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171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绾看着他,热泪一阵阵的往上冲,她好半天才想起来要去叫医生。


        

重症监护室24小时都有专业护士看护,但这会儿护士看完刚出去,宋绾没找到人。


        

她几乎是有些慌乱的站起身,朝着外面跑。


        

周竟和韩奕他们就等在外面,郑则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过来了,几人看到宋绾出来,周竟立马过去,问:"怎么了?"


        

"他醒了。"宋绾几近于无声,却又喜极而泣似的,激动的说:"快点去叫医生。"


        

周竟愣了一下,韩奕也看清了宋绾说的什么,立马转身去找主治医生。


        

医生很快过来,陆薄川打了麻醉,医生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又睡了过去。


        

医生给陆薄川检查了一番,问:"确定他刚刚醒了吗?"


        

宋绾点头。


        

医生道:"还要留在重症室观察几天。等生命体征正常了,才可以转入普通病房。"


        

宋绾点了点头,朝着医生说:"谢谢。"


        

她陪着陆薄川的这段时间,重症监护室里全是报警的声音,还有各种仪器,病房里动不动就有人出事,器官衰竭,心脏复苏,每次病房里响一声,宋绾就跟着心惊肉跳一分。


        

半夜的时候,陆薄川又醒过来一次,一直昏昏沉沉的,呼吸也很弱。


        

但宋绾心里却安定了许多。


        

她也不能在重症室里待太久,陆薄川醒过来后,她基本就进不去了。


        

奖奖那边打来电话,宋绾愣了一下。


        

这几天,她都待在医院的重症室这边,重症室这边基本是全封闭的一个地带,全是白炽灯照着的,根本分不清日夜。


        

宋绾根本不知道现在已经过了多久。


        

她的手机周竟趁着她陪陆薄川的时候,已经帮她吹干,手机还能用。


        

宋绾声音还没怎么好,让周竟接了。


        

"奖奖?"周竟这几天也一直在医院陪着,公司的事情暂时交给了顾思思,他扯了扯领带,走到一边,将电话接了起来。


        

"舅舅。"奖奖在西区别墅。听到周竟的电话,愣了一下,朝着周竟问:"我妈妈呢?"


        

"她在出差。"周竟道:"不方便接电话,电话我给她拿着的。"


        

奖奖沉默一瞬,他没多问,挂了电话后,发了一会儿呆。


        

他很明显感觉到,宋绾并不是在出差。


        

周竟那边把电话挂了,又递给了宋绾。


        

公司那边的事情顾思思一个人忙不过来,第二天一早,他回了一趟公司,顾思思给宋绾带了换洗衣服过来。


        

宋绾一直留在医院,等陆薄川从重症室出来,已经是五天以后的事情了。


        

宋绾这几天都没睡好,人瘦了一圈,直到陆薄川从重症室里转入普通病房,她才松了一口气。


        

她的声音这几天恢复得还可以,只是还有点嘶哑。


        

但比刚开始的时候要好太多了。医生也说没多大问题。


        

可能因为神经放松了不少,她坐在陆薄川病床边,没一会儿,就趴在陆薄川的病床边睡着了。


        

这一睡,就睡了个昏天暗地,陆薄川醒过来,她也不知道。


        

陆薄川垂着眼睫,看着宋绾,像是做梦一样。


        

不敢相信守在这儿的人,是宋绾。


        

也不敢相信,他在M国的时候,无数次期望过的画面,在这一刻,竟然成了真。


        

他再也不是一个人住在医院,给宋绾打电话,眼巴巴的指望着宋绾来看他的样子了。


        

陆薄川伸出手,碰了碰宋绾的脸颊。


        

他怕宋绾这样睡着难受,用手推了推宋绾。


        

宋绾没醒。


        

她太久没这么好好的睡过了。


        

陆薄川心里都疼死了,那天在雨里,他一抬头,看着宋绾骑着摩托车冲过来,他的担心是真的,害怕是也是真的,但更多的是,不可言状的巨大的惊喜。


        

只要她回头看他一眼,他真的是把命给她,都可以。


        

陆薄川想起来,把宋绾抱上床,但他动一下,就扯到了伤口。


        

刚好这时候郑则过来。


        

"陆总,您醒了?"


