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162章 护犊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因为要带奖奖玩,小星星已经被张姨接回了家,这会儿陆薄川直接开车,带宋绾和奖奖回西区别墅。


        

宋绾和奖奖一起坐在后座,陆薄川双手扶着方向盘。


        

上次陆薄川给宋绾推荐信,宋绾拒绝了,两人之间的气氛就没怎么缓和过。


        

但在奖奖面前,两人都掩饰得很好。


        

奖奖像是刚刚没有和陆薄川聊过什么一样,认真的吃着冰淇淋。


        

宋绾今天陪了奖奖一天,都没怎么休息过,奖奖上午还打了篮球,中午也没午休,她怕奖奖吃不消,转头看奖奖,关心的问:"累不累?"


        

语气里的温柔是对着陆薄川的时候从来没有过的。


        

奖奖说:"还好。"


        

陆薄川从后视镜看了奖奖一眼,奖奖也平静的看着他。


        

陆薄川觉得胸口窒闷。


        

回去以后,吃完饭,宋绾果然还是去了奖奖房间,去给他"辅导"作业。


        

陆薄川在书房,书房里垫了毯子。小星星坐在毯子上,在那儿搭积木,没一会儿,她就不想搭了,爬到了陆薄川腿上,小星星说:"粑粑,抱抱星星。"


        

陆薄川那边还在处理公司的事情,他从前带奖奖的时候,因为宋绾的关系,对奖奖没有那么亲近。


        

但是小星星却是宋绾在那样的情况下送过来的,他是把小星星放在心坎儿上疼的。


        

小星星生个小病,他都能日夜不离的守着。


        

陆薄川弯腰,把小星星从地上抱了起来,放在一只腿上,小星星看着他的电脑,有点困,趴在桌上睡着了,口水流了一下巴。


        

陆薄川把她放在了她自己的小房间。


        

回来后,他也没去自己房间,而是在书房,书房的门没关,他知道宋绾最近在急着找房子,这件事让他有点心浮气躁。


        

宋绾那边陪玩奖奖,又去了小星星的房间,小星星穿着睡袋,像个小企鹅一样,撅着小屁股,趴着睡着,小嘴唇微微张开,看得宋绾心里软得不行。


        

她已经洗完澡。索性就呆在了小星星的房间,陪着她睡觉。


        

那边陆薄川等宋绾从奖奖房间出去了,想了想,去了奖奖房间。


        

奖奖还在做奥数题。


        

陆薄川有点严肃:"你这样,不影响睡眠吗?"


        

奖奖坐在那儿做奥数题,头也没抬,说:"还好,我在学校中午会睡觉。"


        

奖奖喜欢和宋绾相处,没有隔阂,是一件好事,但一对比,宋绾只要孩子不要陆薄川的状态,陆薄川心里就压不下的烦躁。


        

陆薄川说:"你知道你妈妈去外面找房子的事情吧?"


        

奖奖确实知道,为此还慌了一段时间,但很快他就不慌了,因为他又知道了,宋绾大概率会把他接过去。


        

奖奖稳得不行,说:"知道。"


        

他顿了顿,说:"其实我不太在意。"


        

陆薄川问:"什么意思?"


        

奖奖叹了一口气,说:"其实你们在不在一起。我不太在意。"


        

顿了顿,他说:"她要是想让我住过去,我是会住过去的,上学期间,都住她那儿吧,等放假了,就回来陪你住一段时间。"


        

说着,他又顿了顿,说:"而且她为了我上学的问题,房子搬得又不远。"


        

意思是,陆薄川想过来,又不是什么难事。


        

不知道为什么,奖奖明明语气平平淡淡,像是在陈述一件事实,陆薄川愣是从他没什么起伏的语气里听出了点炫耀的意思。


        

陆薄川都被他气笑了,他都不知道奖奖这性格到底是随谁,宋绾又没带过他,怎么就这么粘着她。


        

连对他这个爸爸都能说丢就丢。


        

小时候也是,离家出走,都说去了宋绾那儿,就再也不回来了。


        

