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158章 不到最后,谁知道结果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绾站在原地,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陆薄川。


        

宋绾并不觉得好受。


        

她曾经看到过一句话,说的是,这个世界上,最容易愈合的,就是别人身上的伤口。


        

因为痛的永远不是他,他永远没有办法感同身受你所有的悲恸,所以他就觉得,不管什么样的伤口,都能够愈合。


        

就连两人隔着的血海深仇,他都能够能够消弭。


        

宋绾的心潮一片起伏,细白的手指狠狠的攥着,她挣开了陆薄川的怀抱,红着眼看他,朝着他逼近。


        

"那你要我算在谁头上?陆薄川,我要是真的全部算在你头上,你觉得我现在还会站在这儿,和你好好说话吗?"


        

陆薄川深邃沉黑的眼看着宋绾,他忍不住又想点烟。陆薄川几乎是低吼,他说:"那你要我怎么办!"


        

宋绾觉得很可笑,陆薄川总是问她,她要他怎么办。


        

宋绾仰着头,她觉得心都像是被撕裂了。


        

他问她,她要他怎么办。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她也想要问问他,她到底要怎么样做,才能不和蒋奚走到这一步!


        

宋绾仰着头,看陆薄川:"你也尝过被人害死家人的滋味,你觉得这种恨,是可以被消弭的吗?你要是觉得这种恨是可以消弭的,你当初就不会让我生不如死!你也不会一次次拿着我哥哥的命来要挟我!"


        

陆薄川眼底的血丝根根毕现,陆家对不起周家,他对不起宋绾,他沉沉的呼吸。


        

不仅他捏着宋绾的软肋,宋绾照样捏着他的命门。


        

"绾绾,你要我怎么办,只要你说得出来,我就能做到。"


        

她要整个陆家给她赔罪,他也照样做了,她要温雅死,他不让她的手上沾上半滴血,温雅现如今已经成了一捧骨灰,她恨陆卓明,陆卓明如今就在牢房里。


        

他能给的交代,已经全部都给了出去,他问:"你还想要我怎么做?"


        

宋绾咬着牙,她说:"我说了,我不想和你再有除了孩子以外的牵扯,可你做到了吗?"


        

二楼走廊里静了一瞬。


        

彼此心里都汹涌着情绪。


        

陆薄川偏开了一下头。垂在身侧的手狠狠的握紧,因为用力,手背上淡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见,他顿了一下,再开口,声音压得很低:"是不是不管我做什么,怎么做,在你眼里,你都再也不会看一眼?"


        

"是。"宋绾说。


        

她说:"陆薄川,和你有孩子,就已经让我非常痛苦了,我不知道还能怎么和你走下去。"


        

陆薄川还是没忍住,点了一支烟,沉沉的抽着,眼底酝酿着想要摧毁一切的风暴。


        

走廊里的气氛低沉压抑得可怕。


        

从遇到宋绾的这几天,他和她道貌岸然,犹如一个谦谦君子的谈了那么久的抚养权,但他说出来的那些话,是真的吗?


        

他是真的在认真的和宋绾谈怎么抚养孩子的问题吗?


        

从来都不是。


        

他只是在顺着宋绾,她要谈。他就陪着她谈。


        

她想要一个过程,他就陪着她走这个过程。


        

不知道多久,他冷笑了一声,说:"既然这样,那我也没有什么能和你好谈的了,绾绾,你想和蒋奚在一起,做梦。"


        

陆薄川这句话,一下子击中了宋绾的心。


        

"陆薄川!"


        

陆薄川眼底血红一片,他转过头来,看着宋绾,无所谓的道:"反正不管我怎么做,做到什么程度,你的眼里都只有奖奖,只有星星,都不会再看我一眼,不管我怎么做,你都恨我,恨多一点也是恨,恨少一点也是恨,那你就一直恨着吧,绾绾,这辈子,除了跟我在一起,你谁也别想跟。"


        

宋绾又像是回到了被陆薄川强制性留在身边的那段日子。


        

她那个时候那么痛苦,只要面对他,她整个人就压不住的脾气,暴躁又隐忍,可即便是这样,她也没有任何选择。


        

宋绾说:"陆薄川,你是不是又想要要挟我了?"


