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153章 不想他等下一个十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急救室的门被人推开,穿着白大褂,带着口罩的医生先走出来,陈美玲赶紧迎了上去,问:"小郭,他怎么样了?"


        

那医生是医院里有名的教授,这会儿他将口罩摘了下来:"人已经没什么事情了,是气机上逆引起的晕厥,要注意多休息,不要受到刺激,并配合治疗。"


        

陈美玲和蒋奚都松了一口气,蒋康义被人推了出来,送入VIP病房。


        

陈美玲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一直守着蒋康义。


        

蒋奚也留在这里看着,刚刚来的时候,因为太急,他的衣服和头发全湿了,陈美玲说:"你先回去洗个澡,爸爸这里我看着。"


        

蒋奚说:"不急,要不你先回去洗个澡。"


        

陈美玲长这么大。还没遇到过这么糟心的事情。


        

她自从和蒋康义结婚后,蒋康义就很宠爱她,蒋奚稍微长大点,也没要她操多少心,反而很小就成为了她的依靠。


        

一遇到事就抗压不了,刚刚也是出了一身的汗。


        

"我留在这里看着他。"


        

蒋奚也不敢让陈美玲守在这里,守着守着,她就会哭起来,给她找点事情做她反而不会想那么多。


        

蒋奚说:"你先回去吧,我在这里看着,你回去洗澡换衣服,别感冒了,顺便准备好这几天在这里换洗的衣服,还有爸爸的日常用品。"


        

陈美玲愣了一下,这才想起来住院还要准备东西,她也知道蒋奚留在这里,肯定要比自己留在这里好,万一再有什么事,蒋奚还能看着,说:"那也行。"


        

她走到门口,又突然站住了,转头看蒋奚:"奚奚,算妈求你了,能不能和她断了?你真的要把你爸爸气死吗?"


        

蒋奚依旧没有说什么,显得很沉默。


        

陈美玲走后,蒋奚就坐在房间里的沙发上,摸了一把脸。


        

冷静了一会儿,他这才站起来,去到外面,给宋绾回电话。


        

早上宋绾给蒋奚打电话。蒋康义晕过去的时候,蒋奚不小心一下子把电话接通了,宋绾那边听到了这边的动静,一直在担心。


        

后来蒋奚回了句没事,也没告诉宋绾在哪里,宋绾就一直没回浔城,在海城这边等着。


        

这会儿蒋奚打来电话,她赶紧接了起来,问蒋奚:"你那边怎么样了?"


        

"没什么大事。"蒋奚说:"你打电话给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是不是蒋伯伯出事了?"


        

蒋奚这会儿点了一支烟来抽,深深吸了一口,他今天一早本来准备来医院,身上穿着大衣,这会儿也皱了,他说:"嗯,刚刚进了急救室,现在已经没事了。"


        

"你们在哪里?"宋绾一听更紧张了,问:"要不要我陪陪你?"


        

蒋奚想了想说:"在南雅。"


        

宋绾赶紧打了车过去,去到住院部,又打电话给蒋奚。问他在哪一栋。


        

蒋康义打了麻药,还没醒过来,蒋奚下去接宋绾。


        

他没把宋绾往病房带,在门口看到宋绾,走过去,抱住了她。


        

宋绾心疼得厉害,问他:"怎么会突然进医院?"


        

蒋奚没回答,很安静的抱着,脸埋在她脖颈,抱得很用力。


        

宋绾问:"蒋奚,你怎么了?"


        

蒋奚不答反问:"你刚刚打电话给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宋绾现在也不好对他说什么,宋绾说:"等以后再说。"


        

"你是不是要回浔城了?"蒋奚记得她只请了三天假,他问:"几点的飞机?"


        

"本来是上午的飞机,我改签到了下午。"


        

蒋康义还在上面,蒋奚也不能在这里留太久,他说:"我让人送你去机场。"


        

"不用,我自己订了车。"宋绾问:"真的不用我在这里陪陪你吗?"


