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226章抢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棠晚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一阵手机铃声把她吵了起来。


        

"喂。"她一边接通电话一边揉了揉腰。


        

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医院的床上睡久了,现在再睡这种软床,她腰总是不舒服。


        

"棠晚,你怎么回事啊,在群里说了一声要聚之后就不见了人,我们可是选好了地方了啊,明天五点半,你可不准放大家鸽子!"


        

听着那头噼里啪啦的一段话,棠晚愣了愣,拿下手机看了一眼备注信息,发现是她高中的时候的班长。


        

仔细想来这电话还是高考的时候意外加上的,却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这人竟然一直没换号码。


        

不过现在要说她不想去了,班长估计能直接顺着电线过来掐死她。


        

想着她也的确要出去散散心了,便点头,"那你把地址发给我吧。"


        

棠晚以前在高中的时候跟班上的男生都玩的挺好的,所以虽然她后来出了国,互相之间都没什么联系了,可是说起她这个人每个人的印象却都很深。


        

一是因为她本来就跟周围的男生玩得来,二是因为漂亮,在那些玩成一片的男生中,青春懵懂的年纪,喜欢就变成了一件很自然的事情。


        

可是这些喜欢在最后棠晚去了国外之后都变得不了了之。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尤其前段时间还听说她结了婚,一群人还在群里哀嚎过,然后好奇过她结婚的对象会是谁,只不过棠晚把群屏蔽了,自然是不会看到的。


        

"行,我等会发你手机上。"班长在那头说着,顿了顿,忽然又问,"你这次回来你老公跟你一起回来了吗?要是一起回来了,带过来给兄弟们看看呗。"


        

老公?


        

棠晚闭着的眼睛忽然睁开,看着头顶的天花板,一时间没有说话。


        

那边的班长没听到回答。下意识问了句,"不会吧,不会真的吵架了吧?"


        

"没有。"棠晚揉腰的动作一顿,说:"离婚了。"


        

班长:"……"


        

"男人有什么好看的,我带个朋友过去,大美女!"


        

"……行啊,够义气,我们大多都还是单身呢。"


        

"正好,我朋友也单着呢。"


        

棠晚跟对方胡扯了几句后就挂断了电话,在床上躺了一会,然后牵了牵嘴角,去浴室洗了把脸,下了楼。


        

棠宝玩累后直接在沙发上睡着了,身上盖着一个小毯子,至于卫以蓝手里捧着一包薯片竟然坐在一旁在看电视剧,而且还是狗血到不行的肥皂剧。


        

棠晚惊了惊,走过去,"你还是卫以蓝吗?这是跑来我家给我嫂子带孩子来了?"


        

卫以蓝回头看着她,"怎么这么快就醒了?"


        

"快吗?"棠晚说着看了一眼时间,好像的确挺快的,只上去了不到两个小时,至于睡了多久就更不用说了。


        

"白天睡多了晚上睡不着。"棠晚在她的身边坐下,抬手从她手里的袋子里拿了一块薯片送入嘴里,然后有点机械的咀嚼了几下开口:"明天打扮的好看点,带你出去。"


        

卫以蓝想也没想的说,"我什么时候不好看?"


        

说完细眉一挑,"给我介绍男人?"


        

"嗯,高中同学,记得还是有几个长的不错的,就是不知道这么多年下来经过社会的摧残后有没有'整容。'"


        

"……"卫以蓝:"那还是算了。"


        

说着一顿:"不过一起喝个酒还是可以的。"


        

"嗯。"棠晚点头,忽然说:"你把之前的那离婚协议发我一份吧。"


        

卫以蓝正换台的动作一顿,然后没说什么拿出手机点给她发了过去。


        

棠晚点了接收,也没怎么看,直接在网上下了单,让店家给她打印好寄过来。


        

弄完之后抬头,面前的电视上正好在播放一个本地的新闻:"放康医院联合多家医院一起扶贫攻坚,到时将会派出自动请愿的医护人员前往……"


        

后面的话被卫以蓝切台的动作打断了。


        

棠晚握着手机,一时间有点出神。


        

放康医院,就是之前蒋奚过来J市这边所待的医院啊。


        

卫以蓝见她发呆,扭头问她,"怎么了?"


