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230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棠晚说到做到,一大早就收拾妥当来棠景同公司报道了。


        

本来文柔是想陪着她来的,可却被棠晚给打发了。


        

"你以前不是经常说养了个女儿跟没养一样吗?都没人陪你逛街,现在人现成的,卫以蓝,你天天在这吃在这喝的,伙食费就不用你付了,陪着我妈逛个尽兴就行。"


        

这段时间卫以蓝在这棠晚其实要轻松很多的,毕竟多一个人转移了文柔的注意力嘛。


        

棠晚知道文柔不放心自己,还有嫂子陶宁,也时不时的带着棠宝过来看她。就连在学校的父亲棠德厚每次回来也是各种询问。


        

所以,她实在不能继续再呆在家里了。


        

出门找个工作,回归到正常的生活,新的生活,自己能舒服,周围的人也能放心。


        

棠景同的公司叫柒色。柒色集团主打服装,这么多年品牌做的很大,在国内和国外的知名度都很广,好多一线明星都是穿的柒色家的衣服。


        

棠晚以前其实几乎没怎么来过棠景同的公司,主要是她懒得来,所以这边也没人认识她。


        

柒色集团的员工只知道自家老板有一个妹妹,却从来没见过。


        

所以棠晚过来的时候就像个普通人一样,她也没联系自己的大哥,直接在前台说了自己的目的,被人带进去,然后办理入职,熟悉环境。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棠晚的职位是柒色的一位设计师欣姐的助理,办理完入职熟悉环境的时候她发现这位欣姐不算上她还有两位助理,而她初来乍到,就是一个打杂的。


        

棠晚以前还没毕业的时候其实有实习过一段时间,也算是在职场呆过,但都是在国外,而现在却是在国内。


        

不过她虽然没在国内呆过,但是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走路,一些基本的规矩还是知道的。


        

新人一般都不会接触到什么重要的活,就是个跑腿的,这一点她还是清楚的。


        

其实要换做她以前的性格,这种事是绝对不会干的,谁让她跑腿。那简直是诚心跟她过不去。


        

可是现在,棠晚却是能很平静的接受,没有一点不耐烦。


        

因为想着,有事总好比没事做强,只要能有事做,让她忙起来,那么脑子里就不会去想其他的事情了。


        

就比如,她刚报道完,环境都还没熟悉全,就被人指使着来茶水间冲咖啡了。


        

"听说了吗,最近公司的重点都放在年底的慈善项目上,欣姐跟爽姐两边早就开始暗中较劲了,就想着看到时谁的小组拿到的款项最多。"


        

"早就听说了,我们棠总也太帅了,别人年底都在拼销量,就我们公司。跟医疗机构合作做慈善,听说到时还会有电视台的记者跟踪报道呢。"


        

做慈善?


        

棠晚正在给咖啡放糖,听到这句有点惊讶。


        

他大哥什么时候这么好了竟然放弃年底这个赚钱的好机会专心做慈善?


        

"而且这次全公司所有的设计师都可以参加,不限身份,只要作品到时能被看上,有意义,卖出价格,最后的款项捐出去的时候虽然是以公司的名义,可是设计师的名字跟公司在一块。"


        

听到这里,棠晚有点好奇的走过去问了句:"什么慈善项目,意思是到时会弄成拍卖的形式让人竞价?"


        

这两人不认识棠晚,上下看了她一眼说道:"你新来的吧,现在公司上下都传遍了,就是拍卖的形式,只要你的作品被主办方选中了,然后就会被拍卖,拍卖的钱会纳入慈善捐款。"


        

棠晚点头,"那除了柒色,还有那些公司?"


