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225章 真要离婚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棠晚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


        

所以此时被小家伙含着,甚至还用了力怎么也不肯松嘴的架势,尤其蒋奚还在一旁看着的时候,她只觉得浑身僵直,就连抱着小家伙的手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放,险些让他从腿上滑下去。


        

棠晚愣愣的坐在原地,看着怀里的孩子,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


        

她这是在干什么?


        

现在心软了,以后呢?


        

她明天就要走了,离开海城了,以后甚至也永远都不会回到这里了?


        

所以,她现在是在干什么呢?


        

一旁的蒋奚似乎看出了她的窘迫,开口:"你要是……"


        

他话还没说完,棠晚忽然一咬牙,狠心把怀里的小家伙从怀里扯开了,同时快速抬手扯下自己的衣服站起身把孩子交到了蒋奚的手里。


        

抬眸时正对上蒋奚看过来的目光,沉而复杂的眸子看着她,似乎是要说什么,可是棠晚却是在他开口之前抢先道:"很晚了,我先走了。"


        

说完低着头,不等蒋奚说话,一边扣着胸前的扣子一边快步走出了办公室。


        

而也几乎是她刚走出办公室的门,身后就传来一声响亮的啼哭。


        

小家伙吃的好好的,忽然没了,能不哭吗?


        

棠晚脚下的步子一顿,下意识想回头,却到底还是忍住了。


        

"对不起。"她低声说了句,然后快步离开了。


        

翌日。


        

棠晚起的很早,却不是因为醒得早,而是因为她昨晚压根没怎么睡。


        

曹主任也早早的过来给她拆了线,按理说是可以出院了的,可想着棠晚这段时间一连串的折腾,拆完线后他忍不住说了句:"要不再留下来观察两天?反正医院是自家的。"


        

后面那句话他完全是带着打趣的,可是他话落,棠晚却没有笑。


        

"不用了。就今天吧,我东西都收拾好了。"


        

曹主任看了她几秒,无声的叹息一声:"好吧。"


        

棠德厚去给女儿办理出院手续了,文柔则是留下来一起收拾东西。


        

其实也没什么东西要收拾的,棠晚坐在床沿,抬手揉了揉太阳穴,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晚没睡的缘故,现在头有点痛。


        

想到了什么,棠晚忽然问:"妈,机票买了吗?"


        

文柔手里的动作一顿,抬头看着棠晚,"买了,晚上的,等会从医院离开后去一趟蒋家。"


        

棠晚闻言没说什么,点了点头。


        

她住院的这段时间,陈美玲时不时的就会来看自己,而且估计知道了她想要跟蒋奚离婚,所以每次来的时候虽然没有明说什么,可话语里的暗示还是希望她能再考虑考虑的。


        

陈美玲很喜欢她,也对她很好,这一点棠晚自然也能看出来。


        

她忍不住想起,第一次在蒋奚的办公室见到陈美玲的时候,因为担心以后的婆媳关系,所以她刻意表现的很是乖巧懂事,就是怕陈美玲会不喜欢她。


        

同时也因为陈美玲是蒋奚的妈妈,所以不管什么事她都愿意去做,就像对文柔的时候一样。


        

因为这是爱屋及乌。


        

可现在,陈美玲的确很喜欢她,几乎把她当女儿来疼,他们之间也没有什么所谓的婆媳关系,可是她跟蒋奚却是要离婚了。


        

想到这里,棠晚心里忍不住升起丝丝愧疚。


        

愧对陈美玲对她的好,是她辜负了她的一番心意。


        

可是选择离婚,她是真的想清楚了的。


        

在这之前,每个人都问她考虑清楚了吗?


        

让棠晚忍不住都开始怀疑她真的考虑清楚了吗?


        

可实际上,她真的想清楚了。


        

她跟蒋奚的婚姻,从一开始就只是因为孩子,就连她带着孩子去找他的时候,也是抱着如果两人能结婚,那么她拘谨的生活就有老公可以接济了。


        

其实无论哪一个理由现在想来都是很可笑的。


        

或许当时所有的理由都是借口,实际就是因为她想要抓住那个机会。


        

可无论是什么,好像也已经都不重要了。


        

棠晚一直觉得一个人不是没了爱情就不能活,就像她当年回国,从外婆的口中得知蒋奚有了喜欢的人的时候,虽然失望心痛过,最后不也没事人一样回了学校继续过日子?


