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245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可是刚才众人过来的时候明显没在洞口看到有其他的人。


        

李梦放下背上的东西朝外走,"你们歇一会,我去找找。"


        

棠晚看了蒋奚那边,这会的时间,那刺耳的尖叫已经止了下来。


        

棠晚收回视线对李梦说:"我跟你一起去吧。"


        

"我也去。"巩凡说。


        

李梦闻言点了点头,棠晚过去跟蒋奚说了一声,然后跟着李梦朝洞外走去。


        

现在是天还没黑,可因为天气阴沉,又是在树林里,所以视线所及之处都比较暗。


        

在这样的情况下,必须得快点找到那孩子,不然等到时天黑了,情况肯定会很不好。


        

可数除了李梦,他们其他人对这边不熟悉,自然是不能单独分开找人的,所以只能在一起。


        

可是三人沿着洞口附近找了好几圈。一遍一遍的喊,最后都没有任何回应。


        

棠晚面露担忧,"梦梦,瑶瑶平时会自己一个人出去那么远吗?她认识路吗?会不会自己回去?"


        

"认识。"李梦说:"不过她平时都不会跑太远,刚才洞口右边那一块有很多可以吃的野菜,每次她出去大多都是去那块挖野菜,挖完就会回去了。"


        

可是现在却依旧不见人。


        

巩凡在一旁喊了一声:"这里是有脚印,不大,应该是瑶瑶的。"


        

两人闻言快速走了过去,果然看到一排小孩的脚印。


        

棠晚往前看,皱眉,"看这方向,她该不会是往山上去了吧?"


        

"再往山上走的话路不好,我们一般都不会上去,也叮嘱过他们不上去。"


        

李梦说着顿了顿,转头对棠晚和巩凡说:"这样,这边路你们不熟,我上去找人,你们折返回去看看瑶瑶有没有回去。"


        

"可是你一个人……"


        

"没事,我要是没找到人会立即回去的。"


        

棠晚还是不放心,"我跟你一起吧,两个人有所照应,我以前大学的时候跟朋友参加过野外求生的活动,也是山上。当时的环境比这里还不好。"


        

棠晚的确有这方面的经验,以前在大学的时候每每有这种冒险或者刺激性的活动,她跟关正齐和卫以蓝都会参加。


        

她记得又一次参加一个真人CF活动,当时选的地点就是热带丛林,环境比这里糟透了,可他们一行人却是在那里呆了一个月。


        

后来回去的时候棠晚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虚脱了,之后安分拉好长一段时间。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她才会坚持跟着蒋奚来这边。


        

只是上山来的这一路上,棠晚最大的感叹就是,自己的体力已经完全跟不上了。


        

以前虽然也会觉得累,可是像这样的爬山她绝对要比同龄的女性要更能坚持,可是现在,没一会她就忍不住歇一会。


        

想到这里,棠晚忍不住再次感叹了一句,果然年纪大了,比不上年轻的时候了。


        

棠晚特意叮嘱了一句巩凡让他回去告诉蒋奚。让他不用担心自己,然后就跟着李梦往山上走去了。


        

巩凡回来的时候,那个失控的孩子已经稳定了下来,颜何跟蒋奚在给另外两个孩子检查身体,江微和小杰在一旁帮忙。


        

蒋奚正给一个孩子检查完,站起身的时候看到了独自走进来的巩凡。


        

巩凡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蒋奚听完后眉头微皱。


        

"蒋叔叔放心吧,梦梦姐很熟悉这边的地形的,要是找不到人肯定会回来的。"


        

小杰在一旁说,随后皱了皱眉,担忧的开口:"不过瑶瑶从来没有出去过那么长的时间。"


        

李梦的确熟悉这边的路,带着棠晚寻着那一排的脚印往山上走,走了大概十几分钟后,脚印消失,没有了。


        

"瑶瑶!"两人在附近喊了一圈,都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李梦皱眉,"难道下去了?"


