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179章 你这样,会玩死我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什么叫会不会把他想得太弱了!"宋绾完全不同意,她说:"他才七岁,现在就什么都是自己做,去参加奥数比赛这么大的事情,你也一点都不关心,东西也全是他一个人收拾!我以前带着他去香山就发现了,你对他很冷淡!"


        

陆薄川沉默了一瞬,以前他确实对奖奖的存在感到很矛盾,他一边恨着宋绾,一边却又养着他和宋绾的孩子。


        

每次看到孩子就会让他想到那个害死了自己父亲和哥哥的宋绾,所以他很少能对那个时候的奖奖,像对如今的小星星一样,恨不得将她捧在手心里。


        

但在那种情况下,他该给奖奖的爱。却一分没有少给。


        

奖奖小时候,家里的佣人总说,奖奖长得可爱,又听话,说小少爷这么乖,谁不想含在嘴里怕化了,揣在兜里怕掉了。


        

唯有陆薄川是铁石心肠。


        

说小孩长到三岁,总是孩子在迁就他,朝着他靠近。


        

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如果陆薄川真的对奖奖这么不好,小孩子又是很敏感的存在,奖奖小时候又怎么会那么粘着他?


        

但凡陆薄川有一点没有顾及到他的情绪,他就要生气,发脾气,要离家出走。


        

老师安排的家长会他没时间去,奖奖也要和他闹,并且将自己关在房间里闹绝食。


        

在外面看到别的小孩有爸爸做饭吃,回来朝着他发脾气,说他一点也不爱他,别人的爸爸都有给自己的小孩子做饭吃,就是他还没有。


        

还要顺带戳他的心,说自己是没有爸爸妈妈的小孩。


        

他那个时候那么忙。又正值陆氏集团最困难的那几年,他忙得几乎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根本没有多少时间留给他。


        

更何况,他长这么大从未进过厨房,看着奖奖生气的模样,就算在那种情况下,也还是抽出了时间,认认真真的学过做饭给他吃。


        

奖奖小时候为什么这么爱对着他发脾气,就是因为不管是多小的一件事,就算陆薄川对着他的时候再怎么寒着脸,可最后退步的一定是他。


        

就算他再怎么恨,可对着奖奖,却还是爱着的。


        

因为爱,才会有退步。而奖奖也是因为仗着他的爱,才会有恃无恐的和他对峙,索要。


        

是陆薄川给了他这样的底气。


        

可相对的,那个时候的陆薄川,也确实没法主动对奖奖宠溺得起来。


        

但陆薄川显然不能这么对宋绾说。


        

陆薄川沉默片刻,开始倒打一耙,顺便卖个惨,徐徐的道:"绾绾,你不能这么说,你是不知道,你儿子小时候到底有多难带!"


        

"他小时候那么可爱那么听话!"宋绾一听陆薄川这么说,立马就回想起了奖奖小时候,可可爱爱,萌萌哒哒,又是给他打电话嘘寒问暖,又是给她分享养生的心灵鸡汤。


        

那个时候就算她以为奖奖是陆薄川给她带的一顶小绿帽,她都对他狠心不起来,奖奖怎么可能会难带!


        

宋绾一点也不相信,道:"我就没见过像奖奖这么乖的小孩,那么小就那么听话,是你对他没有爱心,你才会觉得他难带!"


        

"他是真的很难带。"陆薄川委屈的看着宋绾,说:"你是不知道你儿子,刚开头的那两三个月,白天睡觉晚上就精神了,早上六点准时睡,晚上九点准时醒,醒了就不肯睡。非要人抱着,要人抱着还不行,还非要竖着抱,竖着抱着还不行,还非得走来走去,保姆和佣人一碰就哭,那几个月又刚好是公司最艰难的时候,我都快被他折腾死了。"


        

宋绾愣了一下,说:"没那么夸张吧?"


        

"你可以问问张姨。"陆薄川道。


        

宋绾也知道当时陆氏集团有多难,带着孩子有多难,心里不自觉有点心疼起来。


        

陆薄川见此,轻轻将门一关,朝着宋绾走近,然后蹲下来,看着宋绾:"所以我们不提这件事了好不好?"


