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231章看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颜何显然没想到棠晚会给他打电话,有点欣喜的接通,"喂,晚晚……"


        

"你们现在在哪?"棠晚直接问。


        

"什么?"


        

棠晚深呼吸了一口气,语气却依旧控制不了的透着一股急躁,"蒋奚,他现在人在哪?"


        

听到棠晚的话,颜何忽然反应过来,棠晚跟蒋奚是认识的,说不定知道联系方式。


        

想着,他忙说了所在的楼层。


        

"我马上过来。"棠晚挂断电话后忙进了一旁的电梯。


        

棠晚到的时候,蒋奚已经被推进手术室。


        

颜何看到她马上走了过来,说:"蒋老师自己签的字,说没什么大事,还让我们不要联系家属。"


        

蒋康义和陈美玲两人在海城,要是知道后肯定会第一时间飞过来。很明显蒋奚不想让他们特意跑一趟。


        

棠晚的目光定定的盯着手术室门,眼睛有点干,她用力眨了一下后又有点酸,抬手揉了揉后看向颜何。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他……"棠晚有点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想说什么,可是最后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蒋奚做的开腹手术,发炎有点严重,手术的时间花费了两个多小时。


        

虽然知道这类手术基本没什么风险,也是小手术,可是棠晚却还是担心,一直在手术外坐着,直到手术完,蒋奚被推到病房,她才叮嘱了颜何几声后就离开了。


        

在手术室外面等着的时候棠晚给卫以蓝打了电话,得知那女人是虚惊一场,没有怀孕,只不过是肠胃有点问题,开点药吃就可以了。


        

她在检查完后跟棠晚说了一声就回去了,说是有事。


        

棠晚让她把检查结果发给自己看了后才放心,也没再说什么。


        

从医院离开后,棠晚第一时间回了家,文柔正在做午饭,棠晚钻进厨房淘了米开始熬粥。


        

她刚才回来的路上在网上查了,阑尾炎手术的患者排气后只能吃点流食。这样好消化。可棠晚还是怕营养不够,放了一点肉在里面,剁的很细很细。


        

棠晚吃完午饭后午睡了一会又看了一会电视,很快就到了晚饭的时间,她立刻放下遥控跑去厨房看粥。


        

她开的小火,煮了这么久,里面的肉末早已融化在粥里面几乎看不到,打开盖子的时候一阵香味扑鼻而来。


        

棠晚不会做饭,可是煮粥却是很熟。


        

她以前在国外的时候,每次懒的不想出门,可是又饿的时候,就直接淘一把米煮粥喝,所以火候时间水分什么的她都掌握的很好。


        

此时的粥把粥装在保温壶里面就要出门,文柔疑惑的看着她,"你这是要去哪?不吃饭了吗?是谁生病了?不是说蓝蓝没事吗?"


        

棠晚眼也不眨的说:"她的确没什么大事,不过医生说她最近酒喝的太多了。把喂搞坏了,所以以后要多注意饮食,我就不在家里吃了,我跟他一起吃。"


        

文柔也没有怀疑,担忧的说:"你们都是这样,不会照顾自己,在这住多好,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这样吧,以后我每天做饭的时候多做点,你把她地址告诉我,我给她送过去。"


        

棠晚想了想说:"不用了妈,这样多麻烦,你做好装好我直接给她带过去吧,反正我正好顺利,也省的你跑一趟了。"


        

"那也行,你问问蓝蓝,看她吃什么我给她做。"说完想到什么又道:"要是不回来的话给我打个电话。"


        

"好嘞。"棠晚一边应着一边出了门,然后拦了一辆车直接去了医院。


        

棠晚不知道蒋奚手术后什么时候能吃东西,想着把粥送过去,反正能保温,到时能吃的时候肯定肚子早就饿了,可以随时吃。


        

棠晚出了电梯,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就看到蒋奚的病房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一身白大褂的孙微莉从里面走出来。


        

棠晚的脚步一顿,忙朝一旁的墙角躲了过去。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躲,等反应过来自己的举动的时候,孙微莉的身影已经进了电梯。


        

棠晚提着保温盒在原地站了一会,这才迈步朝病房走了过去。


        

从门上的玻璃窗看进去只能看到一个床位,看不到里面的人。


        

不过刚才孙微莉从里面出来,蒋奚现在应该是醒的吧。


        

其实在来之前她想过要不把粥给颜何,然后让他给蒋奚。


        

可紧随着这个念头就被棠晚给否定了。


        

如果颜何问她为什么要给蒋奚送粥她该怎么解释?