陆薄川说:"你不在意,是因为她搬了家,以后只会更把心思放在你身上。"


        

但是对陆薄川来说,意义却是不同的,宋绾住在这里,每天是要回这里的,一旦宋绾搬了地方,那陆薄川过去,就没那么容易了。


        

奖奖说:"嗯。"


        

陆薄川冷笑,说:"你不是很在意我和她是不是重新走到一起,但是我要是没和她走到一起,你就得去哭了。"


        

奖奖转头看他。


        

陆薄川坐在奖奖对面,说:"她和我走到一起,我们就还是一家人,她要是和别人走到一起,和别人生了小孩,你觉得她还会像现在这样,把所有时间都给你吗?"


        

"她不会。"


        

陆薄川心里呕着一口气,什么叫不会,都和人跑去见家长了。还说什么不会。


        

但他不会把宋绾和蒋奚的事情搬到奖奖面前。


        

陆薄川说:"她五年不会,十年呢?十五年呢?没有绝对的事情。"


        

奖奖思考了一会儿,又开始做奥数题,他近期有个奥数比赛,过了很久,奖奖说:"那还是算了,有星星就够烦的了。"


        

"烦你还那么惯着她。"


        

"我惯着她是另外一回事。"奖奖说:"你找我,是想让我不要搬出去吗?"


        

"不止。"陆薄川说:"最好是让她不要搬出去。"


        

他顿了顿,看着奖奖,再次说:"而且,男孩子,不要粘妈妈那么紧。"


        

奖奖说:"哦。"


        

显然没当回事。


        

陆薄川:"……"


        

陆薄川心里憋闷:"你一个男孩子,这么粘着妈妈做什么。"


        

奖奖说:"机会都是自己创造的。"


        

陆薄川:"……"


        

--


        

陆薄川从奖奖那儿出来,直接去了小星星的房间里,宋绾正睡在小星星旁边。


        

陆薄川怕半夜小星星又压着宋绾胸口睡,弯下腰,把宋绾抱起来,他这回没敢把宋绾抱进自己房间,而是抱回了她自己的那间房。


        

他抱得很轻,宋绾没有醒。


        

等他把宋绾放下,手机又响了起来,是房产公司那边的。


        

他接了,对方不知道说了什么,陆薄川道:"好,我知道了。"


        

第二天,宋绾醒来以后,发现不是自己的房间,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她就镇定下来,应该是陆薄川将她抱了过来。


        

宋绾刚想起床,就发现房间里有响动,她转头一看,小星星还穿着睡袋,背着她的小包包,因为有点矮,穿得又很不方便,正在费力的往她床上爬。


        

宋绾把她从床下抱起来,和小星星在床上玩了一会儿,小星星一直咯咯的笑,等玩够了,把小星星抱下去,收拾好以后下面的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几人吃了早餐,宋绾送奖奖和小星星去上学。


        

奖奖说:"我过几天要去参加一个比赛。"


        

"什么比赛?"


        

"奥数比赛。"奖奖说:"要先去集训,集训完才能参加,到时候可能没办法和你联系。"


        

宋绾有些发愣,她说:"那要准备什么东西吗?"


        

"要。"


        

"你以前参加过这种比赛吗?"


        

"去年参加过。"奖奖说。


        

"去年是谁给你准备的东西?"


        

奖奖抿了抿唇,说:"我自己。"


        

宋绾一下子就心软了起来,她看了眼陆薄川。


        

陆薄川在开车,他说:"男孩子,要锻炼一下自理能力。"


        

宋绾没理他。眼圈红红的,她转头,温温柔柔的对奖奖说:"这次妈妈给你准备,好不好?"


        

奖奖说:"好。"


        

"你集训是在哪里?"


