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243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蒋奚:"……"


        

见他不说话,棠晚双眸笑的弯了起来,嘴角的梨涡盛满了狡黠。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肚子实在痛的难受,一阵一阵的。


        

所以反正睡不着,棠晚就想找点事情打发打发一下时间。


        

想着,她手肘撑着床榻微微起身,下一秒整个人就扒在了蒋奚的身上。


        

这之前蒋奚是半抱着她,这一会身上所有的重量都落在了他的身上,因为姿势的原因,蒋奚能清楚的感感觉到属于女孩子的柔软和馨香。


        

蒋奚眸光又沉又黑,抬手摁住棠晚往上挪动的身子,"晚晚……"


        

"嗯?"棠晚抬起头,柔软的唇瓣先是在蒋奚的喉结上亲了亲,然后又在那绷紧的下颚上亲了亲,最后落在了那紧抿的薄唇上。


        

棠晚一边亲着,一边眨着眼睛观察着蒋奚的表情。


        

说实话。她心里其实也有点紧张的。


        

以前两人刚开始结婚的时候,虽然两人同床共枕那么久,可那个时候因为棠晚肚子里怀了恩冕,所以有时候虽然她想使点坏,却也很清楚在那样的情况下蒋奚肯定不会对她做什么。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可是现在不同了啊。


        

一是她已经卸了货,现在是一个人;


        

二还是,两人现在算是两情相悦吧?


        

嗯,对,就是两情相悦。


        

所以,既然是两情相悦的情侣,那么这样姿势亲昵的搂搂抱抱,到时一个不小心擦枪走火了怎么办?


        

而且除了那天喝多了酒发生的唯一一次的意外以外,这之后两人之间除了亲吻就只是亲吻了。


        

虽然两人现在是持证上岗,可是没有经验,棠晚表面黏黏糊糊,内心却是慌的一匹。


        

具体是个什么流程来着?


        

之前的那一次,因为她喝了酒,所以记忆有点模糊。再加上过去了这么久也想不起来了。


        

她心里疑惑,然后就回想了一下之前在外面玩的时候,那些使劲往关正齐身上蹭的那些女人。


        

棠晚忍不住在脑海中想了一下她跟蒋奚在一起那样的场景,双颊瞬间一阵火烧般的灼热,然后动作一个没掌握好,对着蒋奚的唇瓣很轻的咬了一下。


        

"唔……"


        

棠晚瞪大眼睛抬手捂住自己的嘴,水灵灵的目光看着蒋奚。声音有点嗡嗡的从指缝里传出来,"我不是故意的……"


        

她说着看向被自己咬的地方,就有点红,没破皮。


        

棠晚在心里刚松了口气,抬眸就撞上蒋奚漆黑深邃的眸子。


        

不知为什么,她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想从他的身上下去。


        

可还不等她有所动作,蒋奚忽然抬手扣住了她的身子。


        

他目光定定的落在棠晚的脸上,嗓音又沉又哑,"怎么不亲了?"


        

"嗯……"棠晚看着他讨好的笑了两声,然后委委屈屈的开口:"蒋医生,我肚子疼……"


        

最后一个字的尾音还没落,蒋奚抱着她的手臂忽然一个用力,一阵天旋地转间,棠晚人已经被压在了身下的单人床上。


        

招待所的床很小,木板的。伴随着两人翻身的动静,传来一声"咯吱"的声音。


        

"你、你……"棠晚无意识的咽了一下口水,"要干什么?"


        

蒋奚没说话,目光下移,落在那两瓣红艳的双唇上。


        

空气安静了两秒,棠晚才听到他开口:"既然肚子疼,给你治治。"


        

"怎么……唔!"