        

蒋奚不想让宋绾面对这些,道:"先不用,这边已经没什么事情了,你先回浔城。"


        

他揉了揉宋绾的头发,说:"到了给我打电话。"


        

他这么坚持,宋绾也只能说:"好。"


        

蒋奚松开她,又揉了揉她的头发,没说什么,先上去了。


        

陈美玲进医院的时候,刚好看到这一幕,脚步一顿,她远远的看着,眼眶都红了。


        

她也没敢进去,等蒋奚上了楼,她想了想,朝着宋绾走过去:"宋小姐。"


        

宋绾转头,她不认识陈美玲,疑惑的看着她。


        

陈美玲说:"我是蒋奚的妈妈。"


        

宋绾马上紧张的叫了一声:"阿姨,您好。"


        

陈美玲看着她:"你现在有空吗?我想和你谈谈。"


        

"有空的。"


        

陈美玲带她直接去了医院外面,找了一个咖啡厅,她眼圈一直有点红,宋绾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她问:"阿姨。你想和我说什么?"


        

陈美玲一直没开口,她也不知道这样做,到底对不对。


        

但是一想到在医院听到的那些风言风语,陈美玲牙关就咬紧了,陈美玲说:"绾绾,今天奚奚的爸爸住院,是因为你和奚系的事情……"


        

宋绾脑子嗡了一下,心都开始往下坠,说话的声音都哑了:"阿姨,您什么意思?"


        

……


        

宋绾从咖啡厅离开的时候,脸色很白。


        

脑子里全是陈美玲的声音。


        

"绾绾,你和奚奚薄川之间的事情,我和你蒋伯父都已经听说了,今天早上,你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我们正在和奚奚谈你们的事情,谈得有点不愉快,奚奚的爸爸气怒攻心,这才进的医院。"


        

"我和奚奚的爸爸并不是觉得你不好,而是觉得你和奚奚的机遇不太好,你可能不知道,医院里传你们的事情,传得有多严重,你和薄川还没有离婚,奚奚的名声很不好,他可能不在意,但是他爸爸这一生德高望重,他和薄川的爸爸当年的交情又深,被人这么指着脊梁骨,还是头一次。"


        

"当然,这也不能怪你,对于奚奚介入你和薄川的婚姻这件事,我和他爸爸都感觉抱歉,这件事是他没有拿捏分寸,本来这件事不应该来找你说,但是我也是没有办法了,才找到你这里来。"


        

"绾绾,算阿姨求求你,你能不能和奚奚断了?"


        

"我知道你很不容易,阿姨也很心疼你,如果你和奚奚换个方式相遇,阿姨不会说什么,可是现在,我并不觉得你和奚奚适合在一起,你刚刚把孩子认回来,没有那么多精力去和奚奚发展感情,甚至组建一个家庭,薄川他也不会允许你这样。"


        

"我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奚奚他很早就喜欢你了,十年。我都不知道他这十年,是怎么过来的,他是个认死理的人,如果你没有办法和他全心全意的在一起,就不要轻易许诺他什么。"


        

她说着说着,哭起来。


        

"我不想让他还等下一个十年。"


        

……


        

宋绾眼眶很酸,她等的车到了,她却有点茫然。


        

电话响起来,宋绾低头去看,是陆薄川。她没接。


        

她觉得冷汗一阵一阵的往外冒。


        

她想起上次,在香山的时候,蒋奚对她说的那些话,心里突然疼得有些喘不过气。


        

--


        

宋绾到达浔城的时候,是下午六点钟,周竟来接的她,周竟见她脸色不太好,担心的问:"你脸色怎么这么差?"


        

宋绾勉强笑笑,说:"没什么,这几天没怎么睡好。"


        

周竟直到她想起来。情况不会怎么好,他说:"公司这边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做?"


        

宋绾这几天想了很多,浔城这边她肯定是没办法待了的,宋绾说:"我这几天会办理离职手续,到时候会回海城,至于回了海城,再怎么走,到时候再看。"


        

周竟握着方向盘,前面路口转弯,他打转方向盘:"孩子呢?你准备怎么办?"