        

想来想去,还是直接进去吧。


        

反正两人虽然做不成夫妻。也算认识。


        

而且他现在一个人在J市,身边又没个认识的人,只是是举手之劳,没什么好避讳的。


        

退一万步讲,他也是她孩子的父亲。


        

冲着这一点,现在他生病了,她不知道还好,知道了,肯定是要过来看看帮帮忙的。


        

嗯,对,就是这样。


        

棠晚在心里做好了准备,然后抬手敲了敲门。


        

声落,里面传来熟悉的嗓音,有点虚弱,"请进。"


        

棠晚双手紧了紧,然后推门走了进去。


        

蒋奚正在打电话,他本来以为是查房的护士,却在看到走走进来的棠晚的时候愣住。


        

愣然过后他下意识喊了一声,"晚晚。"


        

对上他看过来的目光,棠晚有点不自在的低下头,"我,我听颜何说你生病了,刚好我也在医院,就过来看看你。"


        

蒋奚的目光定定的落在她的脸上,握着手机一时间没说话。


        

电话那头的陈美玲隐约听到了这边的声音,忙惊讶的开口:"你跟晚晚见过面了,你们……"


        

"妈,我这边有点事,回头再跟你说。"蒋奚说完挂断了电话。


        

听到是陈美玲的电话,棠晚感觉自己整个人更不自在了。


        

蒋奚看着她,漆黑的瞳仁深处的惊讶很快消失,然后被另外一种情绪覆盖。


        

他指着一旁的椅子对棠晚说:"坐吧。"


        

棠晚点头,想到自己过来的目的,忙开口:"蓝蓝她刚好有点不舒服,我煮粥的时候多做了一点,你等会要是能吃了的话可以吃。"


        

棠晚说着把手里的保温壶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


        

蒋奚看了一眼,然后又看着她。


        

"谢谢。"他说,嗓音带着一抹莫名的沙哑。


        

"不客气。"棠晚说,目光不知看向何处,慌乱间。还是落在了病床上蒋奚的脸上。


        

她本来是想放下粥之后就走的,可是在看到蒋奚脸上的苍白的时候,棠晚的心脏却是不可抑制的疼了一下。


        

记忆中,棠晚从来没见过蒋奚这样的一面。


        

因为刚动过手术,虽然不是什么大手术,可他的面色却是肉眼可见的很不红看,唇上也没什么血色,眼窝下面有着一片很浅的淡青色。


        

是没休息好吗?


        

还是没好好吃饭?


        

亦或者。工作太忙了?


        

想着这些,棠晚忍不住有点责怪。


        

总是那么拼命的工作,听着之前颜何的话,棠晚知道他就算来了这边也一样,可他是个人又不是个机器人,那身体怎么可能受得了,这不现在就出了问题。


        

可这些话棠晚现在也只能在心里想想,忍着没说出来。棠晚看着蒋奚的时候。蒋奚也在看着她。


        

其实这段时间棠晚吃的要比之前多了,而且只要控制不要吃多,不想吃了就立马放下筷子,她就不怎么会吐了。


        

虽然如此,她脸上也没养什么肉,整个人站在那比以前两人在一起的时候瘦了很多。


        

蒋奚记得,之前她被他抱在怀里的时候,虽然也瘦,可是身上却有肉,尤其双颊,还可以捏起来。


        

可是现在瘦的几乎可以看到骨头。


        

"你……"


        

"你……"


        

两人几乎是同时开口,然后又同时没了声。


        

棠晚的尴尬的抠了抠裤缝,还没组织好语言,蒋奚却率先开口了。


        

他看着她问:"最近过的还好吗?"