        

陆薄川沉默着,不做声。


        

"陆薄川,你觉得你这样,彼此折磨,有什么意思?"


        

"谁知道呢。"陆薄川手指用力夹着烟,这种时候了,他还能想着把手搁在窗台外面,不让烟味飘到宋绾那儿去,他都开始佩服自己,陆薄川的眼睛里全是红红的血丝。说:"不到最后,谁知道结果是好是坏呢?"


        

走廊里又恢复了寂静。


        

这时候宋绾的手机响了起来,吓了宋绾一跳,陆薄川鹰隽一样的目光倏地朝着她看过去,而后,目光落在了她手机上。


        

宋绾被他的目光盯得神经紧绷,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就有些害怕。


        

楼下张姨夜起,刚好听到这一切,她站在那儿,眼睛开始湿润。


        

这都是造的什么孽,好好的家庭,被折腾得四分五裂。


        

成为彼此的仇人。


        

八年了,整整八年,她再也没有见到陆薄川笑过。


        

而楼上。


        

宋绾手里拿着手机,手里的手机还在响着,她忍不住想往后退,她不想再和陆薄川在这儿纠缠,只想下楼,宋绾说:"你现在不冷静,我不想和你谈,我要走了。"


        

"走去哪儿?"陆薄川问。


        

他喝了酒,宋绾从他声音里听出了危险的味道。


        

宋绾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这样的陆薄川很可怕,宋绾说:"今晚我不会住在这里,你想要我住进来,等下个星期。"


        

陆薄川的目光还放在宋绾的手机上,漆黑的眼底裹夹着骇人的沉,深得像海,能将人吞噬,他说:"绾绾,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我问的是,这个时候了,你要去谁那儿。"


        

"去谁那儿都和陆总没有关系。"


        

他朝着宋绾逼近:"你觉得没有关系?"


        

宋绾被他眼神里的目光看得心里发怵,又觉得烦躁,宋绾说:"陆薄川,你有什么资格这样?你是不是还想把我逼得自杀一次,你心里才甘心?"


        

陆薄川的身体狠狠一震,黑沉的目光像是碾着宋绾,胸口沉沉的起伏着。


        

宋绾站在那儿,有些喘不过气,她狠狠擦了擦眼泪:"我还有事,你要是再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说。"


        

她说完,头也不回,很快下了楼。


        

下到半路,宋绾的脚步顿住,大概是以前陆薄川的所作所为,真的给她留下了阴影,宋绾说:"还有,你不要再找人跟着我。"


        

陆薄川心里的烦躁几乎要将他吞没。他沉沉的抽着烟,乌云罩顶,是他心里压不住的情绪,他看着宋绾从楼梯上下去,看着她穿过客厅,从门里出去。


        

而门里,奖奖站在宋绾半关着的门后,很安静。


        

他就那么安安静静的站着,看着那扇半关着的门,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动了动有些发麻的腿,往床上走。


        

--


        

宋绾一直走到了别墅门外,都没有回过头,她能感觉到背后那道视线,紧紧的盯着她,盯得她脊背发僵。


        

她也不想和陆薄川说这样的话,可是她太难受了,从茶馆里,和蒋奚谈完,她心里就开始难受。


        

别墅外面一片漆黑。寒风凛冽的刮着。


        

宋绾擦了擦眼泪,冷静了好久,她才低下头去给蒋奚回电话。


        

电话很快被接了起来,蒋奚的声音在黑暗里,显得有些清冷,却很温和:"绾绾?"


        

宋绾不想把任何负面的情绪,带到蒋奚面前。


        

她只答应了和他相处七天,她想留给蒋奚的,全是开心的画面。


        

宋绾深吸一口气,又擦了擦没忍住掉下来的眼泪,声音很软:"刚刚没接到你的电话,你过来了吗?"


        

蒋奚那边已经开车到了别墅附近,他把车停稳了,没有过去,而是在别墅的拐角处,停了下来,才给宋绾打的电话,蒋奚说:"已经过来了,你能下来吗?"


