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251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棠晚疑惑的看着他,"你怎么了?"


        

蒋奚低头看着她,深邃的眸子里在瞬间涌现了很多情绪,可最后都化作了满眼的温柔。


        

"没事。"蒋奚说着低头在她的唇上亲了亲,看了一眼一旁的照片,抵着棠晚的唇瓣说:"像你。"


        

"什么啊。"棠晚往后缩了一下,"明明像你,长大后肯定是个小帅哥。"


        

蒋奚看着她笑弯的眼睛,低头亲了亲,又说:"也像你。"


        

眼睛,那么的像。


        

以至于在棠晚离开海城的时候,每次看到恩冕的眼睛,蒋奚就会控制不住的想到棠晚。


        

想到,晚上睡不着。


        

……


        

因为蒋奚医院那边的事情处理的很快,所以棠晚跟蒋奚两人是跟着棠德厚和文柔两人过去的海城。


        

终于棠景同一家三口,得过几天再过去。


        

因为马上要回海城。棠晚当天晚上紧张的睡不着觉,以至于第二天出发的时候顶着两个熊猫眼,在飞机上的时候蒋奚想要她睡会,可是棠晚就是睡不着。


        

好几个小时,她就这么睁着眼坐在那,不停的在脑海中想着下飞机之后的情景。


        

陈美玲跟蒋康义说会带着恩冕来接他们,所以下了飞机之后就能看到恩冕了。


        

恩冕会让她抱吗?要是认生的话她一抱就哭怎么办?


        

认生……


        

忽然的字眼让棠晚心口忍不住一痛,她是孩子的妈妈,可是她却担心在见到他的时候小家伙会认生!


        

试问,这样的妈妈能有几个?


        

棠晚忍不住想到那天在医院的晚上,刚出生还不到一个月的小家伙,虽然从来没有见过她,可是在被她抱在怀里的时候却是下意识的抓着她衣服的情景。


        

可那个时候孩子还小,而现在,都快一岁了。


        

一岁的孩子,能开口说话,能颤颤巍巍的开始走路,也能认识人,知道谁是每天照顾他陪着他的人。


        

所以,他肯定一眼就能认出来,她是个从来都没有在她的世界中出现的陌生人吧。


        

虽然在从文柔的手机里面传过来的照片和视频中看出来,恩冕对于妈妈这两个字已经喊的很熟练了。


        

而且还能对着她跟蒋奚的照片喊爸爸妈妈,可那都只是照片。


        

等看到真人的时候,恩冕会害怕吗?


        

会抗拒她吗?


        

会不喜欢她吗?


        

更或者。会不会埋冤她去年狠心的把他抛下,离开海城,回了J市。


        

一瞬间,棠晚在脑子里什么可能都想到了。


        

剧烈的紧张和愧疚让她近乎忘了不到一岁的孩子还不能像稍大一点的孩子那样情绪丰富,除了哭跟笑,是不会有其他复杂的情绪的。


        

"晚晚。"蒋奚把一杯热牛奶端到棠晚的面前,温声开口:"喝一点。"


        

棠晚动了动身子,直接就着蒋奚的动作抿了一口。


        

蒋奚没动,"再喝一点。"


        

棠晚闻言低头又抿了一口。


        

蒋奚皱眉,看着杯子里几乎没有任何减少的牛奶,眉头微皱,低头,"晚晚?"


        

"嗯?"棠晚抬头,对上他微带不悦的目光,怔了怔,软声开口。"我喝了。"


        

说着她抿了抿唇,还伸出舌尖让他闻嘴里的牛奶味。


        

蒋奚的目光在她艳红的小舌上扫了一眼收回,说:"自己把这一杯都喝完,不然我喂你。"


        

棠晚早上没吃东西,这会都过了中午了,蒋奚怕她的胃受不了。


        

之前在平福县的时候每到饭点的时候都会准点吃饭,也很准时,这一个月蒋奚好不容易才帮棠晚把气色养好了些。


        

这大半天不吃任何东西怎么可能不饿。


        

棠晚刚想说她喝不就行了吗?可是想到蒋奚后面半句话,她眨了眨眼,忽然问:"你要怎么喂我啊?"