        

卫以蓝经常说她挺没心没肺的,棠晚想,或许是吧。


        

所以,就算她跟蒋奚离了婚,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不就跟以前一样吗?日子照样过,酒照样喝照样玩,没什么不同的。


        

或许以后她还会遇到其他的男人,然后喜欢上对方也不一定,毕竟未来的事情谁能说得准呢。


        

但是现在。棠晚可以肯定,就算她喜欢蒋奚,却不想因为孩子而委屈自己继续跟他过下去。


        

因为她不想以后看到别的夫妻都是很恩爱的样子的时候,而她的老公心里却是装着别的女人,一个根深蒂固了十年的女人。


        

只要想到这一点,棠晚就控制不住的难受,想哭。


        

所以,为了自己好,自私就自私点吧。


        

或许如果不离婚,她也可以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用等同的时间把他心底的那个人给赶出去。


        

可是,十年太久了。


        

棠晚想,她不是个那么有耐心的人。


        

轻微的叩门声打断了棠晚的思绪,抬头看去,只见病房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一脸笑意的应彬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还捧着一束鲜艳的粉色百合。


        

棠晚愣了愣,"应少,你怎么过来了?"


        

"我听关正齐说你今天出院。"他说着看向一旁的文柔,礼貌的开口:"阿姨好,我是应彬,晚晚的朋友。"


        

跟文柔打了招呼之后,他把手里的鲜花递给棠晚,"晚晚,恭喜你出院,前段时间我有点事都没能来看你,还好今天赶上了。"


        

棠晚没接,笑着道:"谢谢,不过不用这么破费的。"


        

应彬脸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破费什么,就顺利看到就买了一束,没别的意思,我们不是朋友吗?朋友之间祝贺出院送束花没什么吧?"


        

"……"棠晚顿了顿,到底还是笑着接了过来,"谢谢。"


        

"跟我这么客气干什么。"应彬说着转头看到文柔手边收拾好的东西,忙又道:"医院门口打车都不方便的,刚好我开了车过来。要不我送你们吧?"


        

说着就要上前来提东西,文柔听着刚才两人的对话,已经隐约猜到了眼前这男人对自家女儿的心思。


        

皱了皱眉,正要说什么的时候,棠晚忙抱着花走了过来,"不用了应少,我们……"


        

棠晚话没说完忽然被打断,"多谢小应总的好心,不过我们也开了车过来,就不麻烦小应总了。"


        

三人转头看去,只见棠德厚已经办好了出院手续不知什么时候回来的,而在他的身后还站着蒋康义和陈美玲,以及一身白大褂的蒋奚。


        

而刚才的那句话是陈美玲说的。


        

棠晚抬头时目光正好跟蒋奚的对上,她抱着花束的手下意思紧了紧,可紧随着想到了什么,又自嘲的笑了笑,下一秒就错开看向了蒋康义和陈美玲。


        

"……爸妈,你们怎么来了?"


        

陈美玲笑着走过来,"你今天出院,妈当然是来接你啊。"


        

陈美玲怀里也抱着一束花,只不过在看到棠晚怀里的百合时眉头皱了皱。


        

一旁的文柔见状忙笑着接了过来,"谢谢,还让你们特意跑一趟,真是麻烦了。"


        

陈美玲:"都是一家人,麻烦什么。"


        

身后的蒋康义也走了过来,看着应彬,笑道:"听说小应总现在已经完全接手了公司的生意,真是后生可畏啊。"


        

应彬:"蒋叔秒赞了,我也还在学。"


        

他说完看了一眼一旁站着的蒋奚,随后转头看向棠晚:"既然有人送,那我就先走了。"


        

说着想到了什么,又道:"对了晚晚,公司在J市那边也有业务,我听关正齐说你家就是在那边的,到时过去找你玩啊。"


        

应彬的这话明显是已经知道了棠晚要跟蒋奚离婚,而且这番话的意思不言而喻。


        

他话落,在场的几个长辈的脸色皆都一变。


        

这人都还没离婚呢,就这样当面撬墙角?