        

她话落,对方立刻说出了国内好几个大公司的名字。


        

看样子,项目影响还挺大的啊,不然不会这么多的大公司参与。


        

"谢谢,我知道了。"棠晚道完谢端着咖啡离开。


        

其实也就是几个大公司联合医疗机构一起做慈善,目的就是为了增加自己品牌的知名度,而且还是正能量满满的知名度,即为共公司做了宣传,也给个人做了宣传。


        

毕竟现在的那些企业家的个人生平都有做了某某慈善然后创办了某某慈善基金。


        

不过这些在棠晚的印象中感觉都是一些上了年纪准备退休养老的人,没想到她大哥现在也开始装扮自己的形象了。


        

想着,棠晚忍不住"啧"了一声,把手里的咖啡给对方递了过去。


        

"你,叫棠晚是吧。"对方喝了一口咖啡看向她,"欣姐的助理。肯定也是有一个设计师的梦的,这是年底的慈善比赛的资料,你拿回去填一份报个名。"


        

对方说着从桌上拿了一份文件递了过来,棠晚接过来,疑惑的翻开,"比赛?"


        

"可不就是个比赛吗?虽然公司表面做的慈善,可其实也是借着这个机会让公司内部的人发挥自己的潜力,看到时有没有新人能冒头。"


        

她说着上下扫了棠晚一眼,"你要是不想一直给人泡咖啡的话,这就是个好机会,争取到了,说不定以后就是我给你泡了。"


        

听着对方的话,棠晚笑了笑,"谢谢吴姐,我会努力的。"


        

棠晚接过资料转身回了自己的座位。


        

翻看了一下里面的内容后,想了想,她又忍不住拿起一旁的手机拍了个照,照片里只拍了柒色集团几个大字和一点桌角和电脑。


        

棠晚打开微信,发了朋友圈,配文:"新的开始,加油啊!"


        

照片刚一发出去,就得到了一堆的"???"评论,全都在震惊她竟然跑去上班了。


        

尤其是关正齐,甚至直接私戳了过来问她是不是被盗号了。


        

棠晚都没有理会,关了手机,正式开始自己的打工生涯。


        

而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棠晚也很快就上手了新工作,环境和人际关系都适应的很快。


        

刚开始文柔还挺担心,每天都打电话问儿子她的情况,后来得知棠晚的确做的很好,也就放下了心。


        

而且这期间,棠晚还跟着欣姐去了一趟华南那边的厂房,欣姐是过去找灵感的,呆了整整一个多月,而棠晚也陪着她在那呆了一个多月。


        

棠晚刚开始工作的时候,颜何每天都会给她发消息,有时候甚至要来接她下班,可都被她拒绝了,到后面棠晚也借口忙让他不用跑。


        

再之后跟着欣姐出差,她也就更省心了。不用费劲吧啦的去找什么借口。


        

不过颜何很有耐心,就像他之前能在棠晚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追了她整整三年的情况下还不放弃一样。


        

这一次,他的态度也很坚决,每天都会跟棠晚发消息,跟棠晚说医院发生的事,问棠晚工作累不累什么的。


        

棠晚工作其实一点也不累,时间也很充裕。


        

每次在看着颜何跟他说医院发生的事情的时候,她总是会情不自禁的从那些文字和话语中去找跟蒋奚有关的事情。


        

虽然她知道自己这样的行为很不对。可她却是控制不了自己。


        

所以每次颜何跟她分享医院这边的事情的时候,棠晚有时间的话总是会回,颜何很高兴,以为她喜欢听自己说这些事,所以分享的更多。


        

所以棠晚知道,就算来了J市,来了放康医院,蒋奚的能力也是有目共睹的。并且还是他们这个项目的主要负责人之一。


        

还知道,蒋奚在医院附近租了一个房子,不过却不怎么回去,大多时间都睡在了医院办公室的休息间。


        

还知道他吃饭基本就在食堂,从不会去外面。


        

还知道,来J市的这几个月,他有时不时的回海城。


        

这一点棠晚这之前就知道了。


        

因为自从上次蒋奚发了恩冕的照片之后,后面又陆陆续续的发了几次,有些能看出来是他拍的,照片里还能看到好久不见的陈美玲。


        

