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247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其实力道不是很大,可是下山的路不好走,这一踢,棠晚脚下一个不稳,直接朝一旁的山坡下栽去。


        

身后的蒋奚面色一变,"晚晚!"


        

还好众人离得近,蒋奚出声的同时空出一只手拽住了棠晚的一只手腕。


        

而也几乎是同一时间,前面的颜何也转过了身。他快速的把背上尖叫的孩子放在地上,想要控制住他的挣扎。


        

可是这孩子别看着小,力气却很大,尤其挣扎的时候使的几乎都是蛮力,没有任何留手,颜何转身刚摁住他的肩膀,后者却是抬手一抓反身咬在了颜何的手腕上。


        

蒋奚在拉住棠晚的时候就已经把背着的瑶瑶放了下来,直接让她坐在了路边的一块石头上,然后弯身去拉棠晚。


        

坡下面大大小小的石头很多。棠晚感觉自己腰上被磕了一下,传来让人一阵酸麻的疼痛。


        

虽然如此,她却吃力的用另一只空着的手松开了肩膀上的背包,对蒋奚说:"针在包里,你先把包拿上去给他打一针。"


        

蒋奚没有耽搁,拽着棠晚肩膀上的背包带子,两只手在空中换了一下,然后把包从棠晚的肩膀上提了上来,然后头也不回的喊了一声,"颜何。"


        

话落,包已经被他扔给了颜何。


        

这边的动静让走在前面的李梦和小杰跑了过来,两人合伙控制了挣扎不停的小孩,然后让颜何给他打了针。


        

伴随着透明的药液缓缓注入血管,小孩的挣扎慢慢的停了下来。


        

颜何在打完针之后跟李梦叮嘱了几句,然后转身想去拉拉棠晚和蒋奚。


        

这之前蒋奚已经快要把棠晚拉上来了,毕竟棠晚整个人也没什么重量。


        

可就在颜何弯身想要帮把手的时候,忽然看到了什么,脸色一变,"晚晚……"


        

几乎是同一时间,蒋奚也看到了,瞳孔猛然缩紧。


        

"别动!"


        

"……怎、怎么了?"棠晚心里一慌,正使力的双脚倏然一僵。


        

棠晚的脚底下乱石成堆,荆棘丛生,要是掉下去。先不说高度,碰到刮到都会很严重。


        

而此时在这块坡度的正中央,也就是棠晚的腰侧旁边不知什么出现了一条一米长的三角头蛇。


        

一眼看去,它头长约为其宽的1.5倍,颈细,头背步有很多细鳞片,吻较窄,两鼻尖鳞较小,隔有数片更小的鳞片,体背颜色棕褐,在背部中线两侧有并列的暗褐色斑纹,左右相连成链状,腹部灰褐色,有多数斑点。


        

蒋奚跟颜何不认识这种是什么蛇,可是只看一眼就能确定这蛇有毒!


        

此时它正仰着头看着棠晚,幽黑的眸子里泛着寒光。蛇信子从嘴里吐出来,带起一片让人心慌的"嘶嘶"声。


        

蒋奚跟颜何两人都没说话,可是棠晚却是已经从两人脸上的神色察觉出了什么。


        

李梦把那稳定下来的孩子交给了小杰走了过来,看着棠晚身侧的那条蛇,她的脸色也是一变。


        

下一秒就见她的目光快速的在棠晚的身上扫了一眼,然后落在了她的腰腹上。


        

"晚晚,你受伤了,这蛇喜欢血?"


        

蛇!


        

棠晚的面色一白,愣了几秒之后下意识低头看去。


        

刚才在掉下去的时候,身上的外套被掀了起来,棠晚以为只是腰上被撞了一下,听李梦这么一说,她感觉传来阵阵刺痛,像是破皮的伤口摩擦着衣服的感觉。


        

"有刀吗?"蒋奚忽然问。


        

棠晚一听就知道他想要干什么,忙抬头,"蒋医生……"


        

她话没说完,却见蒋奚已经把另一只手放在嘴里咬了一下,他这一下咬的很狠,而且连续咬破了三根手指头,三个鲜红的口子出现在指腹间,鲜红的血液顺着伤口流了出来。


        