        

陈美玲的脸色不怎么好看,下意识看了一眼一旁没说话的儿子,一时间简直恨铁不成钢。


        

"那叔叔阿姨再见。"应彬说完又转过头,"蒋叔陈姨我就先走了。"


        

说完他冲棠晚笑了笑,走出了病房。


        

棠晚站在原地,一时间很是尴尬,不知道该说什么。


        

陈美玲率先开口,"走吧,家里阿姨都做好午饭了,就等着我们回去了。"


        

说完瞪了一眼一旁的蒋奚,后者走到文柔的面前,"妈,我来吧。"


        

说完,把文柔手里的行李提了过来。


        

"不用不用。"文柔看着蒋奚身上的衣服,"你这不是还在上班吗?我来就行,你快去忙吧。"


        

不等蒋奚说话,陈美玲率先开口:"他上什么班,下班了。"


        

棠晚抬头,对上蒋奚的目光,顿了顿,笑着说了句:"谢谢。"


        

然后挽着文柔走了出去。


        

棠晚跟着文柔走出住院部大门,看着头顶的阳光,她有点不适的眯了眯眼,下意识想要抬手去挡,可她还没动作,一个人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


        

她抬眸看去,就见蒋奚站在她的面前,身上的白大褂已经脱掉了,穿着一件浅色的外套。


        

棠晚目光顿了顿,随后笑着开口:"谢谢。"


        

蒋奚的目光落在她怀里的百合上,说:"我帮你拿吧。"


        

"不用,我……"


        

棠晚的话还没说完,怀里一空,花已经被蒋奚抱了过去。


        

棠晚抬起的手僵了僵,然后放了下去。


        

几秒后想了想。还是又说了句:"谢谢。"


        

蒋奚垂眸看着她,眼底的情绪逆着光看不太清。


        

"不用跟我这么客气。"他开口,嗓音带上了莫名的哑。


        

客气吗?


        

棠晚愣了愣,目光落在他怀里抱着的花束上,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蒋奚抱着花侧过身,露出身后的车门对棠晚说:"上车吧。"


        

棠晚闻言微怔,随后抬头看来一眼,竟然发现棠德厚和文柔他们都不见了。


        

"我爸妈……和你爸妈他们人呢?"她看着蒋奚惊讶的问。


        

蒋奚:"他们先走了。"


        

棠晚:"……"


        

棠晚最后到底还是上了车,反正也是要过去一趟的,坐谁的车不都一样吗?又不是没坐过。


        

可是上了车之后,棠晚就后悔了。


        

因为从上车开始到现在,车厢里一片安静,谁也没有说话。


        

其实仔细想来,以前两人在一块的时候,其实也一直没有什么话说。


        

可是那个时候的她总是会找各种话题想要跟他聊,所以最后每次都是她在一旁巴拉巴拉的说个不停,而蒋奚呢,偶尔的附和她几句。


        

当时棠晚没觉得什么,就算只有她一个人说,他只是偶尔的回应她也会很高兴,感觉自己一个人也能乐在其中。


        

可是现在想来当时的自己可真是傻啊。


        

如果是两个互相喜欢的人之间怎么可能没有话题聊呢。


        

当时的蒋奚面对她的时候,会不会觉得很烦?


        

想到这里,棠晚没忍住,问了出来,"我以前每次都在你上班的时候过来医院打扰你,你是不是觉得我很麻烦啊?"


        

刚好红灯,蒋奚把车子停了下来,转头看着棠晚,眉头皱了皱,"没有,为什么会这么想?"


