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157章 你不能只要孩子,不要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直到奖奖的学校,陆薄川都没有说话,他狠狠压着情绪。


        

宋绾也没说什么,空气里弥漫着一种让人紧崩的气氛。


        

他们到的时候,奖奖学校刚好放学,有学生进进出出。


        

奖奖正靠在墙边,穿着校服,半边肩膀挎着书包,手扶在书包的肩带上,一条腿半屈,脚尖百无聊赖的在地上玩着一颗小石头,另外一条腿站直,因为那张出色的脸,给人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他旁边还站了好几个同学,在和他说话,奖奖一直淡淡的,身上裹着料峭的寒意,没怎么出声,旁边和他说话的人却好像已经习惯,丝毫不在意。


        

宋绾隔老远就认出了奖奖。他太突出了,不管是长相还是气质,一眼就能让人从人群中认出来,就像当年的陆薄川一样。


        

陆薄川也看到了奖奖,他按了按喇叭,奖奖朝着他们这边看过来,然后把目光放在宋绾身上。


        

哪怕宋绾和陆薄川之间关系再怎么样紧崩,宋绾心情再怎么样难受,都不想在奖奖面前展露分毫。


        

宋绾很快就收拾好了情绪,推开车门下了车,来到奖奖面前,声音温柔:"等很久了吗?"


        

"没有。"奖奖直起身体,声音冷沁的朝着边上的同学说了句:"走了。"


        

然后什么话也没说,跟着宋绾一起往车那边走。


        

宋绾和奖奖一起上了后座。


        

陆薄川看了一眼,身上的气压很低,但没说话。


        

上了车,宋绾很关心奖奖:"奖奖你饿不饿?"


        

奖奖看了宋绾一眼,其实他根本不怎么饿,但还是说了句:"有一点。"


        

宋绾说:"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因为还没有和宋绾熟悉到一定的程度,关系到底不比从小带到大的自然。


        

奖奖上车后就一直将头转向车窗外,闻言,想了想从陆薄川那儿要来的,关于宋绾的喜好,也没转过头,装作不在意的报了一个餐厅的名字。


        

宋绾说:"那等接完星星,我们带你去吃,好不好?"


        

奖奖"嗯"了一声。


        

陆薄川看着宋绾对奖奖的关心,握住方向盘的手指更用力。


        

奖奖的学校离星星不远,开车就两三分钟,等星星上了车。坐在儿童安全座椅上,一家人去餐厅吃东西。


        

餐桌上,宋绾一直照顾着奖奖和星星,基本上和陆薄川没有什么交流。


        

陆薄川心里阴郁,却又没法发泄出来,这种阴郁几乎要积累到极致。


        

星星还小,感觉不到陆薄川的情绪,但奖奖却很早熟,很明显能够感觉到陆薄川身上的阴郁压迫,不过他倒是表现得很淡定。


        

宋绾问:"在学校还好吗?"


        

奖奖沉默了一瞬,说:"有点困难。"


        

"怎么了?"宋绾立刻紧张起来:"是不是在学校遇到什么问题了?"


        

奖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就显得整个人很冷,很独,说:"可能跳级的原因,课程有点跟不上。"


        

"很难吗?"


        

"有点。"


        

"没有请家教老师吗?"宋绾皱眉。


        

奖奖顿了一下,依旧那副冷冷的模样:"不喜欢家教老师。"


        

宋绾愣了一下,试探性的问:"回去后要不要我帮你看看?"


        

奖奖转头看她。


        

宋绾有点紧张,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过界了:"当然,如果你不喜欢的话……"


        

奖奖说:"没有不喜欢。"


        

宋绾狠狠松了一口气,又觉得很难受。


        

如果不是她当年在东洲墓园的时候。对奖奖说了那些话,奖奖现在的性格,就有可能完全不是这个样子。


        

他可能会变成一个有点骄傲,但很阳光,帅气的小男孩。


        

而不是像现在这个样子,明明小小年纪,是最粘人的时候,他却让人有种拒人千里的感觉。


        

整个人像薄薄的刀片,生人勿近。


        

陆薄川看着两人相处的模样,还是没忍住,走出包间,点了一支烟来抽。


        

