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155章 道貌岸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绾突然冷笑了一声,她说:"是我想让你怎么做,你就会怎么做的么?"


        

陆薄川一直压着情绪,他还是没忍住,点了一支烟来抽,他心里有些危险的因子在横冲直撞,他怕自己真的控制不住。


        

"啪"的一声,打火机照亮他半边侧脸,让他的眼瞳显得骇人的沉。


        

宋绾朝着他看过去。


        

然后,她注意到,那打火机还是她当年送给陆薄川的那个。


        

宋绾当初送给陆薄川的东西并不多,因为陆薄川什么也不缺,他人又是权贵圈里神一样的存在,身上又带着一种与生俱来的矜贵和疏离,总让人觉得好像所有东西都配不上他。


        

宋绾想不到能送他什么东西。


        

她那个时候更多的是索取。


        

想要陆薄川对她好,把她放在心上,不管去哪里,心里都装着自己,最好是像她爱陆薄川一样,陆薄川也用同等的爱。来爱着她。


        

她那个时候还小,想不到别的办法,就只一遍遍的对他说喜欢他,说想他。


        

说想得受不了,想见他,考试考好了也想让他夸,想让他多看自己一眼。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上大学那会儿,因为忙,陆薄川很少去她的学校主动看她,她有时候是真的半夜想得受不了,也不顾时间和地点,不管他那边到底忙成什么样,半夜起床都要打给他。


        

然后让他半夜开车过来她这儿。


        

他过来一次,她心里就甜得像糖浆,觉得被他珍视着。


        

宋绾想到这里,别开了眼,心潮起伏得厉害,又觉得很烦躁。


        

宋绾说:"你可以不要在这儿抽烟么?抽得我很烦。"


        

陆薄川看了她一眼,把烟碾灭了。


        

宋绾看着他修长手指碾灭烟的动作,又觉得心脏像是被那只手给摁着。


        

宋绾深深吐了一口气。


        

她还想让他把打火机还给她,她想丢到垃圾桶里去,但想了想,压了下来。


        

陆薄川其实也好不了多少,从上个星期开始,他就一直在想宋绾和蒋奚的事情,这个事情一直压在他心里。


        

这会儿见到她,这种情绪都快要将他吞噬,他能忍到现在,几乎已经到了极限。


        

他看着宋绾,手里一直捏着打火机。打火机的棱角膈得他手心疼,最终还是没忍住,朝着宋绾问了句:"你和蒋奚在一起了?"


        

宋绾口气不善:"这好像不管陆总的事情。"


        

"我们还没有离婚。"


        

"那就先把婚给离了。"


        

宋绾的话一说出口,房间里死一样的寂静。


        

陆薄川转开了眼,手里的烟盒被他捏得皱起来,眉目阴翳。


        

他突然笑了一声,笑意却没达眼底:"绾绾,你现在是铁了心的想要和我划清界限了,是么?"


        

宋绾说:"是。"


        

这个字简直就像是在陆薄川心里点火。


        

陆薄川胸口剧烈起伏,显然已经将情绪压抑到了极点,仿佛下一刻,就会爆发出来。


        

但他最后什么也没说,只朝着宋绾道:"先吃点东西,这种事情,你想像买东西一样,明码标价,是不可能的。"


        

宋绾更烦躁,她觉得陆薄川这人有时候真是道貌岸然到了一种登峰造极的地步,明着问她想要他给她什么答复,好像不管她提出什么要求。他都会给似的。


        

可事实是,她想要的,他一样不会给。


        

宋绾抿着唇。


        

陆薄川见她脸色不好,又缓和了一下语气,道:"你想要让奖奖和星星和你住在一起,我也没有意见,但是前提是,你已经做好了准备,而且在你安顿好之前,你必须住在我那儿,而且孩子必须是和我共同抚养。"


        

宋绾脸色不是很好看。


        

陆薄川看着宋绾,说:"我只有这一个要求。"


        

宋绾当然知道他的要求不过分,她也没想要剥夺奖奖和星星的父爱。


        

