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240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可是农村的晚上跟城市的不一样,入夜之后漆黑一片,因为下了雨,天上也没有星星,完全是那种伸手不见五指的黑。


        

棠晚又人生地不熟,想了想,还是乖乖的脱了衣服躺了回去。


        

还是先睡吧,等明天天亮之后找李梦问问。


        

也不知道蒋奚什么时候回来。


        

外面那么黑,他能看到路吗?


        

棠晚迷迷糊糊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过去的,可最后却被冻醒了。


        

室内的确比室外暖合,可是脱了衣服躺在被子里却是半天睡不好,因为被子有点薄,无论棠晚裹的多紧,总感觉没啥热气。


        

这个天J市都快要穿短袖了,这边怎么还这么冷呢,也没有空调暖气什么的。


        

棠晚望着眼前的黑暗,忍不住轻叹了一声。


        

"睡不着?"


        

忽然的声音让棠晚一惊,下意识轻呼了一声,两秒后,床头的灯被打开,黑暗消失,棠晚看到了躺在对面床上的蒋奚。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蒋奚!


        

对了,她跟蒋奚在一间房。


        

只不过,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棠晚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呐呐的开口:"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她怎么一点声音都没听到?


        

"刚回来没一会。"蒋奚说着从床上坐了起来,看了一眼棠晚身上的被子,问:"冷?"


        

"……还好。"棠晚说着顿了顿,又说了句:"就是陌生的地方。有点认床。"


        

棠晚说完,放在被子里的手有点不自在的攥了攥。


        

刚没发现,此时棠晚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因为两张床之间的空间太小,导致这样看去的时候,让她有一种两人就在一张床上的错觉。


        

床头的灯不是很亮,只能照亮周围一小块地方,光亮刚好照射在蒋奚和棠晚的身上。


        

蒋奚身上已经换了一身舒适的家居服,柔和的光亮落在他的脸上,阴沉的他的肤色很是温柔,连带着眼底的目光也是。


        

"这次医院那边的人过来的有点多,招待所这边床上用品不够,好多都是村民送过来的。"蒋奚忽然说。


        

"嗯。"棠晚点头,下意识的把身子往被子里面缩了缩。


        

"你快睡吧,我也要睡了。"她又说。


        

可是她话落,蒋奚坐在床上,静静的看着她,却是没动。


        

"……怎么了?"棠晚疑惑的问。


        

蒋奚很轻的吐了一口气,目光定定的落在棠晚的脸上,低喊了一声,"晚晚。"


        

棠晚微微撑起了身子看着他,"嗯?"


        

四周安静了好几秒,才听蒋奚再次开口:"为什么不等我?"


        

棠晚目光一窒,然后垂眸沉默了下来。


        

"等我回来。"


        

这是那天晚上蒋奚离开时跟她说的话。


        

可是当天晚上,她就跟唐尧东去了国外,并且手机都没带,可以说直接跟所有的人断了联系方式。


        

就连后面买了手机,也只是联系了卫以蓝和关正齐。


        

一连好几个月。


        

她不知道,蒋奚回去海城之后,是否又回过J市。


        

棠晚想,应该是回过的。


        

想到这里,她忽然有点心虚,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这个问题。


        

蒋奚见他不说话,忽然起身下了床,然后抱着他的那床被子盖在了棠晚的身上。


        

棠晚下意识的想坐起身,"那你……"


        

话没说完,却见蒋奚忽然脱了鞋,然后上了她的床。


        

棠晚惊讶的睁大眼睛,下意识往后退,"你……"


        

蒋奚抬手把她揽进怀里,然后盖好被子。


        

单人床很小,就算棠晚想往后退。后面也没地方给她退了。


        

可是不退的话面前就是蒋奚,抱着她的蒋奚。


        

棠晚浑身僵硬,一时间很是无措。


        

蒋奚低头,对上棠晚呆滞的目光,他顿了顿,开口:"这样就不会冷了。"


        

两个人睡的确会暖合很多。


        

可是……


        

棠晚目露纠结,费力的从蒋奚的怀里抬头看向他,顿了顿,还是说道:"我们、我们已经离婚了。"


        

离婚的人怎么还能睡在一张床上呢?