        

棠晚点头,"挺好的。"


        

说着又勾了勾唇,笑道:"我去大哥的公司上班了,还挺适应的。"


        

"嗯。"蒋奚点头,说:"我看到了。"


        

棠晚愣了愣,随后才反应过来他说的看到是什么意思。


        

上班之后,棠晚偶尔会发发朋友圈,有时候是同事们出去聚餐,有时候是工作。


        

她没想到,这些蒋奚都看到了。


        

她记得,他不喜欢逛朋友圈的。


        

可是紧随着想到他发的那些恩冕的照片。或许现在喜欢了吧。


        

想到这里,棠晚也说了句:"我也看到你发的恩冕的照片了,他长的很像你。"


        

蒋奚看着她,"也像你。"


        

"……"


        

棠晚再次沉默,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过她的脑海中却随着蒋奚的话忍不住去想手机里存的那些照片。


        

基本都笑的很开心。


        

可是棠晚却没有看出哪一点像自己。


        

明明几乎就像是跟他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所以,哪里看出来像她了?


        

"眼睛。"蒋奚忽然开口。


        

棠晚下意识抬头,"什么?"


        

"恩冕笑起来的时候,眼睛跟你很像。"蒋奚又说。


        

棠晚这才发觉刚才不小心竟然把心里的疑惑问出来了。


        

想到这里。她面颊忍不住一红,很是尴尬,"那个,粥你比忘了吃,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


        

棠晚的话还没说完忽然被蒋奚打断,"可以帮个忙吗?"


        

棠晚疑惑,"嗯?"


        

蒋奚看着她,说:"过来。"


        

棠晚不明所以,以为是他要拿什么东西不方便,下意识走了过去。


        

可还不等她走近,就见蒋奚抬起手,然后朝她伸过来。


        

蒋奚只抬起了一只手,可是这个动作,却是让棠晚下一子就想到了以前,她总是张开手要他抱的情景。


        

每当那个时候,不等蒋奚动作。她就会直接扑到他的怀里,然后抱的很紧。


        

然后蒋奚就会摸摸她的头,什么也不说。


        

记忆太过于美好,让棠晚稍微碰一下就忍不住要陷进去。


        

"晚晚?"蒋奚的声音再次响起。


        

棠晚抬头,就见蒋奚维持着抬臂的动作看着她。


        

棠晚忙收起心底的思绪,开口:"你……"


        

"扶我一下。"蒋奚说。


        

"啊?哦好。"棠晚有点慌乱的反应过来,走过去把蒋奚从床上扶了起来。


        

棠晚不知道刚手术后的病人能不能下床,或者说现在可不可以下床了。不由担心的开口:"你要拿什么吗?我帮你就可以,你现在伤口……"


        

"没事。"蒋奚说着低头看了一眼棠晚因为撑着他而显得有点吃力而弯下的身子。


        

其实他没把全身的重量都放在她的身上,因为看那瘦弱的身子也受不住。


        

见他不动了,棠晚忍不住疑惑的抬头,"怎么了?"


        

蒋奚的目光落在她因为吃力而有点泛红的面颊上,顿了顿,说:"护士刚走没一会,我想去卫生间,不好叫她。"


        

"哦哦。"棠晚点头,原来是想去卫生间啊。


        

她抬头看了一眼卫生间所在的方向,忙扶着蒋奚朝那边走过去,嘴里还不放心的叮嘱:"小心点,别扯到伤口了,不然很痛的。"


        

"嗯。"蒋奚点头,不知是不是棠晚的错觉,她好像还听到了一丝笑意。


        

很短的一段路。可是棠晚却走的很慢,好不容易把蒋奚扶到门口,看着他扶着门框走进去,关上门,她靠在墙边,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后背都汗湿了。


        

她才这么一会就这么累,棠晚忍不住想到当时自己住院的时候母亲照顾了自己那么久。不管什么事都是亲力亲为,把她照顾的很好很好。


        

想到这里,棠晚心里很是温暖,想着等会回去一定要好好抱抱她。


        

不过,听着里面隐隐传来的声音,棠晚忽然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什么,面颊忍不住一红。


        

她想到了刚才蒋奚说的话。


        

为什么叫护士过来不方便?


