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209章 吃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她接过蒋奚递过来的牛奶喝了一口,一向话多的她这会只顾埋着头吃早餐,不说话了。


        

蒋医生昨晚给她换了衣服洗了澡,也就是说把她给……想到那个画面,棠晚觉得自己的脸颊更热了。


        

可同时又有一股失落,昨晚那么重要的时候,她怎么就睡着了呢?


        

而且还睡的那么死,人家给你洗澡都被给你洗醒。


        

棠晚有点愤愤的把一颗小西红柿插入嘴里,然后又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男人,忽然就不怎么高兴了。


        

蒋医生怎么能这么平静呢?


        

他昨晚可是看了她的……的人,她可是他的老婆,怎么感觉他一点反应都没有呢?


        

难道她真这么没吸引力?


        

想到这里,棠晚忽然放下手里的勺子,拿过了一旁的手机。


        

对面蒋奚抬头看着她问:"怎么了?"


        

"没怎么。"


        

棠晚头也不抬的说,手指却是灵活的点开微信,找到卫以蓝的头像点开噼里啪啦的打字:"你那事业线是怎么长的。吃的什么玩意,给我推荐推荐。"


        

发送完又快速打了一条:"别给我打电话也别给我发语音,打字。还有,不准笑!"


        

她这句话刚发出去,那头像是故意似的,立刻发了一大串的"哈哈哈"过来。


        

棠晚忍着,默默的在心里记下,继续打字:"说不说?"


        

卫以蓝:"吃什么也没用,你早过了发育的黄金年龄了亲爱的。"


        

卫以蓝:"不过你可以花钱啊,你男人不就是医生吗?肯定认识靠谱的,让他介绍给你。"


        

棠晚想也没想的回:"滚,老子不想动刀!"


        

卫以蓝:"那就没办法了,这玩意天生的,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怎么,你家蒋医生嫌弃你?"


        

"……"


        

"我自己嫌我自己小不行吗?"棠晚气结,她就不该找她,找关正齐都比找卫以蓝靠谱。


        

她发送完就准备退出来,却见卫以蓝再次发了一条消息过来:"其实,还有一个办法。"


        

"?"


        

卫以蓝:"怀孕期间会自己长大,你不是正怀着吗,绝好的机会,再让蒋医生帮你一下,保证长的快。"


        

看着这一行字。棠晚险些把手里的手机飞出去。


        

而也就是这时,蒋奚喊了她一声:"晚晚。"


        

"啊?"棠晚快速抬头,手里一个不稳,那手机到底还是飞了出去:"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再吃一点,你吃得太少了。"蒋奚以为她吃那么点就不吃了,开口朝着棠晚说。


        

对上蒋奚看过来的目光,棠晚面色慌乱,瞬间有种看小H文被家长逮到的心虚感。


        

呸!


        

什么家长啊,这可是她老公!


        

棠晚深呼吸了一口气,见蒋奚要过来帮她捡手机,忙开口:"我我、我自己捡。"


        

说完快速弯身捡起手机,就这一会卫以蓝又发送了过来好几条信息,棠晚看也没看,直接锁屏关了机。


        

她笑着抬头:"你这是关心我呀,还是关心你儿子呀。"


        

说完低头舀了一大口粥送入了嘴里。


        

蒋奚愣了一下,他以前没有和棠晚这么大的女孩子这样相处过。棠晚的性格和宋绾是完全不一样的,当时和宋绾在一起,他没有过这样的经历。


        

蒋奚说:"不吃对谁都不好。"


        

棠晚有些失落。


        

蒋奚又看她脸好像红了,以为她不舒服:"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脸怎么这么红?"


        

说完抬手摸向棠晚的脸。


        

"没、我没事。"棠晚抬头"哈哈"的笑了两声:"就有点热。"


        

说完以手当扇连续扫了好几下。


        

蒋奚低头,看着她躲闪的目光,顿了顿,想到什么忽然开口:"你要是觉得不适应,下次不会了。"


        

棠晚扇风的动作一顿,没听懂:"什么?"