        

"我在门口。"


        

"你在那儿等着,我把车开过来。"


        

蒋奚说着,将电话挂了,开了车灯,宋绾一下子就看到了他停在拐角处的车,宋绾往那边走。


        

蒋奚的车离宋绾并不远,很快就到了,他倒了一下车,刚好驾驶座的方向对着宋绾,蒋奚把车窗降下来,看到宋绾穿着很淡薄的衣服,赶紧下车:"怎么穿这么少?"


        

宋绾刚刚在别墅的时候。因为家里热,把外套脱了,出来得急,没穿外套,也没带围巾,只拿了沙发上自己放着的包包。


        

冬天里,外面很冷,刮着风,宋绾整个人有些哆嗦,她没多说什么。蒋奚也没多问,拉开了副驾驶的门。


        

宋绾已经收拾好了所有情绪,她坐进去,蒋奚把车里的温度调高,宋绾转头,抿着笑看他:"男朋友是不是应该给自己的女朋友系一下安全带?"


        

蒋奚闻言身体一僵,他猛地转头过来看宋绾,寂静的夜里,他的心跳很快,直直的盯着宋绾。


        

宋绾说:"我有说错什么吗?"


        

蒋奚单手用力握住方向盘,喉结滚动,他还没开始和宋绾分开,就已经舍不得放手了。


        

蒋奚深深吸了一口气,过去给宋绾把安全带系好,他转过身,抱着宋绾。


        

宋绾问:"怎么了?是不是不喜欢我这么说。"


        

"没有。"蒋奚说:"很喜欢。"


        

他只是有些不敢相信,他和宋绾真的能走到这一步。


        

蒋奚抱了宋绾好一会儿,然后揉了揉宋绾的头发,去开车,他还是单手握住方向盘。另外一只手朝着宋绾伸过去:"可以拉着手吗?"


        

宋绾把手放在蒋奚手心。


        

宋绾问:"今天的工作还顺利吗?"


        

"不太顺利。"蒋奚说:"我们医院那个得了膀胱癌的病人,今天手术的时候差点没救过来,吓得我们医院的人大气都不敢喘,生怕他熬不过今晚。"


        

宋绾愣了一下,她转头问蒋奚:"你一直没休息吗?"


        

"嗯。"蒋奚一边开车,一边看着前面的路况。


        

"要不我来开车吧。"宋绾说:"你累不累?"


        

"不累。"蒋奚说:"没上手术室,这几天都在医院陪着我爸妈,好久都没这么清闲过了。"


        

"你爸爸身体好点了吗?"宋绾想到蒋康义,心里不知道什么滋味,她问:"有没有什么事情?"


        

"没什么事。你不用担心。"


        

……


        

路上的时候,两人一直聊着,大多数是宋绾在问,蒋奚在答。


        

蒋奚还是把宋绾带到了曾经和宋绾生活过的那栋房子里。


        

车子停在停车场,现在已经深夜十一点左右,停车场里安静得像是能听到回音。


        

蒋奚把车停好,又给宋绾解了安全带,宋绾打开车门下车,蒋奚看着宋绾,他说:"是不是还应该背着你上楼?"


        

宋绾愣了一下。


        

蒋奚半蹲着:"上来,我背你上去。"


        

宋绾就趴在了蒋奚背上,他选择了走楼梯,十二楼。


        

半路上,宋绾怕他累,道:"我下来走吧?你今天忙了一天,我怕你累。"


        

"没事。"蒋奚说。


        

宋绾就趴在他背上,没出声了。


        

两人好不容易到了十二楼,蒋奚也有点喘息,他把门打开,里面宋绾以前住在这儿的拖鞋还在。宋绾换了拖鞋,蒋奚站在门口,等她换好了,他说:"抱你过去。"


        

宋绾脸有点红,但还是伸出手,抱住蒋奚的脖颈,蒋奚将她放在沙发上,问:"要不要洗澡?"