        

蒋奚一怔,就见棠晚忽然倾身朝他凑了过来,"蒋医生。"


        

他们坐的是头等舱,人不多,而且都在上飞机之后就睡了。


        

棠德厚和文柔不喜欢坐这边,买的是经济舱。


        

蒋奚说的喂自然是他自己端着杯子给棠晚喂,可是被棠晚这么一问,他一时间竟然没说出话来。


        

棠晚见他不说话,忽然端过蒋奚手里的杯子,然后张唇喝了好大一口后把杯子放在桌椅前面的小桌子上,然后在蒋奚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楼主蒋奚的脖子吻了上来。


        

对上棠晚眼底的狡黠,蒋奚先是愣了愣,下一秒在感受到唇齿间的湿滑的奶香的时候,他下意识抬头扣住棠晚的后脑勺扣向了自己。


        

"唔……"


        

前一秒还占据着主动的棠晚,下一秒主动权就被人抢走了。


        

也不知道牛奶最后到底喝进了谁的肚子里,总是棠晚被放开的时候,整个人都瘫进了蒋奚的怀里。


        

蒋奚目光幽深的看了一眼一旁还剩大半杯的牛奶,低头看向怀里小口喘息的棠晚,哑声问:"你喜欢这样?"


        

棠晚:"……"


        

身后忽然传来脚步声,是空姐过来的声音,棠晚快速抬手把大半杯牛奶"咕噜咕噜"喝完,然后红着脸把空杯子递给了刚好走过来的空姐。"谢谢。"


        

空姐笑着接过,看着棠晚红透的面颊,问:"这位女士是哪里不舒服吗?"


        

棠晚看了一眼一旁没说话的蒋奚,红着脸摇头,"没有,谢谢。"


        

说完把头埋在了蒋奚的胸前,埋冤的说了句,"都怪你。"


        

蒋奚轻笑了一声,抱着棠晚抬头对空姐说了几句,然后拿过一块毯子盖在了棠晚的身上。


        

"要不要吃点东西?"他问。


        

棠晚摇头,"饱了。"


        

她本来就不怎么喜欢喝牛奶,现在嘴里整个一股牛奶,让她想打嗝。


        

蒋奚看了一眼时间,低声开口:"恩冕不会不喜欢你。"


        

埋在蒋奚怀里的棠晚一愣。


        

"所以不用担心,也不用紧张,就算他不喜欢我这个爸爸,也不会不喜欢你,知道吗?"


        

棠晚从他的怀里抬头,"为什么不喜欢爸爸?"


        

"打个比喻。"蒋奚捏了捏她的脸,"恩冕肯定会很喜欢你,所以,睡一会,嗯?"


        

对上他眼底的温柔和坚定,棠晚安静了两秒,然后点头,"嗯。"


        

也不知道是不是蒋奚的话起了作用,棠晚没一会就睡着了。


        

下飞机的时候依旧是被蒋奚叫醒的,拿了行李之后朝出口走去。


        

棠晚的手心被蒋奚握在手里,掌心都冒出了细细的汗。


        

她的目光还没出来就望向了不远处来接机的人群,很多人,老老少少,都站在那翘首以盼。


        

棠晚的目光快速的扫了一圈没看到熟悉的脸,正在她有点疑惑是不是还没到的时候,就见蒋奚牵着她的手动了动,轻声说:"那边。"


        

棠晚闻声看去,就见右边的人群走开了几个,然后露出了后面正从座椅上站起来的蒋康义和陈美玲,陈美玲的手里抱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孩子。


        

小家伙似乎正在跟陈美玲玩闹,只露出半张脸。


        

可就算半张脸,棠晚也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明明就见过一次。抱过一次,那天在医院的时候,可是棠晚看着蒋奚朋友圈的照片,看着文柔传过来的那些照片那些视频,她早已经对那张奶乎乎的小脸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是她的小恩冕。


        