        

棠晚摇头:"没事。"


        

卫以蓝以为她是因为离婚协议的事,想了想,道:"你要是还没想好……"


        

"你想多了。"棠晚打断她的话,"我就是想着你明天过去后收敛着点,要是没那个意思,就别勾人家。"


        

卫以蓝一把扔掉手里的遥控器,"你这话说的,我卫以蓝是个男人都来者不拒吗?"


        

棠晚沉默的看着她,没说话。


        

卫以蓝:"……"


        

下一秒就见她直接朝棠晚扑了过来,"棠晚,我掐死你。本小姐也是看脸的好吧。"


        

文柔从厨房走了出来,看着闹在一起的两人,她笑了笑,开口:"别闹了,我刚做了蛋糕,你们快来尝尝。"


        

正被卫以蓝压在沙发上的棠晚:"……"


        

她能拒绝吗?


        

她是真的不想再吐了,以前怀孕都没这么吐过呢。


        

可看着文柔含笑的目光,棠晚在心里叹息了一声,坐了起来。


        

从她回家的这段时间到现在,文柔几乎都泡在了厨房,每天变着法的给她做各种吃的,和各种营养的,就是想要把她养胖一点。


        

对于母亲的这份心思,棠晚很无奈,却也没法拒绝。


        

之前住院的那一个多月,她不好受,文柔却也没能好受到哪里去。


        

棠晚瘦了,做为天天守在病床边的母亲,文柔又怎么可能不瘦?


        

这些棠晚都看在眼里,心疼的不知道该做什么,唯一能做的就只有能让母亲少操点心,然后放心点。


        

其实在过去的那么多年,棠晚一直是怎么混怎么来的,相比较于棠景同和唐尧东两个男孩子,棠德厚和文柔为她这个女儿操的心更多。


        

从小到大,棠晚一直觉得自己挺没心没肺的,也没有去怎么在乎这些。


        

可是这一次也不知道是不是在鬼门关走了一回,从海城回来的那天,她看到母亲的头上有了白头发。


        

还有父亲。


        

明明在那之前,棠晚一直觉得他们还很年轻。


        

可是在那一个瞬间,她觉得两人好像老了很多。


        

或许是她自己也当了妈妈,虽然是个不负责的妈妈,可却也能感同身受。


        

父母心疼孩子,没有任何理由。


        

父母为了孩子好。也没有任何理由。


        

因为都是出于一种本能,作为父母的本能。


        

文柔笑看着她问:"好吃吗?"


        

棠晚抬头,一瞬间就看到了母亲眼角以前从没发现的皱纹,她鼻尖一酸。


        

"好吃!"


        

文柔笑着摸了摸她的头,"我们晚晚喜欢就好。"


        

棠晚快速垂眸,隐去了眼底的湿热,连续吃了好几口,直把嘴巴撑的满满的,说不出话来。


        

其实最后她也只是吃了不到一块蛋糕,肚子一点也也不撑,可是在吃完后,棠晚还是第一时间快速上了楼,然后关上门跑到洗手间吐了起来。


        

这之前吃的东西都吐没了,也没什么好吐的,都是酸水。


        

吐到最后实在没力,棠晚撑在盥洗台上,抬头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


        

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落了满脸的泪水。


        

为什么哭了呢?


        

不,没哭,是吐的太难受了。


        

所以眼泪自己流了出来。


        

对,自己流出来的。


        

棠晚,你这样可真狼狈啊!


        

……


        

班长给棠晚发的地方是J市市中心新开的一家商业广场,里面吃喝玩乐一条龙,不需要到别的地方,附近不远处就是医院银行什么的,都很方便。


        

棠晚跟卫以蓝两人刚到,就接到了应彬打来的电话。


        

"应少?"