        

陆薄川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示意他把宋绾抱到他的床上去。


        

郑则小心翼翼的将宋绾放到陆薄川身边。


        

陆薄川问:"人抓住了吗?"


        

"银抓住了。"郑则这几天一直跟踪着这件事,他怕吵醒宋绾,把声音压低了,道:"闻邵来堵你们的时候,闻域特意交代让他不要轻举妄动。闻邵这次倒也沉得住气,一直忍着,要不是秦轶来得快……"


        

要不是秦轶来得快,陆薄川和宋绾就交代在了那儿。


        

陆薄川脸色阴翳,他腹部受伤严重,还有枪伤,和墙壁撞击的时候,因为承受了两个人的重量,伤到了内脏,这会儿没多少力气在。


        

郑则也不敢多和他说话,说了几句,看陆薄川又要睡过去的样子,就先走了。


        

宋绾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了,她这一觉睡的时间格外的长,一觉醒来,一睁眼,就看到了近在咫尺的陆薄川。


        

而且她的脖颈还枕在陆薄川的手臂上。


        

宋绾愣了一下,吓得冷汗都出来,赶紧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一醒,陆薄川就跟着醒了,长睫颤了颤,睁开了眼。


        

宋绾心跳都跟着漏了半拍,急急忙忙要从床上下来。


        

"别动。"


        

陆薄川开口了,声音有些哑。


        

宋绾动作一僵。


        

陆薄川说:"我想抱抱你。"


        

宋绾低垂着头。


        

陆薄川可怜兮兮,他忍着疼,侧了侧身,抱着宋绾的腰:"以前在M国的时候,我每天睡在医院,想你想得都快要发疯了,你都不来看我,也不接我电话,我那个时候每天每天都想过去找你,把你做得下不来床,那你就能看到我了。"


        

宋绾愣了一下。


        

陆薄川说:"现在也想,想让你下不来床,只能躺在我身边。"


        

说着,他低低的笑了一声,说:"可是我又不敢,怕你生气。"


        

宋绾心情复杂,她说:"你不要一天到晚想这些有的没的。"


        

"你就呆在这里,陪陪我。"陆薄川声音都哑了:"你回来后,就没有正眼看过我一眼。"


        

宋绾鼻子有些堵,她说:"会压到你的伤口。"


        

"压到了才好。"陆薄川说:"只有我受伤,你才会心疼。"


        

他只要一想到,宋绾坐在车里。特意去看蒋奚结婚的画面,心里就跟刀挫一样。


        

他很没有安全感,只有她在他身边,他心里才能有一点点的安慰。


        

他知道他欠她的,是真的太多太多了,正是因为知道,他才那么害怕。


        

宋绾抿了抿唇,还没说话。


        

陆薄川身上冷汗都出来了,他说:"你睡下来。这样我好疼。"


        

他不放手,宋绾也不敢乱动。


        

他侧着身体,对伤口又压迫着,宋绾怕他压出血,只好躺了下来。


        

一躺下来,宋绾就看到了他额头上的汗。


        

宋绾心里一下子就慌了,急得不行:"我看看你的伤。"


        

"没事。"陆薄川说:"你不要动。"


        

"陆薄川!"宋绾有点生气:"你放手,我看看你的伤,有没有出血。"


        

陆薄川不放。


        

宋绾一下子就哭了。她是真的很伤心,宋绾说:"陆薄川,你是还要进一趟ICU,还要让我经历一次吗?"


