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236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棠晚不知道两人出去后都说了些什么,她本来还想在楼上听听的,结果却没看到人,也不知道去哪了。


        

不过唐尧东也没出去多久就回来了,棠晚听到声音立刻下了楼,目光定定的落在他的身上。


        

"看我干什么?"唐尧东径直走进厨房,起锅烧水,准备给自己也煮个饺子吃。


        

棠晚跟上去,"你们说什么了?你们动手了吗?不对,你动手了吗?"


        

唐尧东无语的转头看着在家妹妹,"晚晚,你记得你姓棠,不姓蒋,这胳膊肘都快拐断了。"


        

棠晚没理会他的话,再次问:"动手了吗?你要是动手了……"


        

"怎么,我要是动手了。你要跟我断绝兄妹关系?"


        

"你要是动手了以后肯定娶不到老婆。"


        

棠晚没好气的说完,气呼呼的转身回到客厅拿起手机。


        

她本来其实是想给蒋奚打个电话问问他有没有怎么样的。


        

可是在拨出去的前一秒顿住了。


        

两人从离婚后别说打电话了,就连发消息都没有。


        

她现在这样忽然打电话算什么?


        

可是转瞬棠晚又忍不住想到了他离开之前跟她说的那句:"等我回来。"


        

他为什么要跟她说这句话?


        

棠晚纠结了好一会,最后还是放弃了打电话,而是发了一条消息过去。


        

很简单的四个字:"你没事吧?"


        

蒋奚正坐在计程车上,前座的司机从他上车后就一直不停的从后视镜里看他,终于没忍住开口:"这位先生,你这是发生了什么事,需要我给你报警吗?"


        

蒋奚抬头:"不用,谢谢。"


        

蒋奚抬手抹了一下嘴角的伤口,轻"嘶"了一声。


        

这时,身上的手机响了起来,蒋奚掏出来看到了棠晚发过来的消息。


        

他打字回复:"没事,早点睡。"


        

棠晚看着手机上的信息,又看向正端着煮好的饺子走出来的唐尧东,眉头紧皱,"你就知道吃,这是妈给我包的,不给你吃。"


        

说着走过去就要抢,唐尧东却是凭借着身高优势端着盘子快速闪开了。


        

唐尧东直接上手塞了一个饺子到嘴里,看着棠晚冷哼一声:"你不是蒋家人吗?这是妈包给棠家人的。"


        

"唐尧东,你幼不幼稚啊,上次你不都打过了吗?而且蒋奚都没还手,不都过去了吗?你怎么就跟他过不去呢?"


        

听棠晚这话。唐尧东也来了脾气。


        

"棠晚!我特么要不是看在你是我妹妹的份上,我才懒得管这份闲事。"


        

唐尧东说着沉着脸看着棠晚,继续说:"上次躺在手术室的床上差点见阎王的人是谁?就你这种记吃不记打的性子,到时再来一次,我肯定不管。"


        

棠晚动作一顿,眼眶在瞬间有点泛红。


        

"哭,哭什么哭?"唐尧东眉头紧皱,"一个男人要是不喜欢你,你怎么倒贴都没用。"


        

"就算他现在来找你,也是为了那个兔崽子,他们蒋家想的多好啊,反正看你还一直喜欢他,干脆就复婚得了,毕竟其他女人哪有孩子的亲妈好。"


        

棠晚吸了吸鼻子抬头,"这是他跟你说的?"


        

复婚?


        

蒋奚要跟她复婚?