        

"回来就是想和你说这件事,到时候你和我一起回一趟海城,我想约陆薄川一起谈谈孩子抚养权的问题,有律师,这件事才好操作。"


        

周竟想了想说:"这边的工作我也不做了,和你一起回去,你一个人待在那里,我不放心。"


        

"爸妈呢?"宋绾不同意:"爸妈年纪大了,两个人在这边,到时候出事怎么办?"


        

"把他们接过去吧。"周竟说:"到时候也让他们见见奖奖和星星,他们应该会高兴。"


        

宋绾就没说什么了。


        

其实她是很害怕的,内心里也希望周竟能够陪着她。


        

周竟想了想又问:"宋显章是不是快要出狱了?"


        

宋绾愣了一下,喉咙滚动,"嗯"了一声。


        

"绾绾,宋显章他对你还是很不错的,你就算恨他,也不能不管他。"


        

"我知道。"宋绾说:"本来这次过去,是想看看他的,后来出事,一直没来得及。"


        

周竟就不再说什么了。


        

宋显章当初的所作所为。站在一个亲生父亲的角度,是没有问题的,宋绾虽然伤透了心,可这么多年的父女,宋显章对她的爱,却也不是虚情假意。


        

只是宋绾当初一时之间没法接受。


        

接下来的时间,宋绾一直在办理离职手续,江宴脸都黑了,把她堵在茶水间:"你要和陆薄川在一起了?"


        

"小江总,这件事好像是我的隐私。"


        

江宴脸色不善。他年纪本来就不大,小狼狗脾气也没办法那么老练的控制住:"那也不用辞职吧?你工作都还没做完,你和启泰是签了约的,工作没做完,辞职可是要付违约金的。"


        

"是没做完,违约金的事情我会找人和启泰法务部谈的。"宋绾手上拿着咖啡,道:"交接的事情,最近几天我会把手头上的事情全部交接好,还有什么事情,到时候随时可以联系我。"


        

江宴脸上一片寒冰,咬牙。


        

"你还喜欢陆薄川?绾绾,你疯了吧?他当初那么对你,他们陆家害得你家这么惨,你还往他面前凑?你要点自尊吧!"


        

宋绾愣了一下,知道江宴肯定找人查了她和陆薄川的事情。


        

虽然陆薄川把网上关于他和宋绾的词条已经处理了,但是他和宋绾发生的事情也不是什么秘密,只要稍微有点心,就什么都能查出来了。


        

宋绾脸色冷了下来:"小江总,够了吧。"


        

江宴也意识到自己话有点重了,不过他眼圈也红了。像是宋绾欺负了他一样,红着眼圈看着她。


        

宋绾叹了一口气,说:"中午我请你吃饭吧,小江总,我要走了,大家彼此留个好印象,你还这么小,和我折腾什么?"


        

江宴还是看着她。


        

"你是不是就是因为我年纪小,所以总不把我当回事?"他说:"宋绾,我年纪小。但该担当的我没一样不能担当的,我年纪小也不是我愿意的,而且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把年纪小挂在嘴边?"


        

"你中午要不要吃饭?"


        

"不吃。"江宴冷着脸,盯住她,想吻她,把她吻死在这里,她就走不了了。


        

宋绾看出他眼神不对劲,有点慌:"江宴!"


        

江宴喉结滚了滚,撇开了眼,最后还是走了。


        

宋绾松了一口气。


        

中午江宴说不要跟宋绾一起吃饭,最后还是跟着吃了,江宴开的车,一路开得飞快,像是憋着气。


        

宋绾一路上胆战心惊的,江宴从后视镜里看她一眼,薄唇讥诮的嘲讽:"怎么?怕死?"