        

"洗澡。"蒋奚说。


        

其实他当时是真的没有想太多。


        

空气安静了两秒,棠晚瞬间明白了过来他说的什么。


        

"不是,我没有不适应。"棠晚快速说:"也不是,我的意思是,我……我就是有点热,蒋医生你误会了。"


        

听着棠晚的语无伦次,蒋奚看着她没说话。


        

棠晚有点急了,腾的一下从座椅上站了起来:"我真的没有不适应,我巴不得你给我洗澡呢,我喜欢都来不及,怎么会不适应。"


        

最后一个字说完,棠晚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她都在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看着眼前女孩脸上的温度在瞬间再次上升,蒋奚愣了一下,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四目相对,安静的空气中飘着丝丝缕缕的尴尬,一时间谁也没再开口。


        

最后到底还是蒋奚先开了口:"先吃早餐,粥该凉了。"


        

"哦,好、好。"棠晚说完坐下,拿起勺子动作机械的连续往嘴里送了好几口粥。


        

吃完早餐,两人收拾了一下出门,准备去预先就商量好的行程--W市的标志性大学逛逛。


        

两人都没有再提早上的尴尬,棠晚跟在蒋奚的身边走走逛逛,很快就把早上的事忘记了。


        

两人沿着珞珈山走了一段,棠晚不免遗憾的开口:"我们来的不是时候。这花都没了。"


        

"你要想看,明年我们再过来。"蒋奚说。


        

"真的吗?"棠晚转头:"那说好了,明年你一定要陪我来。"


        

"嗯。"蒋奚点头。


        

学校很大,像她跟蒋奚这种不是本校学生的参观者很多,一路上都有,到处都是人,很是热闹。


        

可是棠晚却渐渐的发现了不对劲。


        

"蒋医生,我怎么觉得好多人在看我们呢?"


        

对于这一点,蒋奚也察觉到了。


        

正这时,棠晚还看到两个女生站在一棵树后看着他们这边在笑着说什么,一脸的害羞,其中一个甚至还对着他们这边举起了手机。


        

不,更准确的说,是拍蒋医生,不是拍他们!


        

嘿,这是偷拍!?


        

她都没拍过她的蒋医生呢哪轮得到别人!


        

棠晚心里一阵泛酸,把蒋奚的胳膊挽的更紧了。


        

同时嘴里忽然"哼唧"了一声,喊道:"老公,我有点累了。"


        

蒋奚脚步一顿,对于她忽然亲昵的称呼倒也见怪不怪了,低声开口:"我们找个地方歇一下。"


        

棠晚闻言抬手一指:"那边吧,可以坐。"


        

她指的是不远处的一块球场,旁边有好几排座椅。


        

最重要的是,球场上有人在打球,然后座椅区有好多女生在那看。


        

棠晚挽着蒋奚的胳膊走了过去,离得近了,果然如棠晚所料,有好几个女生看到他们、准确的说是看到蒋奚后先是一愣,随后立刻低头跟身旁的人低声交谈起来。


        

果然,有猫腻!


        

这些人认识蒋医生?


        

棠晚下意识觉得应该是发生了什么,想拿出手机看看,却没想直接有一个身材很好的女生站起身,在同伴的陪同下朝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她先是对棠晚友好的笑了笑,然后看向蒋奚,笑着开口:"你好,我叫桑榆。没想到会在学校看到蒋医生,你们是来这里玩的吗?我正好有时间,学校很大的,我带你们逛逛吧。"


        

蒋奚闻言抬头看向她,目光顿了顿。问:"不好意思,我们认识?"


        

蒋奚的记性很好,既然想不起来认不认识,那就是不认识。


        

而他这样问,只是出于基本的礼貌。


        

棠晚在心里冷哼了一声,眯着眼睛没说话。


        

"不算认识。"叫桑榆的女生说到这里有点不好意思的顿了一下,才继续开口:"我看到你昨晚急救的视频了,很厉害。我也是医学生,快毕业了,可以跟你要一个联系方式吗?"


