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244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五个孩子的情况虽然有所不同,可是发病的症状却是差不多。


        

都是因为家里实在是照顾不过来,所以商量之后送到了山上,安顿在一个山洞里面,会有人定期的送水送吃的过来。


        

从山下到山洞的路上不算太远,可因为下了雨,路很滑,所以几人走的很慢。


        

棠晚的身上本来背着一个她自己的包,不算大,其实也没有什么重量,可是在半途的时候却被蒋奚给拿走了。


        

"我可以的。"棠晚有点不满的看着蒋奚,"我以前经常去爬山,你可别小瞧我。"


        

棠晚以前经常跟关正齐那伙人去爬山,而且每次还挑的都是一些高难度的山峰,年轻人就喜欢刺激,怎么刺激怎么来。


        

那个时候棠晚的体力的确跟不上随性的那些男性。可却要比随性的女性好很多。


        

可是现在……


        

"没有小瞧你。"蒋奚低头,看着棠晚说着不要小瞧她,可是却在小口的喘着气,面颊因为因为运动而泛红,看着倒比之前健康了不少。


        

蒋奚抬手打开带着的保温杯拧开,让棠晚喝了一口才说:"想给你背。"


        

他说这话的时候明明是一本正经的,棠晚却禁不住面颊一热。


        

"那……那你背吧。"棠晚说着不等蒋奚反应,抬手把他肩上背的一些吃食拿了过来,然后在蒋奚开口之前说:"我也想给你背。"


        

说完也不等蒋奚说话,径直朝着前面走去。


        

巩凡本来跟见微走在一块,棠晚走上前之后他就落下了步子,跟在了蒋奚的身边。


        

"蒋主任。"他笑着打招呼,"我叫巩凡,晚晚二哥律师的。"


        

蒋奚:"你好。"


        

巩凡看了一眼前面跟江微并排走着的棠晚,对蒋奚小声的说:"我过来之前听我们老板说过,他妹妹单身,热烈鼓励大家要是有优质的男青年就给她介绍呢。"


        

"蒋主任速度够快啊,竟然不声不响的就把人直接拐领证了。"


        

蒋奚:"……"


        

"这事我们老板还不知道吧,我跟你说,我们老板这个人肯定是个妹控,就拿我们律所来说,虽然律所的人包括我跟微微在内在这之前其实都没见过晚晚的,可是我们却都知道有这么个人。"


        

所以在得知棠晚过来这边的时候棠尧东第一时间就联系他们两个让多照顾照顾,而在见到棠晚的时候也没有什么生疏感。


        

"所以啊蒋主任。你跟晚晚现在还没回去,所以不用怕什么,可到时回去就不一样了。"


        

他说着又看了一眼前面的棠晚,"我们老板可不好搞,虽然蒋主任你很优秀,可我觉得,为了保险,到时回去让我们老板说不出话来,我觉得你们可以趁着这个机会把生米煮成熟饭……"


        

最后几个字,他的声音压的很小,只能让蒋奚一个人听到。


        

蒋奚:"……"


        

生米煮成熟饭……


        

巩凡觉得自己的这个建议很好,说完也没等蒋奚说话,继续滔滔不绝饿说道:"我跟你说我这是以过来人的经验跟你说这些的,据对好用。"


        

蒋奚淡淡抬眸,扫了一眼前面的棠晚跟江微,问:"你们结婚了?"


        

"没。"巩凡摇头。"我这不是已经开始打预防针了吗?而且目前来看效果很好。"


        

棠晚双肩上背着从蒋奚身上拿下来的包,因为带子有点长,一直掉,所以她双手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不知身旁的江微说了句什么,她脸上的表情有点愣,然后红着脸笑了出来。


        

蒋奚看着,唇角忍不住弯了弯,忽然说:"我们结婚了。"


        

"啊?"巩凡先是一愣,随后反射性的开口:"就算领证了,要是到时晚晚家里那边不答应也是可以离的。"


        

没成想他的话刚说完,就听蒋奚又淡淡的开口:"离过了。"


        

"什么?"这一次巩凡是真的愣住了,"离过了?"


        

蒋奚:"算是。"


        

巩凡:"……"


        

他还真没想到,这两人已经有了那么多的波折。


        

"那……"巩凡有点愣愣的开口,"既然都离过了,那再离一次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快一岁了。"蒋奚忽然说。


        

"什么?"


        

蒋奚:"我跟晚晚的儿子。"


        

巩凡:"……"


        

"……"


        

"……"


        

生米煮成熟饭算什么,人家这都吃了好几顿了。


        

接下来的路程巩凡都没再说话,也不知道是被打击了还是被打击了。


        

棠晚跟江微两人聊了会,看着走在前面的颜何和李梦,喊了声,"歇会吧,我走不动了。"


        

颜何回身看着她:"那歇会。"


        

蒋奚走到棠晚的身边,抬手拿过她背上的包,"吃点东西。"


        

早上出门的时候棠晚没怎么吃东西,这会又走了这么长的路,自然体力是跟不上的。


        

棠晚看了一眼周围的树林,好奇的问:"这里是怎么能住人啊?"


