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174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绾不吭声,陆薄川拉着她的手。


        

宋绾手烫了一下,要抽回手,说:"你要不要脸!"


        

"不要。"陆薄川抓得死紧,他都憋了一个月了,陆薄川将手指插入宋绾指尖,和她十指相扣着,去咬她的脖颈,泄气的道:"脸又不能帮我追老婆。"


        

他说着,还要去吻宋绾,宋绾渐渐的被他吻得有些意乱情迷。


        

这个吻,像是隔了八年之久,这八年里,两人的心从来没有这么贴近过。


        

陆薄川吻得格外情动。火势一路蔓延,然而就在箭在弦上的那一刻,宋绾一下子不小心撞到了床头柜。


        

从床头柜上掉下来了两个小本本,一下子砸到了宋绾脸上。


        

宋绾:"……"


        

陆薄川:"……"


        

空气里有一瞬间的寂静。


        

陆薄川赶紧一边吻他,一边若无其事的伸出手要把小本子拿过去收起来,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


        

然而宋绾已经看到了,开始用力挣扎。


        

陆薄川又不敢太用力,哑着嗓子:"绾绾。"


        

宋绾已经清醒了过来,喘着气,看着陆薄川,朝着陆薄川伸出手:"拿过来。"


        

"什么?"陆薄川装傻。


        

"你手里的东西。"宋绾朝着他伸出手。


        

陆薄川黯沉得骇人的眸子看着宋绾。


        

"不要了吧?"


        

宋绾不为所动的看着陆薄川,也不让他近身。


        

陆薄川没办法,最后不甘不愿的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了宋绾。


        

宋绾接了过来。


        

然后,她就看到了陆薄川在香山的时候,朝着她砸过来的那两本结婚证!


        

宋绾看着他,有种秋后算账的意思:"这是什么?"


        

陆薄川沉默片刻:"结婚证。"


        

宋绾冷笑的道:"我知道这是结婚证,我还没问你呢!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已经离婚了吧?你这是从哪里搞来的结婚证!"


        

当时他还用这东西骗她威胁她!


        

陆薄川最怕宋绾和他秋后算账了,他好不容易才和宋绾走到这一步,真是半点差池也不敢有,又过去亲她。含含糊糊的说:"不是吧?这种时候,你和我讨论这种问题,不太好吧?"


        

"陆薄川!"宋绾之前是没记忆了,在香山的时候,被陆薄川的那两张结婚证给砸蒙了,陆薄川又一副她出轨对不起他的样子,还和她说奖奖写作文说自己是试管婴儿,她那个时候还真以为自己这么没良心呢。


        

那阵子被他唬得心里别提多煎熬多难受了。


        

自从记起以前的事情后,这件事就一直憋在她心口:"所以这结婚证是你做的假的?就是为了唬我?"


        

"不是。"陆薄川嘴上没空,企图蒙混过关。


        

但是宋绾不肯配合,一直挣扎,陆薄川又怕伤着她,最后被逼得无奈,一边嘴上不停。一边一咬牙,道:"那个时候逼着你签了离婚协议书,本来想去办个离婚证,等你真的签了字,我又后悔了,还恨你,就一直没去办。"


        

"呵呵!"宋绾说:"所以你那个时候,是想犯重婚罪咯?"


        

"绾绾……"陆薄川最怕她提这个,他道:"我们不提这个了好吗?我错了,我当时真的没想和她在一起,而且这个时候,聊这个你不觉得很煞风景吗?"


        

他一边说着,一边根本不给宋绾反应的机会。


        

宋绾被他吻得节节败退,但又觉得这样太快了,可后来,她就什么也想不了了。


        

天快亮的时候,陆薄川浑身汗涔涔的,抱着宋绾,身体支撑在宋绾身体的两侧,邃黑的眸子看着宋绾。


        

而后伸出手,把宋绾浸湿了的头发剥到而后。


        

黑暗中,宋绾都像是能被他那双带着刃的黯沉双眸给卷进去。


        

陆薄川垂下头,吻了吻宋绾,把宋绾从床上抱起来,去浴室,放了水,给宋绾洗澡。


        

宋绾浑身的骨头都像是被拆卸了重组一样,一点力气都没有。


        

等洗完澡。他又给宋绾吹头发,宋绾脑袋昏昏沉沉的,等好不容易弄完,宋绾倒在床上,就睡了下去。


        