心里却久久没有办法平息。


        

他想着宋绾在饭店,和他说的那些话,和从他那儿出去后,去见蒋奚,和蒋奚在茶馆里的那一幕,心情就没有办法平静。


        

此时此刻,他甚至觉得,这个时候的宋绾,要比当初,宋绾瞒天过海在他眼皮子底下找关系,想要建立自己的关系网,脱离他的掌控的时候,更让他觉得焦躁。


        

因为那个时候,他至少还站在制高点,掌握着主动权,那个时候不管他做什么,说什么,宋绾总会回到他身边。


        

眼睛里看到的也从来只有他。


        

不像现在。


        

陆薄川一直沉沉的抽着烟,烟雾里那双眼睛里暗流涌动。


        

陆薄川回来后,没忍住喝了很多酒。


        

宋绾一直忍着,想告诉他,喝酒了不能开车,但想了想,什么也没说。


        

等奖奖和小星星吃完饭,陆薄川已经喝了几瓶,但是眉眼间也不见醉意,宋绾也看不出来他到底是喝醉了,还是没喝醉。


        

上了车,陆薄川还要直接坐进驾驶座。宋绾有些烦躁,冷眼看他。


        

陆薄川看了她一眼,又去了副驾驶。


        

回去的路上换成了宋绾开车。


        

宋绾把奖奖和星星送回了家,张姨和保姆过来接小星星和奖奖,陆薄川还坐在车上,仰着头靠在椅背上,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


        

宋绾忍着脾气,看着他,陆薄川依旧没有动。


        

宋绾只能替陆薄川解开安全带,想要将陆薄川从车上扶下来。


        

陆薄川却在这个时候,倏地睁开了眼,那眼瞳黯得让人心惊肉跳。


        

宋绾心里猛地一跳,刚要退开,陆薄川却已经扣住了她的手腕。


        

宋绾说:"你要是敢乱来,我立马打车就走。"


        

陆薄川动作一顿,没说话。


        

宋绾将他从车上扶下来,陆薄川半个身子靠着她,宋绾的脾气快要忍到极限。


        

她觉得陆薄川就是故意的,故意喝醉酒,故意不下车。


        

她让钟叔过来给自己帮忙,将陆薄川扶到了沙发上。


        

陆薄川坐在沙发上,仰头靠着,闭着眼,伸出手揉了揉眼窝和太阳穴,是难受极了的样子。


        

宋绾没再管他了,奖奖和小星星明天还要上学,她去给小星星和奖奖洗澡。


        

奖奖和小星星洗完澡,保姆带着小星星去睡觉,宋绾就过去给奖奖辅导作业。


        

他们上楼辅导作业的时候,陆薄川缓缓睁开了眼,抹了一把脸,上了楼,这时候他的电话响了起来。


        

陆薄川将电话拿出来看。


        

电话是郑则打过来的。


        

他接了起来。


        

郑则道:"陆总,闻邵来了海城,正在查新星能源的资料,他们去的时候刚好遇到姜绥,两人约了今晚吃饭,陆总,会不会出什么纰漏?"


        

奖奖房间的门没关,陆薄川站着的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奖奖房间里的位置。


        

他看着奖奖拿出不知道在哪儿新买的小学二年级的学习资料,放在宋绾面前,面不改色的让宋绾给他讲八百年前就已经掌握了的知识,认真的询问宋绾题目的做法。


        

宋绾温声细语的给他讲,陆薄川只觉得心口被压得难受,他扯了扯领带,又解了几颗扣子,还是觉得不顺畅。


        

那边郑则没得到回应,叫了一声:"陆总?"