        

棠晚看了他一眼后就收回了目光看着前面的斑马线,笑了笑,说:"你不用安慰我,我自己什么性格我自己清楚,以前我在家住久了我爸妈都觉得我烦呢。"


        

话落,蒋奚抿着唇,没说话。


        

说实话,刚开始对于身边时常会有个人蒋医生前蒋医生后的跟在他身边喊,而且不管什么时候都会有说不完的话,什么有趣的事都会跟他说。


        

刚开始蒋奚的确是不习惯的,毕竟他的性格本来就是喜欢安静。


        

就连两人刚开始睡在一张床上的时候,对于怀里的人,他也是不习惯的。


        

可也只是不习惯,没有觉得麻烦。


        

而这抹不习惯在后面的相处中,也不知道是不是潜移默化的把不习惯变成了习惯,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能很自然的接受棠晚无论何时何地语出惊人的话语甚至更惊人的举动。


        

这所有的一切他都没有去排斥,而是去试着去接受。


        

后来事实证明,也挺好的。


        

"没有安慰,我说的是真的。"蒋奚说完,绿灯亮了起来,他收回视线发动了车子。


        

棠晚忍不住转头看着蒋奚的侧脸,却忽然忍不住鼻尖一酸,快速收回了目光,看向了窗外。


        

他永远都是这么的温柔,这么的体贴。


        

可是棠晚的脑海中却是忍不住想着,蒋奚跟宋绾在一块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的?


        

一样温柔,可是肯定跟现在是不一样的吧。


        

那么喜欢的女孩子,现在却是别人的老婆,别人孩子的妈妈。


        

他该有多伤心啊?


        

可是这些情绪却都被他很好的藏了起来,棠晚除了在那天晚上无意见到过一次,之后再也没见过。


        

明明不喝酒的人,那天晚上却喝的那么醉。


        

他是那么的心痛和不甘。


        

可在那之后却只能被迫的把这些情绪都藏起来,不仅如此,还要被迫接受突然冒出来的她。


        

现在想来,当时她怀着身孕找上门的时候可真是讨人厌啊。


        

车很快开到了家,棠晚打开门刚下去,就听到从屋内传来一阵熟悉的孩童啼哭声。


        

棠晚的脚步一顿,整个人也僵在了原地。


        

蒋奚从另一边走下来,见状解释道:"恩冕已经出院了,爸妈不放心把孩子放我那,所以接来了这里。"


        

棠晚有点不懂什么叫不放心把孩子放在他那?他不是在上班吗?难道要把孩子直接放在医院?


        

想到这里,棠晚的脑中忽然划过什么,可不等她细想,就见文柔抱着小家伙走了出来,看到他们,忙开口:"你们站在门口干什么,快进来啊。"


        

棠晚看着她怀里的孩子,唇瓣微抿,走了过去。


        

到底是生过三个孩子的妈妈,小家伙在文柔的怀里很快就不哭了。


        

一旁佣人正往餐桌上端菜,文柔看了一眼棠晚,忍不住问:"你要不要抱抱?"


        

"……"棠晚的目光在她怀里的孩子的脸上停了几秒后收回,笑着摇头:"不用了,我怕把他摔了,妈你忘了我之前抱棠宝的时候都摔过他吗?"


        

身后正走进来的蒋奚听到棠晚的话,脚下的步子一顿。


        

文柔看着她,又看了看怀里的孩子,目光复杂。


        

"我去去帮帮阿姨吧。"棠晚说着走向了厨房。


        

蒋奚走过来。看着文柔怀里的孩子,抬手,"妈,我来吧。"


        

文柔:"没事,你去洗手,我再抱会。"


        

文柔舍不得啊,这能抱一会就是一会了,等今天离开后,以后估计就没什么机会了。


        

想着,她低头看着怀里的小家伙,忍不住再次叹息了一声。


        

饭菜上桌,一家人围着餐桌坐了下来。小家伙睡着了,被文柔放在了一旁的婴儿床上,由保姆看着。


        

一时间很安静,谁也没说话。


        

棠晚握着手里的杯子,忽然起身拿过一旁的红酒给自己倒了一杯。


        

文柔忙道:"晚晚,你这身体还没好,还是喝果汁吧。"


        

"我就喝一点。"棠晚说着给自己倒了半杯。然后对着蒋康义和陈美玲举起了杯子。


        