        

"当然。"宋绾脸都黑了:"江宴,你别这么幼稚。"


        

江宴脸色更黑,一脚油门轰下去,宋绾觉得他真是在玩命。


        

"江宴!"宋绾生气了,她本来就心情很不好。一直压抑着,这会儿压不下去,有点想要发泄的意思。


        

江宴看了她一眼,最后还是放慢了车速。


        

宋绾本来都想回去了,但想了想,她在启泰的时候,江宴对她很照顾,小孩子冲动也是在所难免,最后还是压了下来。


        

地方是江宴找的,这边最贵的地方。宋绾到是没所谓,江宴要出气,就让他出好了。


        

江宴点了很多菜,都是这儿最贵的,但是点了他也没吃,坐在那儿,玩手机。


        

宋绾到是吃了,但也没吃多少。


        

"要是不吃,我就去结账了。"宋绾看着江宴,他今天一直在闹别扭。


        

江宴这会儿抬起头来,他喝了一杯酒,问:"你一定要辞职吗?"


        

宋绾点头:"我孩子在那边。"


        

江宴后来也没说什么,站起身说:"我送你回去。"


        

到最后,江宴也没要宋绾结账,宋绾到是没所谓,她也不怎么缺钱。


        

要上车的时候,宋绾来开的车,江宴喝酒了,江宴回去的时候显得很沉默,把脸偏开,看车窗外。


        

……


        

宋绾接下来把所有工作都交接给了顾兮,顾兮也都交接着。


        

宋绾虽然走了,但是并不让她觉得解气,顾兮问:"你和陆薄川是夫妻,蒋医生他知道么?"


        

"这好像不管顾小姐的事情吧?"


        

顾兮看了她一眼,脸色很难看。


        

宋绾这边交接了差不多一个星期,周竟那边也在办理辞职的事情,晚上睡觉的时候说:"我去海城看你的那天,南心过来这边了,她有没有和你联系过?"


        

宋绾愣了一下,说:"没有,她怎么了?"


        

"她状态可能不太好,不知道遇到了什么事情,我把她带到这里过了一夜,等我回来的时候,她已经走了。"


        

"你没留她的电话?"


        

宋绾去海城后,所有的联系方式都换了,包括微信和扣扣,后来等病好了,想再联系南心。发现南心的号码也换了,一直没和她联系上。


        

"没来得及。"周竟想了想,还是没把遇见南心的时候南心的样子告诉宋绾。


        

宋绾又开始担心南心的事情,但是担心也没用,她们失去联系太久了。


        

他们这边办理辞职,宋绾时间安排得紧凑,周竟起码得一个来月,等宋绾彻底辞职,周末的时候,周竟带着宋绾回了一趟老家。


        

前几天。周竟就给周父周母打过招呼,两老起先不敢去。


        

周父说:"我们乡下人,也没什么文化,接触娃娃不太好。"


        

但看的出来,他们是想见奖奖和小星星的。


        

周竟一直没孩子,连婚也没结,现在他们是把宋绾和周竟都当做亲生的孩子,没有哪个老人,不想抱孙子的。


        

周竟皱眉,说:"绾绾现在过去。到时候还要上班带孩子,你们过去的话,也能帮忙看着点。"


        

这时候刚好奖奖发了视频过来,宋绾接了,两人聊了一会儿,宋绾把视频对着周父周母。


        

对着视频那边的奖奖说:"奖奖,叫爷爷奶奶。"


        

奖奖沉默了一会儿,很乖,叫:"爷爷奶奶。"


        

周父周母赶紧答应,渐渐眼眶红了,又有点手足无措。


        

奖奖看了一眼旁边的宋绾,又把星星叫了过来,让星星叫。


        

小星星一向很听奖奖的话,声音奶奶的,又软软糯糯的,喊:"爷爷奶奶。"


        

视频里,奖奖和小星星可好看了。


        

喊得周父周母心里软成一片,诶诶诶的应个不停。


        

两老这晚辗转反侧了一个晚上,最后还是答应下来。


        

但是他们没有和宋绾一块儿去,而是准备到时候和周竟一起去。


        

周竟也是这个意思,他到时候会把车子开过去。


        

宋绾在这边呆了一个星期,那边陆薄川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时间掐得非常准。


        

宋绾看到电话,呼吸都跟着沉了下来,但她还是接了:"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