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191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奖奖今天穿了一身黑色的小西装,里面陪着小衬衫,衬衫上打着领结,头发也让人打理了一下,因为他很少说话的缘故,整个人看起来又帅又冷。


        

是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小星星则穿了一套公主裙,头上戴了一朵有些夸张蝴蝶发卡,头发有些微微的自然卷,刚好到脖子的地方,显得那双眼睛又大又黑亮,特别萌。


        

小星星被陆薄川抱在怀里,几人去的时间不算早,宴会现场的人已经很多,但是因为陆薄川在海城地位,和这一家子人的长相和气质,几人一进来。宴会现场就安静了一瞬。


        

韩奕隔着老远就看到几人,赶紧迎上来,带着陆薄川一家人去见韩爷爷。


        

韩爷爷年纪已经很大了,但是因为是从军的,精神头却很好,带着軍人特有的威严。


        

陆薄川和韩爷爷打了一声招呼,因为现场的人多,两人也没多说什么,韩奕便将人引到了他们这个圈子的熟人那里。


        

他去的时候,还忍不住朝着宋绾看拉着陆薄川往前走了几步,啧啧了两声,问:"你们现在在一起了?"


        

陆薄川那个时候,没和宋绾在一起,都能当着韩奕他们的面秀起来。


        

这会儿在一起了,秀一秀的心态就更不要说了。


        

等的就是这个机会,要不然他干什么要当着宋绾的面,总说要带着她在圈子里过一圈?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陆薄川不动声色,却暗戳戳的道:"她这么爱我,我们怎么可能不在一起?"


        

韩奕:"……"


        

陆薄川见他不说话,问:"怎么?羡慕?"


        

韩奕这个单身狗,因为绝大多数都呆在部队,找女人根本没有陆薄川这样的人这么方便,韩奕说:"我一直想问你,你那天回去。说要给她下跪,最后下跪了没有?"


        

说的是那天,陆薄川找他喝酒,他问陆薄川干什么去,陆薄川回他,给宋绾下跪去。


        

陆薄川嗤笑一声:"怎么可能?你觉得她舍得吗?"


        

韩奕其实挺为陆薄川高兴的,陆薄川能够苦尽甘来,作为兄弟,他除了替他开心,就是开心了。


        

而且陆薄川受伤那会儿,宋绾的状态,他其实也看出来了,是心里就算装着的仇恨再多,但是爱却也是根深蒂固的。


        

这两人这场恋爱,谈得伤筋动骨,但凡陆薄川有一刻有过放手的念头。两人也未必能走到一起去。


        

但是兜兜转转,两人最终还是走到了一起,哪怕经历了那么多,却还是彼此深爱着,这样的感情,又怎么能不让人羡慕呢?


        

韩奕没谈过这样的感情,也不明白这样竭尽全力的爱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滋味。


        

不过看着陆薄川这种宣誓主权的样子,又忍不住贱兮兮的:"蒋奚等会儿就回来了,我听说他那老婆,和他是未婚先孕,感情未必那么深………"


        

陆薄川:"……"


        

陆薄川还真不知道这回事。


        

自从蒋奚结婚后,他的心思就都放在了宋绾身上,从没找人查,也没听人说过蒋奚的事情。


        

陆薄川心里倒是紧张起来,表面上却还是一片云淡风轻,哼了一声:"那也要他有那个本事才行。"


        

韩奕笑起来,他把陆薄川去了一个角落。


        

角落里坐着姜绥,南心,秦轶,和江律等,全是一个圈子里的,也是海城的商业巨头。


        

南心已经生了,姜绥小心翼翼的伺候着,几人一进去,宋绾就见到了南心,两人最近都忙,也是好久没见了,宋绾一进去,就过去坐在了南心旁边。


        

陆薄川把小星星放下来,小星星想去吃东西,奖奖带着她。


        

宴会现场人太多。韩爷爷的地位又不同寻常,这些小辈的能在他面前露个面,已经是一种殊荣。


        

倒是几人凑在一起,能谈的事情也很多,而且谈的全是能让海城的经济命脉抖三抖的事情。


        

去年陆薄川和秦轶合伙扳倒了闻家,两人能聊的东西也多了起来。


        

当然,每次谈的时候,话都是点到即止。


        

和聪明人说话,在精,不在多。


        

褚矜今天也来了,当时秦轶这条线,还是他引荐的。


        

褚矜依旧呆在北定区那边,他偏过头点了一支烟,想抽,姜绥立马朝着他看了过去:"要抽烟去外面抽,没看到这儿有女士吗?"