"爸妈。"她话语顿了顿,才再次开口:"这估计是我最后一次叫你们了。"


        

她话刚落,在场几人脸色皆都一变。


        

蒋奚坐在一旁,目光落在棠晚的脸上,眸光晦暗深沉。


        

陈美玲勉强笑着站起身,"晚晚,你这说的什么话呢,你是我们……"


        

"对不起。"棠晚打断她的话,眨了眨眼,继续说道:"我可能没有那个福分再做你们的儿媳妇了。"


        

陈美玲脸上的笑容维持不下去了,"晚晚……"


        

"对不起。"棠晚再次说了一声,然后仰头把杯子里的红酒一饮而尽。


        

明明度数一点也不高,在这之前,棠晚还笑着对关正齐说过:"这红酒是给小孩喝的吧,那么甜。"


        

可现在,明明那么甜的红酒,却硬是被她喝出了一股苦涩的辛辣。


        

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没有碰过酒精了,这一小口下去。棠晚直接呛了眼泪都流了出来。


        

之前怀着孕的时候,她每天都心心念念的想喝上那么一口。


        

可此时真当喝到了,棠晚却忽然发现,这玩意也没那么好喝啊,她怎么就惦记了这么久呢。


        

棠德厚和文柔两人坐在一旁没说话,陈美玲眼里已经带上了泪水,蒋康义坐在原地,布满皱纹的面容因为大病之后总是透着一抹虚弱,此时目光落在棠晚的身上,然后又看了一眼一旁的儿子,想说什么,到底还是什么都没说。


        

"晚晚……"陈美玲含着泪看着棠晚,"就不能再考虑考虑吗?奚奚他……"


        

棠晚低下头,"对不起,其实是我的错,从一开始,就是我的错。"


        

"我跟蒋奚,以前其实是不认识的,那天晚上的事情也只是一个意外,可我却自私的在怀了孕之后找上门,想要用孩子让蒋奚娶我。"


        

蒋奚皱着眉站起身,"那天晚上……"


        

"那天晚上你喝醉了,可是我还有意识的。"棠晚抬头看着他,笑了笑,"所以,其实不怪你,也不用你负责。"


        

听着他的话,蒋奚的眉头蹙的更深了。


        

可是棠晚却是不等他说话,转头看着陈美玲再次开口:"伯父伯母,我知道你们对我很好,也谢谢您这段时间每天往医院送的汤。可是我一定也不好,实在配不上你们的这份喜欢。"


        

棠晚说着转头看了一眼熟睡的小家伙,很轻的吸了一下鼻子,再次说:"我不是一个好妈妈,所以恩冕以后就拜托你们好好照顾了。"


        

说完,她后退了一步,对着陈美玲和蒋康义深深的鞠了一躬,再次说了句:"对不起。"


        

然后低着头跑了出去。


        

"晚晚!"文柔担忧的站起身,却见蒋奚先她一步的追了出去。


        

棠晚一口气跑出了住宅区,站在路边,看着不远处正在过斑马线的人,其中有一对年轻的小情侣,两人正手牵着手,相视一笑的时候,眼底是几乎要溢出来的甜蜜。


        

棠晚以前从来都不会羡慕别人,可此时此刻,她却很羡慕,羡慕到心口一阵一阵的泛疼。


        

她忽然想到,她跟蒋奚结婚到现在,两人都没有一次正经的牵过手。


        

越想,她就越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棠晚掏出手机找到关正齐的微信点开,直接发了一个定位过去,什么也没说。


        

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棠晚没有在意。蹲在地上把头埋在了自己的双膝间。


        

蒋奚走了过来,站在棠晚的面前,听着耳边压抑的哭声,眼底一闪而过的痛色。


        

"晚晚……"


        

棠晚哭泣的声音忽然一顿,随后快速的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站起身。


        

"你怎么来了?"


        

蒋奚看着她哭红的眼睛,"刚才为什么要那么说?"