棠晚每次看完之后都会保存下来,为此在相册里专门建了一个分类。


        

元旦节棠晚没回去,文柔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正跟欣姐讨论一块布料的材质。


        

这次的慈善项目会有一个晚宴,时间定在小年夜那天,距离现在还有一个月。


        

棠晚能看出来欣姐很看中这次的机会,把手里所有的工作都推了,实在重要的也都交给了她的另外两个助理,而这次过来这边也只带了她这个新来的助理。


        

这期间棠晚没什么事,其实也画了很多草稿,不过最后都不怎么满意,也有点想着要不不参加算了。


        

这次的慈善捐款是偏远山区的一些先天畸形、然后又先天性心脏问题的孩子。


        

棠晚刚开始没怎么去关注这方面的消息,直到有一天无意中从欣姐那边看到了关于这些孩子的资料,她忽然发现,她之前工作室的那个股份分红的定期捐款,这些孩子也是其中的一部分。


        

棠晚从来都不会觉得自己是个什么了不起的人。当初决定定期把那些钱捐出去的时候她也没多想什么,只是觉得自己也不缺钱用,那就把那些钱捐给有需要的人。


        

资料什么的也没有怎么具体看,只问了一个熟悉相关的朋友,然后让他给自己推了几个靠谱的平台就定下了。


        

此时看着资料上的照片,看着那些孩子,棠晚的感觉却是很不一样。


        

不知是不是自己也做了母亲的原因,看着这些孩子。她就忍不住去想远在海城的恩冕。


        

看着恩冕健健康康的,她就会觉得开心。


        

可这些孩子却是从生下来的时候就带着摆脱不掉的疾病,他们的父母该有多伤心啊。


        

这之前棠晚对于自己捐出去的那些钱其实没有什么感觉,可是现在却完全不一样。


        

现在的她很庆幸自己当初做了那个选择,虽然不能解除这些孩子的病痛,可是她却能尽上一份微薄的力量。


        

而这次的慈善款项也将会全部用于这些孩子的治疗,听说到时还会有医生亲自过去诊断,如果钱能多一点,情况肯定就会更好一点。


        

想到这里,棠晚好像忽然有了灵感。


        

对于这次的设计,也有了目标。


        

棠晚回到J市的时候就接到电话棠总有事找她,棠晚也没多想,挂了电话就上了楼。


        

却没想到打开办公室后就看到了里面坐着的文柔。


        

"妈?"棠晚惊讶的走过去,"你怎么来了?"


        

"我这不是听说你今天回来吗?还以为你回来就会直接回家,没想到你直接来了公司。"文柔嗔怪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这是自家公司。你那么拼命干什么,妈都有多久没看到你了。"


        

"我下了班不就回去了吗?"棠晚笑着挽着母亲的手,"蓝蓝呢,她最近没跟你一起过来?"


        

说起卫以蓝,文柔忽然面色一正,看着棠晚神秘兮兮的开口:"晚晚,我觉得蓝蓝交男朋友了。"


        

棠晚一愣,"什么?"


        

能跟卫以蓝有关系的男人除了简单的朋友。其他的都只能算是P友吧。


        

不过当着母亲的面,棠晚笑着道:"挺好的啊,她都这么大了,也是该交个男朋友了。"


        

她话落,文柔却是摇了摇头,再次开口:"你出差后蓝蓝就搬出去了,说是什么你不在,她也不好再继续住下去,说是男朋友买了房,跟男朋友合租了。"


        

文柔说着顿了顿,然后很是担忧的开口:"你说蓝蓝那孩子,都还没结婚就跟对方住一块要是吃亏了怎么办?"