        

更何况还离得那么近,近到棠晚现在整个呼吸间都是从对上身上传来的气息,整个包裹住她,让她近乎喘不过气来。


        

脸颊开始发烫,身上也开始发热,几乎就是十几秒的时间,棠晚就感觉自己睡了几个小时都睡不暖合的被窝在这会的时间就已经暖合了起来。


        

明明以前也不是没抱过,就连两人第一次睡在一张床上的时候,她都是无比的自然。


        

可是现在,却是浑身不自在。


        

蒋奚这是在干什么?


        

他为什么要抱她?


        

为什么要跟她睡在一张床上?


        

而且,为什么要离她这么近?


        

棠晚感觉此时的自己整个人都有点燥热,想起身下床,可是腰上却被对方的手搂着。


        

很紧,让她动不了。


        

所以她只能尽量把整个身子朝身后挪,双脚也弯曲伸到了被子外面。


        

她的动作都很小,因为两人贴的太近,她怕碰到什么不该碰到的。


        

"没离婚。"蒋奚忽然说。


        

他的声音就在棠晚的耳边,几乎就贴在她的耳蜗,吐出来的热气让棠晚感觉自己都半边身子都麻了。


        

可在她都大脑接收了这三个字,反应过来其中的意思之后。不可置信的抬头看着蒋奚。


        

"你、你说什么?"


        

什么叫没离婚?


        

难道……


        

蒋奚看着她,"我没签字。"


        

没签字……


        

棠晚再次愣住。


        

没有签字。


        

不知过了多久,棠晚才有点愣愣的问:"我明明寄过去了啊,你没看到吗?"


        

"看到了。"


        

"那你……"


        

棠晚话说到一半忽然顿住,目光定定的看着蒋奚,好一会才试探性的问:"你……不想离婚吗?"


        

"嗯。"这一次,蒋奚回答的很快,"晚晚,我记得这话我之前在医院的时候就说过。"


        

在医院……


        

对了,是在海城,她还没出院的时候。


        

也是她把第一份离婚协议给他的时候。


        

可是,不想离婚,为什么呢?


        

为了孩子?


        

棠晚黯然的垂眸,"我说过……"


        

"如果喜欢呢。"蒋奚打断她的话,抬手捧住她的脸,让棠晚抬头看向他。


        

"如果我说,我喜欢你呢?"


        

棠晚微微张着嘴,彻底忘记了反应。


        

床头的灯没光,不算太亮的光线从蒋奚的背后投射过来,也让他脸上的表情有点看不清。


        

可是,他放在棠晚脸上的温度却是那样的真实,真实到棠晚都可以感觉得到对方手指上的薄茧贴在脸上的感觉。


        

窗外还在下雨,滴滴答答的顺着屋檐落下来,声音没什么规则,可是落在寂静的夜里,却是拼凑出了一首别样的乐曲。


        

被子里很暖,有她身上的温度,也有从蒋奚身上传来的温度。


        

还有,他呼出来的气息,落在皮肤上,带起一片让人控制不住的心悸。


        

棠晚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几乎要盖过外面的雨声。


        

见她只是呆滞的望着,什么话也不说。


        

蒋奚叹息了一声,抱着棠晚的手臂紧了紧,然后又低头在她的唇上亲了亲,"晚晚。"


        

他看似平静,可是只有他知道,现在的自己有多紧张。


        

是啊,紧张。


        

在处理完海城的事情回到J市,却没有看到想看到的人时。


        

蒋奚承认,那一刻他慌了。


        

联系不到人,打去电话却是文柔接的电话。


        

就连文柔也不知道女儿去了哪里。


        

说跟棠尧东去了国外,手机没带,就连文柔跟棠德厚两人都联系不上她的人。


        

她就这么走了。


        

一声招呼也没打,毫无预兆的离开了。


        

甚至杜绝了所有能联系上她的渠道。


        

在他什么都还没说的时候,就这么消失了。


        

本来以为就这样了。


        

可是蒋奚却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棠晚。


        

天知道那瞬间他有多惊讶,又有多开心。


        

可是医院的事让他不得不过去一趟。


        

所以虽然不放心,还是在棠晚洗完澡之后过去了医院那边。


        

来到这的这几天,刚开始因为环境和设备的不适应,他们过来的人一时间都很难展开工作。


        

还有这边的那些父母,虽然明知道他们是大医院过来的,心里却带着一丝戒心,不肯把孩子送到医院来。


        