蒋奚伸手,把手伸向一旁,血滴落在了一旁一手臂宽外的石头上。


        

棠晚面色一紧,"蒋医生……"


        

"等一会它一动,你就把晚晚拉上去,一定要快。"蒋奚对着一旁的颜何说。


        

颜何看着那蛇闻到新鲜的血腥味,一双眼睛动了动,一直对着棠晚的身子果然开始移动,然后慢慢的朝蒋奚的手臂下面爬了过去。


        

虽然蒋奚咬的伤口已经很大了,可到底只是手指,虽然是三根手指同时流,可滴了几滴之后就没了。


        

也就是这时。距离颜何较近的李梦不知从哪翻出来了一把刀,目光落在那已经开始转身的蛇身上,"我来,你们……"


        

她话没说完,手里的刀被颜何拿走。


        

"蒋医生,你拉晚晚。"


        

颜何说话的同时,刀刃已经快速的割在了手心,这一刀的力道不大不小,刀刃很锋利,鲜红的血液瞬间顺着伤口涌了出来。


        

这一下的血腥味比刚才的浓了不知多少倍,那蛇刚转过头的身体忽然一顿,然后蛇身以一个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朝颜何的那边爬了过去。


        

说是那是快,蒋奚没有任何废话,手臂猛然一个用力,在一旁瑶瑶的帮忙下把棠晚从下面一口气拽了上来。


        

可也在棠晚双脚刚落地的瞬间,一旁传来一声压抑的闷哼。


        

那蛇的速度太快,李梦早在颜何割破手心的时候就已经搬起了一块石头,在它冲过来的时候对着他的头部就砸了过去。


        

石头很大,李梦砸的也很准,那蛇被这一下砸的摔在了另一块石头上,动作缓了一缓,可紧随着就醒过了神,一米长的身子猛然的一个极速高跃,尖嘴张开露出细长的牙齿,一口咬在了颜何的小腿上。


        

"颜何!"棠晚惊呼!


        

蒋奚不知从哪拿了一块防雨的布料和一把伞,布料在手心缠了好几圈,另一只握伞的手在蛇尾上重重的的打了一下,在那蛇吃痛松开嘴的时候快速抬起缠步的手抓住那蛇的七寸用力一捏,然后手臂用力朝远处抛了出去。


        

这一连串的事情发生的都很快,只不过几秒的时间。


        

棠晚最新反应过来,把卫衣上的带子抽了下来走过去系在了颜何的小腿上,勒的很紧很紧。


        

同时焦急的问一旁的李梦,"梦梦,这是什么蛇,颜何被咬了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我只听村里的老人描述过,这也是第一次见。"


        

李梦的话刚落,就见蒋奚拿过一旁之前从棠晚的身上取下来的背包,从里面翻出了镊子剪刀和消毒水等一些列工具。


        

他一边快速剪开颜何的裤腿,一边沉声对棠晚说:"晚晚。找一下打火机。"


        

棠晚点头,"好。"


        

蒋奚先是用消毒水清洗了伤口,弯身就要去把那毒血吸出来的时候却被颜何拦住。


        

"蒋主任,这蛇毒性不知,你……"


        

"应该不大。"蒋奚说了一句就弯下了身。


        

"找到了。"


        

棠晚拿着打火机走过来,就见蒋奚正吐出一口黑红的血。


        

棠晚心脏骤然一紧,快速把打火机递了过去。


        

蒋奚的动作很快,在把血吸出来之后就用打火机的火在伤口外面灼烧了一遍。


        

颜何痛的冷汗涔涔。额头青筋暴起。


        

十分钟过后,蒋奚把颜何小腿上的绳子解开后再次绑紧,然后站起身对棠晚说:"需要快速把他送到医院,人手不够,你……"


        

棠晚快速的打断他的话,"那你们先走,我带着瑶瑶在这里等你们。"


        

棠晚说完想到了什么皱起了眉。


        

这样的话还是差一个人。


        

"再留下一个孩子吧……"


        

"不行。"颜何虚弱的打断她的话,"他们要是发病的话你会没办法。"


        

这时江微开口:"我也背一个吧。要是中途累了我跟小杰换着来。"


        

"嗯。"蒋奚点头,看着棠晚,抬手摸了摸她的头,说:"豆豆交给你,可以吗?"