        

棠晚没说话,目光四处转了一圈,忽然落到了不远处的灌木丛上。


        

连续下了好几天的雨,灌木丛青葱翠绿,枝叶上面全是晶莹剔透的水滴,可是其中一块上面却是没有。


        

棠晚眉头微皱了一下,迈步朝那边走了过去。


        

她喊了一声,"梦梦。"


        

李梦闻声也跟着朝那边走了过去,灌木丛有很大的一片,后面是一块陡峭的山坡,因为灌木丛太茂密,低头看去的时候视野有限。


        

棠晚再次往前走了几步,边缘的灌木丛上的水打湿了她身上的衣服,她身子前倾,朝下面试探性的喊了一声,"瑶瑶?"


        

"不会吧。"李梦也想到了什么。跟着棠晚走了过来,"瑶瑶?"


        

她话落,下面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动静,两人第一时间定睛看去,却见灌木丛下面视野看不到的地方忽然跑出来一只兔子,雪白的绒毛上面沾染着鲜红的血液。


        

"兔子没受伤。"棠晚第一时间就看到那兔子身上没有伤口,转头对着李梦说:"会不会是瑶瑶!"


        

兔子抬头看到她们两人却是没走,看了她们几眼,然后又往灌木丛里面跑了进去,消失在了两人的视线中。


        

"瑶瑶,瑶瑶?"


        

棠晚试图再往前走两步,可是脚下忽然一空,她整个险些栽下去。


        

"小心!"李梦快速的抬手拉住了她。


        

棠晚喘着气,忽然只见她取下背后的背包,从里面拿出一捆麻绳。


        

棠晚对李梦说:"我把绳子绑在身上然后下去,你拽着我。"


        

"还是我下去……"


        

棠晚冷静的打断,"我没你力气大,到时我肯定拉不动,我下去,如果瑶瑶真的在下面,到时你把我们拉上来。"


        

"好,你小心点。"


        

棠晚把麻绳在腰上绕了几圈,然后系了一个死结。


        

灌木丛中间没有路,棠晚只得小心的踩了几脚,然后攀扶着手里的绳子慢慢的朝下落去。


        

因为没有落脚的地方,棠晚所有的重力都放在身上的绳索上,双腿穿的衣服比较厚,而且裤脚是松紧带的那种,所以灌木丛刮在身上没有什么疼痛感。


        

棠晚下的很慢,花了快十多分钟,整个人才顺着灌木丛下面的陡坡滑了下去。


        

她的双脚刚落地,就有一个毛茸茸的东西爬到了她的脚边,棠晚低头看去,见正是刚才的那只兔子。


        

棠晚弯身摸了摸它,然后抬头看去,就见从上面看被灌木丛遮掩的视线死角处有一块凹进去的小洞,像是什么动物打出来的。


        

而此时,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正扒在那,身上湿淋淋的,小腿到脚踝的地方看不清颜色的衣服上破了一道口子。隐约可以看见里面带着血的伤口。


        

"瑶瑶!"棠晚快步走过去,同时对上面的李梦喊了一声,"梦梦,我找到瑶瑶了。"


        

她说着蹲身把瑶瑶从地上抱了起来,手掌碰到她的脸颊,发现一片滚烫,发烧了。


        

腿上的伤口也不知道是怎么弄的,伤口很深。像是被什么利器划伤的,也不知道多久了,地上的泥土里都流了好大一滩血。


        

七八岁的孩子不算太大,而且瑶瑶跟山洞里面的其他孩子一样很瘦,都没什么柔,都是骨。


        

虽然如此,棠晚把她从地上抱起来,然后抱出去的时候整个人还是出了一身的汗。


        

"梦梦!"棠晚一边说着一边低头把自己腰上的麻绳解了下来绑在了瑶瑶的腰上。


        

"我把绳子绑在瑶瑶的身上了。你把她拉上去,她受了很严重的伤,还发烧,必须要快点把她带回去。"


        

棠晚说完已经绑好,抬头看到头顶的灌木丛,她眉头皱了皱,又转身从身后的背包里拿出了一块毯子裹在了瑶瑶的脖子上和半边脸颊上。


        

因为她没有意识,拉上去的时候棠晚怕她被那些灌木刮到。


        

弄完之后棠晚再次喊道:"梦梦,拉!"