        

更何况还是几个孩子,都没有大人在这边照顾。


        

"小杰有十岁多了,是五个孩子中最好的一个,平时就是他在照顾其他的几个孩子。而且小杰家里的情况很不好,他在这边照顾另外几个孩子,那些孩子的家里会帮忙补贴一下他的家里。"


        

十岁的孩子,照顾另外四个孩子。


        

棠晚吃着嘴里的饼干。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距离上一次上山来送食物已经快半个月了,这次我们过来刚好给他们送食物。"


        

李梦的背上背着一些米和菜,刚开始出发的时候颜何跟巩凡想要帮她分担一点,可是李梦却拒绝了他们的好意。


        

那袋米少说有好几十斤,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蔬菜罗萝卜,别说女人了,就算男人背着也都是吃力的。


        

可是李梦却轻轻松松的把这些东西背在了背上,而且这一路上也都走在大家的前面,没有喊过一句的累,还是棠晚说要歇息才把背上的东西拿了下来。


        

"还有多远啊?"江微问。


        

"按照我们的速度,应该还有半个小时。"


        

"梦梦,等会我们帮一下你吧,都走了那么久了。"棠晚说。


        

"不用不用,不重的。"李梦摆手,"以前插秧的时候挑的胆子比这还重呢。"


        

女孩肤色是长期被晒后的黝黑,却带着健康阳光的光泽,笑起来的时候,眼里像是点缀着星辰,单纯而美好,让人看着一片舒坦。


        

通过她简单的几句话,棠晚就能知道这里的小孩子都是怎么长大的。


        

不像城里的那些孩子,从小生活在父母的宠爱中,什么都不用担心也不用做,要什么买什么,有些爷爷奶奶更是溺爱的恨不得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而即使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有些人甚至都还不满足。


        

可是他们却不知道,在这些偏远地区的农村里,这里的孩子,没钱读书,稍微长大点就要帮着父母干农活,没有零食,每天能填报肚子就已经很幸福。


        

最大的玩乐就是几个孩子凑在一起,夏天捉知了抓鱼,冬天则是在田埂上到处跑。


        

简简单单,却很快乐!


        

而且他们不管多累,不管多苦,可是在他们的脸上都洋溢着开心的笑容。


        

是对生活的热爱,没有丝毫的抱怨。


        

棠晚一时间忽然很是感叹,这次的意外之行。


        

不,应该说自从上次跟着二哥棠尧东去了一趟杨坪村之后。让她在浑浑噩噩的过了二十多年之后,忽然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


        

一个,以前从来都不会去想,也从来都不会去接触的世界。


        

这里有世间最纯美的笑容,他们虽然没见过大城市的高楼大厦,灯红酒绿,更或者这辈子都不可能再见到。


        

可是他们却依旧过的很开心,很满足。


        

前提是。没有疾病的话。


        

想到这里,棠晚歪头靠在蒋奚的肩膀上,小声的喊道:"蒋医生。"


        

"嗯?"


        

"这里的孩子的病能治好吗?"棠晚问。


        

她话落,蒋奚沉默了两秒才开口:"不清楚,只能说尽力改善。"


        

像是知道棠晚在想什么,蒋奚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


        

"平福县这边早在几年前就有过一些相关的报道,不过报道不广,再加上这边太偏。外面的人难进来,里面的人难出去。"


        

其实是没钱出去,如果有钱的话,谁能不想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大医院治疗?


        

可就是因为没钱,家里的温饱都成问题,所以不得已,把严重的几个孩子送来了这山上。


        

而病症稍微轻一点的,虽然留在了家里,却也基本没时间管。


        

"这次我们能过来,其实南雅跟放康也是准备了很久,后来在资料和器械都准备好的时候又找了公司给给这边募捐花了一段时间。"


        

不仅如此,在有人募捐之前,其实还要把这件事的影响给扩出去。


        

不然的话,那些大公司怎么能心甘情愿的把自己口袋里的钱向外掏。


        

现在的有钱人很多,做慈善的也很多,可是大大部分做慈善其实都是有理由的。


        

真心实意,只为了帮助那些穷苦的人,不带任何目的的慈善家其实少之又少。


        

更有些在慈善的背后其实是为了隐藏一些让人恶心的肮脏交易。


        

所以,他们得先让那些人看到能对他们好的利益或者名声,哪一种都行,这样才会让他们心甘情愿的往外掏钱。


        

这一切的一切,方方面面都需要准备好,不然,他们现在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我记得在你们过来之前。这边其实也有私人捐款的,怎么就没人把这里的路修一修呢?"


        

从客车上下来到现在,棠晚见过所有的地方都是泥土,没有任何一块地方有水泥的痕迹,就连那些村名的家里也都是泥,因为长期的日积月累的踩踏,泥土被踩的很紧实,再加上家里也淋不上雨。倒也算干净。


        

可是外面却完全不一样了,只要下雨,那完全是无法下脚。


        

可偏偏这里的天气很不好,下雨的日子比天晴的日子要多的多。


        

"我也不是很清楚。"蒋奚说着顿了顿才道:"不过如果真有那些钱的话,我觉得应该没多少会落下来,就算真落下来了,也会着重放在医院那边的建设和买药上,村民那边自然是没有什么接济的。"


        

听到这里,棠晚想到了自己那工作室的股份分红,难道都没有放下来?


