖奖过去给她把鞋子穿上。


        

她又过去亲了一下他。


        

奖奖说:"不是不喜欢吗?亲什么?"


        

小星星委委屈屈的,生了会儿气,又去亲奖奖。


        

奖奖看了她一眼,亲了亲她。


        

小星星松了一口气,又开始教育奖奖:"哥哥你不可以这么小气!你这么小气,小星星会跟着学的!这样子教出来的小孩挤就一点也不可爱了!"


        

宋绾一直看着,星星小时候特别爱哭,哭起来没日没夜,特别吵,也不知道陆薄川怎么养的,两个孩子倒是都被养得好乖。


        

这时候陆薄川已经洗完澡从楼上下来,星星跑过去:"粑粑,抱抱举高高!"


        

陆薄川将她抱起来,往上抛了两下,星星笑得咯咯的。


        

陆薄川将她放下来,带到宋绾面前,垂眼看宋绾,宋绾说不出心里多难受,又有些无法诉说的绝望。


        

她不知道怎么逗孩子。


        

她很喜欢奖奖,也很喜欢小星星,但是陆薄川上楼的这段时间,她却插不上手。


        

陆薄川说:"星星,叫妈妈。"


        

小星星很听话,奶奶的叫:"麻麻!"


        

宋绾的心却像是被拧紧。


        

宋绾在这里和陆薄川奖奖他们一起吃了一顿午饭。然后陪着小星星在儿童房里玩了一会儿,奖奖去做奥数题。


        

一呆就是一下午。


        

小星星慢慢和宋绾混熟了,她还有点自来熟,开始和宋绾聊天。


        

"麻麻!"小星星搬了个小凳子过来,看着宋绾,一副要和宋绾促膝长谈的模样,问:"你是哪里的人?"


        

宋绾说:"海城人。"


        

"海城是哪里?"小星星很小大人的样子:"离我们这里很远吗?"


        

"不是很远。"宋绾也和她小大人似的聊着,她问:"星星是哪里的人?"


        

"我是这里的呀!"小星星说:"你的粑粑麻麻呢?"


        

宋绾顿了一下,说:"他们去了很远的地方。"


        

"那你的哥哥呢?"


        

"在浔城。"


        

"你的弟弟呢?"


        

"我没有弟弟。"


        

"那你的儿挤(子)呢?"


        

宋绾一边觉得小星星这样问有点好笑,但一面又忍不住心酸,她眼眶有点红:"在家里。"


        

……


        

两人聊着聊着,小星星突然就停了下来。


        

宋绾见她停了下来,也没发现她怎么了,但很快,小星星的小嘴巴就开始瘪了,突然"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宋绾心都慌了,问:"星星。你怎么了?"


        

陆薄川刚刚原本一直在门口紧绷的看着两人,后来电话响了,就出去接了一个电话,听到小星星的哭声,转身大步往里面走。


        

小星星看到陆薄川,哭得更厉害。


        

陆薄川进了儿童房,问:"怎么了?"


        

很快,就知道为什么了,星星刚刚聊得太投入,忘记上厕所了。


        

她现在还小,虽然会自己上厕所,但很多时候还是会忘记。


        

宋绾也发现了,她的裙子下面的小裤子全湿掉了,宋绾马上说:"星星,没事的,我们换换就可以了。"


        

小星星却不要她碰,朝着陆薄川伸手,哭得更大声,而且哭得很凶。


        

陆薄川把她抱起来,往儿童房外面走,保姆进来清理,宋绾跟着出去。


        

小星星一直把脸埋在陆薄川怀里,哭。


        

陆薄川哄:"星星不哭,嗯?"


        

然后去给她用湿毛巾擦了擦,换小裙子。


        

问小星星:"这个可以吗?"


        

小星星一边哭边看过去,泪眼朦胧的摇头,哽咽着奶奶的道:"不要。"


        

陆薄川又换了一件:"这个呢?"