        

他的眼神太沉邃了,看着宋绾的目光像是带着刀切的弧度,又深如寒潭,这样认真注视着人的时候,很难让人不沉溺进去。


        

宋绾的心不自觉的就开始跳动了起来。


        

陆薄川凑近了宋绾,朝着她吻了过去。


        

宋绾感受到了心动的感觉。


        

她双手不自觉的抓住了陆薄川的衣角,陆薄川将她压在了床上,一路点着火。


        

宋绾很快就丢盔弃甲,整个人没办法思考。


        

陆薄川吻得越来越深,他趁着宋绾意乱情迷的时候,手朝着宋绾的衣服下摆伸进去,然后要脱宋绾的衣服。


        

宋绾七晕八素,迷迷糊糊间,总觉得自己还有什么东西给忘了。


        

但陆薄川没有给她思考的时间和机会。


        

然而宋绾就反应过来,她是被陆薄川带偏了!


        

什么叫奖奖小时候不睡觉,他时时刻刻得抱着,她现在是和他在谈奖奖小时候睡不睡觉的问题吗?


        

她明明是和陆薄川在谈关于奖奖的教育问题!


        

而且她居然谈着谈着,就和陆薄川谈到了床上去!


        

宋绾一下子清醒过来!


        

"陆薄川!"


        

"什么?"陆薄川根本不给宋绾说话的机会,手上还在继续。


        

宋绾都气死了!


        

"说好的在门口呢?说好的什么也不做呢?你现在在干什么?"


        

什么叫不用像防狼一样的防着他!


        

这男人说话就像是放屁一样!


        

她简直是防不胜防!


        

陆薄川装作没听懂,含含糊糊的应着,嘴上手上都不停。还想让宋绾失去理智。


        

宋绾抓住他作乱的手,气得不行,说:"我现在是在和你讨论的你带孩子的问题吗?我是在和你讨论奖奖的教育问题!你住手!"


        

陆薄川:"……"


        

陆薄川不得不停了下来,他盯着宋绾,眼底的神色黯得骇人,抓住宋绾的手……说:"绾绾,你这样。会玩死我的!"


        

宋绾脸刷的一下,红了个彻底:"你放手!"


        

陆薄川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放了手。


        

宋绾看着陆薄川黑黑的脸色,把衣服整理好了,朝着陆薄川道:"我和你谈孩子的教育问题,谁让你乱来的!"


        

她又想起了上次两人谈抚养权的时候,她特意开着门。陆薄川朝着门口看一眼,无所谓的样子,最后堵着她不让她出门的事情,宋绾深深觉得,这门关不关,对陆薄川真是一点用都没有。


        

宋绾说:"你就不能自制一点!"


        

陆薄川臭着脸,咬牙切齿说:"你要是被人憋了四年,你就知道是什么感觉了!碰一下你的手我都能着起来!"


        

更不要说和她抱着亲着了,他脑子里连姿势和地方都不知道演练了多少遍!


        

宋绾:"……"


        

陆薄川也知道宋绾已经清醒过来,想要继续是不可能的了。


        

陆薄川见避无可避,又不敢对宋绾说自己当时对奖奖总是寒着脸的事情。


        

只能捡一些好听的话说:


        

"绾绾,我真的没有对他很冷淡,他小时候我确实看到他,会忍不住想起你,对他没有如何宠溺,但是该给他的,一样没少,我顶多算个严父,连做饭都是因为他上学回家,说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做饭,就他没有。和我闹,我特意去给他学的,怕他心里不平衡,还天天回家给他做。"


        

这个事情宋绾倒是有印象,当时她在景江的时候,问他为什么会做饭,陆薄川提过一嘴。她当时心里还特别难受来着。


        

陆薄川皮笑肉不笑:"而且他小时候是真的难带,动不动就离家出走,一点点没顺着他,就去收拾行李箱,说要和你结婚了再也不回来呢。"


        

宋绾:"……"


        

陆薄川话头一转:"而且我像奖奖这么大的时候,这些事情也是我自己来做了,男孩子就要独立一点,这么大的小孩,根本不需要你天天这么操心,要不然他以后长大还怎么保护自己的女人?"