        

棠晚惊讶的瞪大眼睛,看着忽然压下来的男人,唇齿被敲开,属于对方身上的气息长驱直入,带着一股棠晚从没见过的狠意。


        

蒋奚的气息灼热,整个人像是岩浆一样包裹住棠晚整个人,手里的力道很重,可是却不疼。


        

棠晚下意识的后仰脖颈,眼眸瞪大,呆呆的看着贴着自己的熟悉俊颜。


        

原来,是这样的感觉。


        

原来,她也可以在蒋奚的脸上看到外人永远看不到的一面。


        

而从今以后,只有她能看到。


        

想到这里,棠晚心里甜滋滋的,抬手抱住蒋奚的脖子迎了上去。


        

房间内很热,明明没开空调,可棠晚却感觉开了空调。


        

然而这股热意很快就被身上的凉意给拉了回来,同时伴随着的还有腹部传来的一阵一阵的疼痛。


        

棠晚轻"哼"了一声,细软的眉毛紧紧的皱成了一团。


        

蒋奚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她的不对,快速松开,看着棠晚紧皱的眉头,蒋奚在心里懊恼了一声,瞬间清醒了过来。


        

他刚才都在干什么?


        

怎么能在她这么难受的时候……


        

感受着身体某处的变化,蒋奚深呼吸了一口气,快速的帮棠晚理好衣服,大手放在她的小腹上。嗓音带着还未消散的哑意,"我们去医院。"


        

蒋奚说着就要起来拿外套给她穿上,却是被棠晚抬手拉住了胳膊。


        

低头看去,只见棠晚双目泛红的看着他,明明眉心因为难受而皱的那么紧,可是一双眼睛水光涟漪的,双唇被亲的又肿又红。


        

"蒋医生。"棠晚娇娇软软的喊了一声,目光定定的看着蒋奚,抓着他的手也无意识的攥紧,"我……"


        

似乎是知道她要说什么,蒋奚快速打断她的话,"不行。"


        

棠晚抿着唇,一时间有点委屈,也有种在这种事上被拒绝之后的气馁和难堪。


        

"你说喜欢我的。"棠晚垂下眸子,"而且我们还是夫妻。"


        

她说着,想到了之前的那几次,她都脱光了躺他面前,可他最后也是什么都没做。


        

棠晚清楚他的为人,就算身体有了本能的反应,可如果不喜欢,蒋奚绝对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就像以前的两人。


        

可是现在明明不一样了啊,他说过喜欢她的,既然喜欢,为什么还要忍住?


        

难道她在他眼里,不管什么时候都不会让他冲动一会吗?


        

想到这里,棠晚鼻腔忽然有点泛酸,再次开口:"我不介意的。"


        

棠晚也不知道是被疼的还是真的委屈到不行,软软的嗓音很是可怜。


        

蒋奚看在眼里,心尖忍不住轻颤了一下,轻叹了一口气俯下身,在棠晚的鼻尖上亲了亲,低声说:"别乱想,你现在不舒服,以后有的是时间,嗯?"


        

棠晚抬头,"可是……"


        

蒋奚抬手抚在她的小腹上,很轻的摁了一下,棠晚当即抽了一口凉气。


        

蒋奚见状抬手把她抱了起来穿衣服,"忍一下,我们现在就……"


        

"我不去。"棠晚打断他的话。看了一眼一旁的小行李箱,"我有带药过来,吃一颗就好了。"


        

蒋奚明显不赞同,还想说什么,棠晚抢先道:"你抱抱我就好了。"


        

说完,她朝蒋奚张开了手臂。


        

蒋奚静静的看了她两秒,到底还是伸过手去把她抱进了怀里。


        

"要是实在难受一定要跟我说。"


        

"嗯。"棠晚点头,"你抱着我就不难受了。"


        

蒋奚闻言有点哭笑不得。不过也是觉觉得棠晚只是忽然吃了辣肠胃受不了,应该没什么大事,便也由着她了。


        

一整个晚上,棠晚都被蒋奚抱在怀里,被那温热的手掌揉着小肚子,不轻不重的力道,很是舒服,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棠晚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蒋奚又不在了,棠晚跟空气大眼瞪小眼了片刻,才后知后觉的想到了昨晚的事情,双颊忍不住一红,抬头看向床头柜。


        

今天没有留话给她吗?


