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192章 养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只是人一出门,就使劲拍了秦濯宸的屁股一巴掌:"这么小,就给我乱来,嗯?"


        

秦濯宸哪里知道什么是乱来,他抱着秦轶,道:"爸爸,我要转学。"


        

秦轶问:"转什么学?"


        

"我要去和姐姐一起读书!"秦濯宸道:"我要去上姐姐的那个学校!"


        

"不准!"


        

"我要去!"秦濯宸说:"你不让我去,我就去找爷爷!"


        

秦轶说:"不准去!"


        

秦濯宸还小,不让他去,他就哭了起来:"我要和姐姐一起读书!我回家告诉妈妈!"


        

秦轶头痛死了,他说:"这么喜欢姐姐?"


        

"嗯!"秦濯宸点头:"我想姐姐了。"


        

秦轶觉得,这小子要好好教育一番了!


        

秦轶走后,陆薄川一家人还留在韩家,宋绾一直呆在陆薄川身边,陆薄川在海城的地位,奠定了他的人际关系。


        

其实这个宴会韩家的人办得很低调,来的人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上来和陆薄川攀谈的人不少,陆薄川一直拉着宋绾的手。


        

过来的人难免要问一句:"这位是?"


        

陆薄川说:"我的太太。"


        

像他们这些人,对于陆家的事情,不说了如指掌。但也知道个七七八八,也是没有想到两人还会走到一起,又看向奖奖和小星星。


        

陆薄川道:"我和我太太的小孩。"


        

言语之间淡淡的,但是就是能让人感觉得出来,他和宋绾的恩爱。


        

宋绾歪着头看他,有些想笑,她觉得陆薄川真的对把他们的关系公开,迷之执着。


        

走哪儿都忍不住要炫一炫。


        

她又想起以前的时候,陆薄川给自己渡烟渡酒的事情了。


        

那个时候也不知道他是处于什么心理。


        

但是当时宋绾是很开心的,而且这件事一直记了很多年。


        

一家人离开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小星星都已经睡着了,被陆薄川抱在怀里。


        

他们来的时候,是叫了司机的,这会儿宋绾坐在副驾驶,陆薄川抱着小星星和奖奖坐在后面。


        

奖奖问:"秦家的地位在海城很高吗?"


        

"比你韩爷爷家要高,你韩爷爷见了他,也得尊称一声。"


        

奖奖沉默片刻,没说话了。


        

自古以来,有钱的不如有权的,权大一级,捏死你那就等于捏死一只蚂蚁。


        

就算是陆家和韩家,对着秦轶的时候,也得忌惮着。


        

这种东西,像奖奖这样的身份的人,从小就耳濡目染,是什么都知道的。


        

宋绾朝着奖奖和陆薄川看了一眼,她觉得陆薄川教奖奖这些东西,未免太早,但是这种环境。好像又确实是这样,想了想,到底什么话也没说。


        

几人回到家,时间已经很晚了,给奖奖和小星星洗漱完,宋绾给奖奖泡了一杯牛奶,奖奖接过来喝了,然后就上楼睡觉去了。


        

宋绾去洗澡,陆薄川哄着小星星睡觉,小星星也很累了,睡得很早。


        

宋绾洗完澡出来,陆薄川澡都已经洗完了,正在站卧室里打电话。


        

宋绾推开房间的门进去的时候,陆薄川朝着她招了招手,宋绾走过去,陆薄川就把她抱进怀里,电话那头的人不知道说了句什么,陆薄川说:"我知道了。"


        

然后就挂了,看着宋绾,凑过去吻宋绾。


        

他把宋绾抱到窗台上。然后把宋绾的手拿过来。


        

宋绾的手腕上红红的,陆薄川把一旁的药膏拿过来,低头给宋绾抹药膏,他问:"还疼吗?"