        

那天晚上的事情,怎么可能会是她的错。


        

"我说的是事实啊。"棠晚勾起唇角,"因为我知道你肯定会对我负责的。"


        

说着不等蒋奚说话再次道:"而且我也不是你看到的这样,我不是一个好女孩,从小就很不听话,也不知道我爸妈是怎么把我养到这么大没把我丢掉的。"


        

说到最后,棠晚眨了眨眼睫上的泪水,继续道:


        

"你知道吗?我以前经常夜不归宿,跟关正齐他们成天泡在酒吧鬼混,也从来都不干什么正经事,自己没什么用还学别人玩什么投资,然后把钱都败光了。我爸妈他们气的直接断了我的经济来源。"


        

"所以我才想要跟你结婚,因为我听说你是南雅医院的院长,那肯定很有钱啊,我要是跟你结婚了的话肯定就不愁没钱花了。"


        

蒋奚眉宇间透着不悦,"晚晚……"


        

"对了,还记得你给我那张卡吗?我就不还给你了,反正我本来跟你结婚就是为了钱啊。"


        

"所以你也不用觉得对不起我什么,喜欢一个人一点错都没有。如果真要说谁有错的话,也是我对不起你,毕竟从一开始就是我骗了你。"


        

"其实现在想来,我也没有那么喜欢你,毕竟我跟你结婚本来就是带着目的,相反你还对我那好,我是真的很愧疚。"


        

棠晚说着忽然想到了什么,问:"上次的离婚协议,你拿走了吗?"


        

"……没有。"


        

"哦,那应该是打扫病房的阿姨不小心给丢了,没事,等我回去之后让再打一份寄给你。"


        

蒋奚的面色崩的很紧,半晌才开口:"晚晚,如果我不答应离婚呢?"


        

棠晚愣住,反射性的问了道:"为什么?"


        

她话落,却没有听到回答。


        

想到了什么,棠晚笑了笑,"没事的,你那么优秀,以后肯定会遇到比我好不知道多少的女孩。而且喜欢你的女孩肯定也会很优秀,所以我相信她到时肯定也会对恩冕好的。"


        

一旁传来汽车鸣笛声,棠晚转头看了一眼,就看到降下的车窗下露出关正齐的脸。


        

棠晚朝他点了点头,随后看着蒋奚说:"我朋友来接我了,我就先走了。"


        

说完,棠晚再次扬唇笑了笑,露出一个浅浅的梨涡,就像是那天她去医院找他,手里拿着一顶帽子歪着头笑看着他。说:"嗨,好久不见。"


        

而这一次,她说的是:"蒋医生,再见了。"


        

可随后想到了什么,又摇了摇头,"不对,应该不会再见面了吧。"


        

说完,她顿了顿,却发现没有什么再说的了,于是转身走到一旁关正齐的车门前打开门坐了进去。


        

关正齐扭头看了一眼路边站着的男人,什么也没说,发动车子离开了。


        

棠晚离开了,棠德厚跟文柔两人自然是不好再留下来的。


        

女儿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他们怎么还好意思留下来?


        

蒋奚回来的时候他们已经不在了,蒋康义和陈美玲坐在客厅里。


        

陈美玲怀里抱着姜恩冕,也不知道睡的好好的忽然醒了,正哭的伤心,无论陈美玲怎么哄都哄不好。


        

蒋奚走过去。"妈,把他给我吧。"


        

陈美玲看着儿子,又忍不住看了看他的身后,却没看到想看的人,最后叹息一声把怀里的孩子递了过去。


        

刚才还怎么都哄不好的小家伙刚被蒋奚抱到怀里,立刻就不哭了,带着泪水的眸子看着蒋奚,小手挥舞着,还笑了起来。


        

陈美玲在一旁看的惊奇,可看着看着又忍不住落下泪来。


        

她看着蒋奚问:"真要离婚吗?"


        

蒋奚低头抱着怀里的孩子,一时间沉默下来,也不知道说什么。


        

陈美玲抹了一下脸上的泪水,似有不甘,忽然问:"奚奚啊,你真的不喜欢晚晚吗?妈平时看着你们挺好的啊。你说你们现在孩子都有了,这要离婚,让恩冕怎么办啊?"