        

小星星还在哭,又摇头:"不要。"


        

陆薄川重新拿了一条:"这个?"


        

"嗯!"小星星点头,陆薄川给她换上,边穿边说:"我们去外面找妈妈玩,可以吗?"


        

小星星趴在他肩膀上,眼泪还挂在睫毛上:"不要,不要屈(出)去。"


        

"星星还小,没关系的,一点也不丑,嗯?"


        

小星星还是把脸埋在他脖颈里。双手抱着他的脖子:"不要,不要屈去。"


        

陆薄川在房间里抱了她半小时,还是不肯出去。


        

宋绾自己在客厅里坐了一会儿,刚刚星星哭的时候,奖奖把自己房间的门打开了,这会儿站在门口看宋绾。


        

宋绾一抬眼,也看到了奖奖,宋绾立马站起身,说:"我去上个洗手间。"


        

宋绾到了洗手间,就没忍住哭了起来,就是那种控制不住的想哭。


        

她忍着哭了好一会儿,开水洗了一把脸,觉得心脏疼得有些受不了。


        

但她极力压抑住了,用纸巾擦了擦脸上的水。


        

到了这会儿,她开始回忆,陆薄川给她的关于奖奖和小星星的资料。


        

和他们的喜好。


        

宋绾出去的时候,奖奖正坐在沙发上,发呆。


        

宋绾看到他,愣了一下。


        

奖奖转头过来,看到她,说:"她是有点害羞,觉得糗,过一会儿就好了。"


        

宋绾点头。


        

两人又不知道说什么了。


        

差不多三四十分钟,小星星好不容易出去了,睫毛上还有眼泪,看到宋绾又想哭,又把脸埋在陆薄川脖颈里。


        

宋绾这时候从沙发上放着的包包里拿出好几支口红,把盖子也揭了,口红往上转了转,说:"星星,妈妈想涂个口红,可是不知道选什么颜色好看,你帮妈妈选一个好不好?"


        

小星星立马止住了哭,泪眼朦胧的朝着宋绾看过来。


        

宋绾问:"星星觉得选什么颜色好看?"


        

小星星鼻音重重的,指着一个颜色,奶声奶气的道:"这个。"


        

宋绾说:"你确定吗?小星星,那我涂了哦?"


        

"嗯。"小星星边哭边说。


        

宋绾就当着小星星的面涂了一点口红,问小星星:"好看吗?"


        

"好看。"小星星这会儿情绪被带跑了,转头看陆薄川:"粑粑,我也要这个颜色的口红。"


        

宋绾说:"我送小星星,好不好?"


        

"金的吗?"星星哭着问。


        

"真的。"


        

"粑粑,我可以要吗?"星星看着陆薄川,好委屈:"我都没有这个颜色!"


        

陆薄川把她放下去,宋绾蹲下身来,把口红盖上。递给小星星,小星星接过来,拉开自己随身携带的小包包,把口红放进去,眼睛里还是挂着泪珠,声音小小的说:"谢谢。"


        

宋绾狠狠松了一口气,说:"不客气。"


        

到了吃晚饭的时候,陆薄川要出去应酬,他看着奖奖。说:"奖奖,带妹妹去玩一会儿。"


        

奖奖看了宋绾和陆薄川一眼,牵着小星星进了自己的房间。


        

张姨和钟叔他们,自从宋绾回来后,除了星星拉尿把小裙子拉湿,去清理了一下儿童房,是尽量不出现在宋绾和陆薄川面前的。


        

奖奖和星星都是他们看着长大的,对于这个家里的变化,张姨和钟叔他们虽然不能百分百全部弄清楚。但大事还是知道的。


        

张姨一直心疼奖奖和星星没有妈妈,这会儿好不容易回来了,哪里还能出现在他们面前,打扰他们?