        

"晚晚,我在J市,有时间吗?我请你吃个饭啊。"那头应彬的声音很大,听着很高兴。


        

棠晚看了一眼眼前的包厢门,想了想说:"我是主人,哪有让你请的道理,刚好我在外面,我给你发个地址,你直接过来吧。"


        

卫以蓝自然也听到了她的话,见她挂断电话,挑了挑眉,"这小伙子还没死心?"


        

棠晚点头:"应该吧。"


        

"他长的行,家世也行,最重要的是这股契而不舍的态度我很看好,要不要考虑考虑?"


        

棠晚对她翻了个白眼,"我这还没离婚呢。"


        

就算离了,她也没这个心思。


        

更何况她一直只把应彬当朋友。


        

所以,在刚才的那个瞬间,她把人直接喊来了这里,反正到时人多,也不会尴尬。


        

卫以蓝跟上去,"晚晚,你这样不行,都说新欢旧爱,你肯定要有一个新欢才能去忘掉那个旧爱,不能一直沉迷在过去,我们年轻人要向前看。"


        

"行了,你闭嘴吧。"棠晚说着推开眼前的包厢门,一下子就被里面鬼哭狼嚎的歌声吓的停在了门口。


        

班长给她发的地址的确是这里,可也没告诉她里面还带唱歌的啊。


        

棠晚整张脸皱成了一团,正想打道回府的时候,里面正在唱歌的人眼尖看到了她,立刻喊了一嗓子,"棠晚!"


        

本就大的嗓音经过扩音器的传播让门口站着的棠晚的脸色再次垮了几分。


        

班长听到声音第一时间走了过来,看着棠晚笑道:"迟到了啊,得罚酒。"


        

棠晚低头看了一眼时间,无语道:"就迟到了一分钟。"


        

因为接了应彬的那个电话。


        

班长严肃的开口:"你知道在当今这个高效率的社会一分钟可以干多少事吗?"


        

说完,他圆圆的小眼珠子看向一旁站着的卫以蓝,眼睛瞬间亮了亮,"你好,我叫庄毅,你就是晚晚的朋友吧?"


        

卫以蓝抬手撩了一下耳边的头发。笑着伸出手,"卫以蓝。"


        

班长的个子不高,还有点胖,不过皮肤很好,笑起来的时候还有酒窝,要是瘦下来的话绝对不会差,就是眼睛有点小。


        

"你好你好,快进来吧。"班长说着侧开身让两人进去,在棠晚路过他身边的时候他忽然凑过身子在她的耳边小声说了句,"颜何也来了。"


        

棠晚愣了愣,一时间有点没想起来这个颜何是哪号人物。


        

庄毅看她表情就猜到了她在想什么,当即一脸同情的开口:"我们颜大校草可真可怜啊,高中追了你整整三年,然后你一声不响的去了国外,现在倒好,连人都不记得了。"


        

棠晚:"……"


        

好像有点想起来了。


        

只不过……


        

"他有追过我吗?"棠晚疑惑的问,她怎么不知道?


        

"……"庄毅无语的看着她,"还好他去洗手间了,不然你听到你这话估计得哭。"


        

棠晚:"……"


        

里面的人见他们堵在门口不进去,顿时不高兴了,扯着嗓子吼了一句:"庄胖子,偷偷摸摸说什么呢。"


        

庄毅回头没好气的怼了一句:"你才胖子,你全家都是胖子。"


        

棠晚闻言一边走进去一边看着他说:"我记得你以前没这么胖的啊,日子过的不错啊班长。"


        

"凑合吧。"庄毅谦虚的摸了摸肚子,目光落在棠晚的身上,一顿,皱眉说:"你以前也没这么瘦啊,这是怎么了?别告诉我是绝食减肥。"


        

说完就摇了摇头,"真不知道你们这些女孩子是怎么想的,谁说瘦成一块块骨头就好看了,我就喜欢有肉感的,抱着多舒服啊。"


        

他话落,棠晚还没说话,一旁的卫以蓝开口了,"什么绝食减肥,她这是失恋了。"


        

棠晚咬了咬牙,"卫以蓝!"