        

宋绾摇摇头:"不疼。"


        

陆薄川用手指摩擦着这个纹身,也没敢挨着,怕感染,和皮肤隔了一点距离,他说:"当时冲进去,看到你躺在浴缸里,我都快死了。"


        

宋绾心脏也跟着微微疼了起来,陆薄川今天其实看着宋绾纹这个纹身的时候,心潮就一直起伏着。


        

过去的那段时间,若说有什么是他不敢回首,触碰的,那就是他推开门,看到一点生气都没有的宋绾的那一刻。


        

陆薄川紧紧的抱着宋绾,很用力。


        

然后凑过去,吻宋绾,吻得很温柔。


        

等松开宋绾,他黯沉着眸子看着宋绾,看得宋绾心脏"砰砰砰"的跳着,然后他又凑过去,亲了亲宋绾的嘴唇,突然开口道:"绾绾,我们补一个婚礼吧?"


        

宋绾"嗯?"一声,心脏微微收紧。


        

陆薄川嗓音低沉,他道:"以前还没来得及等你毕业,虽然现在迟了点,但是我还是想和你举行婚礼。"


        

宋绾低垂着眼看他。


        

"怎么这么突然?"


        

整整十年了,从和他结婚,到现在,这十年,宋绾几乎都没再想过要重新办婚礼的事情。


        

陆薄川也没说话,他扣着宋绾的后脑勺,两人无声的接着吻,其实想要和宋绾结婚这个事情,也不是他一时兴起,他刚开始是怕,怕宋绾想起他和夏清和的那场婚礼。


        

那场婚礼,陆薄川至今还记得。当时的宋绾有多崩溃,眼底有多破碎。


        

她把所有的孤注一掷,都用在了上面,那个时候的她,像是困兽一样,没有一丝一毫的出路,她以为她能够用舆论的压力,让上面重新彻查当年周自荣的案件。


        

但是得到的却是她病例的被公开。


        

陆薄川直接斩断了她最后的一丝希望。


        

哪怕当时陆薄川是处于保护的目的,可是宋绾的痛苦,却一样不少的经历了。


        

陆薄川不敢想象,当时她看到自己公布病例的时候,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种心情,可能整个人都跌入了更加无底的深渊。


        

所以这么久以来,他都不敢向宋绾提重新结婚的事情。


        

他很怕,怕到小心翼翼。


        

就像是此刻,他也不敢往深了和她谈。


        

只是更深的,吻着她。


        

深得像是要将宋绾融于自己的血肉。


        

他把宋绾抱起来,放在床上,很用力,宋绾从头到尾,都是紧紧的抱着他。


        

这件事,陆薄川后来也没提。


        

宋绾也没再提。


        

但是她也没觉得有什么,陆薄川向她提结婚的时候,她确实想到了当初他和夏清和的那场婚礼,说不难受,那是假的,即便是知道他和夏清和的那场婚礼,目的是为了她,但是可能没有人会不在意自己的老公和别的女人步入殿堂的样子。


        

不过那种感觉,其实很奇怪,不被提起的时候,就没什么感觉,一旦被提起,心里就像是梗着一根刺似的。


        

陆薄川折腾的时间比较久,还凶。


        

宋绾哭着求他。


        

他嘴上答应,但是行动上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宋绾紧紧的抱着他。


        

等一切平息下来,宋绾又累又饿。


        

陆薄川知道她在宴会现场没吃多少东西,撑着身体注视着她:"饿不饿?"


        

宋绾声音都是软的:"有一点,但也不是很饿。"


        

"先别睡,我去做点东西,吃了再睡,好不好?"


        

陆薄川说完,就直起身体,起床给他下面条吃。


        

他的手艺是真的很好,以前宋绾胃口不好的时候,吃他做的东西心里都像是含着一把刀的时候,都觉得他做的好吃,现如今,就更不用说了。


        

陆薄川直接把做好的面条端上楼。放在柜子上,又把宋绾捞起来,面对面抱着,放在垫了垫子的椅子上,哄着她吃一点。


        

宋绾吃了小半碗,她胃不好,吃得不多,吃完以后,陆薄川就把她吃剩下的,全吃了。


        

宋绾低声的问:"你当时是去哪里学的厨艺?"