        

褚矜:"……妈的!"


        

褚矜没忍住爆了粗。


        

期间的时候,宋绾上了一堂洗手间,陆薄川站起身,本来是想陪着她去的,但宋绾制止了,她叫了一个服务员带她去洗手间。


        

而就在宋绾走了没多久,陆薄川就收到了一条短信,是来自韩奕的。


        

刚刚韩奕将陆薄川带过去后,就走了,过去应酬去了。


        

短信只有短短的几个字:"蒋奚来了。"


        

陆薄川低头看了一眼,握着手机的手指都跟着用力收紧,他几乎是下意识站起身,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过去。


        

步伐甚至有些慌乱。


        

而与此同时,宋绾已经从洗手间出来了,刚要穿过长廊,一抬眼,却看到了离自己不远处的蒋奚。


        

宋绾心脏狠狠收紧,蒋奚也朝着她看了过来。


        

宋绾细白的手指动了动,想说话,但是一时间竟然没说出来,倒是蒋奚先开了口:"最近还好吗?"


        

"挺好的。"宋绾笑了笑,她哑着嗓子:"你嗯?"


        

"嗯,也挺好。"蒋奚说:"我听说不久前,薄川出了点事,还好吗?"


        

"已经没什么了。"宋绾回答。


        

说完。两人沉默下来。


        

蒋奚说:"绾绾,祝你幸福。"


        

宋绾说:"你也是。"


        

蒋奚笑了笑。


        

是一种很沉静的笑,他说:"谢谢。"


        

说得很认真。


        

宋绾还要说什么,蒋奚的电话响了起来,他低头看了一眼,是医院那边的电话。


        

他来的时候,医院的人都知道,他是来做什么的。如果没有很急的事情,医院是不会打这通电话过来的。


        

蒋奚接了起来,对面的人声音很急切,是医院里一位病患出了事,刚刚动完手术没几天,病人的病情突然恶化,这手术是蒋奚主刀,电话那头的护士让他赶紧回去看看。


        

他人刚到别墅。但是这种事情却又没办法拖着,蒋奚挂了电话后,看着宋绾,他说:"我医院出了点事,要先走了。"


        

宋绾回过神来,她说:"哦,好。"


        

蒋奚看着她,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转身大厅找韩爷爷去了。


        

不管怎么样,他现如今,是蒋家的接班人,就算要走,也要去和韩爷爷告个别。


        

蒋奚走后,宋绾吐了一口气,她是真的已经很久很久没见到蒋奚了,这么想想,都快一年了。


        

时间过的是真的很快的。


        

宋绾正想着,后面想起了脚步声,宋绾一转头,就看到了走廊那头的陆薄川,陆薄川看着宋绾,然后大步朝着宋绾走过去。


        

宋绾问:"你怎么来了?"


        

陆薄川说:"过来找你。"


        

宋绾走过去,抱着陆薄川的腰。将脸埋在他胸口处,吸了吸秀气的鼻子,说:"你才不是过来找我。"


        

"怎么不是?"陆薄川抱着她,他的声音低低沉沉的:"想你。"


        

宋绾闷闷的笑了笑,说:"陆薄川,你表现得太明显了。"


        

陆薄川也笑了笑,他说:"有这么明显吗?"


        

宋绾沉默了一瞬,她道:"其实我刚刚已经和他见过面了。"


        

陆薄川笑容一僵。


        

他转头过来。沉邃的眸子看着宋绾,那里面深不见底。


        

宋绾说:"没什么的,都已经过去了。"


        

陆薄川抬起手,伸出修长漂亮的手指,扣住宋绾的下颚,他突然朝着宋绾吻了下去。


        

在这样的场合,其实这样的举动,是很不好的,因为人太多了。


        

但是陆薄川也不在乎,他将宋绾抵在墙壁上,撕咬着,吻得很深。


        

宋绾迎合着他。


        

期间的时候,有人的脚步声接近,但是大概是看到两人在接吻,很快就又退了出去。


        

等吻完,陆薄川的眸子黯沉得要命。他说:"我刚刚就应该跟着你。"


        

宋绾说:"你怎么这么小气。"


        

"就是这么小气。"陆薄川道:"绾绾,你是我一个人的。"


        

"嗯,我是你一个人的。"宋绾凑过去,亲了亲陆薄川的嘴唇,她的嘴唇被陆薄川刚刚咬得有点疼,她说:"以后都是你一个人的。"


        

陆薄川闻言,面部这才松散不少。


        

他带着宋绾往外面走,说:"带你去见几个人。"