        

这些话当然不是蒋奚说的,可是蒋奚那态度以及他刚才在外面跟他说的话可不就是这个意思。


        

什么"我会对晚晚好。以前的事情绝对不会再发生",还有"你虽然是她哥,但是你却不能代替她做决定。"


        

那一副笃定的样子,再看着眼前自家妹妹一副铁了心的样子,唐尧东想起来就一阵火大。


        

棠晚从小在棠家就是他们最宝贝的妹妹女儿,就算她再怎么闹都舍不得让她受哪怕一丝一毫的委屈。


        

想着等以后长大了,肯定也得找一个同样疼爱她的男人来保护她。


        

如果没有的话也没问题,他唐尧东还是养得起的,大不了他养一辈子。


        

早在得知棠晚跟蒋奚的事的第一时间,唐尧东其实就是不赞同的。


        

虽然棠晚什么也没说,可是作为从小一起长大的人,唐尧东自然能看出来自家妹妹看似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不得已而结的婚,可实际上肯定是因为喜欢。


        

要不是喜欢,以她的性格,怎么可能拿自己的人生开玩笑。


        

而一份感情,付出多的那一方其实永远都是处于在一种劣势中,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是。


        

他们宁愿棠晚不喜欢那个人,也希望那个人是很喜欢棠晚的。


        

可是现在却是完全反了过来。


        

蒋奚不仅不喜欢,心里更甚至还有别的人。


        

所以当时在手术室门口,在得知事情的前言后果,以及躺在里面生死不明的棠晚时,唐尧东就知道,自己的傻妹妹还是吃了亏。


        

两人的婚姻,从一开始,就是不对等的。


        

想到这里,唐尧东深吸了一口气,看着棠晚,目光复杂的开口:"他蒋奚真就那么好?这世界上的男人都死光了?你就非得在他这棵树上吊死?"


        

唐尧东的话说的很难听,"你可要想清楚了,他喜欢那个女人十年,可不是十天,之前你们结婚。你肚子里都怀了他的孩子,他都没喜欢上你,现在结了婚就开始后悔了?"


        

唐尧东的话让棠晚的脸色很难看。


        

他喜欢那个女人十年……


        

他都没喜欢上你。


        

每一个字仿佛都像是冰锥一样,直直的戳在了棠晚前一秒还带着一丝希冀的心脏上。


        

她怎么能忘呢?


        

她怎么可能忘记。


        

只是,不想去想而已。


        

看着棠晚的沉默,唐尧东忽然又不忍了。


        

他把手里的饺子放在一旁走了过来,"晚晚……"


        

"我知道。"棠晚忽然开口,抬头时,眼里的泪水已经被她咽了回去,可是却很红,"这些我都知道,你不用特意提醒我。"


        

唐尧东皱眉,抬手把棠晚抱进怀里。


        

"你知道蒋奚刚才跟我说什么了吗?"他忽然问。


        

棠晚靠在他的肩膀上,眨了眨眼,"什么?"


        

"他说如果可以,希望我再给他一个机会。"


        

唐尧东说:"他会努力把那个女人忘记,然后跟你从头开始。"


        

从头开始……


        

棠晚愣了愣,刚一直忍住的泪水却在此刻控制不住的涌了出来。


        

说不清是高兴还是别的什么。


        

他说跟她从头开始,就是说,会慢慢的喜欢上她。


        

可是努力……


        

这两个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有多难棠晚却知道。


        

就像她现在,不管怎么去努力,在看到他的时候,所有的努力都会在瞬间功亏一篑。


        

"晚晚。"唐尧东继续说:"你要想好,他现在想要跟你从头开始,或许是发现自己有点喜欢你了,又或许只是因为你是他孩子的母亲,这两者都有可能。"


        

"如果你觉得你能接受,我不会反对,但是一旦做了决定,那么之后所有的后果你都要去承担,因为这是你自己做的选择。"


        

"人的一生中感情固然重要,可是开心也很重要,你是棠晚,从来都不会委屈自己的棠晚,二哥希望你能一直这样,而不是为了一个男人,去变得不像自己。"


        

唐尧东很少这样跟她说话,大多时候都是一副没正形的样子。


        

可此时,听着他的话。棠晚难得的听了进去。


        

为了一个男人,去变得不像自己。


        

棠晚没觉得自己有什么变化,可是此时却猛然发觉,从回来开始,她每天都会笑,可却是因为想要身边的人放心。


        

而不是像以前一样,笑,只是因为想笑。就笑了。


        

唐尧东松开棠晚,帮她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忽然问:"要不要出去散散心?"