        

哎呀,狐狸尾巴露出来了。


        

棠晚第一时间拿出手机打开了微博,果然看到一条#最帅男医生想嫁!#的热搜挂在前十,点进去一看,正是她家的蒋医生,视频就是昨晚急救的画面。下面的评论一水的花痴尖叫。


        

没想到就一个晚上的时间,她的蒋医生竟然火了!


        

"不好意思。"蒋奚虽然没看手机,却也大概能明白发生了什么,表情有点冷:"有点不方便。"


        

估计对方没想到会被拒绝的这么彻底,脸上的表情一怔:"我就是想跟你认识一下,没别的……"


        

棠晚轻扫了对方一眼,举着手机给蒋奚看:"老公,他们把你拍的好帅啊!"


        

"老公?"女生再次一愣,惊讶的看向棠晚。


        

蒋奚无奈的冲棠晚笑了笑:"不是说累了?"


        

说完冲那女生礼貌的点了点头,然后带着棠晚坐到了最后排的座椅上。


        

看着那女生尴尬离开的背影,棠晚浑身舒畅!


        

"蒋医生,你火了啊!"棠晚说着翻看着视频下面的评论,翻着翻着心里的酸味又浓了起来:"好多人给你告白呢,还想要嫁给你!"


        

--天啊,现在的医生都这么帅的吗?awsl


        

--我决定了,我要学医,谁也阻止不了我!


        

--不仅这么帅,声音还这么好听,这简直就是我老公的不二人选啊,谁有这个人的详细资料啊,求求求!


        

--同求,一分钟之内我要知道这个人所有的资料!妈妈我要嫁给他!


        

棠晚翻不下去了,咬了咬牙退了出来。


        

"我说拍这视频的人眼睛是不是有毛病啊,怎么快拍到我的时候就没有了。是不是故意的?"棠晚愤愤的说。


        

只是网上不认识的人无聊发的评论,蒋奚自然不会放在心上。


        

可看着棠晚气的鼓起来的小脸,他忍不住抬手捏了捏,无奈的开口:"都不认识,生什么气?"


        

"刚才那个不就差点认识了?"棠晚抬头:"现在好了,那么多人惦记你,要是哪一天你被这些坏女人给勾走了,我们孩子不就没……"


        

眼看她越说越离谱。蒋奚说:"不会。"


        

"不会什么?"棠晚追着问:"你不会喜欢上别人是不是?"


        

"嗯。"


        

见蒋奚点头,棠晚顿了顿,忽然又问:"那蒋医生是喜欢我的是不是?"


        

她话落,蒋奚却有些恍惚,他揉了揉棠晚的头。


        

棠晚心里掠过失望,面上却依旧笑道:"反正你现在是我的老公,你肯定喜欢我。"


        

蒋奚说:"嗯。"


        

棠晚没有想到,一趟小蜜月之旅,让她家蒋医生直接成了一个小网红,而且在如今这个凡事都看脸的时代,直到他们回程,蒋医生的热度依旧还在往上升。


        

棠晚抱着手机时不时的就会上去刷刷,然后没一会就一脸酸溜溜的退出来。


        

棠晚脸颊鼓了鼓,哼了一声,暗戳戳的背着蒋医生用自己平时不怎么用的账号写了一个评论--


        

我认识这位医生,海城的。听说是一位院长,最重要的是他前段时间已经结婚了,跟老婆可恩爱了,来W市估计就是度蜜月,你们这些人就别想了。


        

棠晚本来只是想要悄悄的宣誓一下自己的主权,而这条评论也很成功的比顶上了热门。


        

可是等她下了飞机,再次打开手机的时候,看到的却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


        

这些人的重点完全跑偏了。棠晚明明想要告诉他们的是:人家已经有老婆了,并且很恩爱,你们就别肖像了,洗洗睡吧。


        

可是这些人也不知是眼瞎还是故意装作没看到,把重点放在了"院长"这两个字上,一时间网上的讨论更嗨了!


        

这么年轻这么帅就当上了院长,这样的男人哪里去找!