        

陆薄川其实已经有些醉了,但还没到不省人事的地步。刚刚一路上,他都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一直不想动。


        

他也明白电话那头,郑则在担心什么。


        

姜绥那个人,就是个疯子,邪气得很,又难以撑控。


        

这件事虽然是陆薄川让姜绥插一脚,可姜绥根本不是按常理出牌的人,他那个人,就是有这种本事。能把本来十拿九稳的事情给你搞得惊心动魄。


        

然后反过来从你身上扒一层皮出来。


        

跟他合作,就相当于走钢丝。


        

谁也不知道他到最后,到底是两肋插刀还是背后捅你一刀。


        

陆薄川站在窗边,因为喝醉酒,他往后靠在了墙壁上。


        

自从宋绾在饭店说让他不要在她面前抽烟后,他就算再心烦气躁,也都压着,不敢抽。


        

这会儿宋绾走了,他看着房间里两人相处的画面,看着宋绾单薄的背影。眼底酝酿着凶狠的情绪,又没忍住点了一支来抽。


        

然后夹着烟的那只手尽量搁在窗台外边,尽量克制着,把注意力转回到了电话上,声音很冷:"让他搅混,他要是敢坏了我的事,我让他后半辈子都在海城呆不下去。"


        

郑则完全相信陆薄川能说到做到。


        

"好,我知道了,我和他接触接触。"


        

陆薄川夹着烟的手指节奏而有力的敲了敲窗台,身上的气压低沉得可怕:"你顺便转告他,唐唯的事,想必楚南心感兴趣得狠,他要是想让楚南心知道,叫他尽管乱来。"


        

"那秦轶那边的消息,已经放出来了一点,还要继续吗?"


        

"一点就够了,接下来的再等等,刀要用在刀刃上,让他们完全翻不了身。"陆薄川道:"还有,最近派几个人,跟着闻邵,看看他接触哪些人。"


        

"好,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郑则也不敢耽误,直接给姜绥打了个电话。


        

姜绥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和闻邵在KTV,姜绥懒懒的往后靠着,手中拿着酒杯,他对面就是闻邵,闻邵旁边还跟着几个人。也是这边圈子里的。


        

闻邵道:"合作的事情,不知道姜总怎么说?"


        

姜绥笑,邪气里透着狠,莫名让人心里发怵,他道:"闻总这消息可靠?"


        

"上面已经审议通过,正式的规划文件据说很快就下来,而且这是上面来的消息,当然可靠,难道姜总以为我在骗你?"闻邵道:"再者,这样的消息。姜总应该已经听到了风声了吧?要不然姜总也不会过来打听了,您说是吗?"


        

姜绥半睁开眼,还没说话,电话就响了起来,他低头一看,是陆薄川身边秘书的号码,唇角的笑意更甚,当着闻邵的面,就接了起来:"郑秘书?"


        

"姜总。"郑则语气倒是恭敬,他现在还在车上,把车停在路边,点了一支烟,徐徐的抽着,声音带着笑意:"您好,不好意思,打扰您了。"


        

"郑秘书说的哪里的话。"姜绥整个人往后靠过去,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他道:"郑秘书这时候打我电话,不会是想和我聊天吧?"


        

"姜总说笑了。"郑则道:"只是陆总有句话要我转告姜总。"


        

"哦?"姜绥眼神玩味:"郑秘书请说。"


        

"陆总说,让姜总做事不要太冲动。要不然唐先生的事情,姜总能不能瞒得住楚小姐,那可就未知了。"


        

姜绥脸色渐渐冷了下来,他站起身,来到窗户边,眯着眼:"他威胁我?"


        

"哪里敢。"郑则道:"只是让姜总能够收敛一点,该碰的碰,不该碰的,最好是一个也不要碰。"


        

姜绥很久没说话,楚南心现在可还怀着孕。他怕都怕死那个女人的绝情了。


        

郑则道:"话我给陆总带到了,就不打扰姜总的饭局了。"


        

姜绥阴冷着脸,"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姜总怎么了?"闻邵见姜绥脸色不好,他也知道这通电话是谁打来的,他放在桌子下面那只畸形的手狠狠握紧,脸上的狰狞一闪而逝,笑道:"是陆总那边打来的电话?"


        

姜绥冷哼了一声:"闻总很感兴趣?"