她只是想到陈美玲的话,就觉得不甘心,她想要劈开一条路来和蒋奚走下去,想要努力的证明,她不会让蒋奚再等下一个十年。


        

可她越是想要证明,就越是发现陈美玲的话说得到底有多对。


        

她的话看似温温柔柔,体体贴贴,却在她和蒋奚之间,筑起了一道高墙,而脚底下是尖刀。


        

若是她和蒋奚在一起,就必须从尖刀上趟过去。


        

而站在尖刀上面的人,是蒋奚,不是她宋绾。


        

是蒋奚要面对家庭的压力,担惊受怕父母的身体,也是他要看着宋绾和陆薄川之间断不干净的牵扯,看着她将目前为止几乎所有的精力花在孩子身上。


        

宋绾不知道蒋奚能不能坚持下去,但是她没有办法看着他变成这个样子。


        

她也受不了他的父母为了他们的关系出任何意外。


        

她害怕极了再次背负人命。


        

宋绾一直不说话,陆薄川觉得心脏更沉重,所有的心绪都压在他那张俊美夺目的皮囊之下,他说:"你放心,我不会经常回去。"


        

宋绾觉得自己一脚踏入了悬崖,她不想留在这儿了,站起身说:"等我想好再说,饭我不想吃,你自己吃吧。"


        

说完站起身要往外面走。


        

陆薄川的声音却募地从背后响起:"你答应奖奖今天回去,奖奖他一直在家里等你。"


        

宋绾心脏痛了一下,心又跟着软了下来,说:"等他放学我再过去。"


        

宋绾出门的时候。周竟就站在门外不远处的走廊上,靠着墙一边抽烟一边在手机上不知道和谁在发信息。


        

周围一片烟雾缭绕。


        

这里的几个人,显然没有一个人心里不烦躁的。


        

宋绾觉得自己麻烦周竟太多,但是她也没有别的亲人可以这样麻烦,她现在很多时候,遇到事情,都是下意识的找周竟。


        

宋绾收拾好了心情,朝着周竟走过去。


        

周竟听到响动声,他转头朝着宋绾看过去。


        

宋绾说:"走吧,先去找个地方吃饭。"


        

"谈好了?"


        

宋绾"嗯"了一声,说:"走吧,先找个地方,边吃边说。"


        

周竟说:"我没办法留在这儿了,吃完饭就要马上回去,那边有个我之前跟着的案子,很急,甲方找到了新的证据,刚刚打电话过来,下午我就要赶过去。"


        

宋绾愣了一下,他们原本是计划着周竟在这儿住一晚上,明天再回去。


        

宋绾问:"那你订票了吗?"


        

"刚刚已经订了,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我们先去吃点东西。"


        

周竟和宋绾一起下了楼,周竟问:"你们现在怎么谈的?"


        

宋绾说:"他说可以让孩子跟着我,但要共同抚养。"


        

周竟到是没想到陆薄川能这么快答应,愣了一下。


        

但随后,他又觉得陆薄川这话说得很玄妙,共同抚养,怎么个共同抚养法。


        

宋绾也没细说那么多。


        

两人去吃了一顿饭,简简单单,就是路边的一个小餐馆。


        

"你是不是还没见过奖奖和星星?"宋绾吃饭的时候,想到什么,抬起头看周竟。


        

周竟"嗯"了一声。


        

"这么多年,你就没来过?"


        

宋绾虽然不知道小孩的事情,但是蒋奚知道,他不会不告诉周竟。


        

"也不是。"周竟说:"出差的时候来过,但是没当面认,就远远的看了几次。"


        

"当时看到是什么感觉?"