        

喜欢?


        

蒋奚眉宇很轻的蹙了一下,一时间却找不到答案。


        

"你要是喜欢,妈就跟你去说,只要晚晚知道……"


        

蒋奚抬头,打断了母亲的话:"妈。"


        

陈美玲眼眶湿润:"你……"


        

蒋奚眸光微敛,几秒后忽然说了句:"……我不知道。"


        

陈美玲先是一愣,随后想到了什么,面色一正,急问:"奚奚,你跟妈说实话,你是不是……是不是还喜欢宋绾?"


        

她话落,蒋奚抱着孩子的动作一顿。


        

陈美玲看的真切,泪水忍不住再次落了下来,"你怎么就……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她都已经结婚了,你们也永远不可能了,你怎么就是不肯放下她啊。"


        

"你现在都有了孩子,你也是当父亲的人了,怎么就是不肯放下呢。"


        

蒋奚抬头,"妈。我……"


        

"行了,你的事我跟你妈以后也不管了。"


        

一旁的蒋康义忽然站起身,目光落在蒋奚抱在怀里的姜恩冕脸上,"只要你觉得对得起恩冕就行。"


        

说完,他重重的叹息了一声,布满皱纹的面容好像在瞬间苍老了好几岁。缓慢的步伐早已没了往日在手术台上一站十几个小时也不在话下的健壮。


        

蒋奚喉头一哽,却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


        

棠晚上车之后让关正齐直接送她去了机场,路上给父母发了一个消息。


        

他们买的是晚上的机票,然后给改到了下午。


        

棠晚是在晚上七点多的时候回到J市的,很累,饭也不想吃,直接进了房间倒头就睡。


        

直接睡到了第二天被文柔喊醒:"晚晚,蓝蓝来了,是让她陪着你一起睡还是另外安排一间房间呢?"


        

卫以蓝?


        

棠晚醒了醒盹,才揉着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


        

"人呢?"


        

"在楼下跟棠宝玩呢。"文柔看着女儿的脸色,心疼道:"你昨晚就没吃,快下楼吃早餐,这样下去越来越瘦。妈看着……"


        

看着母亲眼底闪烁的泪花,棠晚面色一慌,忙掀开被子下床,"好了,我吃,我等会肯定吃很多。"


        

棠晚洗漱完下楼的时候就看到卫以蓝抱着棠宝坐在沙发上,看到她下来,棠宝立挥舞着小手,"姨姨抱。"


        

听着小家话奶乎乎的声音,棠晚脚下的步子倏然一顿。


        

脑海中忍不住想到了那天在蒋奚办公室抱着小家伙时的感觉。


        

当时他也是像棠宝这样在她的怀里挥舞着双手,最后那肉乎乎的小手还抓住了她的衣服,可是她最后却狠心的把他拉开了。


        

棠晚想,她估计是全天下最狠心的妈妈了吧。


        

卫以蓝看着她站在原地没动,一瞬间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忙低头:"棠宝,姨姨身体不好,不能抱你,我抱你就行了。"


        

听着她的话,棠晚回了神,从楼上走了下来。


        

陶宁端着热粥正从厨房走出来,看到棠晚,忙笑道:"快坐下,妈说你昨晚就没吃东西,这可不行,你这身子一定得好好调养。"


        

棠晚接过陶宁递过来的热粥,笑着道谢:"谢谢嫂子。"


        

陶宁:"跟我还这么客气。"


        

说完看向卫以蓝,"卫小姐也过来吃吧,坐凌晨的飞机很累的,快把棠宝给我。"


        

"还好,对于我这种夜猫子来说没什么区别。"卫以蓝说着看向棠晚,"说好了一起过来的,你这说都不说一声,是这里有什么好东西怕我过来跟你抢吗?"


        

棠晚白了她一眼,指着陶宁怀里的棠宝说:"好东西就是棠宝,你抢吧。"


        

文柔从后面走了过来,刚好听到这句,"说什么呢,棠宝怎么就是东西了。"


        

棠晚笑了笑没说话。


        

碗里的热粥又香又鲜,里面的肉入口滑嫩,味道很好。


        

可是棠晚只吃了半碗就吃不下了。


        

文柔皱眉看着她,"怎么吃这么少?"