但是睡下去的时候,她一直觉得自己应该和陆薄川好好谈一谈。


        

第二天,宋绾醒过来的时候,陆薄川已经不在床上,宋绾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她是被陆薄川带到了陆薄川的卧室。


        

宋绾掀开被子,刚要从床上起来,房间里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宋绾转头朝着门口看过去,一眼看到穿戴整齐的陆薄川。


        

"醒了?"陆薄川今天精神特别好,整个人看上去精神得不行,一点也不像是熬了夜,还使了一晚上力的人。


        

宋绾有点生气,没理他。


        

陆薄川西装包裹下笔直的长腿朝着宋绾走过去,来到床边,两手伸在宋绾身侧,将宋绾从床上抱了起来,道:"去刷牙洗脸,奖奖和小星星在楼下等你吃早餐。"


        

宋绾脸一红,但她有点恼,朝着陆薄川道:"放我下来。"


        

陆薄川道:"不放。"


        

直接抱着宋绾去浴室,浴室里已经放了挤好的牙膏,宋绾垂着眼睫,看着。


        

心里说不出来的滋味。


        

以前宋绾和陆薄川刚刚结婚的时候,都没有这种待遇。


        

她还记得,她为了这件事,还和陆薄川闹过。


        

当时闹的时候,两人就住在陆薄川在校外买的那套房子里,他们结婚也没有多久,骤然分开那么久,宋绾每天都想他想得受不了。


        

上课想。下课想。


        

她那个时候是真的以为陆薄川和她结婚,是迫于陆宏业的压力,又知道职场上的男人,能够遇到的诱惑很多。


        

根本不放心。


        

她想忍着,不给他打电话,但是陆薄川那时候也很少给她打电话。


        

最后还是她没坚持住,半夜起床给他打电话。说想见他。


        

她打电话过去的时候,他那边还在忙,宋绾已经连着一个月没见他了。


        

她半夜站在阳台上,朝着他道:"我想见你。"


        

陆薄川说:"这么晚,我在外面。"


        

"我们还是新婚期!"宋绾说:"陆薄川,新婚期不可以分开这么久。"


        

陆薄川那边低低的笑起来,他说:"都结婚了几个月了。还是新婚期?"


        

宋绾说:"嗯。"


        

说完又有点委屈,说:"结婚了几个月,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都还没有一个月,我要更爸爸说,说你一点也不负责!"


        

结婚后除了蜜月的时候,陆薄川空出了七天,带她出国去玩,回来后就一直很忙。


        

陆薄川说:"你这么想我?"


        

宋绾想说不想,可又怕他当真,于是说:"想。"


        

然后陆薄川那边有人叫他,他像是含了一口烟,朝着她道:"我这边还有事,晚点给你打过来。"


        

顿了顿,他说:"别睡。"


        

宋绾闻言,就一直等着,但是等两三个小时,也没等到,差点哭了。


        

直到三四点的时候,她的手机在寂静的黑夜里,突然响了起来。宋绾吓了一跳,一看是陆薄川,赶紧接了起来。


        

电话一接通,她就听到了电话那头,陆薄川低沉的嗓音,朝着她道:"出来。"


        

宋绾的心跳得很快,一下子没听懂。"嗯?"了一声。


        

陆薄川道:"不是说想我么?我就在你宿舍外面。"


        

那是陆薄川第一次半夜去看她,她当时激动得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什么都忘记拿了,只拿了手机,就匆匆忙忙往宿舍楼外面跑,等到了门口,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宿舍外面的陆薄川。


        

那一刻,宋绾觉得自己真是爱死这个男人了,爱得想死在这个男人身上。


        

她站在门里,说:"你怎么过来了?"


        

"不是说新婚不能分开太久么?"陆薄川隔着铁门,道:"不知道的,以为我虐待冷暴力我妻子呢。"


        

宋绾心里甜得像蜜,她说:"可是我出不来。"


        

"爬过来。"陆薄川道:"我在下面接你。"


        

那堵枪很高,但是学校宿舍楼墙壁,为了方便爬墙。总有那么一两个地方,是被人坐了手脚了的,宋绾很快就爬了上去。


        

然后蹲在墙壁上,往下看陆薄川。


        

陆薄川张着手,说:"下来。"


        

宋绾就真的眼睛一闭,从快两米高的墙壁上跳了下去。


        

然后她被人一把抱住了。


        

宋绾睁开眼后,一眼看到他。然后张开双手,搂住了他的脖颈,要去亲他。


        

"学校呢。"陆薄川道:"知不知羞?"