        

庄毅眼睛瞪的溜圆:"对了,你说你离婚了,是哪个不长眼的男人竟然跟你离婚?"


        

几人说话间已经走了进来,听到他这话,顿时七嘴八舌的问了起来。


        

棠晚顿时很头痛,有点后悔昨天一时嘴快告诉了这胖子。


        

卫以蓝扫了一眼包厢的人,在棠晚的耳边小声说:"你这些同学质量都还挺高的啊,你怎么就没内部发展一个呢。"


        

棠晚从小就是一个颜控,能跟她玩在一起的人自然都不会多丑,虽然现在年纪大了也都参加了工作,可也都没怎么变样,一眼看去还是很赏心悦目的。


        

当然,既然是同学群,那么除了男同学,肯定也会有女同学。


        

就比如眼前这个化着精致的妆容身上穿的也都是某国际品牌的当季新款走过来的女人。


        

"晚晚,好久不见。"她笑着冲棠晚举了举手里的酒杯,"我听说你不是才结婚吗?怎么就离婚了呢?"


        

棠晚看向一旁的班长,后者正拉着卫以蓝给包厢里的其他人介绍。


        

"不喜欢就离了呗,还能有什么理由。"棠晚说着弯身拿了一罐啤酒拉开跟她碰了一下,"不过,我记性有点不好,请问你是……"


        

棠晚是真的记性不怎么好,对于班长这些人,是因为以前经常跟在她在一起玩所以印象深自然也就记得名字。


        

可是她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基本是同性绝缘体,不仅如此,她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班里的那些女生一个个都不喜欢她。


        

对此棠晚也很郁闷,不过不喜欢就不喜欢,她自然是没那个心思去讨好什么的。


        

所以眼前的这个女的,她是真的不认识。


        

棠晚甚至怀疑她跟自己是不是一个班的?


        

对方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似乎是在极力的忍耐着什么,最后勉强笑着说道:"我是李诗啊,之前还跟你坐过同桌呢。"


        

她说着看着棠晚手里的啤酒,"喝什么啤酒啊,这些都是等会用来玩游戏的,喝这个。"


        

她说着转身倒了一杯烈性的威士忌递给了棠晚,"我记得你以前高中的时候酒量就很好,现在应该也不差吧。"


        

"还行吧。"棠晚笑了笑,仰头一口喝了个干净。


        

除了上次在蒋家的那一小杯红酒,这还是棠晚产后第一次碰酒。


        

也不知道是太久没喝不习惯了还是这酒实在是太烈了,她喝完就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身后忽然走过来一个人,抬手拍了拍她的背,"没事吧。"


        

李诗看到来人眼睛顿时一亮,"颜何,你回来了。"


        

颜何?


        

棠晚转过身,看到了身后站着的男人。


        

白衬衫黑西裤,戴着眼睛,五官俊朗干净,皮肤白皙。整个人的气质也挺安静的,跟眼前的包厢有点格格不入。


        

感觉是走错了包厢的人。


        

看着眼前的这张脸,棠晚的记忆一阵恍惚,忍不住回到了很多年前。


        

她第一次见到蒋奚的时候。


        

当时极度讨厌学习的她本来是想要给对方一个下马威的,却在看到对方的瞬间立马就把所有的想法都忘了。


        

只记得,她当时手里捧着一本化学资料,说的第一句话却是:"你就是蒋奚吧,长的可真好看啊。"


        

后来,棠晚还惊奇的发现,每次像听天书一样的化学从他的口中讲出来,就像被他加了什么buff一样,她竟然能听懂。


        

而那段时间,是她第一次觉得,学习好像也没那么无聊。


        

颜何抬手在她的面前挥了挥,"晚晚?"


        

棠晚快速回神,目光定定的在颜何的脸上看了几秒,然后失望的垂下了眸子。


        

颜何看着她问。"你怎么了?"