        

叫她就可以啊。


        

是因为她刚好在这里吗?


        

想着,她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卫生间的门,想着他此时正在里面……


        

打住!


        

棠晚猛然把脑海里的画面甩了出去,立正站在墙边,眼观鼻鼻观心。


        

可她站了一会就站不住了。


        

因为好一会了,蒋奚都还没出来。


        

该不会是扯到伤口了吧?


        

棠晚担心,抬手叩了叩门,"你怎么了,需要帮忙吗?"


        

她话落就觉得这句话说的有问题,又忙改口:"我的意思是,你是不是伤口裂开了,要是的话别忍着,我去帮你喊医生过来。"


        

她话落,里面好几秒后才传来蒋奚的声音,"不用,我没事。"


        

棠晚皱眉,"真的没事吗?你要是不好意思说我可以……"


        

"晚晚,我就是医生。"蒋奚忽然说,嗓音带了一丝无奈的笑意。


        

棠晚愣了愣,随后有点呐呐的点头,"哦。"


        

这一次没过多久卫生间的门就被打开了,棠晚快速抬头看去,就见蒋奚站在门后,刚洗了手,手背还在往下滴水。


        

"你等一下。"棠晚说着忙弯身从随身的包包里拿出了一包纸巾抽出一张,正在蒋奚疑惑她要干什么的时候。就见棠晚拿起那张纸巾帮他擦了擦手。


        

手上的水珠在瞬间被纸巾吸走,棠晚把浸湿的纸巾揉成一团扔进一旁的垃圾桶,然后抬头说:"好了,我扶你过去吧。"


        

她说着一手扶住蒋奚的手臂,一手从后面攀上他的后背就要往病床那边走,可是蒋奚却站在原地没动。


        

棠晚疑惑的抬头,"怎么了?"


        

感受着从女孩柔软的手心中传来的淡淡的温热,和因为贴的极近。每次抬头说话时,她小巧的鼻尖会无意识的从他的胸膛前擦过。


        

医院的病号服很薄,室内开了空调,在这之前蒋奚觉得空调的温度刚刚好。


        

可是现在,他忽然觉得空调的温度好像有点高了。


        

因为有点热。


        

然后他就听到自己说:"护士说可以适当的走动一下,能扶我去外面走走吗?"


        

听着他的询问,不知为什么,棠晚心里忽然一阵泛酸。


        

别的病人手术后都有家属陪着。可是蒋奚却没有。


        

护士说要适当的走动走动,可是他一个人却下不了床。


        

如果她没过来怎么办?他是不是就会这么躺着?


        

之前在手机上百度阑尾炎相关注意事项的时候好像的确看到过手术后要适当的走动走动,不然不利于恢复。


        

想到这里,棠晚忙转了方向,扶着他走出了病房。


        

其实在病房里面转转也是可以的,可是病房里面的空间太小,一直需要转弯,就比较麻烦。


        

走廊上的人不多,棠晚扶着蒋奚沿着走廊朝前走,同时嘴里忍不住叮嘱,"你要是觉得不舒服的话就出声,别忍着。"


        

"嗯。"蒋奚点头。


        

其实就一个小手术,痛肯定是有的,可是却也还好。


        

护士的确说过如果可以的话可以适当的走动走动,蒋奚本来没想着这会动的。


        

毕竟伤口还真有点痛。


        

可是现在他却是被扶出来了。


        

明知道棠晚的力气几乎扶不住他,他还需要靠自己来支撑。


        

可他还是让她把自己扶了出来。


        

想到这里,感受着腹腔处的伤口上传来的隐隐的疼痛,蒋奚唇角忍不住溢出一丝无奈的苦笑。


        

也就是这时,两人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声音,"蒋主任,晚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