        

"妈,你放心吧,卫以蓝怎么可能会吃亏,吃亏的是别人。"不过对于她竟然搬出去竟然没跟自己说棠晚是很惊讶的。


        

棠晚费劲口舌的安慰好了自己的母亲,一旁的棠景同看不过去直接提前给她下了班。然后棠晚就被文柔从医院带走了。


        

在回去的路上棠晚第一时间给卫以蓝打了电话,可是竟然被挂了,棠晚狐疑,又给打了过去。


        

她本来是想着告诉她她回来了,然后让她要是没在鬼混的话就过来吃饭。


        

却没想电话终于接通之后,棠晚却在电话的背景声里听到了医院叫号的声音。


        

"你在医院?"棠晚皱眉,"你在医院干什么?哪里不舒服吗?"


        

文柔坐在一旁,听到女儿的话也担忧的看了过来。


        

那边卫以蓝不知说了什么。棠晚挂断电话,"妈,卫以蓝有点感冒,现在人在医院挂点滴,我过去看看她。"


        

"没什么事吧,要不妈陪你一起去?"


        

"没什么事,小问题,我陪她挂完了就带她回去。"


        

棠晚说完在半道下了车,然后拦了一辆出租车去了放康医院。


        

卫以蓝压根不是什么感冒,更没有在挂水,棠晚到的时候,一眼就看到她坐在等候区那里,似乎是等的不耐烦了,正拿着手机在打游戏。


        

听到声音,她从手机屏幕里抬头,"你来了啊。"


        

见她这样,棠晚看了一眼一旁的科室,无语的坐了下来,开口:"卫以蓝,没想到你也有今天,说吧,是哪个野男人的。"


        

"都还没确定呢,说不定是误会一场。"卫以蓝头也没抬的说:"而且就算真有了,那我只能对不起他了。"


        

棠晚:"……真狠心。"


        

棠晚坐在一旁,给颜何回消息。


        

这时一旁的卫以蓝忽然开口:"对了,你猜我刚才看到谁了?"


        

不知为什么,棠晚正打字的手一抖。


        

果然,下一秒就听卫以蓝继续开口:"蒋奚,他竟然也在这里,而且来了好一段时间了,这件事你知道吗?"


        

说到最后那句话的时候,卫以蓝已经放下手机转头看向棠晚。


        

对上她的目光。棠晚顿了顿,点头:"知道。"


        

"果然,我就知道你早就知道,竟然还瞒着我。"卫以蓝一脸不悦,"那段时间吃啥吐啥,后来还选择去你大哥公司上班,不会就是因为这件事吧。"


        

棠晚惊讶的看着她,"你怎么知道我吃啥吐啥。"


        

卫以蓝冷笑了医生一声:"你每次吃完就往楼上跑。要不是我在后面帮你跟阿姨转移注意力,阿姨都发现了。"


        

"……我现在好很多了。"棠晚说。


        

卫以蓝也不知道相没相信他的话,看着她,忽然说了句:"对了,我刚才看到蒋奚的时候,看他脸色不怎么好。"


        

说着不等棠晚说话又道,"看样子他过的也没比你好,这样我就放心了。"


        

棠晚面色微变。正想说什么的时候,就见手机上颜何又发来的消息,"不好意思,有点事,你说你现在就在医院吗?我估计不能去找你了。"


        

棠晚也没想让他过来找自己,可看着这段话,不知为什么,她下意识问了句:"是出了什么事吗?"


        

"嗯,蒋老师突发急性阑尾炎,我们一时半会联系不上他的家属。"


        

看着手机上发来的消息,棠晚"蹭"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卫以蓝惊讶的看向他,"你怎么了?"


        

棠晚握着手机,顿了顿,忽然对卫以蓝说:"我有点事要离开一下,你在这等等,如果我没回来,你检查结果出来,不管是什么结果,你都别冲动,一切等我回来我们再商量。"


        

棠晚说完就要走,可又不放心,回身又叮嘱了一遍:"不管怀没怀,一定要等我回来!"


        

说完快速拿出手机给颜何打去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