        

陆薄川愣了一下。


        

宋绾说:"两次了,真的够了。"


        

陆薄川心里猛地痛了一下,那种痛,入骨。


        

周竟出事那件事,是他心里永痕的痛和悔,每每想到,心里就灼心蚀骨一样,啃食着他的心。


        

他只好放手了,宋绾赶紧下床,掀开他的衣服,可衣服被掀开的那一刻,宋绾整个人愣住了。


        

陆薄川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他的腰腹处被绑着绑带,但是绑带上面,却是他裸露在外面的胸膛。


        

此时此刻,他胸前几道疤痕异常突兀,陆薄川目光沉了下来,几乎是有些手忙脚乱的将衣服拉下来。


        

宋绾的目光怎么也没有办法从那疤痕上移开,她甚至伸出手,制止了陆薄川的动作,将手覆在了那几道几乎有些狰狞的疤痕上面。


        

宋绾自从想起来后,是知道M国的时候,是陆薄川陪着她度过的,但是那个时候。因为吃药的关系,她是真的整个人过得浑浑噩噩,没有多少印象。


        

陆薄川以为她记起来了,关于以前的事情就全想起来了。


        

其实不是的。


        

就算后来她记起来了,其实关于M国那段时间的记忆也是模糊的,她知道发生了很多事,但却回忆不起来具体的事情。


        

但是此时此刻。


        

很多模模糊糊的影像在脑海里闪过,很多刺耳的刹车声,以及男人扣住她的腰。力道大得几乎将她的腰折断的画面,也好像随着这些疤痕,变得清晰了起来。


        

昏暗的街道上。男人头顶上全是被吓出来的冷汗,他剧烈的喘息着,黑沉沉的目光紧紧的盯着自己。


        

还有很多血。


        

那些画面,很模糊,可却又像是已经扎进了她的心底。


        

宋绾那阵子,是真的过得浑浑噩噩,不管是对别人还是对自己的死亡,都是一种麻木的状态,所以那个时候发生的事情,她不是主观意识的忘记,而是真正的不记得。


        

但是有人将她一次次从死亡边缘拉回来的事情,她却又是有些印象的。


        

"绾绾。"陆薄川不知道宋绾怎么了。


        

宋绾问:"这些都是在M国的时候,留下来的吗?"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当时她从海城出国之前,陆薄川身上是没有任何伤痕的。


        

陆薄川目光沉沉的看着宋绾,没出声。


        

宋绾有点想抽烟。宋绾知道那半年,所有人都不好过。


        

蒋奚跟她说,那半年是陆薄川陪着她的时候,宋绾并没有想过,陆薄川还一次次为她受过大大小小无数的伤。


        

就连刚刚,陆薄川朝着她说起医院,其实她也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那个时候她冷心冷情,看着他被车撞,也就只是看着。被吓傻了也好,被什么也好,她甚至会在事发后,搞不清楚发生了些什么事,然后当场走掉。


        

宋绾有点想抽烟,她将陆薄川的衣服放了下来,在身上摸了摸,没摸到。


        

宋绾手指有些抖,陆薄川这会儿才意识到,那些画面宋绾或许是真的不得,陆薄川说:"绾绾。这些伤也不是因为救你受伤的,当时还遇到了别的事情。"


        

可是这样的说辞,宋绾并不相信。


        

宋绾有点想笑,但是笑不出来。


        

这些事情,宋绾在回来后,是有听到蒋奚说过的。


        

可即便如此,宋绾也知道,陆薄川这些伤的真正由来。并不是他说的那样,她要是还不知道,那就真的太伤人心了。


        

宋绾冷静了好久,心里渐渐平静下来。


        

她忍不住想,她这样恨陆薄川,恨陆家,可是当年的事情,陆薄川真的有错吗。


        

说实话。宋绾不知道。


        

当年宋绾被人误会的时候,陆薄川那么恨她。可说到底,在那样的情况下,陆薄川对她所做的一切,过分吗?


        

就像是她知道温雅是害死自己家人的真相的时候。恨不得温雅去死一样,她知道,陆薄川对她,已经好了太多了。


        

虽然当年陆家的这一切并不是她一手造成的,可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当年的真相是怎么样的。她又怎么能要求陆薄川像个圣人一样,对她仁慈呢?