        

对上母亲担忧的目光,棠晚笑了笑:"估计是水土不服,过几天就好了。"


        

"你这孩子。"


        

可实际上过了几天之后,棠晚的胃口一直不怎么好,再好吃的东西她闻着那香味觉得很好吃,可真当吃的时候,就是没什么胃口,没吃几口就觉得饱了。


        

面对着文柔越来越担心的目光,棠晚开始胡说八道:"我觉得肯定是我之前怀孕吃的太多了,我这身体有感知功能,察觉到我要养胖了,所以提醒让我少吃点。"


        

可她话落,卫以蓝在一旁想也没想的拆台,"就你还肥,你去秤秤,你现在要是有九十斤的话我跟你姓。"


        

棠晚瞪了她一眼,"说什么呢,想嫁给我二哥就直说,不用这么拐弯抹角。"


        

"……"卫以蓝转头看向文柔,"阿姨,这人我没法管了,你管吧。"


        

棠晚见状忙举手投降,"我喝,我喝还不行吗?"


        

说完端起面前的鸡汤,没一会就喝了个干净。


        

"行了吧,我要是养肥了都是你们害的。"棠晚说着拿过纸巾擦了擦嘴,"我有点困了,上楼睡会,你们别打扰我啊。"


        

棠晚笑着上了楼,却在走进房间的时候快速反身把房门给锁了,然后捂着嘴跑到了卫生巾吐了起来。


        

刚喝下去的鸡汤全给吐出来不说,连带着早上的早餐也都跟着一起吐没了。


        

棠晚撑着盥洗池。用水洗了洗嘴,反身靠在墙上闭着眼睛半天没说话。


        

她不是不想吃,只是每次像这样吃多一点的话,最后都会加倍给吐出来。


        

所以,每次吃了一点饱了之后她就不敢再吃。


        

可是文柔看着她怎么也不长肉的身子,恨不得她再多吃点。


        

想到这里,棠晚忍不住叹息了一声。


        

估计是成天闷在家里都把人闷坏了,而且她自己在家里不说,还让卫以蓝也陪着她,那女人估计也快憋的不行了吧。


        

想着,棠晚擦了擦嘴,走出去拿起手机点开一个被她屏蔽掉的高中同学群,发了一条消息过去,"谁在J市啊,出来聚聚呗。"


        

她消息刚发出去,立刻就有好几个人回了她:


        

--被盗号了?从不参加同学聚会的人说要聚聚?


        

--棠大小姐说要聚聚,那谁能没时间,就明天吧。定个地方。


        

--晚晚,不是听说你结婚了,嫁到海城去了吗?怎么,跟老公吵架回娘家了?


        

看着最后的一条消息,棠晚每天一皱,下意识就要回:不是吵架,我离婚……


        

这个念头刚起,棠晚才猛然想起来,她离婚协议还没寄给蒋奚。


        

这段时间被文柔和卫以蓝他们每天当瓷器娃娃般的伺候着,她都忘记这件事了。


        

想到这里,她眸光一暗,忽然也没了聚聚的心情,关掉手机仍在一边躺在了床上。


        

目光盯着头顶的吊灯,意识忽然变得有点恍惚。


        

他现在在干什么呢?


        

肯定是在医院吧,跟以前那样,很忙很忙,如果没有她每天跑过去找他吃饭,估计饭都可以不吃。


        

那么孩子呢?


        

肯定是陈美玲在照顾。因为棠晚实在想不出像蒋奚那样的人照顾孩子时的场景,因为他是那么的优秀,就应该站在手术台上,那样的发光发热。


        

棠晚从回来后就一直忍着没去想跟海城有关的任何人和事,就连关正齐给她打电话她都没什么心情直接让卫以蓝接的。


        

因为她就是怕只要想了,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就像此时这样,控制不住的,去想着有关他的一切,怎么也停不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