        

奖奖报了一个地址。


        

宋绾便记下了,她这几天,给奖奖补习,其实也看出来了,奖奖数学很好,但是别的科目稍微弱一点。


        

陆薄川从后视镜看了奖奖一眼。


        

他觉得他这个儿子,真的是相当有心机。


        

陆薄川抬手扯了扯领带。没说话了。


        

等送完奖奖和小星星,宋绾就不肯在上车了。


        

陆薄川说:"你去哪儿,我送你。"


        

宋绾这几天一直惦记着宋显章的事情,今天是要去看宋显章的。


        

但是她刚刚听到奖奖这么小就什么都要自己做,一看陆薄川就没那么疼奖奖,宋绾脸色冷着,没什么好脾气,说:"不用,我有事。"


        

陆薄川看着她,握住方向盘的手指。指骨用力,他觉得宋绾护着奖奖的这种护犊子的样子挺有趣的。


        

奖奖这个小心机确实耍得不错,虽然自从东洲墓园后,是他自己不要陆薄川插手他的事,但他利用起来,到是很得心应手。


        

陆薄川这会儿想多看看宋绾这护犊子的模样,但是他又很怕宋绾是去见蒋奚的。


        

他这几天,除了带宋绾回来的那天提过宋绾和蒋奚去了蒋奚外婆家的事情,就再没提过。


        

以至于那件事成了他心里的禁忌。


        

当然这会儿他也不敢提。


        

陆薄川说:"你不用和我这么生分。"


        

"还是生分一点的好。"宋绾冷笑,说:"陆总要是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陆薄川这下子是完全没有心思去欣赏她护犊子的样子了,他声音沉了下来,问:"去哪儿?"


        

"去哪儿还要和你报备么?"


        

陆薄川脸色黑沉沉。


        

宋绾不想和他纠缠,打了一辆车,司机问:"去哪里?"


        

宋绾报了宋显章的地址。


        

这几年,宋显章的身体很不好,人也跟着老了很多。


        

宋绾当初在四处给宋显章筹钱治病,走投无路得连尊严也不要的情况下,得知自己不是宋显章的亲生女儿,并且被宋显章抛下,那种入股的疼,她现在都还能回忆起来。


        

宋显章已经很多年没看到宋绾了,他眼眶有些红,说:"绾绾。"


        

宋绾心里的浪潮就翻卷了上来,眼眶充血,宋绾说:"这几年不是我不来看你,是外面发生了很多事,我把这边的很多事都忘记了。"


        

周竟之前过来看过宋显章,把宋绾的一些事情都告诉了宋显章,宋显章知道宋绾自杀过。也知道她生病了。


        

宋显章说:"我知道你过得也不好,我没怪你。"


        

宋绾"嗯"了一声,她想到了小时候,她的养母还没有去世的那些年,她过过的那些幸福的日子。


        

那个时候宋显章是真的把她宠上了天,宋绾心里难受得不行。


        

宋绾知道自己不应该强求,作为养女,宋显章对她,已经仁至义尽,但她还是难受。


        

宋绾说:"你快出狱了。到时候出狱了,就和我住在一起吧。"


        

宋显章也没有别的去处,应了一声:"好。"


        

宋绾说:"你想知道她们的下落吗?"


        

宋显章愣了一下,他坐在椅子上,仰头看着头顶的铁窗,没有说话。


        

宋绾笑了笑,说:"这些也可以等你出来再说。"


        

宋显章没出声,久久,他看着宋绾,说:"绾绾,好久没听到你叫我一声爸爸了。"


        

宋绾一下子就绷不住了,她又想起来,宋显章为了缓和和她的关系,带着她去玩的事情。


        

那个时候,得知宋显章和周茹母女的事情,宋绾闹得很厉害,一闹就闹了好多年,什么难听的话都说。


        

但周茹从来只是冷冷的,看着她闹,一次也没有把宋绾不是宋显章亲生的这个事情说出来。


        

这件事宋显章应该瞒不过周茹。但周茹没提,那就是宋显章不让。


        

如果不是后来发生了那么多事情,宋显章可能一辈子也不会让宋绾知道。


        

哪怕宋显章亲疏有别,但到底还是爱着她的。


        

宋绾有些难以抑制的心酸,他养了自己那么多年,宋绾就算被伤得再深,也还是舍不得,要不然她就不会来这里。


        

宋绾叫了一声:"爸爸。"


        

宋显章的呼吸沉了沉。


        

--


        