        

棠晚一愣。


        

唐尧东:"如果等你出去玩一圈回来后觉得还是忘不了他,到时二哥亲自把你送回海城。"


        

唐尧东的话说服了棠晚。


        

从回来后,她就一直沉浸在她跟蒋奚离婚了的事件中没出来,就算最后去柒色上班,看似重新开始,有了新的生活。


        

可实际上。"蒋奚"这两个字却还是在她的身边。


        

她会控制不住的去从颜何的口中去关注和他有关的消息,虽然从来没有去主动问过,可是那段时间,她却是会每天无意识等着颜何的消息。


        

其实,如果蒋奚没来J市,这么长时间过去,就算她没忘,可也应该跟现在不一样。


        

可蒋奚就是来了J市,不仅来了J市,两人还再次因为各种的原因而再次见面。


        

所以,棠晚想知道,是因为这个人一直在自己的生活中没有消息,所以她无法忘记。


        

还是因为,不管这个人在海城还是J市,亦或者是在更远的地方,她都忘不了。


        

如果是前者,棠晚想,等她出去后回来,应该就可以彻底开始新的生活了。


        

如果是后者……


        

如果是后者的话,她想,不管蒋奚是因为什么原因对二哥说出的那番话,她都想再给自己一个机会。


        

一个,就算希望很渺茫,时间会很长很长的机会。


        

……


        

棠晚跟着唐尧东走了。手机都没带,直接留了下来。


        

文柔从儿媳妇那回来看到唐尧东发的消息,得知他把好不容易回到家的闺女又给拐跑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第一时间打了电话过去,棠晚的手机在家,而唐尧东的手机则是直接关了机。


        

谁也不知道两人去了哪里。


        

三个月后。


        

国内某个偏远山区的盘山公路上,棠晚身上裹着一块洗的都泛了白的毯子坐在副驾驶上打着瞌睡,身旁的唐尧东一边开车一边在打电话。声音很大,吵的棠晚没法睡着。


        

"虽说是自愿者,可那个地方那么远,天气又不好,估计没几个会报名,行,我知道了,先这样,我在回去的路上了。"


        

棠晚见她挂断电话,抬手摘掉脸上的眼罩扭头,"唐尧东,你又在搞什么?"


        

唐尧东看了她一眼,"什么什么?"


        

棠晚无语的看着他,"我说你不是一个正儿八经的离婚律师吗?跨行业下乡扶贫也就算了,就不能找个稍微看的过去一点的地方吗?你知道我都一个星期没有好好洗澡了吗?"


        

面对自家妹妹的控诉,唐尧东忍不住笑了出来。"又不是没水,不是洗了吗?"


        

洗是洗了,可却跟没洗没什么区别。


        

棠晚想到四面用几块破帘子拼凑起来的一个小到转身都会磕到的名为"洗澡间"的地方,水直接是从外面用塑料的水管接过来的,没有开关,直接拿在手里冲,而且水温时热时冷的场景,就忍不住怀疑她是怎么就答应跟着他来了这不知道是属于祖国哪片大好河山的地方。


        

明明一个星期前她还在A国的海滩上舒服的晒着日光浴。结果一个星期后,唐尧东也不知道接了谁的一个电话,两人直接回了国,然后坐着绿皮火车来了这里。


        

这一个星期,唐尧东也不知道在忙什么,直接把棠晚扔在了一家说什么当地村长的家里,然后就消失不见人影。


        

就在棠晚怀疑要是再这么呆一个星期回去爸妈都会不会不认识她的时候,他老人家可算是出现了。


        

"唐尧东,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瞒着我跟爸妈在搞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唐尧东一脑门黑线,"胡说什么呢,就律所接的一个新案子,需要到受害人老家查看一下情况。"


        

棠晚好奇,"什么重要的案子需要你这个老板亲自跑到这种地方来?"