        

那个时候,她连自己都没有办法对自己仁慈。


        

而且她也知道,温雅和陆卓明的结局,其实是陆薄川给她的交代。


        

宋绾坐在那儿太久,陆薄川却渐渐有些坐不住:"绾绾?"


        

宋绾过了很久,低声的道:"陆薄川,当年你为什么那么抗拒让我在学校戴戒指?也不肯和我办婚礼?"


        

陆薄川愣了一下,修长有力的手握住宋绾的肩膀,强硬的将宋绾的身体转过来,然后目光沉沉的看着宋绾:"你怎么会这么想?"


        

"难道不是吗?"宋绾抬头看他:"你和我结婚,难道不是因为和我发生了关系,所以被迫结婚吗?你心里有怨气,所以不肯让外界知道这件事,是不是?"


        

"你从来就没有喜欢过我,现在你又何必在我面前装深情?"


        

陆薄川的脸色渐渐冷了下来,因为觉得亏欠宋绾,从褚昭临的墓地回来以后。他舍不得对宋绾说一句重话,恨不得将她嵌进自己的心里,将这辈子自己能给出去的所有东西都给她,可是他从来没有想过,在宋绾的心里,是这样想他的。


        

陆薄川黑眸一片乌云滚滚,他薄唇翘了翘,带着压迫:"所以你就是这样想我的?"


        

"要不然呢?"


        

陆薄川胸口一股滔天的怒意,但是最后他还是压了下来,他还是舍不得对宋绾再说半句重话,陆薄川看着宋绾。一字一句的道。


        

"绾绾。我就算是喝醉了,如果不是喜欢的人,我也不会去碰,你上学去的时候,让你把戒指戴在项链上,是不想让你成为大学里的例外。我想让你有一个正常的大学生活,让我们成为彼此真正的情侣去谈恋爱,而不是夫妻,如果我真的那么抗拒让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我又何必亲自送你去上学,还亲自去给你铺床?


        

那个戒指虽然样式简单。可也是我自己亲手做的,如果真的不在意你,我何必去花这个心思?你说想见我的朋友,我又有哪一次拒绝过你?或者在朋友面前否定过你?


        

你说想见我,我半夜开车去你学校,难道这些在你眼里,都是因为我被迫和你结婚,所以负起我该负的责任吗?


        

绾绾。你会不会把我想得太好太有责任心了?"


        

宋绾愣在了原地。


        

陆薄川是真的没有想过,宋绾会这么想。


        

陆薄川黯沉的目光锁在宋绾身上,他道:"至于结婚这件事,我也没有不想让外界知道。我只是觉得这些事情,应该等到你大学毕业我再求婚。"


        

宋绾彻彻底底的愣住了。


        

她试图回想起当年的事情,当年陆薄川确确实实是对她有求必应的。


        

宋绾抿着唇,她问:"那你和夏清和呢?"


        

"没有在一起。"陆薄川道:"我说了,绾绾,我不是个能为了责任就选择和一个人在一起的人,当初就算婚礼不推迟,我也不会和她结婚,后来选择和她结婚,也只是因为那个时候形式所迫。"


        

他顿了顿,又道:"那个时候选择和她上热搜,也是因为你那个时候对我太冷淡,让我觉得很愤怒。"


        

陆薄川说完,又去抱宋绾,可怜兮兮的道:"我那个时候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绾绾,我那个时候是真的恨你,可是我又是真的放不下。所有人都劝我放手,可是我只要一想到你会从我身边离开,我就觉得心脏都像是被人挖走了一样,我这辈子从来没有喜欢过什么人,你是第一个,你不能就这么抛下我。"


        

宋绾很久没有出声,这是陆薄川第一次跟她解释这么多,宋绾垂着长长的眼睫,她道:"你要给我时间。"


        

"那你不要推开我。"陆薄川将宋绾抱得更紧,他道:"你不能总是推开我。"


        

他顿了顿,眼眶都红了:"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看着你和蒋奚在一起。我又有多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