宋绾走后,陆薄川点了一支烟,沉沉的抽起来。他这边还约了人,要谈事情,一支烟抽完,郑则已经打车赶了过来。


        

陆薄川去了后座,郑则开着车,郑则把资料递给陆薄川。


        

还是新星能源的资料,郑则说:"这几天闻邵在这边的动静不小。"


        

他顿了顿,说:"他好像知道了绾绾回海城的事情,最近在打听这件事。"


        

陆薄川眸色沉了一瞬,一瞬间,眼底一片阴霾。


        

陆薄川说:"这几天找人跟着她。"


        

"我知道。"


        

郑则开车带陆薄川去了和人约定的地方,就在将夜的三楼,陆薄川进去后,两三个小时才出来。


        

郑则在外面等着他,陆薄川说:"你现在放出消息,就说我这几天就要和新星能源签约。"


        

郑则一惊:"会不会太快?"


        

"再慢他们就该有所怀疑了。"


        

--


        

宋绾从宋显章那里出来,心情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差。


        

她出来没多久,顾思思就给她打了电话过来。


        

"你房子找得怎么样了?"


        

宋绾这边找房子的事情一直抓得很紧,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始终没有合适的。


        

中介也带她看了不少地方,但总是有这样那样的问题。


        

宋绾说:"就那样。"


        

"还没找到合适的吗?"


        

"没有,这边的新楼盘都还在建,以前的楼盘朝向又不是很好,有点麻烦。""


        

顾思思从事这一行,认识的人也多,她问清楚了宋绾的要求,说:"那我这边帮你留意一下。"


        

没几天,顾思思那边还真带来了消息,给她发了十几张图片过来。


        

宋绾打开看了看。问了一下顾思思房子的地址。


        

【顾思思:就是奖奖的那个学区房附近,说来也巧,那边刚开始那边只有一户,刚好前几天,我朋友急着用钱,想把自己手上的那套买了,我去看了一下,好像还不错,不过两户都只简单装修一下,你想住进去,还要自己配置家具什么的。】


        

这个宋绾倒是不在意,约了顾思思一起去看,价格和地理位置什么的都很合适,朝向也很好,南北通透,承建商的口碑也在那里,没多大的问题。


        

宋绾松了一口气,很快定下来,然后又和顾思思一起去挑家具。


        

宋绾这几天,除了要看房子外,还在想,来了海城,她要干什么。


        

想来想去,觉得把周竟那个公司重新经营起来也不错。


        

她前两天还打了电话问周竟,周竟也觉得可以,但是办公场地,就要重新找个好点的地方来租。


        

宋绾这几天一直在琢磨这件事,和顾思思一起挑家具的时候,和顾思思谈起来。


        

谈着谈着,宋绾脑子里灵光一闪,看着顾思思道:"要不然你过来帮我好了,我们一起干。"


        

顾思思有些惊讶,她说:"成吗?"


        

宋绾让顾思思过来帮她,也并不是全然没有道理。


        

顾思思做事可靠,而且她在这一行混了那么久,多多少少积攒一些人脉,到时候还可以利用。


        

"你来帮我管理,到时候你拿分红。"宋绾说:"但是你也知道,开公司前期是很艰难的,开不开得下去。我也不知道。"


        

顾思思现在是在陆氏工作,她这几年因为工作卖力,待遇还不错,但也就是还不错的水平,这对她来说算是一份铁饭碗。


        

但想要往上升,却有点困难。


        

陆氏集团,想要往上爬,得熬资历。


        

但是如果辞了职,以后再想有这么好的待遇,在整个海城也不好找。


        

宋绾看她犹豫。说:"我不着急,你想好,想好了给我答复,但是也不要拖太久。"


        

如果确定了,就要开始各种忙,办公室要租,工商局什么的也要跑。


        

"成!"顾思思说:"我这两天就给你答复。"


        

两人正说着,顾思思的脚步突然一顿。


        

"怎么了?"宋绾看见顾思思的脸色有异,顺着顾思思的目光朝着那边看过去,然后。她也愣在了原地。


        

不远处,站着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已经息影了的夏清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