"亲家公亲家母。"


        

不知谁喊了一声,也不知什么时候站在原地的棠晚被蒋奚牵着手走了过去。


        

棠德厚和文柔走在棠晚的前面,文柔已经先一步从陈美玲的手上把小家伙接了过来。


        

"小恩冕,想外婆没?"文柔看着小家伙。脸上满是慈爱的笑容,就连棠德厚也在一旁笑着逗弄着。


        

陈美玲看向走过来的棠晚和蒋奚,笑着开口:"晚晚,奚奚。"


        

棠晚强行把目光从恩冕的嬉笑的小脸上收回来,看向陈美玲和蒋康义,有点局促的开口喊道:"爸,妈,你们最近还好吗?"


        

"好好。"陈美玲看着棠晚。笑着走上前握住她的手,"回来就好,瘦了。"


        

蒋康义笑看着两人,"你们妈都念叨着好久了,好几天前就盼着你们回来。"


        

蒋奚跟两家人分别打了招呼,看着文柔抱着恩冕走过来,他笑着抬手接了过来。


        

小家伙看到他,立刻软乎乎的喊了一声:"粑粑?"


        

蒋奚低头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正要转身的时候,就见恩冕忽然伸手抓向了棠晚头上的帽子。


        

肉乎乎的小手力道很轻,这一下自然也没什么力,帽子没掉,可是棠晚却第一时间回过了头。


        

然后一眼就对上了被蒋奚抱在怀里的恩冕,小家伙眼眸亮晶晶的看着她,有点婴儿肥的小脸鼓了鼓,沾着口水的红唇一张一合,两个音调就这么软软的喊了出来,"麻麻?"


        

这两个字刚落,身边其他的几人都忍不住一静。


        

虽然陈美玲这一个月来天天都会给恩冕看棠晚的照片,告诉她照片里的人是谁。


        

可此时此刻,却是忍不住有点紧张。


        

照片毕竟是照片,真人是真人,在陈美玲的心里,棠晚跟恩冕两个人是从来都没有见过面的。就连出生的时候,棠晚都是昏迷的。


        

唯一的一次见面,就是那天出院后去家里吃饭,却也只是匆匆的看了几眼。


        

所以在陈美玲的认知里,这是棠晚跟恩冕两个人第一次见面,她比当事人都要紧张。


        

可在恩冕叫出那声妈妈的时候,陈美玲眼眶一热,笑了出来。


        

血脉相连。怎么可能会有什么隔阂呢?是她想多了。


        

恩冕挥舞着肉乎乎的小手,见棠晚一直不理他,他小嘴一瘪,很是委屈,像是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虽然如此,他却还是软软的又喊了一声:"麻麻……"


        

棠晚站在原地,快速的眨了眨眼底的湿润,看着小家伙眼里的湿润,有点无措的转头问蒋奚:"我可以……抱抱他吗?"


        

蒋奚没说话,抬手把怀里的儿子递到了棠晚的怀里。


        

棠晚的动作很小心,小心的不自觉的吞咽着唾沫,从蒋奚的手里把孩子接了过来。


        

双手刚抱到那软乎乎的身子,迎面就扑来一股淡淡的奶香,然后那一双肉乎乎的小手触到棠晚的面颊,一只手上扬,把棠晚头上的帽子摘了下来。


        

"恩冕。"棠晚轻轻的喊了一声。话刚落,眼泪的泪水忍不住再次"刷刷"的落了下来。


        

"傻孩子,哭什么呢?"陈美玲走了过来,帮棠晚擦拭着脸上的泪水,"是好事,都是好事,不哭。"


        

一所左右的孩子正是学说话的时候,也都是跟着旁边的大人学的。


        

在陈美玲的话落之后。恩冕另外松开一只抓着帽子的手,也有模有样的帮棠晚擦着脸上的泪水,小嘴里跟着安稳,"不哭,不哭……"


        

因为是刚学会的新词,还有点口齿不清,奶乎乎的,听在人耳里却是软成一塌糊涂,让棠晚眼里的泪水落的更凶了。


        