        

"没事。"棠晚摇头,咽下心里的苦涩,然后笑着打招呼,"颜何,好久不见啊。"


        

颜何目光定定的看着她,镜片后的眸子里映着光,看不清。


        

下一刻就见他笑着伸出手,"晚晚,好久不见。"


        

棠晚看着伸到面前的手,顿了顿还是握了上去。


        

一旁传来起哄声,"喔,颜大校草跟我们晚晚站一块可真般配啊。"


        

棠晚抽回手回头瞪了那人一眼,"大狗,胡说八道什么呢。"


        

一旁的李诗也跟着开口:"对呀,胡说什么呢,晚晚可都是结了婚的人。"


        

卫以蓝笑着睨了她一眼,喝了一口酒。开口:"结了婚怎么了,现在是单身就好了啊。"


        

有人鼓掌,"对,不愧是晚晚的朋友,说话就是好听。"


        

李诗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可很快就收敛了表情,笑看着颜何问,"颜何你去哪了,怎么去了那么久?"


        

"刚在在外面碰到了一个医院的前辈,打了个招呼。"颜何虽然是回答者她的话,可是目光自始至终都落在棠晚的脸上,"晚晚,我看你气色不好,要不还好别喝酒了,我给你叫点果汁。"


        

"来这里喝什么果汁啊,多扫心。"棠晚说着顿了顿,没忍住问了句:"你在医院上班吗?"


        

颜何:"嗯,在放康医院。"


        

棠晚一愣,放康医院?


        

真巧啊。


        

怎么好不容易出来玩一玩都还能听到跟他有关的消息呢。


        

班长端着一杯酒走了过来,一手靠在棠晚的肩膀上说:"我们颜大校草现在可是颜医生,可了不得了。"


        

说完转头惊讶的问颜何:"你刚才说医院的前辈,那么大岁数了竟然还来这种地方?"


        

颜何摇头:"前辈是因为一个项目从别的医院过来的,我刚好也是这个项目的一员,他算是我的老师,而且他岁数也不大,很年轻的。"


        

"今天本来是项目组的成员为了庆祝老师过来提前定好的聚餐的日子,不过我没去。"他说到这里看了一眼棠晚。


        

庄毅当然知道他为什么没去,故意挤眉弄眼的"哦哦"了两声,然后对棠晚说:"我们颜医生是不是很厉害?放康医院听过没,全国都首屈一指。"


        

"我就是J市人,我还能没听过放康医院?"棠晚说着后退一步挪开了他的胳膊,想到应彬,说了句:"对了胖子,等会我还有一个朋友过来一起玩,跟你说声。"


        

"你怎么回事,你怎么也跟他们一起叫我胖子呢。"庄毅说完一顿,问:"男的女的?"


        

"男的。"


        

一旁的颜何目光一顿。


        

庄毅摆了摆手,"行吧,既然是你朋友我也不能不让他来啊。"


        

卫以蓝不用棠晚照顾,没一会就跟那些人打成了一片。


        

棠晚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包厢内点了一堆吃食,干的湿的水果什么都有,很显然是今晚不准备挪地方了。


        

刚才喝了点酒,棠晚现在胃有点不舒服,目光扫了一圈,最后也只抓了一个苹果啃了起来。


        

周围闹哄哄的,烟味酒味混成一片,是她以前最熟悉也最喜欢的场合。


        

可是现在,棠晚坐在这,一瞬间竟然觉得有点无聊。


        

尤其看着不远处正仰头灌酒的卫以蓝,她忽然有点好奇。真有那么好玩?


        

颜何坐到了她的身边,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杯热水递给棠晚,"我看你好像有点不舒服,喝点热的会好很多。"


        

棠晚惊奇的看着他手里的热水,问:"哪来的?"


        

颜何:"找服务生要的。"


        

棠晚接了过来,"谢谢。"


        

期间有人喊棠晚唱歌,却被她想也没想的拒绝了,"五音不全,不唱!"