        

棠晚刚开始之所以答应跟他过来,是在脑海中幻想着什么山清水秀的地方,结果到了地方之后她就后悔了。


        

的确是山清水秀。可穷也是真穷。


        

棠晚长那么大,从来都不知道在如今的社会上还有那样落后的地方。


        

她以为外公外婆住的地方就是乡下了,可两者一比却是让人心酸的差距。


        

唐尧东顿了顿才说:"受害者是一个朋友的同学。"


        

"受害者?"棠晚皱眉,"你什么时候开始打刑事案件了?"


        

唐尧东似乎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聊,转了话题,"怎么样,这一个星期的感觉?"


        

他本来以为棠晚会说"生不如死"或者各种抱怨。


        

却没想到他话落之后,空气安静了几秒。才听棠晚开口,"感觉挺特别的。"


        

唐尧东讶异的挑眉,"怎么说?"


        

棠晚却是没回答,而是转头看着他问:"二哥,你之前那么多年一直不回家,经常时不时联系不上人,就是在这些地方吗?"


        

没想到她会忽然问这个,唐尧东愣了愣,随后笑着开口:"不算,你哥没这么伟大。"


        

棠晚也不知道信没信,目光落在车窗外飞逝的景色上,"我从小吃穿不愁,要什么有什么,还总是闯祸给你们惹麻烦。"


        

棠晚说到这里顿了顿,才继续道:"经过这一个星期,我发现,我真的好过分啊。"


        

"这里的孩子什么都没有,他们都那么大了都还没上学,从来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对于我这个出现的外人,他们都觉得新奇。"


        

唐尧东没想到自己这个从小在温室里长大的妹妹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一时间有点沉默。


        

其实他没想带棠晚过来这边的,毕竟这样的环境他最开始的时候也是接受不了的,更何况是从小养尊处优的妹妹。


        

可棠晚兴致勃勃,而他想着也不会去多久,便也就带着了。


        

却没想到棠晚会有这样的感悟。


        

棠晚却是没再说下去,想到他刚才的问题,她忽然转头问:"你刚才说要志愿者,什么志愿者啊?"


        

"也没什么,律所参加的一个公益活动,自愿报名,平时就当出去旅游了,可这次的地方有点偏。我想估计没什么人会过去。"


        

"哦哦。"棠晚点头,没再说什么。


        

车子在天黑之前总算开到了当地的小县城,唐尧东找了一家像样的酒店开了两间房。棠晚肚子很饿,可是她什么也没吃,第一时间是先洗了个舒舒服服的澡。


        

他们所住的酒店是县城内最好的一家,棠晚洗完澡也没去找唐尧东,而是直接下了楼,想出去逛逛顺便找点吃的。


        

毕竟是小地方。晚上街上都没什么人,棠晚也不知道吃什么,看到一家馄饨店就走了进去。


        

店里的人还挺多的,而且一旁还有好几台老式游戏机,几个孩子正蹲在那玩的不亦乐乎,棠晚看着那边,嘴角不自觉的露出浅浅的笑意。


        

馄饨的味道不错,正在棠晚想着要不要给唐尧东带一碗回去的时候。身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在当今的社会怎么可能少得了手机,棠晚在跟唐尧东出国后的第一时间就买了手机办了号。


        

而知道她这个号的只有卫以蓝和关正齐。


        

棠晚看了一眼时间,笑着接通:"关大爷,找你姐有什么事?"


        

"哟,看来心情不错啊。"


        

"凑合吧。"棠晚说。


        

其实在国外的那几个月,到处瞎玩的日子棠晚以前也不是没有过,倒也不是很新鲜。


        

让她记忆深刻的其实是回国后的这一个星期。


        

关正齐忽然说:"那我告诉你个好消息吧。"


        

棠晚正把一颗馄饨送入嘴里,有点含糊不清的问:"什么好消息,你要结婚了?"


        

"不是我要结婚。"关正齐说到这里一顿,"是宋绾要结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