        

宋绾也知道陆薄川这话或许说得没错,但是她总觉得奖奖还是不一样的。


        

宋绾说:"可是他从小到大,得到的父爱和母爱都那么少,又承受了那么多,学习的事情你也不操心。什么都让他自己做,自己成长,你不觉得对他太残忍了吗?"


        

陆薄川早就想和宋绾说这个问题了。


        

陆薄川叹了一口气,说:"我知道你从小到大没有带过他,觉得亏欠他,他也很想得到你的爱,所以很粘着你。你什么都想替他操心,但这些东西,他真的需要你替他操心吗?需要你事事为他做吗?绾绾,你这种爱是不健康的爱,你不要一直用着想要补偿他,亏欠他的态度,来对待他,他比你想象得要独立多了。"


        

宋绾愣了一下,从想起之前的事情开始,宋绾确实是抱着这样一种心态对待奖奖的。


        

可是这不是应该的吗?


        

她从前没有给过奖奖的,如今想要全部都给他,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的柔软都给他,这有什么错?


        

陆薄川伸出手,将宋绾抱起来。让她坐在自己腿上,面对着自己。


        

陆薄川道:"绾绾,奖奖他今年就八岁了,他会打篮球,会打壁球,踢足球,这些都是我陪着他的。我虽然没有怎么去辅导他的学习,但是四年前从东洲墓园回来后,他的成长我也没敢有丝毫马虎,你真的不用担心他会缺少多少爱。


        

他对你,格外的亲近,也是因为他没有得到过正常的母爱,他习惯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就自己争取,你多陪陪他,慢慢他就会从不安里缓过劲来的,也不用事事都那么紧张。"


        

宋绾愣了好久,她也没有当过妈妈,宋绾说:"他的性格变化好大,都是我造成的。"


        

这件事陆薄川也不知道如何说。


        

东洲墓园那件事,确实对奖奖的影响很大。


        

陆薄川想了想,道:"奖奖也未必觉得现在这样的自己有什么不好,绾绾,你不要一直用着这种负罪心里,他心里知道,那和你没有关系,他体谅你的。"


        

而随着岁数渐渐的增长,他也知道了,当年的温雅对宋绾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


        

所以他面对宋绾的时候,一心想的都是只要宋绾能够好,能不能和陆薄川真正走到一起,他都不在意。


        

宋绾的眼泪落了下来。


        

她一直耿耿于怀奖奖的转变,总是会想,如果不是她当年在东洲墓园那样对奖奖。那奖奖如今,是不是就是一个很阳光,很帅气,很爱笑的男孩子。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这么小小的年纪,就显得这样沉默。


        

宋绾只要一想到这些,心里就像是刀割一样。


        

然后总觉得自己如果给他更多。是不是就能弥补一点。


        

宋绾伸手抱住了陆薄川的腰,抱得很紧,很无助。


        

陆薄川拍着她的背,叹气:"绾绾,不要急,你和奖奖都需要时间,找到最切合的相处方法。你也不要一味的觉得自己亏欠他。"


        

宋绾眨了眨有些酸涩的眼睛,将脸埋在陆薄川脖颈间。


        

她的个子小小的,在陆薄川怀里,陆薄川抱着她,都能感受到她的身体单薄成了什么也。


        

陆薄川心疼得不行,等过了这阵子,他一定还要带宋绾去南宁区的老中医那里看看。


        

要将宋绾的身体给补起来。


        

陆薄川的手一直顺着宋绾的背,宋绾心里揪着疼。


        

陆薄川说:"绾绾,给自己和奖奖彼此一些时间,你就会知道,他的独立,对他是没有任何坏处的,相反,不仅不会对他没坏处,还对他有非常大的好处。"


        

当然,陆薄川和宋绾说这些的时候,是万万想不到,奖奖并不觉得现如今他和宋绾的相处是有问题的。


        

而且往后,对宋绾这种卖可怜,让宋绾主动关心他,并且引到着宋绾主动关心他的这种行为,会一直持续到他成年,甚至更为久远的。


        

而宋绾呢,明明他和她谈了这些话,她也听进去了,却总是不自觉的被奖奖引导着从各方面都忍不住去关心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