        

"那还用说吗?"周竟喝着了一口茶,说:"想抢过来,让他们和陆家断了联系,成为我们周家的人,以后和陆家没有任何关系。"


        

宋绾到是笑了一下,如果不是考虑到奖奖和星星的意愿,她到也是这种想法。


        

宋绾说:"奖奖他现在已经懂事了,我要是这么做,他以后会恨我的,至于小星星,当年是我带不了,送到妈这儿来的,我本来就让他们长到这么大。都没有得到过母爱,不能那么自私,让他们又享受不到父爱。"


        

更何况,她也争不过陆薄川。


        

周竟显然也知道,要不然他也不会在宋绾没想起陆薄川的时候,能隐忍这么久,不对陆薄川爆发。


        

周竟看着宋绾,他往椅子的靠背上靠过去,说:"你对他是不是还有感情?"


        

宋绾捏着筷子的手指收紧,然后继续吃东西:"可能还有恨吧。"


        

周竟没就这个问题继续问下去了。


        

两人吃着饭。周竟想了想又转了个话题,问:"蒋奚呢?你和蒋奚,你准备怎么办?"


        

宋绾愣了一下,心脏像是被人用锤子,狠狠的锤了几下。


        

宋绾很久没有说话。


        

周竟看了她一眼,心里也是惆怅又纠结,也不再问。


        

一顿饭吃完,周竟还要走高速去机场,怕堵车,他得提前回去。


        

"你先在这边。我会尽快把那边的事情交接完,然后过来陪你。"


        

宋绾点头,说:"我知道了,你别婆婆妈妈的。"


        

"造反了你!"周竟点了一下她的额头,说:"绾绾,要怎么走,走哪条路,你要想好,有些人错过了,就永远错过了,但是你也别耽误他,想好了就要对他,对你自己负责。"


        

宋绾点头。


        

宋绾要送周竟去机场,周竟没让,他直接打了一辆车过去。


        

"照顾好自己,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


        

"知道。"


        

"记得看医生,别忘记了。"


        

"嗯。"


        

周竟走后,宋绾站在饭店门口,很久没动,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去到旁边的小卖部,买了烟和打火机,抽了起来。


        

她就那么安静的抽着,抽了两三支,烟熏得她的眼睛跟着疼。


        

而不远处,一辆黑色的腾辉,就停在离她不远的地方,一直看着她。


        

宋绾没发现,她一直看着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


        

然后。她给蒋奚打了一通电话。


        

宋绾打电话来的时候,蒋奚正在蒋康义的病房,他浔城那边的工作,连交接都没交接,直接打了电话过去给夏辰,让夏辰帮忙做交接。


        

这几天,在蒋康义和陈美玲的监督下,他也没联系宋绾,他的手机也被陈美玲没收着。


        

他到是没所谓,没有要和蒋康义和陈美玲对着来的意思。陈美玲不让他联系,他就不联系,不管是当着两老的面,还是背着两老。


        

他不可能不把蒋康义和陈美玲的身体健康不当一回事。


        

但也没有顺从的意思。


        

陈美玲每天给他拿别人的照片过来,让他不要待在医院,去相亲,蒋奚看了一眼,一律没理,只说:"爸还在住院,我这边也很忙,这些事不急。"


        

这种明显的托词,蒋康义和陈美玲又不蠢,当然听得出来。


        

蒋康义住着院,都忍不住的想抽烟。


        

有时候三更半夜趁着人睡着了,就站在阳台上抽。


        

陆薄川过来看他的时候,是他做手术的第二天,他也没告诉陆薄川,是因为什么住的院。


        

蒋奚再荒唐,那也是自己的儿子,就算自己家里的人闹得再凶。那也是要捂着的,表面上也要像没事发生一样,不可能把这些事告诉别人。


        

所以外人一概不知道蒋康义是为了什么住的院。


        

他不说,陆薄川也不问,只是表面和和气气的聊着,像打太极似的。


        

但蒋康义还是觉得心里烧着一团火似的。


        

因为在陆薄川来之前,负责蒋康义这个病床的护士长的老公,和蒋康义关系不错,两人之前是同学,后来一起读博。那护士长跟他同学认识的时间也早,和蒋康义关系自然也不错。


        

那护士长过来,给他做护理的时候,脸上都是笑,朝着蒋康义道:"蒋院长,您还老说操心您儿子的终身大事,我看呐,您也不用操心了。"


        

当时听得蒋康义心里就咯噔了一下,放在病服里的手都跟着握紧了,他按捺住脾气,问:"怎么说?"