        

她话落,上面的李梦拽动了绳索,棠晚在下面扶着瑶瑶的身体,避免她撞到什么刮伤脸。


        

瑶瑶要比棠晚轻,而且小孩子个子小,所以李梦没有费什么力气就把人给拉了上去,比棠晚下来的时候少了很多时间。


        

李梦把瑶瑶接了过去,解开她腰上的绳索就要去拉棠晚,却听棠晚在下面喊道:"你先带她回去,我这边没什么事,先让蒋医生给她看,然后让人来拉我。"


        

瑶瑶腿上的伤口很不好,而且发烧很严重,棠晚也不知道她一个人在这里昏迷了多久,要是耽搁一会出了什么事就不好了。


        

李梦明显也想到了这点,听到棠晚的话后犹豫了两秒点头。说:"那你等会,我把她送回去之后就来接你。"


        

李梦说完也没耽搁,背着昏迷的瑶瑶就快速下了山。


        

因为下过雨,只要走过路上都是脚印,所以也不怕到时回来找不到路,下去的时候也是,寻着脚印走就行。


        

不过都说上山容易下山难,尤其这会还背了一个人。就算李梦体力再好,下山的速度也难免慢了很多。


        

棠晚听着耳边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忍不住在心里松了一口气,希望没什么事才好。


        

在刚才那一会后背都被汗湿了,衣服贴在了身上有点不舒服,棠晚正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坐会的时候,低头间就看到了那只兔子。


        

竟然还没走?


        

棠晚愣了愣,随后笑着弯身把她抱到了怀里,看着她雪白的毛发上的血液,她摸了摸,低声说:"小家伙,谢谢你啊。"


        

要不是这兔子弄出来的声音,就算棠晚觉得那灌木丛不对劲,应该也不会决定直接下去看。


        

也不知道瑶瑶那孩子是怎么上来的,难道就是为了这只兔子?


        

棠晚四处环视了一圈,看到了一块被雨水冲刷的有点干净的石头。走过去擦了擦,然后抱着怀里的兔子坐了下来。


        

兔子很安静,在她的抚摸下往她的怀里拱了拱,然后闭上了眼睛。


        

棠晚抬手看了一眼头顶的天色,树林太厚,只能看到隐约的天空,被乌云遮住,光线很暗。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她刚才出来的时候把手机留在了山洞里给蒋奚他们照明。


        

棠晚坐了没一会,后背的热汗慢慢的冷了下来,身上的那股热意也在周围的寒气中慢慢的消散。


        

棠晚哈了一口气,紧了紧怀里的兔子。


        

有点冷,可是包里唯一的一块毯子刚才给了瑶瑶,里面现在只剩下一些日常的生活工具和干粮,没有了能驱寒的。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过来。


        

棠晚裹了裹身上的衣服,把背后的帽子戴在了头上,拉链也拉到了头。


        

怀里的兔子也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只有肚皮处传来的轻微的起伏,棠晚抱在怀里,像是抱了一个暖手袋,很是暖合。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棠晚都有点打瞌睡的时候,面颊上忽然感觉到了一阵凉意。


        

棠晚睁开眼睛抬头看去,发现又开始下起了密密麻麻的小雨。


        

棠晚从石头上站起身。抬头看向刚才李梦离开的方向听了一会,没听到什么动静。


        

她想了想,往瑶瑶刚才躺的那个地方走了进去。


        

希望别下太大,不到到时泥土松懈,就更难上去了。


        

棠晚在里面蹲了一会,见雨没有转大,不由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也就是这时,棠晚忽然听到有人喊自己。


        

"晚晚!"


        

"晚晚!"


        

蒋医生!


        

棠晚倏然站起身。结果洞太矮,她一头撞在了头顶的泥土上,掉了一头的泥。


        

而且这个洞里面的洞都松,她这一撞,头顶瞬间刷刷的掉,落进了棠晚的眼底。


        

"我在这!"棠晚一边说着一边揉着眼睛走了出去。


        

"蒋医生,我在这,下面!"