        

想到这里,棠晚忽然很是生气!


        

"放心,这次团队过来,一是看看这里孩子的情况,然后整理好资料交上去;二是给这里的那些不方便出门的孩子看看情况。"


        

"虽然大多都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情况,可要是能改善,我们也都会尽全力。"


        

听着蒋奚的话。棠晚眨了眨眼,余光朝四处扫了一眼,忽然对着蒋奚的薄唇亲了一口。


        

一碰即退,棠晚拉着蒋奚的手,笑眯眯的说:"你真好。"


        

救死扶伤的医生。


        

棠晚以前其实对医生这个职业没什么感觉,她觉得她去医院看病花钱,而医生给她看病也是拿工资的,所以都是互惠互利的事情。


        

可是在认识了蒋奚之后。她对医生这两个字的认识却是已经完全不一样。


        

只能说:很感谢,也很感恩。


        

李梦刚刚正好看着棠晚这边,自然也看到了棠晚亲蒋奚的动作。


        

只见她抬手撑着下颚,一脸羡慕的开口:"晚晚跟蒋主任的感情可真好啊。"


        

颜何坐在一边,闻言抬头看过去,顿了顿,"嗯。"


        

李梦笑着转头看向他,"颜医生,你有女朋友吗?"


        

"……没有。"


        

"我还以为像颜医生这么好看的人肯定也有一个很好看的女朋友呢。"


        

颜何闻言没说话,沉默的转开了视线,看向山上。


        

其实这一趟他其实可不来的,可是最后他却还是选择过来了。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跟着过来,明明清楚的知道蒋奚跟棠晚两人已经和好了,并且好的不能再好。


        

在这种时候,他应该是有多远走多远,不看到的话就不会那么难受。可以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这样的话,也不会像此时这样,看着不远处的两人,心口一阵一阵的难受。


        

……


        

李梦说的时间很准,差不多刚好半个小时的时候一行人总算在她的带领下来到了那个住着五个怀着的洞口。


        

是一个天然的岩洞,外面很矮,洞口也很窄,一眼看去的时候里面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


        

而洞口的地势又有点低,坑坑洼洼的泥坑里积满了落下来的雨水,一片浑浊,一旁隐隐愉悦能看到几个小孩子的脚印。


        

棠晚站在蒋奚的身边,再一次不可置信的发出疑问,"这里,真的可以住人?"


        

"在里面,洞里面还挺暖合的,而且这个山洞的位置也挺好,平时不会有什么野兽过来,稍微大点的也进不去。"


        

听着李梦的解释,几人弯着腰在她的带领下进去了那个山洞。


        

越往里走越黑,棠晚跟江微两人拿出了手机打开了手电筒,不过里面的确像李梦说的一样比外面暖合了很多,而且地面也很干燥。


        

走了差不多十多分钟,漆黑的视线中忽然传来一昏暗的光亮。


        

终于到了。


        

周围的环境让棠晚的呼吸有点压抑,实在无法想象这个地方怎么能住人。


        

也就是这时,安静的山洞里忽然爆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猝不及防,在密封的空间内格外的响亮刺耳。


        

"啊!"棠晚被吓到,脚下不知绊到了什么,一个不稳,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被蒋奚快速扶住搂在怀里抬手捂住了耳朵。


        

江微也被吓的不轻,惊恐的问:"这是什么声音?"


        

"大家别怕,这是有孩子犯病了。"李梦说着加快脚步朝里面走了进去。


        

犯病?


        

是这里的孩子!


        

听着他的话,棠晚也从蒋奚的怀里抬头,看着李梦的背影,深呼吸了一口气就打算跟上去。


        

"跟在我后面。"蒋奚握着她的手,一行人快速的朝里面走去。


        

最里面有一块比较大的空地,墙壁上凿了几个小洞放着煤油灯,而在灯下面放着简易的木板。木板的上面铺着干枯的秧草,而在草上面放着一团分不清颜色的棉被。


        

而在另一边的地上搭建了一个简易的做饭的地方,一旁放着一个木头装订的桌子,上面堆着一堆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而喊叫声是从另一边的一个漆黑的角落传来的,光线可以照到的地上坐着两个孩子,差不多都是五六岁的样子,很瘦很瘦,面色枯黄。对于他们的到来,好奇的看着,也不说话。


        

"我去看看。"蒋奚说完已经跟颜何两人快速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了过去。


        

棠晚站在原地,听着那一声比一声凄厉的尖叫,她只觉得耳膜一阵发紧,不过她隐约在其中听到了几声正常的说话声。


        

"小杰?"李梦对着那边喊了一声。


        

几秒之后一个身型高瘦的男孩子从黑暗里走了出来,看到李梦,他脸上没多少意外。疑惑的看了一眼棠晚几人,然后对李梦说:"梦梦姐,瑶瑶出去好一会了,到现在还没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