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189章 我爱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韩奕爷爷的生日,陆薄川是带着宋绾和奖奖还有小星星一起去的。


        

韩家在整个海城的地位都不低,韩奕的爷爷过生日,整个海城有名望的人,差不多都会到齐。


        

其实陆薄川带着宋绾去的前一夜,心里是非常矛盾的,他既想要带着宋绾去,在圈子里转一圈,却又有些害怕。


        

因为韩爷爷过生日,蒋家的人是一定要去的。


        

虽然蒋奚已经结了婚,宋绾也已经和他在一起了,但是陆薄川心里还是怕的。


        

当天半夜,陆薄川就狠狠折腾了宋绾一通,宋绾刚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他那天晚上格外的凶狠。


        

而且非常的沉默。


        

总是撑着身体,在她身体的两侧。黑眸湛湛的注视着她的每一个表情。


        

宋绾最受不了他这样看着自己的眼神,每看一次,都觉得像是要被他的眼神给吸进去,然后深深的爱上。


        

这样的陆薄川,是任何女人都没有办法抗拒的。


        

但是很快,她就发现了,陆薄川内心的别扭。


        

因为陆薄川握着宋绾的手腕,很紧,力道大得宋绾都感觉出了疼。


        

等宋绾被折腾得浑身发软,没了一点力气的时候,抬手摸了摸陆薄川汗涔涔的额发,问:"怎么了?"


        

陆薄川刚开始还不说。


        

傲娇得要死。


        

说:"没什么。"


        

宋绾看着他:"你这种表情,不像是没什么的样子。"


        

宋绾问了好几次,陆薄川才装作不在意的道:"明天韩爷爷过生日,蒋家的人也会去。"


        

他把"蒋"这个字咬得很重。


        

宋绾愣了一下,才知道他心里在担心什么。


        

然后又恍恍惚惚的意识到,为什么刚刚陆薄川一直握着她的手腕这么紧。


        

因为最近工作忙,她手腕上的纹身还没来得及清洗。


        

宋绾心里并没有执着于手腕上的纹身,当初纹的时候,她虽然确实是抱着和蒋奚在一起过一辈子的心思,觉得这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


        

但是既然她选择了和陆薄川重新开始,就不会留着这个纹身来戳陆薄川的心。


        

即便陆薄川说让她留着,好让他警醒。


        

但是宋绾断没有这样磋磨陆薄川心的道理。


        

她一日留着这个纹身,陆薄川心里就会一日横着一把刀。


        

宋绾抬眼看他:"你就为了这件事?所以今晚一直憋着一股劲?"


        

"才没有。"陆薄川道:"这也不是什么大事。说实话,我根本没把他放在心上。"


        

宋绾笑了起来,她摸着陆薄川的心脏:"你说话,不摸摸自己的心脏吗?你这还叫没把他放在心上?"


        

陆薄川哼了一声。


        

宋绾认真的看着他,陆薄川被她看得很不自在,但他没有移开眼,沉邃的眸子就这么注视着宋绾,嗓音带着事后的慵懒,性感得要命:"看什么?嗯?"


        

宋绾说:"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哥哥,你不用一直耿耿于怀,你要相信,你有重新让人爱上的资本。"


        

她将陆薄川的手放在心口处,说:"这里,现在装着你,没有别人了。"


        

陆薄川被她一声哥哥叫得浑身发麻。宋绾以前撒娇的时候,也叫过他哥哥,但是那真的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她还说,她的心里,现在装着的,没有别人了。


        

陆薄川眼神显得更加的黯沉,黯得让人心惊肉跳,两人贴得很紧,宋绾甚至能感受到他结实的胸膛上条理分明的肌理纹路,以及对方心脏脉搏的搏动。


        

那是一种充满力量和侵略性的强势。


        

陆薄川的呼吸也很沉,就那么看着宋绾。


        

"我爱你。"陆薄川说:"宝宝,我是不是还没有跟你说过这三个字?我爱你,你多看一看我,不要去看别人。"


        

他说着,低下头,紧紧的抱着她,吻她,像是要将她嵌入自己的身体里似的。


        

只觉得还不够。


        

渐渐的,他又开始失控,疯狂。


        