        

出去后。他也没直接带着宋绾回刚刚的地方,他带着宋绾见了一圈人,这些人,往后宋绾在圈子里,都能够用得着。


        

宋绾一直带着笑意,应酬着,陆薄川是真的觉得这样的宋绾,浅浅的笑着的样子,都像是在发光。


        

怎么也爱不够。


        

两人正在应酬着,突然,那边传来一阵骚动,宋绾好像听到了小星星的声音,带着哭腔。


        

陆薄川也听到了,他脸色变了变,拉着宋绾赶紧往声源处走。


        

等走到那儿,正好看到小星星短短的手插着小腰。眼睛里蓄满了泪:"我粑粑说了!男孩子不可以随便亲我!你懂了吗!"


        

在小星星对面,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看起来和小星星是差不多大的,男孩点点头:"懂。"


        

奖奖脸色很冷,他说:"星星,过来。"


        

小星星小嘴唇嘟得特别圆,气得胸口都在起伏,看起来特别萌。说的话奶奶的,周围的人全朝着她看了过来。


        

"你的粑粑麻麻呢!"小星星气鼓鼓的看着对方。


        

那男孩儿倒是有些淡定,他说:"在那边。"


        

正在这时,陆薄川和宋绾刚好到了,两人朝着男孩儿指的方向看过去,一眼看到,一旁脸上没什么表情的秦轶。


        

说实话,秦轶的背景,哪怕是已经和对方合作过的陆薄川,也探不到底,但是这人的手段,陆薄川却是见识过的。


        

秦轶看着那小男孩儿,问:"秦濯宸,怎么回事?"


        

秦濯宸却走过去,走到小星星面前,想要伸手替小星星抹眼泪,小星星说:"你还想过来!"


        

秦濯宸不过去了,他说:"你不要哭。"


        

奖奖都快气炸了,刚刚他就过去帮小星星去拿了一块蛋糕,这小孩就朝着小星星亲了过去,要不是场合不对,那小孩儿又太小,他都想一脚踹死对方。


        

奖奖抱着小星星,他低头看着秦濯宸,目光冷冷的。


        

秦轶看着自己的儿子,又看看奖奖,陆薄川这儿子,他是知道的,小小年纪,心思却深,而且表面功夫还做得很好。


        

像这种人,以后长大了才是最难拿捏。也最难掌控的人。


        

秦轶弄清楚了是怎么回事,朝着秦濯宸冷嗤了一声:"不可以随便亲别女孩子,只道吗?还不给姐姐道歉?"


        

秦濯宸比小星星小了一个月左右,闻言看了看对他很抵触的小星星,倒是很乖:"姐姐,对不起。"


        

对不起个屁!陆薄川脸色都青了,要不是秦轶的地位摆在那儿,今天这事儿他是不能放过去的。


        

秦轶这踏马养的是什么儿子!


        

但是面对秦轶。他又只能隐忍着不能发火,倒是宋绾觉得秦濯宸还蛮乖的,小孩子打打闹闹其实也很正常,宋绾蹲下身:"濯宸为什么要亲姐姐呀?"


        

"姐姐好看。"秦濯宸看着小星星,脸有点红:"看到我就想亲。"


        

"我好看也不可以亲。"小星星声音奶得不行,气嘟嘟的:"男女授受不亲!"


        

"秦濯宸!"秦轶倒是给足了面子,就算秦家势力在那儿,但是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往后他很多东西,他还是要和这些人打交道,秦轶冷着脸,一把捞起自己的儿子,道:"听到了没有?"


        

秦濯宸说:"知道了。"


        

他有点怕奖奖,奖奖刚刚也没骂他,也没怎么着,但是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怕他。


        

这个插曲很快就过去,几人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秦濯宸还要找小星星玩,小星星其实也有点想和秦濯宸玩。


        

但是奖奖不让她过去。


        

还拿了湿毛巾给她擦嘴唇。


        

秦轶在一旁看着,这孩子不动声色,倒是把什么事情都做得绝。


        

这个插曲很快就过去。


        

秦轶也没在这里待多久,秦家的势力比韩家高了不知道多少,他能来这里,其实对韩家的人来说,是荣幸,也是压力。


        

秦轶走的时候,韩爷爷特意过来送他。


        

秦轶道:"韩老爷子就不用送了,我先走了,以后有机会我再来拜见您。"


        

韩爷爷哪里敢让对方拜见自己,他忙道:"今天您能来我都已经很高兴了,哪里敢说拜见二字。"


        

秦轶笑了笑,没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