所以刚开始的那几天,他们每个人都束手束脚,工作展开的很艰难。


        

每天晚上都会回来的很晚,有时候甚至直接就在医院那边打了地铺。


        

其实今天蒋奚也打算就在医院那边呆一晚上的。因为早上有一户人家送过去了一个孩子,很小,才一岁多,方方面面都需要照顾到。


        

可是蒋奚在过去把事情交代完之后,心里惦记着,第一时间赶了回来。


        

他知道她一路上肯定折腾坏了,回来看到睡着的棠晚的时候也没惊讶,只是动作很轻的洗了澡,然后躺在了一旁。


        

很累,可是他却睡不着。


        

外面的雨声很大,可是他却能清楚的听到旁边床上的动静。


        

呼吸声,翻身的动静,拉被子的声音,全都听的一清二楚。


        

所以棠晚被冻醒之后的叹息,他第一时间就听到了。


        

"对不起。"蒋奚忽然说:"晚晚,对不起。"


        

棠晚怔怔的看着他,好一会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你……你没有对不起我什么。"


        

就是不喜欢一个人而已,有什么错?


        

可是……


        

"你刚才……"棠晚屏住呼吸,眼也不敢眨的看着蒋奚,"刚才是在跟我告白吗?"


        

"嗯。"


        

"可是……"棠晚顿了顿,也不知道自己是要问什么。


        

蒋奚跟她告白?


        

蒋奚说喜欢她?


        

棠晚只要想着都觉得不可思议。


        

可是事实却发生了,就在此时此刻,抱着她,说喜欢她。


        

"那你……"


        

棠晚想问:那你还喜欢……喜欢宋绾吗?


        

可话到了嘴边却是怎么也无法问出来。


        

同时又忍不住想,是因为宋绾结婚了吗?


        

所以他才会……


        

"晚晚,如果你觉得接受不了,或者说……"


        

蒋奚手腕的力道无意识的紧了紧,"或者说还是想要跟我离婚,能不能在这之前给我一个机会。"


        

棠晚咽了一口唾沫,"什么……机会?"


        

"想让你再次喜欢上我的机会。"蒋奚说。


        

再次喜欢……


        

棠晚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是不知该怎么开口。


        

难道她要说,其实我还一直喜欢你,所以,不需要什么机会吗?


        

见棠晚不说话,蒋奚再次开口:"晚晚,我现在跟你说的这些话,不是因为孩子,也不是因为其他的任何原因,只是单纯的想要告诉你这些。"


        

"我不知道我现在说这些话是不是已经晚了,如果真的晚了,我也想让你再给我一个机会。"


        

棠晚眼眶泛热,不知什么时候,视线已经变得模糊。


        

曾经,她想过,只要蒋奚能喜欢自己,哪怕只有一点点,她都可以让这份喜欢在以后的时间里变得越来越多。


        

可是那天在换药室,在她终于鼓起勇气问出那句话的时候,得到的却是蒋奚的沉默。


        

那天他虽然什么话也没说出来,可正是那样的沉默,让棠晚知道了答案。


        

她知道他是不想把话说的太明白,因为他就是这样的人,那么的好。


        

所以就连在那个时候,也会优先考虑到他。


        

所以,棠晚也很果决的选择了离婚。


        

既然他为难,那么她就帮他做选择吧。


        

也没什么不好说的,说了就好了。


        

不喜欢,没有错。


        

可若明知道不喜欢还要自欺欺人的下去,那就成了错。


        

棠晚想保持当时两人之间至少还存在的美好。


        

所以,她选择了离婚。


        

因为不喜欢,她不想勉强自己,也不想勉强他。


        

可是现在,蒋奚说喜欢她。


        

他说喜欢她,想要她再给他一个机会。


        

棠晚有种要掐一下自己的冲动,因为太不真实了。


        

她感觉是不是自己出现了幻觉,又或者是在做梦?


        

不然,怎么临时过来这边一趟,不仅见到了不可能见到的人。还听到了梦里都不敢想的告白?


        

"你……"棠晚的身子在被子里动了动,有点热,"你能再说一遍吗?"