        

而且记忆中,棠晚昨晚几乎被人揉了一整晚的肚子,蒋奚几乎都没怎么睡,然后今天一大早就要去医院。


        

想到这里,棠晚自己抬手揉了揉肚子,发现已经没什么事了。


        

她撑着床沿坐起身,房间的门就在这时被打开,蒋奚手里提着一个保温盒走了进来。


        

棠晚抬头看到他愣了愣,"你没有去医院啊。"


        

"嗯。"蒋奚把提回来的稀饭拿出来放在桌上,还有两个鸡蛋和一叠咸菜。


        

棠晚肚子不饿,可看着冒着热气的粥,她却是咽了一下口水。


        

白粥煮的软糯适中,棠晚洗漱完回来喝了一口,热乎乎的粥流进胃里很是舒服。


        

蒋奚剥了两个鸡蛋,棠晚抬手接过来,却是在吃了外面的蛋白之后把里面的蛋黄递到了蒋奚的面前。


        

蒋奚低头看了一眼,说:"自己吃。"


        

棠晚皱眉,"我不喜欢。"


        

"蛋黄有营养。"


        

"可我不喜欢。"棠晚说着坚持抬着手没动,就等蒋奚张嘴。


        

到最后还是蒋奚妥协了下来,张嘴把那蛋黄吃了进去。然后把自己的蛋白给了棠晚。


        

棠晚低头喝粥,颊边的头发一直落下来,就在她再一次抬手弄到耳后的时候,蒋奚起身走到床头柜前拿起前一晚棠晚放在上面的皮筋走过来挽起棠晚的头发动作有点生疏的扎了起来。


        

棠晚坐着没动,乖乖的让他给自己绑头发。


        

棠晚脸上带着笑,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开口:"蒋医生,我们再生个女儿好不好?"


        

她说着不等蒋奚说话。又道:"这样的话那你以后你就可以给你女儿绑头发了。"棠晚说着,忍不住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然后笑了出来。


        

可蒋奚听到他的话,手里的动作却是一顿,低垂的眸底一闪而过的黯然。


        

因为他想到了棠晚生恩冕的那天,几乎是从鬼门关走了一圈,而在生产完之后还在医院受了一个月的罪。


        

虽然这事已经过去了快一年,现在再想起来的时候,蒋奚却是忍不住心底泛上来的疼痛。


        

虽然棠晚当时的情况不是每个孕妇生产都会遇到的,可是既然几率存在就无法做到百分百的避免。


        

蒋奚想,那样的痛苦,他永远也不想让棠晚再经历一次。


        

所以,女儿……


        

蒋奚帮棠晚耳边的头发了理了理,淡声开口:"你身体不好,先把身体养起来。"


        

棠晚咬着勺子看向蒋奚,"怎么说的好像我是个老太太一样?"


        

她可是年轻人!


        

年轻人怎么能说身体不好呢!


        

蒋奚抽过纸巾帮她擦了擦嘴角。忍不住笑道:"嗯,不是老太太,是蒋太太。"


        

棠晚面颊一红,低头喝粥,小声的嘟囔道:"那蒋先生快点喝把,粥要凉了。"


        

喝完粥,棠晚洗了碗,想到江微和巩凡。她问蒋奚:"江微说你们有人要上山,他们也要去,我也报名了。蒋医生你去吗?"


        

因为山上的条件比山下的还要不好,而且据说山上的一个山洞里面住着五个孩子,也是这边村里病情最严重的几个孩子,所以才被父母关在了山上。


        

这之前的几天,医护人员在做准备工作,估计明天就会上去看看。


        

而昨晚江微和巩凡听了之后在棠晚吃完饭之后就跟她说了,棠晚那个时候想也没想的也报了名,只不过那之后忘记跟蒋奚说。


        

谁曾想她话刚落,蒋奚眉头为微蹙,"你要去?"


        

"嗯啊。"棠晚点头,"我跟你说了吗?我可是志愿者呢,既然人都过来了,肯定是要做事的,怎么能每天只知道吃呢。"


        

"可是上山比较危险。就算有当地人的带领也不安全,而且这几天还有雨下。"


        

蒋奚说着顿了顿不等棠晚说话又道:"这次上山会有好几人,医院这边的人手到时估计会不够,你留下来在这边帮忙。"


        

棠晚听了他的话皱了皱眉,"你要去吗?"