        

但他嘴上这么说,还是将她抵在墙壁上,吻了她。


        

吻得很用力,因为在学校门口,又很刺激,但是这种感觉,又让她忍不住沉沦。


        

等吻得差不多了,他用手捏她的鼻子:"惯的你,还敢打小报告?"


        

宋绾笑得眼底都像是有星辰,道:"不敢。"


        

陆薄川开着车,带着她往外面走。


        

宋绾好奇的问:"我们去哪儿?"


        

"你说呢?"


        

宋绾以为陆薄川是带她去酒店的,却没想到。是去了学校附近的一处房产,宋绾跟着他上楼,很好奇:"你把我带到这里做什么?"


        

"你想做什么?"陆薄川转头看她。


        

宋绾问:"你怎么在这儿还有房产?"


        

"买的。"


        

宋绾紧张的看着他,嘴角忍不住上扬:"你不会是专门为了我才买的吧?


        

"想得倒是挺宽。"陆薄川道:"过来。"


        

宋绾过去,然后坐在他腿上,两人几乎是一触即燃。


        

陆薄川狠狠折腾了她一通,折腾得她哭。他也不肯罢手。


        

等消停下来后,抱着她去浴室,洗澡,洗完两人睡了一觉,第二天醒过来,陆薄川已经穿戴整齐,在那儿打电话。


        

宋绾伸出手要他抱,他抱了,宋绾说:"去浴室。"


        

陆薄川就把她带到浴室,宋绾到了浴室,浴室里已经放了牙刷牙膏,宋绾道:"新婚夫妇,老公不应该给老婆挤挤牙膏的么?"


        

陆薄川道:"小朋友要求不要太多,嗯?"


        

宋绾也不敢要求他太多,那个时候,陆薄川对她,确实是有求必应。


        

但是有求必应这四个字,其实很多时候,也很伤人,因为她先是要求,别人才会应。


        

宋绾站在浴室里,看着浴室里陆薄川给她挤好的牙刷牙膏,心情其实有些复杂。


        

宋绾刷牙的时候,陆薄川一直站在浴室门口,没走开。


        

没多久,他索性进了浴室,从后面抱着宋绾的腰。


        

宋绾身体僵硬了一下,但她也没说什么。等刷完牙,洗完脸,她才转过头来,看着陆薄川。


        

"陆薄川,我觉得我们应该谈一谈。"


        

"谈什么?"


        

陆薄川的声音闷在宋绾的背后。


        

宋绾说:"你先放开我,我们去外面谈。"


        

陆薄川其实知道宋绾要和他谈什么,他其实根本不想谈。


        

但宋绾的表情异常的认真。


        

陆薄川只好随着宋绾一起到了房间里。


        

宋绾坐在沙发上。她想了很久,才开口,道:"其实最近,我一直想和你谈谈,但是你一直没给我机会。"


        

宋绾抬头看他,她道:"你不觉得我们现在这样,有些不太好吗?"


        

陆薄川很怕她这样一本正经的和自己谈。他从后面抱着宋绾:"我没觉得哪里不好。"


        

宋绾说:"陆薄川,我们之间,还存在很多问题,我想慢慢来,你懂我的意思吗?"


        

"懂。"陆薄川道:"我已经够慢了。"


        

他顿了顿,说:"从你回来,都快一年了,还不够慢吗?"


        

宋绾都被他气笑了,既然他讲到了这里,宋绾到是还有问题要问他。


        

宋绾转头,不让他抱着自己,她看着他,道:"说起一年,陆薄川,当初启泰非要我过来,那是你的杰作吧?"


        

"不是吧?"陆薄川看着宋绾,道:"都这么久的事情了,你还记得?"


        

陆薄川一看宋绾的眼神,又偏过了头,顿了顿,还是从后面抱着宋绾,脸埋在宋绾脖颈间,闷声闷气的道:"我要是不逼着你回来,你会回来么?"


        

说着他还很委屈,用力咬了一口宋绾的肩膀,道:"你真狠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