他其实并不是介怀她和蒋奚的过去,他更多的是不安,是惶恐,因为宋绾和蒋奚,确确实实有过别人无法企及的过去。


        

蒋奚十年的爱,对任何一个女人而言,都是没法轻易抵抗的。


        

而他也深深的知道,宋绾没有和蒋奚走下去。


        

并不是因为彼此不够爱,不够喜欢。


        

而是因为现实的原因,才没有能往下走。


        

正因为知道,所以才会不安。


        

而这种不安,他又没有办法发泄出来,只能将这一切。都倾注在床上,他只想狠狠的占有她,让他知道,宋绾是真正的属于他的,他才能够有一丝安全感。


        

半夜的时候,等宋绾睡着了,陆薄川依旧没什么睡意,他站起身,去到外面的阳台上,点了一支烟,沉沉的抽着。


        

韩爷爷的宴会,是晚上才正式开始。


        

白天的时候,宋绾还是去了公司,公司如今算是正式上了轨道,但因为要管的东西太多,请的人手又少,所以周竟也好,顾思思和宋绾也好,就没有一个不忙的。


        

中午宋绾和周竟约了人请吃饭,施工单位就是这样,不管是哪里,都要夹着尾巴做人。


        

甲方爸爸要供着,监理单位要供着,安监站和质监站就更要供着。


        

今天主要是请安监站的人吃饭,甲方爸爸和监理单位也都在,喝酒的事情基本都交给了周竟,别人要敬宋绾酒,周竟都给挡了回去,笑着道:"绾绾她胃不好,医生特意交代,千万不能喝酒,这酒我就代她喝了。"


        

这些人劝酒是实打实的厉害,但是也不会逼着人喝,不过能喝酒的人,就遭殃了。


        

等好不容易吃完饭,周竟的头都快疼死了。


        

整顿饭,宋绾基本上是滴酒未沾,回公司的时候,是宋绾的开的车,周竟坐在副驾驶。


        

周竟道:"你前两天带着奖奖和小星星过去爸妈那儿了?"


        

他那天刚好不在。和人谈生意去了。


        

宋绾一边开着车,一边"嗯"了一声,道:"一起去吃一顿饭,我怕他们在这边不习惯。"


        

周竟说:"有宋伯父在,几人相处得还挺好,但是他们到底在乡下呆惯了,不习惯这里,但是他们回去我也不放心。在这里我也放心点,有点什么小灾小病,还能有个人照看着,要是回去,出了事,我们谁也不知道,他们能呆这么久,估计也是盼着想见两个小孩。你周末多带孩子去看看。"


        

"我知道的。"宋绾说:"这个你不用担心。"


        

她说着,车子一转,经过一个路口的时候,看到前面有个整形医院,愣了一下,车子本来都要开走了,但是想到什么,突然一打方向盘,将车子朝着整形医院的方向开去了。


        

周竟被她这一拐弯,差点没吐出来,好不容易压下来,看着她:"怎么了?突然拐弯,我差点吞你一车。"


        

这车是陆薄川送给宋绾的那辆。


        

宋绾说:"吐就吐了呗,又不是不能洗,我去医院有点事。"


        

她说着,已经找了个地方,把车停下来。


        

周竟也跟着下了车,去路边买了一瓶水漱口,心里才舒服了点。


        

等一抬眼,才发现,宋绾进的是一家规模挺大的整形医院。


        

周竟愣了一下,追上去,一把拉住宋绾:"你来这里干什么?"


        

宋绾把手伸了出来,道:"洗这个。"


        

周竟只知道她的手上纹了个东西。很细,他一直以为是宋绾觉得这条疤太丑了,所以纹了个东西遮挡了一下。


        

这会儿才意识到不是,拿着宋绾的手过来看了一下,一眼看出是什么字母,而这个字母,周竟很熟悉。


        

蒋奚在医院,给病人看病的时候。就是签的这个名字,他以前看到过。


        

周竟看着这串字母,都跟着愣了一下:"你纹的他的名字?"