        

蒋奚等了半天没想到等来的却是这样的一句话,一时间所有的紧张都化作了哭笑不得。


        

蒋奚手掌收紧,把棠晚往怀里搂了搂。他的动作让棠晚下意识抬头朝他看去,唇不经意的擦过蒋奚的下颚,棠晚一怔,头下意识往后仰。


        

可是下一秒却被蒋奚摁住头扣了回来,不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蒋奚低下头吻住了她的唇。


        

先是很轻的触碰,然后在她的上唇上轻咬了一下,不重的力道,不痛,可是却传来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


        

棠晚瞪大眼睛。双手下意识攥紧。


        

可很快就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她攥的不是自己的衣服,而是攥的蒋奚的。


        

棠晚心跳如擂鼓,有那么一瞬间,她感觉自己会不会因为心跳过快而原地去世。


        

距离上一次醉酒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月,而且那天棠晚喝了那么的酒,当时都没什么太深刻的感觉,只是事后想起来的时候觉得不可思议。


        

可此时,此刻,不仅她自己是清醒的,蒋奚也是清晰的。


        

两人都没有喝酒,视线里就是对方清晰的面容,她甚至能看到对方脸上细小的绒毛。


        

蒋奚在亲她!


        

这五个字不停的在棠晚的脑海中重复,像是一波又一波的海浪。不停的在她的胸膛上拍打着。


        

棠晚的呼吸一阵困难,一阵屏息过后棠晚忽然咳了一声,下意识的推开了蒋奚。


        

"咳咳……"


        

棠晚面色通红的看着蒋奚,尴尬的抬手拉住被子想把自己盖起来。


        

蒋奚轻笑了一声,抬手摸了一下她的额头。


        

"你今天淋了雨,有没有什么不舒服?"


        

"……没有。"


        

她能说,她是因为接吻接到忘记了呼吸而差点窒息而亡?


        

这要是让卫以蓝或者关正齐知道,绝对会笑她一辈子!


        

想到这里,棠晚更觉得难为情,扯被子扯了半天没扯动,索性整个人直往下缩。


        

"好了。"蒋奚抬手把他捞上来,摸了一下她的头,"睡觉。"


        

"……嗯。"


        

棠晚被他抱在怀里,安静了一会,忽然动了动,然后又安静了一会,又动了动。


        

之前被突然抱过来,她的身子都是僵硬的,好不容易这会缓和了过来,可总是觉得姿势有点不对,有点难受,想要调整一下,可又不敢有太大的动作。


        

虽然现在已经觉得不是做梦,也不是幻觉,而是真实发生的。


        

可是她还是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太不可思议了。


        

她竟然在这大半年之后,还能被蒋奚这样抱在怀里。


        

闻着从他身上传来的味道,棠晚只觉得,自己的这一趟也来的太值了吧。


        

"晚晚……"蒋奚忽然喊了一声。


        

棠晚动作一顿,"嗯……"


        

"别动了。"


        

"……"


        

棠晚沉默了几秒,忽然小声的开口:"要不你还是回去睡吧,这床太小了,两个人肯定睡不下。"


        

棠晚说着顿了顿,不等蒋奚说话,又道:"而且我现在已经不冷了。"


        

她话落,蒋奚却是没动。


        

"没事。"他说。


        

"哦。"棠晚点了点头,又在她的怀里动了动,而这一次,她把一直放在外面的脚收了回来。


        

之前没觉得,这下刚缩回来,棠晚就忍不住往热源的地方钻。


        

然后,就碰到了什么。


        

蒋奚轻笑了一声,"舍得进来了。"


        

"啊?"棠晚愣了愣。


        

下一秒双脚被勾了一下。然后就被蒋奚夹在了双腿间。


        

"唔……"棠晚下意识想缩,却没缩回来。


        

棠晚不敢动,愣了几秒之后低声说:"凉。"


        

"一会就热了。"


        

棠晚闻言也不再动了,安静了几秒之后往蒋奚的怀里拱了拱,找了舒服的位置后抬头,目光触及到近在咫尺的喉结,目光一顿,忽然又不动了。


        

也不知道是被窝里太热,棠晚感觉整个人也好热,又在被子里拱了拱,然后头往后仰了仰,对上蒋奚看过来的目光。


        

"怎么了?"蒋奚看着她问。


        

"我睡不着。"棠晚说。


        

蒋奚的眉宇微微拢了拢,开口:"你要是……"


        

他话没说完,棠晚眨了眨眼。忽然问了句:"我可以再亲你一下吗?"