        

"要。"宋绾说:"我还没洗。"


        

蒋奚给宋绾拿了他的衬衫:"你先进去洗,我去给你买衣服。"


        

宋绾来的时候,什么也没带。她当初在陆薄川这儿,东西也很少,后来出国的时候,除了拖鞋,其他的基本都带走了。


        

这儿没有宋绾的其他东西。


        

宋绾说:"我自己去买。"


        

"你在这里,我去买就行。"


        

宋绾也没坚持,她拿着蒋奚的衬衫,去浴室洗澡了。


        

蒋奚开车出去,外面还有些店面开车,他找地方,给宋绾里里外外都买了好几套衣服。


        

他也没给女孩子买过这种私密的东西,但耐不住他们这种人眼光高,又能够谋划,刚刚抱宋绾的时候,什么围也几乎都摸得差不多了,东西倒是也买得得心应手。


        

等买完东西,开车回去,宋绾已经洗完澡,上面穿着蒋奚的衬衫,下面穿着蒋奚的睡裤,很大,扎着个丸子头,上衣领有一颗扣子没扣,能看到她漂亮的锁骨,和那截漂亮的后脖颈。


        

蒋奚定定的看了好一会儿,觉得身体有些燥热,盯着宋绾的眸光都跟着暗了下来,他把手里的衣服递给宋绾:"你试试,我也不知道合不合适。"


        

宋绾拿过来,看了一眼,立马将袋子合上。


        

她转头看蒋奚,耳朵都在烧,整个人都像是个蚂蚱:"你怎么什么都买!"


        

蒋奚说:"看到了,就买了。"


        

他顿了顿说:"已经让人洗过,烘干了,可以直接穿。"


        

宋绾脸都跟着烧起来。


        

她腾的一下站起身:"我知道了!"


        

说完拿着东西,急急忙忙往房间里走。


        

蒋奚买的时候觉得没什么,他们做外科医生的,什么没见过,这种东西都对他们来说。早就已经是小儿科的东西,这时候看着宋绾这个样子,又觉得有些好笑。


        

他转身去里间拿衣服,自己去洗了个澡。


        

时间有些长。


        

出来的时候,宋绾坐在沙发上,蒋奚看见她,问:"合适吗?"


        

宋绾说:"你们外科医生,去买这些的时候,是不是都不知道不好意思的?"


        

"有点。"蒋奚说。


        

"你要人店员洗的吗?"


        

"嗯。"


        

"你真的一点都没有不好意思的感觉吗?你到底是怎么说出口的?"


        

"给了钱的。"蒋奚说。


        

宋绾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问:"你怎么知道我的尺码?"


        

还那么准!


        

蒋奚眸光又按了按:"刚刚抱你的时候。顺便量了量。"


        

"这都可以!"


        

蒋奚被她逗笑了。


        

"要睡觉了吗?"蒋奚说:"明天带你去玩,好不好?"


        

"嗯。"


        

宋绾却没走,蒋奚定定的看着她,他说:"你之前的房间,我中午回来的时候,给你收拾出来了,明天我叫你?"


        

"要去哪儿?"


        

"到了你就知道了。"蒋奚说:"带你去玩一趟,这一个星期,都不在海城,你和奖奖说了吗?"


        

宋绾给奖奖补作业的时候。倒是和奖奖提过,说接下来的一周有事,等过了这个星期,她就会回去和他住在一起。


        

宋绾"嗯"了一声,说:"身份证也带了,就在我包里。"


        

"那就好,快点去睡吧。"


        

宋绾转身去了之前蒋奚给她准备的那个房间,蒋奚等她走了,进了自己的房间。


        

但是两人都没怎么睡,半夜韩奕给蒋奚打了电话。


        

蒋奚接了起来,韩奕看着坐在沙发上沉默得有些可怕的陆薄川,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夹心饼干,他道:"出来玩?"


        

"没空。"蒋奚道:"等过了这阵子再说。"


        

说完就挂了电话。


        

宋绾接到陆薄川的电话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钟,她那个时候刚好要进入睡眠,被手机吵醒,宋绾迷迷糊糊,也没看是谁,就把电话接了起来。


        

然而下一刻,她就被电话那头的声音惊醒,寂静的深夜里,她听到陆薄川那头,深夜低沉得骇人,朝着她道:"我在你们楼下,绾绾,你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