        

有时候路过客厅,看到儿童房里宋绾和小星星待在一起,张姨都忍不住眼眶湿润。


        

奖奖和小星星一走,客厅里只剩下宋绾和陆薄川。


        

两人这一天,几乎都没怎么交谈,陆薄川看着宋绾红红的眼圈,抬手想帮宋绾擦一擦,宋绾偏开了头。


        

陆薄川手顿住,两人一直维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里,陆薄川问:"哭了?"


        

"没有。"


        

陆薄川被梗了一下,但他很快压下心里的郁积。


        

陆薄川凛着眉目,他也知道宋绾心里肯定很难受。


        

他说:"星星她是个很爱面子的小孩,不光在你面前丢了面子会这样,在别人面前也是一样的。"


        

宋绾手心全是细细密密的汗,但陆薄川的话也没有安慰到她。


        

当初她不想要小星星,想去医院把她打掉,人家都是,胎儿在腹中,是有感应的。


        

后来生了下来,送走小星星的人也是她。


        

星星现在对她不亲近,她并不是不能理解。


        

但是理解不代表心里好受。


        

宋绾说:"我知道了。"


        

宋绾就像铜墙铁壁一样,不管陆薄川怎么凿,都凿不穿。


        

陆薄川自己压了压情绪。


        

他故意把星星和奖奖支走,也不全是为了向宋绾解释小星星这件事。


        

自从宋绾想起以前的事情后。陆薄川一直很担心宋绾的心里状态。


        

但孩子在场,他也没把问题挑出来。


        

陆薄川压着心里起伏的情绪,朝着宋绾道:"一直没有机会问,以前的事情你都想起来了,现在感觉怎么样?如果你有任何问题,一定要告诉我,知道吗?"


        

"陆总是想问我要不要去看心理医生吧?"宋绾笑了笑,说:"这件事不用陆总这么操心,我的事情我自己会解决。"


        

陆薄川心里堵得厉害。宋绾没想起来的时候,一心一意在蒋奚那儿,想起来了,他也不敢问,她还对自己有几分情谊。


        

不过心里医生这件事,他也不急,到时候他直接找人过来和宋绾聊聊天。


        

现在对于这件事,他是再也不敢掉以轻心。


        

宋绾却没什么心思和他谈,宋绾道:"陆总要是没什么事情,我想先回去了。"


        

"回哪里?"陆薄川侧脸绷紧,他刚刚洗过澡没多久,因为晚上要出去应酬,直接穿了一身衬衫西裤,衬衫完美的卡在腰间高定制的皮带里,让那截流畅质冷的腰线显得更加性感。


        

他黑眸紧盯宋绾,带着几分金尊玉贵的压迫,道:"绾绾,你想回哪里?"


        

宋绾转头看陆薄川。她怕奖奖听到,声音压得很低:"你想说什么?"


        

陆薄川说:"绾绾,我要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陆总觉得我应该怎么想?"宋绾转头看陆薄川,眼底几丝恨意:"是应该当做你们陆家没有害死我爸爸和爷爷吗?还是应该当做这几年的事情什么也没发生过?"


        

她冷笑了一声,朝着陆薄川逼近:


        

"陆薄川,我一直没有告诉你吧?你知道我是怎么想起你妈妈抢了我的资料的吗?是我差点被车子撞死,我哥哥把我救起来的那一刻,我那个时候那么那么绝望,可是你知道我更绝望的时候是什么时候吗?"