        

蒋奚:"……"


        

棠晚双颊通红,见蒋奚不说话,她整个人又想往被子里缩。


        

"可以。"蒋奚笑着抬手把她整个人又捞了上来,然后就这么看着她,没再动。


        

棠晚也不知道刚才那话怎么就那么说出来了,此时对上蒋奚看过来的目光,她心里有点打退堂鼓。


        

"还是算了吧,你明天还要去医院呢,早、早点睡。"


        

棠晚说完松开蒋奚胸腔的衣襟,想转过身去睡。


        

毕竟这样面对面,床又这么小,对她实在是一种煎熬。


        

而且对于两人现如今的关系,她也得好好的冷静一下。


        

可她才一动,蒋奚忽然微微起身低头朝她亲了过来。


        

跟刚才那个吻不一样,这一次,跟上次棠晚喝酒的时候有点一样,又好像不一样。


        

热烈又温柔,缱绻又灼热,呼吸和口腔间全是彼此的味道,相互交融,然后不分彼此。


        

棠晚只是愣了一秒就立即反应了过来,抬手勾住他的脖子,闭上眼睛回吻了回去。


        

……


        

棠晚第二天醒的很迟,而且醒来的时候床上只有她一个人,没看到蒋奚。


        

她睁着眼睛看了一眼头顶的天花板,昨晚的记忆慢慢的浮现在脑海中。


        

蒋奚……


        

跟她告白了。


        

而且,他们没离婚!


        

也就是说,他们现在还是夫妻!


        

还是夫妻!


        

想到这里。棠晚先是愣了愣,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几个字代表的是什么意思,然后傻傻的笑了出来。


        

外面的雨已经停了,天色很亮,好像有阳光,不过不刺眼。


        

棠晚在床上躺了好一会才把昨晚的事情在脑海里消化完,抬手摸过一旁的手机,发现竟然已经快十一点了。


        

竟然都这么迟了!


        

棠晚"蹭"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抬手揉了揉腰,正准备下床的时候,却发现一旁的床头柜上放着一张纸。


        

"我去医院了,招待所有饭厅,要是不知道位置可以问前台,这里没信号。无聊的话可以来医院找我,洗漱用品在桌上。"


        

棠晚看着这几排字,反反复复的看了好几遍,然后把纸巾拿了起来,小心的叠好收进了衣服的口袋。


        

肚子倒不是很饿,棠晚拿着蒋奚给准备好的洗漱用品去另外外面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回来的时候有点冷,目光在室内看了一圈,然后落在了昨天蒋奚给他的那件外套上。


        

棠晚目光一顿,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此时身上的衣服,然后红着脸走过去把外套拿了起来穿上。


        

棠晚没吃饭,而是直接出门问了一下医院的方向,因为昨天被司机师傅带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她也没有记住路。


        

其实这边最高的建筑就是两层楼的医院,可这边树木都很高,一眼望去,把视线都挡住了。


        

棠晚按照刚才前台的话出了门,可走了没几步她就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走下去了。


        

因为下了一天一夜的雨,虽然现在停了,可是地上的稀泥却没干,一脚下去再抬起来的时候鞋子就已经完全不能看了。


        

昨天来的时候棠晚穿的是一双黑色的小皮靴,可昨晚过来的路上也早就已经脏的不能看了,今早起来的时候棠晚没找到,所以重新拿了一双白色的板鞋。


        

这算是行李箱里最干净的一双鞋子,可是现在,成了最脏的了。


        

昨晚来的时候没怎么看清,此时一眼看去,满地都是无从下脚的的稀泥和深深浅浅的脚印。要想过去只有走这条路。


        

棠晚眉头皱了皱,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脚下的板鞋,挣扎了一会,到底还是折返了回去。


        

前台是一个四五十的妇人,也不算前台,应该是负责这家招待所的。


        

看到棠晚回来,像是想到了什么,走到一旁拿出一双雨鞋,"我刚才忘记跟你说了,这里的路不好走,你这鞋子肯定是走不了的,得穿这个。"


        

雨鞋棠晚是知道的,可是妇人手里拿的她却是没见过。


        

灰色的,很硬。也很大,一看就很大,男款的。


        

似是知道棠晚在想什么,妇人笑道:"这鞋都可以穿,谁回来就换到这里,不分男女的,就是应该有点大,你看看合不合适,现在就这么一双,不合适也先穿着,慢点走就行。"


        

"谢谢。"棠晚接了过来,脱下自己的鞋穿了进去。


        

妇人给了棠晚一个塑料袋,棠晚正要装进去,想了想说道:"我去刷一下吧。"


        

这简直太脏了,现在带过去,等会拿出来估计更不能穿了。


        

棠晚刷了鞋,擦干之后才用塑料袋装了起来。


        

妇人坐在一旁嗑瓜子,看到她过来笑着问:"小姑娘,你是蒋主任的朋友吗?"