        

"昨儿您麻醉还没醒的时候,我们科室的小护士下楼去,刚好看到蒋医生和一个女孩儿抱着,那女孩儿长得可漂亮了,哎呦听说那一对眼睛,生得可好看可灵动了,皮肤白白的,和您家蒋医生可般配了。"


        

蒋康义一下子就知道了那是谁,一阵血气上涌,当时就气得差点又晕了过去。


        

他气都还没消。接着陆薄川就来了。


        

他能好了才有鬼。


        

当时就恨不得一脚朝着那个不孝子踢过去。


        

但也就想想,他们家一向不崇尚暴力解决问题。


        

陆薄川一走,他就赶紧让陈美玲给蒋奚把安排相亲的事情提上日程,怎么样也要让蒋奚和宋绾给断了。


        

不过这几天看来,结果也不怎么样。


        

宋绾打电话来的时候,蒋康义正在训斥蒋奚,他说:"这回唐家那闺女,你见也得见,不见也得见。"


        

蒋奚坐在沙发上,在看文件。他现在准备接手南雅,要熟悉医院的资料和运作,这几天除了守着蒋康义,还在医院开了好几次会,都不是他主持,是副院长在主持,他旁听。


        

这会儿听到蒋康义的话,只看着文件,没出声。


        

蒋康义和陈美玲以前都觉得他这种性格挺好的,从小话不多,但是做事都做得很好,这样的男孩子在父母眼里当然是优秀又值得炫耀的。


        

只有这一个多星期,每天被他这种性格气得心口疼。


        

宋绾的电话就是这个时候响起来的,电话一响起来,蒋奚就朝着她看了过去。


        

陈美玲心里紧了一下,这铃声和她之前听到的铃声都不一样。


        

蒋奚倒也没说什么。


        

只是也没再看资料了。


        

陈美玲低头一看,果然是宋绾的电话,眉头就皱了起来。


        

蒋奚说:"你把手机给我,我来接。"


        

陈美玲站起身走出去了,蒋奚也没拦,只是心里有些烦。


        

他烦,蒋康义比他更烦,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养出来这么一个儿子。


        

这种性格也不知道像谁。


        

还有这痴情的劲儿,也不知道是随了谁。


        

病房里一时显得很寂静。


        

而另一边,陈美玲出去后,把电话接了,低声的"喂?"了一声。


        

宋绾那边没想到是陈美玲接的电话,心里紧了一下,又觉得有些难堪,她就站在那儿,过了很久,低声的叫了一声:"阿姨。"


        

陈美玲说:"他的手机我拿着的。"


        

宋绾心里有些密不透风,她几乎立刻就明白了陈美玲的意思,宋绾还是低声的问:"伯父好点了吗?出院了吗?"


        

"人是没事了,但还在住院。"陈美玲的语气到是不坏,很和气,她确实没有很讨厌宋绾,相反,她心里其实还觉得可惜,就是她和蒋奚的机遇确实不太好。陈美玲道:"就是不怎么配合,人老了,身体素质差。"


        

宋绾听出了陈美玲的潜台词,这是宋绾一直害怕的,她很害怕蒋奚的父母会因此出事。


        

宋绾说:"对不起,我不知道那道电话打过去,会变成这样。"


        

"这也不怪你。"陈美玲说。


        

宋绾深吸一口气,说:"阿姨,你把电话给蒋奚吧,我想和他当面谈谈。"


        

她顿了顿。说:"您放心,这是最后一次了。"


        

"好。"陈美玲顿了很久,说:"绾绾,你是个好女孩,阿姨其实很喜欢你。"


        

宋绾没出声。


        

陈美玲也就不知道说什么了,她把手机给了蒋奚,蒋奚看了一眼,接过来,站起身去外面:"绾绾?"


        

再次听到蒋奚的声音,宋绾觉得像是隔了很久。


        

"你现在有空吗?"宋绾压抑着。说:"我想和你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