        

闻邵脸色变了变,但也没说什么,他拿着酒杯喝了一口酒,压下心里的恨意。


        

--


        

另一边,宋绾给奖奖补完作业,已经到了晚上九点多,奖奖要睡觉了,但他没动,宋绾便又问他,要不要她陪。


        

奖奖站起身"嗯"了一声。


        

宋绾便留下来,又开始给奖奖讲故事。


        

奖奖睡得很快,宋绾等奖奖睡着了,在房间里呆了一会儿。就从奖奖房间里走出来。


        

然而还没等她将门关闭,突然一股大力抓住了她的手腕,用力一扯,宋绾还没来得及惊呼,整个人就已经被人狠狠的压在了墙壁上。


        

与此同时,有人将她的嘴唇狠狠堵住,下一刻,那人的吻朝着她铺天盖地的压了过来。


        

他吻得极其的凶狠野蛮,双手去剥宋绾的衣服。


        

宋绾心里一惊,很快反应过来是谁。开始剧烈的挣扎。


        

"陆薄川!"


        

陆薄川却血红着眼不管不顾,凶狠掠夺。


        

他今天压抑了一天,所有的情绪都没有办法找到突破口,吻得极其的凶狠野蛮,双手去剥宋绾的衣服。


        

宋绾剧烈的挣扎。


        

但陆薄川的力气大得吓人,根本不给她丝毫退宿的机会。


        

宋绾没想到到了这种时候,陆薄川竟然还要这样对她。


        

她的背后就是奖奖,楼下就是佣人!


        

宋绾厉声的吼:"陆薄川!"


        

陆薄川却不管不顾,凶狠掠夺。


        

宋绾被陆薄川压制着。


        

他像是一头蛰伏着的凶狠的兽,被压抑到了极点,。


        

宋绾是真的害怕了,心也像是被人碾压,她根本没有办法在和蒋奚确定交往的时候,还能和陆薄川这样亲密,宋绾说:"陆薄川!你是不是要我更恨你!"


        

陆薄川一顿,宋绾的这一句,像是一把锋利的刀,插在陆薄川的心脏上。


        

他将脸埋在宋绾的脖颈里,胸口剧烈的起伏着,眼眶通红。


        

但也就是片刻,他冷冷的笑了一声,几乎是破罐子破摔的道:"反正不管怎么样,你都恨我,多恨一点,少恨一点,又有什么区别?"


        

宋绾都被他气笑了:"放开!"


        

"不放。"


        

陆薄川赤红着双目,不仅不放,还将她抱的更紧,吻一路往下。


        

只不过是今天一天经历的事情,就已经彻底击垮了他的理智,他的眼前全是茶馆里,她将手腕放在蒋奚面前,笑意盈盈的看着蒋奚,蒋奚垂下头,吻她的手腕的画面。


        

他伸出手,不管不顾。


        

他像是完完全全失去了理智,力道大得宋绾一阵心惊肉跳。


        

宋绾害怕的道:"你要是再继续下去,我永远也不会同意你的提议,更不会住进来!不信你就试试!"


        

陆薄川的动作缓了下来,他起伏的胸膛压抑着磅礴的情绪。酒意在他的胸腔里蒸腾,两人都在剧烈的喘息。


        

宋绾提着一颗心,不知道过了多久,陆薄川最终还是停了下来,他将宋绾紧紧的抱在了怀里,然后将脸埋在宋绾的脖颈间,几乎是祈求的道:"绾绾,你不能只要孩子不要我。"


        

宋绾站立在原地。


        

陆薄川将她抱得更紧,道:"我犯了错,我可以改。就算是死刑犯,也有缓期执行的机会,你不能就这么判我死刑,不给我改过自新的机会。"


        

宋绾的心脏被挤压得难受,陆薄川说:"你不要和蒋奚在一起,我怕我控制不住,会发疯。"


        

宋绾以为自己不会再为陆薄川的话而有波动。


        

可是这是她爱了那么多年的人,她把她所有最美好的东西都给了他。


        

宋绾声音有些哑,她说:"陆薄川,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呢?"


        

陆薄川身上的酒气浓重。他和蒋奚不一样,蒋奚可以为了爱宋绾,选择放手。


        

但是从小到大,陆薄川的字典里,没有放手两个字。


        

他只知道,就算那个时候,他那么恨宋绾,恨不得她死的时候,他都从来没有想过要放手。


        

她是他的执念,是他融于骨血的人,陆薄川道:"我想和你重新开始,绾绾,你不能把所有的过错,都算在我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