        

"嗯。"蒋奚点头,这是在棠晚过来之前就决定好的。


        

"你都要去,为什么不让我去。"棠晚说着不悦的开口:"而且你都说了危险,你不让我去自己却去。我也会担心啊。"


        

"晚晚……"


        

棠晚坚持,"我不管,你去的话我也去。"


        

"这是我们来这的工作,你不需要……"


        

"我也是以志愿者的身份过来的,江微和巩凡他们都去了,为什么我不能去。"


        

棠晚说着顿了顿,又说:"我不是小孩子了,你别跟二哥一样总是把当小孩子,我都当妈妈了,我可以照顾好自己。"


        

棠晚说到这里顿了顿,忽然低下头,有点失落的开口:"这次过来这边,如果你不在这里,我也是一个人的。"


        

只是因为刚好在这里遇到了他。


        

可如果蒋奚不在这,棠晚也是一个人,不会有人格外照顾,也不会有人在她肚子难受的时候把她抱在怀里揉一整晚。


        

虽然棠晚很享受蒋奚对自己的这些好,可是她也不想总是做那个被人保护的棠晚。


        

她也可以为这里的村民做事,也可以在以后恩冕长大之后,她可以骄傲的跟他说,她当年是跟着爸爸一起帮了这里的孩子和村民,而不是躲在爸爸的身后什么也没干。


        

想到这里,棠晚抬头,坚定的再次开口:"蒋医生,我可以帮你的忙的,绝对不会给你拖后腿。"


        

她能帮他的忙,而不是只能被他护在身后什么也干不了。


        

他那么优秀,她也可以努力,变得跟他一样优秀。


        

四目相对,蒋奚眸光定定的看着她。


        

几秒之后他终于还是点了头,"好。"


        

"啊你答应了。"棠晚欢呼了一声,走过去抱着蒋奚的脖子在他的唇上重重的的亲了一口。"老公最好了。"


        

蒋奚微微低头,看着她的眸光陡然转深,"你喊我什么?"


        

"老公啊。"棠晚歪着头冲她眨了眨眼,"不是没离婚吗?不可以喊吗?"


        

蒋奚的喉结上下滚了一圈,"……可以。"


        

棠晚闻言笑出声,再次低头亲了一下,然后在蒋奚动作之前就快速退开了。


        

感受到怀里瞬间的空落感,然后再看向站在一米之外弯着眉眼笑的一脸狡黠的女孩。蒋奚无奈的笑了笑,眼底满是宠溺。


        

……


        

因为三个志愿者的加入,医院那边本来安排了五个人,出发的时候减了三个,除了蒋奚和棠晚,就是颜何江微和巩凡。


        

第二天虽然依旧在下雨,可很小,不像之前那么大。


        

因为不知道要在山上呆几天。所以除了一些能携带的医疗器械和药物,就是换洗的衣服和


        

一些干粮了。


        

出发的时候,棠晚的身上还是穿的蒋奚的衣服。


        

一是因为她的小心思,想要穿;二是因为蒋奚的衣服比她自己的衣服要方便,而且耐脏。


        

不过棠晚没想到带着他们上山的竟然是李梦。


        

"其实要是雨下的不大的话,上一趟山很容易的,我们小时候经常上去玩,这边的孩子一个人都可以很轻松的上去,一般不会遇到什么危险。"


        

李梦说完目光在棠晚的身上扫了一圈,疑惑的问:"晚晚,你的衣服还没干吗?"


        

"……"棠晚不好意思的咳了一声,扯谎,"嗯,还有一点。"


        

"这个月的雨的确比平时多了点,等会去之后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可以穿我的。"


        

她话落,一旁的江微笑着开口:"梦梦,人家这叫夫妻情趣,小孩子不懂。"


        

看着江微脸上的打趣,棠晚再次咳嗽了一声开口:"真没干,空气太湿了。"


        

说着转头问一旁的蒋奚,"蒋医生你说是不是?"


        

蒋奚轻笑了一声,点头,"嗯。"


        

棠晚立即转头笑道,"看吧。"


        

颜何站在一旁,看着眼前的一幕,面上虽然同样带着浅浅的笑,可是眼底却是一闪而过的黯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