        

他其实有些心烦,相比来说,他私心里,是更喜欢蒋奚的。


        

"嗯。"宋绾说:"当时病好了,想把这个疤痕遮掉,蒋奚带我去纹的,他问我要纹什么,我当时没告诉他。"


        

周竟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这种时候,这种纹身,确实不适合再留着了,要不然陆薄川心里得多难受,他伸手揉了揉宋绾的头发。


        

"那我陪你去。"


        

周竟其实喝得有些多了,宋绾也不放心让他一个人先回去。


        

宋绾点了点头。说:"到时候你就在外面等着我。"


        

两人去咨询了一下医生。


        

宋绾也是今天早上查了一下,才知道,去这个东西,要去好一点的整形医院才行,因为整形医院的设备先进。


        

洗纹身的速度不快,今天晚上要去韩爷爷的宴会,宋绾心里其实也并不是半点波动也没有。


        

若认真说起来,她心里还是有些紧张的。


        

因为纹的东西不大。宋绾的纹身洗得还算比较干净,但是纹身一洗完,她手腕上的疤痕就露了出来。


        

周竟看着她手腕上的那条疤痕,当初宋绾割腕的时候,他人还没有醒过来,他是后来才知道这件事的,知道了后,眼泪都控制不住的往下流。


        

但是好在,一切都过去了,一切都在往前走。


        

以前的种种,都成了过眼云烟。


        

周竟抓着宋绾的手,细细的摩擦着。


        

而另一边,唐错因为脖子上有些过敏,过来这边看看,等检查完,拿着单子和经纪人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这一幕。


        

唐错这个人都愣在了原地,再也动颤不得。


        

唐错一直觉得,周竟这种人,生来性格就是如此,不会疼人,即便他这个人看上去再怎么温文尔雅,礼貌有度,但是本质上却是个很绝情的人。


        

他不会把任何人放在心里。她很早很早以前,就已经知道了。


        

表面上,他是个很好相处的人,在他不用付出太多的心血时,他能给的,都会给出去。


        

但是你想要从他那里拿到更多的东西,却是怎么也拿不到的。


        

所以尽管周竟对她冷淡,但她始终心里是平衡的。


        

因为在她的眼里,周竟就是这样的。


        

可是原来,事实的真相,并不是这样的,原来,他也会有疼人的时候,原来他眼底,也会温柔得像是能滴出水来。


        

只是那个人,不管过了多少年,都不会是她而已。


        

唐错的心,从来没有这么疼过。


        

哪怕当年,她当着所有人的面,朝着他告白,他淡淡的回一句,不认识,她也没有这么疼过。


        

哪怕那个晚上,他把她压在床上,始终留着最后的一丝底线,不肯碰她,她也没有这么疼过。


        

那种疼,不要命,却入骨。


        

唐珍婉也站在那儿,也看到了这一幕,她赶紧转过头去,去看唐错的表情。


        

她从来没有见过唐错这样哭过。


        

那眼里的疼。看得她的心都跟着狠狠一把揪着。


        

"错错……"唐珍婉有些心慌的开口,想要拉着唐错转身。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周竟像是感受到了什么,目光朝着这边直射过来。


        

周竟的目光折射过来的那一刻,唐错的心里猛地一抽,她几乎是在下一刻,狼狈的转身就想跑。


        

"错错!"唐珍婉赶紧跟上去。


        

但是还没等唐珍婉追上去,斜方向却突然冲出来了一个人。将唐错狠狠撞到在了地上。


        

唐珍婉心都提起来了:"错错!"


        

唐错这一摔,正好斜对着周竟,她一抬眼的功夫,就和周竟四目相对。


        

周竟站在那儿,却没动。


        

但是他的目光,却也没有收回来。


        

那一刻,唐错只觉得心里,像是刀割一样的难受。


        

她是真的喜欢这个男人。哪怕上次,周竟差点把她给勒死。


        

但是她心里是知道的,自己做的事情,周竟想杀了她,也是很正常的。


        

她只是没有想到,周竟也会有这么温柔的时候。


        

她甚至都不敢去看他旁边那个女孩儿。


        

唐错细长的手指慢慢攥紧。


        

而一旁的宋绾,早就在唐珍婉喊唐错的时候,就下意识顺着这道声音,朝着两人这边看了过来。


        

然后很快,她就认出了那个人是谁。


        

她转头朝着周竟看了过去,周竟的视线还平静的落在唐错身上。


        

宋绾皱了皱眉,又看了看那边目光一直落在周竟脸上的唐错,唐错咬着唇,眼底全是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