        

是的,棠晚五音不全。


        

那种娱乐场所,什么样的她都去过,可唯独KTV这种场所她从来不进。


        

其实跟她熟悉的都知道她不唱歌,不过这些高中的同学估计是太久没见一时间给忘了。


        

棠晚忍不住想,肯定是因为庄胖子选了一个她最不喜欢的地方,所以她现在才提不起任何玩的兴趣,要是酒吧或者迪厅,她肯定会很高兴。


        

想着。她又重重的的点了头肯定了自己的想法,想着明天就跟卫以蓝过去。


        

隐约间好像感觉到口袋里的手机传来震动,棠晚拿出来看了一眼,却发现是一条垃圾短信息,只不过在这条垃圾的下面还有另外的一条,几个小时之前的同城快递,她没注意,是她打印的离婚协议签收了。


        

应该是文柔给她签收的。


        

棠晚看着上面的字,一瞬间心里空落落的难受的很。


        

等会回去就签字,然后明儿就寄了吧。


        

寄了就一了百了了。


        

想着,她端过手边的酒杯,仰头直接送入了嘴里。


        

一旁的颜何担忧的看着她:"晚晚……你是不是心情不好?"


        

"没有啊。"棠晚摇头,随后笑着问:"为什么这么问?"


        

颜何皱眉看着他,没说话。


        

这时耳边那鬼哭狼嚎的歌声好像停了,有人喊着要玩游戏。


        

棠晚闻言扯了一下颜何,"走吧,我们也去玩玩。"


        

一群人凑在一起能玩的游戏真心话大冒险直接排在了首位,虽然没什么新意,可最后大家还是选了这个。


        

"说好了啊,要是不敢或者不说的话,五瓶啤酒打底啊。"


        

话落,一旁一箱箱的啤酒直接被搬上了桌,很显然是早有准备。


        

棠晚虽然不怎么想玩这个游戏,可她一直觉得喝啤酒就跟喝水一样,所以就没出声。


        

喝完就直接回去吧,只是应彬怎么还没来,该不会是找不到地方吧?


        

正在棠晚想拿出手机打个电话问问的时候,包厢的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刚开始没人注意,后来不知谁看了那边一眼,忽然惊呼道:"艹,谁特么还买了花?不讲武德啊。"


        

听到他的声音,所有人的目光朝门口看了过去。


        

一束很大的玫瑰花,这么抱着的时候把身后人的脸遮了个严严实实。


        

应彬正准备退后一步看自己是不是找错了地方。听到这一嗓子,他抱着花的手朝一旁挪了挪,然后露出了自己的脸。


        

他以为自己找错了地方,可在对上也正朝这边看过来的棠晚的目光的时候,直接一愣。


        

没找错,是这里。


        

只不过,他没想到包厢里这么多人。


        

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花,一时间有点尴尬。


        

还是卫以蓝先开了口:"哟,应少,你这花够大啊。"


        

这个时候自然不好再把花拿出去,应彬抱着花走了进来,对于眼前的场合也只是没想到,瞬间就适应了过来。


        

"嗨,各位好啊,我是晚晚的朋友应彬。"


        

"哦,你就是晚晚的朋友啊。"班长站起身,随后对身边的人说:"都挪挪。挪挪。"


        

"不用不用,我坐晚晚旁边就行。"


        

他说着目光一下子就落在了棠晚身边坐着的颜何的身上,虽然不认识,可直接告诉他这个人是情敌。


        

应彬径直走过去,卫以蓝很识趣,立马往旁边挪了挪,让应彬坐在了晚晚的另一边。


        

卫以蓝看着他手里的花:"应少,这花送给谁的啊?"


        

她话刚落,就见他捧着花转身看着棠晚,"晚晚,送给你。"


        

一时间包厢里很安静,所有人的目光落在了他们这边,然后就是一片起哄和口哨声。


        

棠晚瞬间有点头皮发麻,抬眸,"应少,你这是干什么,出来玩的,你送什么花啊?"