        

棠晚抬头,顿了顿,点头:"嗯。"


        

她其实想说她是蒋奚的女朋友,可想想好像又是老婆。


        

最后不知道该怎么说,索性就不解释了。


        

不过,棠晚眨了眨眼,好奇的问:"你们都认识他吗?"


        

"当然认识。"妇人笑着说:"这次从大城市过来的医生,只要是单身的,都想要村长帮忙做媒嘞。"


        

"那蒋主任跟颜医生长的那么好,我们村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喜欢。"


        

棠晚本来只是随口一问,没想到竟然会得知这么个小八卦。


        

拜托村长给他们做媒?


        

不知为什么,想到那个场景,棠晚忽然有点想笑。


        

"小姑娘……"


        

"阿姨,你叫我晚晚吧。"


        

"晚晚,名字可真好听。"妇人笑眯眯的看着她,"你有男朋友吗?看你长的这么好看,一看就跟我们这里的丫头不一样,肯定很多人喜欢吧。"


        

对于这里人的热情好聊,棠晚昨晚就已经见识过了,此时虽然有点不适应,却也能接受。


        

棠晚闻言眨了眨眼,笑着说:"阿姨,我不是小姑娘了,我已经结婚了。"


        

"你已经结婚了?"妇人惊讶的目光在她的身上扫了一圈,"我竟然没看出来,你多大了?"


        

"26了呢,我儿子都一岁了。"棠晚说完忽然顿了顿,脸上的笑容有点僵。


        

恩冕……


        

她怎么好意思提恩冕呢?


        

小家伙现在估计都不知道自己有个妈妈吧,她出现在他的面前也不认识她。


        

想到这里,棠晚的心脏忍不住轻缩了一下。


        

昨晚,以及今天早上,她都没有想到这点。


        

她现在跟蒋奚算是和好了吧,等他们从这里离开之后回去,恩冕不认识她了怎么办?


        

都快一年了,她作为妈妈,在这一年里从来都没有出现在他的生活中,连一个电话都没打过。


        

在恩冕的世界里,只有爸爸。爷爷奶奶。


        

而没有她这个妈妈。


        

妈妈……


        

棠晚黯然的垂眸,一时间心情很是失落和忐忑。


        

因为她忽然想到了陈美玲和蒋康义,当时是她狠心的离开,孩子都没看一眼。


        

如果现在回去,他们两老该怎么看她?


        

以前陈美玲那么喜欢她,现在应该不会再喜欢她了吧?


        

想到这里,起来后到现在愉悦的心情瞬间就被无形的担忧和自责给冲散了。


        

"你长的那么好看,孩子肯定也好看。"妇人看着她说。


        

"嗯。"棠晚收回思绪点头,"嗯,很好看,长的像他的爸爸。"


        

长的像蒋奚,很好很好看。


        

棠晚跟妇人闲聊了一会从招待所出来,换了凉鞋,这些淤泥也就没什么不能走的了。就是鞋子有点大。棠晚走的有点慢。


        

棠晚是看着时间快到中午了,想着蒋奚也快要吃饭了,想要去找他一起吃。


        

而且她刚才问了这村里哪里有信号可以打电话,得知在进村的那里,也就是医院的前面一点点,那里可以打电话。


        

不算长的一段路,棠晚走了快半个小时,到医院门口的时候,脚上的雨鞋上沾满了厚重的泥土,抬起脚来的时候很重,棠晚颠了颠,却没颠下去。


        

棠晚小口喘着气,后背出了一身的汗。


        

抬头看着眼前的医院大门,她想走到一旁把鞋换了之后再进去。


        

也就是这时。医院里面有人走了出来。


        

棠晚没注意,可是对方却是看到了她,愣愣一下之后朝她这边走了过来,"晚晚?"


        

棠晚闻言抬头看去,先是一愣,然后笑着开口:"颜何,好久不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