        

陆薄川说:"本来是自己照着书做的。但是奖奖嫌弃不好吃,就找了个师傅学了几天。"


        

"做得真好吃。"宋绾说:"以前我们结婚的时候,你从来就没做过。"


        

"我错了。"陆薄川说:"以后只要有时间,就都做给你吃,嗯?"


        

宋绾笑了笑,她想了想说:"我以前以为你是为了夏清和学做的呢。"


        

陆薄川:"……"


        

陆薄川说:"我现在跪下,还来得及吗?"


        

宋绾凑过去,亲了亲陆薄川,陆薄川把她捞过来,坐在自己腿上。亲着她,说:"别惹火,刚平息下来,你一亲我,我就控制不住。"


        

宋绾哼了一声:"你以前就不这样,我们结婚后,很长一段时间,你都没和我那啥,那个时候血气方刚的,也没见你这样。"


        

"都是装的。"陆薄川叹了一口气:"天天憋着的,觉得那个时候你的表情挺有趣的,天天晚上起床洗冷水澡,看着清心寡欲无欲无求,脑子里十八般武艺都用了一个遍。"


        

宋绾:"……"


        

宋绾说:"你这是什么恶趣味?"


        

"我哪知道。"陆薄川说:"那段时间我都快成忍着龟了,韩奕知道后没少笑我。"


        

当时陆薄川和韩奕聚会,韩奕问他感觉怎么样,他说,除了床上憋得太厉害,其他都挺有趣。


        

韩奕不可思议,问他干嘛要憋着。


        

陆薄川淡淡回了句:"有趣。"


        

韩奕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不过陆薄川那个时候,确实是觉得有趣的,包括教宋绾抽烟喝酒,那个时候是以什么样的一种心态呢?


        

就是养孩子的心态,想让她的每一丝变化,都是和自己息息相关的。


        

所谓的养成系。


        

这其中的乐趣,确实是很多人无法理解的。


        

陆薄川又亲了亲她,说:"别提我当时了,要早知道后来要憋那么多年,我那个时候才不憋着,得连本带利的还回来。"


        

宋绾说:"活该。"


        

刚吃完东西。宋绾也不能马上睡,陆薄川抱着她在窗边来回走了几圈,而且两人这么抱着,陆薄川什么反应宋绾都感受得清清楚楚。


        

宋绾真是服了他,扯着他的耳朵说:"我这叫消食吗?"


        

陆薄川说:"要不然我们再去床上运动运动,效果最好。"


        

宋绾说:"你一天到晚就只想着这些事。"


        

陆薄川低低的笑了一声,他是真的对宋绾毫无抵抗力。


        

陆薄川抱着宋绾,也没真的继续。


        

把宋绾往上巅了巅,宋绾抱着他的脖颈,脸埋在他脖颈里。陆薄川抱了没一会儿,宋绾可能是太累了,竟然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而从那一天过后,宋绾这边就又开始忙碌起来,陆薄川这边也很忙,但是很多时候,他都迁就着宋绾的时间。


        

一有时间,就会去接宋绾。


        

十月底的时候,祁辉那块地的使用权终于彻底办下来,祁辉拿这块地也废了不少时间,前前后后加起来大概快有两年。


        

使用权办下来后,接下来就开始办理其他的证件,等其他的证件办下来,设计那边的图纸也已经出得差不多了,宋绾和周竟约孔君昊吃了几顿饭。


        

因为万威那边的主体上来,甲方赶进度又赶得急,陈燕那边的很多事情都顾不过来,很多事情都是顾思思自己去跑,而且主体上来后,很多东西都需要总部那边盖章。签字。


        

每一次的工程进度款,也都要经由甲方的账户,各种手续也都是顾思思在办理。


        

顾思思海城和溪秀区两边跑着,忙得更是脚不沾地。


        

祁辉这边的事情,顾思思也明白,若是这个项目能谈成,这其中大部分原因,都是靠着宋绾和季慎年的关系的。


        

单宋绾也说了,这个项目一旦谈成功,合同签订后。都是算在顾思思的头上。


        

而且一旦这个项目谈成,那这就是他们这个分公司,迄今为止,最大的一个项目了。


        