        

"看不出来吗?"应彬咧嘴,露出一口白牙,"晚晚,我要正式开始追你了。"


        

棠晚:"……"


        

她就不该让他过来这边。


        

一旁的班长看着眼前的一幕,抬手扯了扯颜何,凑到他耳边小声的说:"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这才叫追人,学着点啊颜医生。"


        

颜何放在身侧的手紧了紧,没说话。


        

"行了,放一边吧,玩游戏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棠晚也不好说的太直白,只是道:"这花太熏了,以后别买了,我不喜欢。"


        

"你不喜欢花啊。"应彬愣了愣,随后道:"没事。下次我送你别的。"


        

棠晚:"……"


        

抬头间发现对面的卫以蓝正朝她挤眉弄眼的,手里拿着手机,摄像头正对着他们这边。


        

棠晚眉头一皱,不等她说话,卫以蓝已经收起手机,大声喊道:"开始了开始了。"


        

应彬抬头:"我没打扰到大家吧。"说着顿了顿,又道:"这样吧,大家吃什么喝什么随便点,我买单。"


        

他这话一出,其他人立刻欢呼了一声:"应少阔气。"


        

棠晚扶额,感觉自己的头更痛了。


        

她是为什么手抽的要在群里发了那条消息?


        

想要出去玩,跟卫以蓝随便找家酒吧进去喝一壶不好吗?


        

而在她头痛的期间,游戏已经开始了,而且已经转了几轮了。


        

被转到的人说:"我真心话吧。"


        

他话落,立刻有人问:"有没有约过炮?"


        

"……有。"


        

"看不出来啊小林,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


        

一群人起哄完,新的一轮开始。而这一次酒瓶转到了棠晚身旁坐着的颜何。


        

应彬低头在棠晚的耳边小声问:"那小子是不是我情敌?"


        

棠晚冲他翻了个白眼,同样小声的说:"应少,我记得我之前都跟你说清楚了,我们是不可能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怎么就不可能了,你现在不是都跟蒋奚离婚了吗?"


        

乍然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棠晚端酒的动作一顿,心口像是碰到了什么开关,痛的她面色忍不住白了白。


        

应彬看着她,"你怎么了?"


        

"没事。"棠晚咬着牙摇头,顿了顿,又说:"我们还没离婚。"


        

至少现在还没离婚!


        

这个念头刚起,棠晚就愣住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说,明明协议明天就要寄出去了。


        

所以,离没离,有什么区别呢?


        

应彬也是一愣,因为他从关正齐那边听来的是不是早就离了吗?


        

这时一旁传来颜何的声音:"因为我喜欢的人在J市,所以我想在这里工作。"


        

他说这番话的时候目光是看着棠晚的,周围一片起哄,有人问:"颜医生,都说当医生的是没资格谈恋爱的,每天那么忙,有哪个女朋友会毫无怨言。"


        

每天那么忙?


        

棠晚下意识抬头,正好对上颜何看着这边的目光。


        

她听到他说:"如果喜欢,不管多忙,我觉得都是愿意的。"


        

是啊,如果喜欢,不管多忙,都是愿意的。


        

棠晚的目光忽然变得恍惚,记忆在瞬间无法控制的回到了半年多前。


        

那个时候她每天乐此不疲的往蒋奚的办公室跑,就算他忙的没时间跟自己说话,甚至直接手术好几个小时都见不到人。


        

可她都是愿意的,就算一个人捧着个手机在那玩,困了或者无聊了,就直接在沙发上睡。


        

现在想来,自己当时好像真的没什么怨言,反而觉得那种感觉很好。


        

每次只要看到对方一脸疲惫的从手术台上下来,她就会立马放下手里的手机跑过去抱住他,问他累不累,饿不饿。


        

如果他说不饿的话,棠晚就会说她饿了,然后他就会陪着她一起吃饭。


        

吃饭的时候,她会问他一些很专业的她听不懂的话题,问他手术难不难。


        

虽然大多时间都是她一个人在那问,而他只是点点头。


        

可对于这些她一点也不觉得枯燥,反而觉得很有意思。


        

可是现在,却没有那么一个人再让她等让她抱让她问了。


        