        

棠晚手指噼里啪啦的在手机上打字,一旁的卫以蓝看不过去:"我说你够了啊,成天抱着个手机,也不怕对你肚子里的小崽子不好,再这样我告诉你家蒋医生去了。"


        

棠晚头也不抬的说:"蒋医生这几天忙得很,昨晚都没回来,才没有时间管我。"


        

"啧啧,听听,这满屋子的酸味,都可以腌咸菜了。"


        

"哟。你还知道咸菜啊,懂的还挺多的啊。"棠晚说完从手机屏幕上抬头,一脸不解的问:"你说现在的这些女人是怎么回事,明知道蒋医生都有老婆了,怎么一个个还不知廉耻的想嫁呢?"


        

卫以蓝懒得理她:"人家都只是在网上说说,又没真嫁。"


        

"谁说的。"棠晚扔掉手机:"我听说南雅医院今年的实习生特别多,而且大多还都是女的,你说说。这些人都带着什么心思,一看就居心叵测!"


        

自从她跟蒋奚从W市度完假回来,蒋奚就回了医院,恢复了他的忙绿。


        

刚开始几天棠晚还会跟以前一样天天去医院找他,然后等下班跟他一起回来,实在是忙的话她就直接睡在他的休息室。


        

可后来陈美玲知道后就严厉的斥责了自己的儿子,然后在蒋奚去医院之后亲自过来陪着棠晚。


        

刚开始几天还好,可时间长了棠晚就不习惯了。


        

陈美玲对她很好,什么都不用她做,想什么就吃什么,可是到底是长辈,又不是在自己家,棠晚自然是凡事都比较约束的。


        

久而久之,就有点不习惯了。


        

所以在得知卫以蓝这个女人竟然还在国内的时候,她当机立断第一时间把卫以蓝找了过来陪自己,让陈美玲不用担心她一个人在家出什么事,让她放心的回去陪她的公公去了。


        

可是卫以蓝会是那种安分守己好好在家不出门陪着她的人吗?


        

当然不是!


        

过来的第一天还好,第二天就把棠晚给拐了出去,当然,其中也有一半的原因是棠晚自己经不住诱惑。


        

因为考虑到棠晚身体的原因,最后两人去的是清吧,棠晚也没喝酒,喝的果汁,虽然如此,回来后的棠晚却做贼心虚的生怕她家蒋医生发现,之后好几天都乖乖的。


        

"你要是实在不放心,亲自去医院守着啊。"卫以蓝说:"瞧你这出息,不就是一个男人吗?你看你现在不能喝不能玩的,要是我早就一头撞死了。"


        

"呸少乌鸦嘴。"棠晚瞪了她一眼:"你要是不想陪我你现在就买机票,只要你不走就得陪我。"


        

"行啊,陪你。"卫以蓝抬手挑起棠晚的下巴,眨了眨眼。勾引道:"关正齐说今天海晏那边有有活动,还有乐队演唱,就前段时间很火的那个组合,去吗?"


        

棠晚双眼瞬间一亮:"就那四个还没毕业的小哥哥?"


        

"对,听说老板可是花了大价钱请来的,那四个人资质都不错,等以后签了公司可就不能去那种地方了,错过了就没有了。"


        

卫以蓝继续问:"怎么样。去不去?你要不去的话我也不勉强。"


        

见南秋犹豫,卫以蓝直接站了起来:"行吧,我就不跟你吃晚饭了,让阿姨少做点。"


        

棠晚心里痒的很,想着今晚蒋医生肯定又得很晚才回来,她猛然一点头:"去!"


        

……


        

南雅医院。


        

唐英才挂断电话焦急的抬头:"师傅,门口来了很多记者,说是要采访您。"


        

一个年纪稍大的主任直接开口:"有什么好采访的。肯定是齐家请来的,让保安拦着,不能让他们进来!"


        

十分钟之前,齐老先生在ICU忽然断气离世,等蒋奚赶来的时候,就听到家属先发制人把所有的过错都推给了医院,说是他们的无能才把人害死了。


        

不仅如此,家属在第一时间就把齐老先生的尸体带走了,不让任何一个医生接触。


        

而就在这短短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一篇"南雅医院草芥人命"的相关报道被顶上了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