不仅仅只包含了资料,还包含了这一栋主体的施工,顾思思不敢自己去谈,怕没谈好,项目给飞了。


        

所以这个项目的主负责人,就落在了宋绾手上。


        

但是宋绾没办法喝酒,所以一般都是周竟和她一起去。


        

而宋绾每次去和祁辉的人约吃饭,基本都会和陆薄川提前说。


        

陆薄川每次都忍不住打电话,他电话打过来,也不问,就暗戳戳的和她聊天。


        

宋绾也很配合他,他不问,就主动说,见了谁,进度怎么样,而且她这边的事情,其实大多数都是交给周竟去跑。


        

有一次周竟听到了。说:"查岗这么仔细,他一天到晚没事做么?"


        

其实自从宋绾和陆薄川重新在一起你后,陆薄川对宋绾是真的很好,那种好,是各方面的。


        

当然,除了他的掌控欲是真的很强,而且对宋绾的占有欲也很强。


        

但是他也不会去强迫宋绾更改自己的决定,会给她绝对的自由的空间。


        

宋绾对陆薄川这种想要自己时刻在他眼皮子底下的行为,倒是没觉得怎么样,因为陆薄川的度掌握得很好。宋绾说:"他就是担心我。"


        

周竟说:"你不要这么惯着他,惯的一身什么臭毛病。"


        

宋绾笑了,她说:"是我被他惯的一身臭毛病吧?"


        

这一点周竟到也不是不同意,这一年以来,宋绾的性格,确确实实,被陆薄川养回来不少。


        

有时候陆薄川对宋绾的宠溺,周父周母看到了,都有些不好意思。


        

而这么久以来,周竟对陆薄川也渐渐没有以前那么抵触了,主要是奖奖和小星星也挺替他加分的。


        

周竟哼了一声,说:"那也是他应该做的,做再多也不过分。"


        

宋绾笑着说:"你就嘴硬吧?不要跟我说你和他相处的这么久时间里,心里对他没半点钦佩。"


        

宋绾指的是事业上的。


        

自从宋绾的性格有所开朗后,周竟对陆薄川的抵触没那么深了,陆薄川这个人又很会审时夺度,周竟对他没那么抵触了,他就时不时在去周家的时候,和周竟聊聊公司的事情。


        

又或者给周竟说说公司的运营应该怎么弄,想要的项目应该怎么入手。


        

周竟之前是学法律的,他人虽然也聪明,但很多事情,若是没有陆薄川,他也不见得办不成,但是花的时间,和走的路,估计就没那么顺畅。


        

男人就是这样,很多时候,对有手段的男人,是带着天生的好感的,周竟也不得不承认,他对陆薄川,确实是佩服的。


        

而陆薄川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就有事没事和他聊一聊。


        

日子久了,周竟虽然表面不说,但是内心里确确实实是佩服他的。


        

周竟抽着烟,没说话。


        

这天和祁辉的负责人吃完饭,几人都没喝酒,是周竟开的车,宋绾低头看了一眼时间。才反应过来,已经差不多十月底了。


        

她想起来,好像陆父和陆璟言的忌日,快要到了。


        

宋绾想到这个事情,心里难免有些难受。


        

晚上陆薄川开车过来接她下班,宋绾上了车后,一直有些沉默。


        

其实从她和陆薄川在一起你后,宋绾没有去看过陆宏业和陆璟言。


        

刚开始没和陆薄川好的时候,她是不想去,不想面对。后来两人在一起了,宋绾又忙,没有想起来。


        

陆薄川看着宋绾心事重重的样子,问:"怎么了?"


        

宋绾想了想,问:"爸爸和二哥的忌日,是不是快要到了?"


        

陆薄川握住方向盘的手指几乎是下意识的用力收紧,喉咙都开始发紧,想抽烟,两人在一起后,陆薄川从来没有对她提起过陆宏业和陆璟言。因为不敢,他说:"是。"


        

宋绾沉沉的呼吸着,过了不知道多久,她说:"今年我们一起去看看他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