忽然的疼痛像是潮水般朝棠晚涌来,记忆嘎然而止,棠晚很轻的抽了一口气,微微蜷起了身子。


        

下一秒目光触及到面前的啤酒,她抬手直接拉开了一罐,一口气灌了下去。


        

一旁的应彬直皱眉,"还没到你呢,怎么就开始喝了。"


        

说完就想要去拿棠晚手里的啤酒,可这一会的功夫,棠晚已经喝完了。


        

五指用力,易拉罐被她捏变了形然后扔在了一边。


        

她笑着抬头,"怎么都不动了,继续啊,我就喝一瓶开开胃。"


        

"哈哈哈不愧是我们晚晚,豪气。"班长用力拍了一下大腿,"继续继续。"


        

棠晚其实没喝多,她一点也没感觉到醉意。


        

现场的人很多,几乎每个人都轮了一圈,最后酒瓶终于指到了棠晚的这边。


        

"晚晚,真心话还是大冒险?"问话的人是李诗,说完不等棠晚说话她就笑道:"要不还是真心话吧,这个简单。我也不会问你什么太难的问题。大冒险我们女孩子太吃亏了,你就别选了。"


        

棠晚抬头看着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知道对方是故意这样说的,可她顿了顿,说:"那就大冒险吧。"


        

"你确定吗?"李诗问。


        

棠晚有点不耐烦,"说不说,不说下一轮了。"


        

"你给你前夫发个消息吧,就说你喜欢上了应少。"


        

李诗说着顿了顿,笑道:"很简单吧,我肯定不会为难你的,而且反正你都离婚了,开个玩笑也没什么的对吧。"


        

后面李诗再说了什么话棠晚没有听清,因为她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前夫"这两个字上。


        

前夫……


        

是啊,等明天她签了字把协议寄过去之后,可不就是前夫了吗?


        

一旁的颜何眉头微皱,忍不住开口:"拿别人离婚的事开玩笑不好吧。而且应少也在……"


        

他话没说完,就被一旁的应彬淡淡的接了过去,"我不介意的。"


        

颜何看着他面容绷的很紧,一时间现场的气氛有点凝重。


        

而也就是这时,棠晚举起自己的手机给大家看,淡淡的说了句:"发了。"


        

内容跟李诗说的一样,卫以蓝跟应彬两人都愣了愣,没想到她真的会发。


        

"行了,下一把。"


        

棠晚拿过瓶子,也不等众人反应过来,手指用力。


        

瓶身一阵快速的旋转,最后停下来的时候,竟然还是对着她。


        

众人:"……"


        

"既然转到了我自己,也没什么好问的了,喝酒吧。"


        

棠晚说着不等众人反应过来,直接一口气拉开了五瓶啤酒,然后挨个往嘴里送。


        

应彬眉头紧皱。下意识想要拦,却被一旁的卫以蓝拽住,"你让她喝吧,或许醉了就会好受一点了。"


        

这几天在家,棠晚虽然每天脸上都是笑嘻嘻的,可是他们却都知道,她那是故意笑给他们看的。


        

本来今天出来,文柔其实是不放心的,因为棠晚的身体虽然个各方面都已经恢复了,可是气色依旧很差。


        

可是又想着让她出来玩玩也是挺好,说不定出来跟朋友聚聚,就会把那些不开心的事情忘了。


        

可是这一整晚下来,卫以蓝却看的清楚,只要稍微跟蒋奚这个人沾上边,就算不提这个名字,就算这边沾的七拐八绕,她都能瞬间变得沉默。


        

她本来还想着应彬或者那个叫颜何的能给点力,让棠晚暂时把蒋奚从脑子里给甩出去。


        

结果呢,这两人一个顶一个没用。


        

所以,能怎么办呗,让她喝呗。


        

喝了回家倒床就睡,至少能睡个好觉。


        

不过一直这样下去也不行,卫以蓝拿出手机点开相册,找到刚才拍的照片,想了想,选了几张发了朋友圈。


        

然后配文:我家宝贝儿可真抢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