        

棠晚喊的声音有点大,把怀里的兔子都惊醒了,"咕咕咕咕"的叫了两声。


        

蒋奚站在上面,倾身朝灌木丛下面看去,一眼就看到了棠晚正抱着一只兔子弯着眼朝他招手。


        

而且刚才那一顶,她头上全是灰土,肩上身上也都是,一只手还在揉眼睛睁不开,看到蒋奚的时候,就那么闭着一只眼睛冲他打招呼。


        

怀里抱着一只兔子,听到棠晚的声音,兔子也从她怀里抬起了头,一起朝蒋奚看了过来。


        

"蒋医生,你怎么过来了?"棠晚欣喜的看着他,"瑶瑶怎么样啊,她没事吧?"


        

"颜何给她吊了水,伤口也处理了,没什么大事。"


        

蒋奚说完看着棠晚的眼睛,眸光一紧,问:"眼睛怎么了?"


        

棠晚看到他很是高兴,"进了灰,没事。"


        

蒋奚低头看了一眼脚下的灌木,转头又朝身后看了一眼,对棠晚说:"你等一下。"


        

说完,棠晚就见他转身。然后就看不到人了。


        

"蒋医生?"棠晚喊了一声,不懂他去干什么了。


        

她低头看向怀里的兔子,低声问:"小兔子,你跟我一起上去吧。"


        

这短短一会的相处,棠晚好像就跟这小家伙处出了感情,而且这边的天气,抱着这一团在怀里也很是舒服。


        

而且还有一点,棠晚想着要是瑶瑶醒来之后要是找这兔子的话也正好可以给她。


        

正想着。就见蒋奚已经走了回来,然后低头把绳索的另一头往腰上绑。


        

棠晚愣了愣,"蒋医生,你要干什么?你要下来吗?"


        

"嗯。"蒋奚已经绑好,背过身顺着灌木丛慢慢的往下面落去。


        

"你小心一点,小心右边,左边左边,你慢一点。"棠晚在下面看的心惊胆战。丝毫没有想过不久之前她也是这么从上面下来的。


        

不过蒋奚的动作明显比棠晚的要快,而且棠晚在下面各种担心,蒋奚的动作却是很轻松,没一会就轻松的落在了她的身边。


        

棠晚抱着怀里的兔子惊讶的看着蒋奚,"蒋医生,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的身手这么好呢?"


        

棠晚的话刚落,就见蒋奚抬手脱下了身上的衣服,然后给棠晚穿上了。


        

"你不冷吗?"棠晚把怀里的兔子换了一个手,任由蒋奚帮她把袖子穿上。


        

"不冷。"他一路焦急的赶过来,现在整个人都很热。


        

蒋奚说着捧着她的脸看向棠晚被揉的一片通红的眼睛,"我看看。"


        

棠晚仰着头让她看,"蒋医生,你是不是很担心我,所以特意赶过来的啊?"


        

她话落,蒋奚动作一顿,低眸,就对上她眼底盈盈的笑意。


        

"是不是啊?"棠晚又问。


        

"嗯。"


        

"我就知道。"棠晚垫脚在他的唇上亲了一下,却没想尝到了一股土味。


        

"唔……"棠晚转头"呸"了两声,随后嘟囔道:"好多了,没事了。"


        

"闭上眼睛。"蒋奚说完,棠晚听话的闭上眼睛,下一秒就见蒋奚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揉下来一堆泥灰。


        

棠晚抬头看了一眼头顶的灌木,疑惑的问蒋奚,"你要抱我上去吗?"


        

"嗯。"蒋奚说着看向她怀里的兔子,棠晚立刻献宝似的抬到他的面前给他看,"小兔子,就是它救了瑶瑶,而且刚才还一直陪着我,可暖合了。"


        

"那带着。"蒋奚低头亲了亲她的唇,笑着说:"也是你救了她,我的晚晚很棒。"


        

棠晚双眸陡然一亮。


        

蒋医生夸她了!


        

如果有尾巴的话,棠晚觉得,此时自己屁股后面的尾巴肯定已经喜滋滋的翘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