        

豆豆是五个孩子中最小的一个,不到五岁。


        

棠晚只是看了一眼,就快速点头,"可以。"


        

颜何背的孩子交给了江微和小杰,巩凡手里的孩子给了棠晚,而巩凡背了瑶瑶,蒋奚则是背了颜何。


        

这一次一行人下山的速度要比之前快了很多,棠晚背着背上的豆豆刚开始爱还没觉得什么,可每一会就觉得一阵喘不过气来的吃力。


        

此时此刻,她忽然很后悔以前怎么没吃一点,多锻炼锻炼,不然的话她就可以轻轻松松的负责一个人了。


        

在过来之前,她还跟蒋奚说,绝对不会拖他的后腿,一定可以帮他的忙,可是现在却是因为他的原因让颜何处在危险的境地。


        

那蛇毒到底严不严重谁也不知道,因为那蛇他们都没见过。李梦也只是听说,只能先下山去问山下知情的老人们。


        

不过好在颜何的脸色虽然很不好看,可还是有意识的,只是没什么力气。只能被人背着。


        

因为下山的快,所有人的神经又都崩的很紧,有人脚下没注意摔了,却也什么都没说站起身继续走。


        

棠晚背着怀里的孩子,感觉双臂一阵发麻,牙关一阵打颤,双腿像是灌了铅一样。


        

虽然如此,她却咬着牙始终没停下来。


        

豆豆扒在棠晚的肩膀上。"姐姐,豆豆可以自己走的。"


        

"……没事,姐姐可以。"棠晚说着手臂紧了紧,把她往上颠了颠,"你还太小了,不能自己走。"


        

要是平路的话倒是可以走,可这是山路,这么小的孩子自然是不能让自己走的。


        

因为颜何的情况紧急,所以蒋奚背着他走在最前面,和众人拉开了距离。


        

棠晚抬头看去的时候,几乎已经看不到他的人了。


        

江微和小杰往后落了落,走在了棠晚的身边。


        

此时那孩子是小杰在背,江微看着棠晚,说,"晚晚,把豆豆我。你歇一会。"


        

小杰跟江微两人背的孩子要比豆豆大好几岁,而且江微也是一个女人,小杰更还只是一个孩子。


        

想到这里,棠晚咬着牙摇头,"我没事。"


        

"蒋主任让我跟你说别强撑,实在受不了就停下来歇一会。"江微又说。


        

蒋奚……


        

棠晚用力的喘了一口气才开口,"好。"


        

一路上,棠晚歇了三趟。在视线中终于可以看到山脚的时候,棠晚在心里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可正因为这一松,她一路上紧绷的神经好像也跟着松了下来。


        

眼前的视线一晃,打颤的双腿再也支撑不住一大一小两个人的重量,棠晚的膝盖"啪"的一声跪在了稀泥里。


        

他们是吃了早饭收拾了一顿之后下的山,因为刚开始走的慢,再加上后面歇的时间长,这会天色都已经暗了下来,也不知道下午几点了。


        

"晚晚!"


        

有人喊了一声,棠晚动了动,想从地上站起来,刚一动,一双手就把她身上的豆豆接了过去。


        

棠晚用力的咽了一下口水,抬头看着眼前的人,愣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万医生?"


        

"蒋主任已经到医院了,现在正在给颜医生急救,让我们来接你们。"


        

他说着,另外过来的几个人也相继从江微和李梦手里把孩子接了过去。


        

"……谢谢。"棠晚整个人近乎虚脱了,见豆豆被抱走,她索性就直接坐在了稀泥里不起来了。


        

再次喘了几口气,棠晚忽然想到什么忙问:"颜何他没事吧?"