        

陆薄川倒抽了一口冷气。


        

其实他问宋绾怎么想的。本意是说,既然孩子都认了,要抚养,那就要搬到海城来,搬进西区别墅,和孩子一起生活。


        

他都没敢问宋绾对他们的感情是怎么想的。


        

宋绾这么聪明,不可能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也不可能不明白他让她来和孩子在一栋别墅里生活,真正的意图。


        

但她就是要彻底堵死他的幻想。


        

宋绾几乎是朝着陆薄川步步紧逼,每一个字都像刀刃,往陆薄川最悔恨的地方捅,恨不得要了陆薄川的命。


        

她说:"是我哥哥躺在手术室台上,我把你当做救命的稻草,你朝着我挥过来的一巴掌,是我去给我哥哥缴费,他们告诉我,你停了我的卡……"


        

"还有奖奖。"宋绾说:"你当时就那么看着我……"


        

陆薄川要去抱宋绾。


        

宋绾挣开了。


        

还有更多更多的事情,更多更多的时候。但是她却一件也说不下去了。


        

那些东西并不是她想不记得就不记得的。


        

陆薄川薄唇抿着,没说话。


        

两人一时之间,陷入了沉默。


        

反正现在是不管宋绾对陆薄川说什么,打,或者骂,陆薄川都受着。


        

几乎是任打任骂。


        

宋绾情绪波动得有些厉害,自己调整了一下,想想,又觉得有些好笑。


        

陆薄川这种人有时候真是有够不要脸的。重新遇到她的时候,竟然还能将她骗到酒店,还能诓她。


        

宋绾想到酒店里的时候,陆薄川说的那些话,气得都有些发抖。


        

要不是怕奖奖听见,宋绾都想想朝他吼!


        

宋绾压着声音说:"陆薄川,在南宁区的时候,你当时是怎么想的啊?什么叫奖奖一直觉得自己是试管婴儿?他有觉得自己是试管婴儿吗?他明明就……"


        

明明就什么都记得,什么都明白!


        

陆薄川说:"没骗你,没遇到你之前,他确实以为自己是试管婴儿。"


        

那个时候奖奖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听到的,就总觉得自己是个试管婴儿,还非要让人买了个试管回来,观察了一天一夜,还抱着睡了一个星期。


        

后来一下不小心,打碎了,哭了好久,伤心了半个月。


        

他只是把时间推后了一点点。


        

宋绾都被气笑了。


        

"我不想和你吵。"宋绾说:"这几天我会和在外面租个酒店,其他的事情,我们以后再慢慢谈。"


        

虽然早有预料,但宋绾这么说,还是让陆薄川心里压不住的暴躁。


        

陆薄川站在那儿,有点想抽烟。


        

不过,既然都已经进了西区别墅的门,陆薄川能让她出去才叫见了鬼。


        

陆薄川眼底料峭,里面确实风起云涌,但他心里越是堵,越是焦躁,他越是显得慢条斯理。


        

陆薄川眯着眼,薄唇轻掀间,尽量显得温和:"你今晚就住在这里,我晚上要出去,约了人,没有人陪奖奖和星星睡觉,当然,奖奖已经长大了。不用你陪,但是星星要人陪着。"


        

宋绾动了动唇,知道陆薄川这话又是在诓她。


        

陆薄川出差那么久,就算小星星睡觉要人陪,也会有人陪。


        

他就是捏着她的软肋,知道她不可能这样撇下小星星。


        

"你今天就直接住在主卧。"陆薄川黑眸沉沉锁住宋绾,盯得宋绾莫名生出几丝紧张,道:"绾绾,你也不想奖奖乱想。对不对?"


        

宋绾抿着唇,没说话。


        

两人的气氛一直绷着。


        

两人在这边谈着,张姨和钟叔他们在厨房,其他佣人保姆离得更远。


        

张姨叹气又叹气,叹着叹着,心里就又难受起来。


        

这都是些什么事儿。


        

她还能想起那会儿,温雅召开记者发布会的时候,西区别墅这里,几乎每天都是低气压。奖奖每天恹恹的,话也不说,怎么逗都逗不开心。


        

宋绾沉默的时间有些久。


        

陆薄川压了压串上来的烟瘾,他抬手看了看腕表,他不光约了秦轶他们,还要去一趟公司。


        

前段时间,他去南宁那边待了那么久,积压的事情很多,陆薄川缓了一口气,声音沉下来,道:"你不用担心,今晚我也有可能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