        

"没事,那蛇虽然有毒。可是急救手法处理的很及时,毒血也都被吸出来,所以颜医生人没什么事。"


        

"没事就好。"棠晚这次算是彻底放下心来,四肢往地上一躺,喘着气说:"您们先走吧,我歇一会。"


        

脏不脏什么的都无所谓了,她现在只想就这么躺在地上一直不起来。


        

江微走了过来,"对对,你们先走吧,我也歇一会。"


        

她说着看向一旁的小杰,"小杰,你跟这些医生叔叔先回去,姐姐要歇一会。"


        

"那你们先走吧。"李梦说:"我等会把她们带回去。"


        

万医生等人也没有说什么,叮嘱了一番之后抱着孩子走了。


        

棠晚也不知道自己歇了多久,刚开始李梦跟江微两人都还在一旁的,可等棠晚被一阵风一吹整个人倏然醒过了神。


        

江微跟李梦不在了!


        

走了吗?怎么没叫她?


        

想着,棠晚快速坐起身,还没站起来,就听见一旁传来一阵脚步声。


        

棠晚快速转头,"梦梦你们……"


        

"蒋医生!"棠晚惊喜的看着正朝这边走过来的男人,身上依旧是之前把颜何背下山的着装,脸上的泥印子都没消。


        

棠晚喊完就想站起身,可是双腿一阵发软,刚一动她就轻呼了一声坐了回去。


        

蒋奚加快脚步走了过来扶住棠晚,心疼的擦去她脸上的稀泥,嗓音有点哑的开口:"对不起……"


        

棠晚抬手抵住他的唇,"你是医生,肯定要第一时间救人啊。"


        

棠晚靠在他的胸口,很小声的说:"等救了人再来哄我,我不会生气的。"蒋奚低头怜惜的亲了亲棠晚的唇,深邃的眸子看着棠晚的眼睛,顿了几秒。忽然说:"医疗组在这边最少还要呆一个月,到时才能回去,晚晚,你……"


        

棠晚立即就知道了他要说什么,忙想也没想的打断了他的话,"我不回去,你不要想把我赶走。"


        

"晚晚。"蒋奚很轻的叹息了一声,摸着棠晚的面颊。温声道:"这些孩子的情况都不是很好,之后忙起来我会顾不上你,你回去的话……"


        

"我不回去。"棠晚再次重复,这一次话落,她扶着蒋奚的手臂退开了几寸皱着眉看着他,"你是不是嫌我麻烦了,所以想要把我赶走?"


        

刚才在路上要不是因为救她,颜何也不会受伤。


        

"不是。"蒋奚摇头。"你身体不好,这边的气候太差,我不想你因为我留在这里。"


        

主要蒋奚还是怕之前的意外再次发生,他能救得了一次,要是下次他不在身边呢?


        

棠晚低声说:"我刚开始来的时候没想到你会在这里的。"


        

"可是……"


        

来的时候的确没想过他会在这里,如果他真的不在这里的话,来这里之后几天觉得不适应,或许就会回去了。


        

可现在……


        

"你别赶我走。"棠晚抬手抓着蒋奚胸前的衣襟,"我可以帮你的忙的,我一定不会再闯祸了。"


        

"真的,我也不需要你照顾,你忙你的不用管我,我可以帮梦梦妈妈做饭,你们要是实在是忙的话我也可以帮你们送饭,我什么都可以干的。"


        

棠晚的语气很是可怜,像是一个任劳任怨的小媳妇。


        

而其实她没说的是,她怕她如果就这么回去的话,两人到时分开最少一个月,这期间要是发生个什么,等蒋奚回去之后,两人的关系又跟之前那样怎么办?


        

看着棠晚坚定的眸光,和扶着他带着颤抖的手臂,蒋奚叹息了一声抬手把她抱进怀里,终是什么都没再说。


        

是他多心了。


        

他的晚晚,很坚强,也很优秀。


        

……


        

之后一个月的时间,棠晚都是招待所和医院两边跑,和李梦江微一起给那些父母不答应的孩子跑腿,按时叮嘱让他们吃药。


        

然后帮忙去田里摘菜,去鸡笼里捡蛋,天气好一点就去河里用网捞鱼,给蒋奚他们加餐。


        

"蒋医生都夸我了,说很好吃。"棠晚站在医院前面有信号的地方对电话那头的棠尧东说:"我现在可能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