蒋奚走过来,看着棠晚满脸的泪水,他心疼的拿过纸巾一边帮擦拭着脸上的泪水一边对陈美玲说:"妈,把恩冕先抱……"


        

蒋奚的话还没说完,棠晚抱着恩冕的手紧了紧,快速开口:"我没事,我能抱。"


        

蒋奚看着棠晚在瞬间哭红的眼眶,眉头微皱。


        

"我不哭了。"棠晚眨了眨眼。又低头看向怀里的恩冕,说:"我不哭了。"


        

"恩冕,妈妈不哭了。"她说着亲了亲小家伙的唇,又亲了亲他的面颊,"妈妈不哭了。"


        

"好了,多开心的事,恩冕马上要一岁了,小恩冕要抓周了。"


        

陈美玲说着走到眼眶也跟着红了的文柔身边。"好了,我们先出去吧,别一直站在这。"


        

一行人进了电梯,下了地下停车场,然后上了车。


        

为了欢迎棠晚跟蒋奚回来,蒋康义提前在外面订了位置,一行人直接去了定好的餐厅。


        

路上,棠晚就坐在恩冕的身边,跟他说话。


        

小家伙也不知道是看了一个月的照片所以才第一眼就认出了棠晚,亦或者之前在医院见过一面,虽然过了这么长时间,可是却记得。


        

总之,两人虽然几乎可以说从来没见过面,可除了刚开始棠晚有点局促和紧张外,一路上,两人的相处却没有丝毫的陌生和不自然。


        

就好像棠晚只是出了一趟差。


        

小家伙在后座上一直"麻麻麻麻"的叫个不停,扑腾着小肉手很是兴奋。


        

棠晚的眼眶还又点红,可是眼底却是盛满了掩饰不住的开心。


        

而且她在瞬间忽然理解了那些结婚生孩子后的妈妈们为什么喜欢给孩子拍各种的照片,时时刻刻都想拍,然后每天在朋友圈各种刷屏。


        

之前棠晚看的几乎想要把这些给屏蔽掉。


        

可是现在,她却是忍不住拿出手机,歪着头靠在坐在婴儿椅上的恩冕,举高手里的手机,连续"咔嚓咔嚓"了好几声。


        

拍完之后,她看着照片里的小家伙,然后又看看挥舞着小手想要抢她手机的本人,是怎么看怎么可爱,怎么看怎么都看不够。


        

棠晚笑着低头又在他脸上"吧唧"了两口,然后把刚拍的朋友圈选了一张发了朋友圈。


        

"麻麻,要……"


        

棠晚躲开他挥过来的手,把手机收了起来。


        

车子刚好也停下,蒋奚拉开恩冕这边的车门。晚上把他从婴儿椅里面抱了出来。


        

"我来抱。"棠晚忙从另一边走了下去,想要从蒋奚的手里把孩子接过去,后者看着她的细胳膊细腿,开口:"以后有的是时间,先进去。"


        

之前在平福县的时候,棠晚一直喊着腰疼,蒋奚知道这是产后留下的毛病,每天晚上都会给她揉。


        

虽然恩冕现在才不到一岁。可是男孩子还是有点重量的,一直抱着的话蒋奚怕等会晚上棠晚会喊疼。


        

棠晚知道他在担心自己,倒也没再坚持,走进去也就几步路,她就跟在蒋奚的身后走着,一只手牵着恩冕软乎乎的小手。


        

文柔跟陈美玲两人跟在身后,看着面前的一家三口,脸上满是喜悦的笑容。


        

"看吧。我就说了,恩冕肯定会喜欢晚晚的,瞧瞧这母子倆多好。"陈美玲说着忍不住笑着开口:"这一路上恩冕光顾着跟晚晚玩了,都想不起我这个奶奶了。"


        

这近乎一年的时间几乎可以说是陈美玲一把屎一把尿的把恩冕带大的,平时在家里小家伙也最黏她。


        

可这一路上都没有朝着让她抱,眼里只有棠晚了。


        

陈美玲有点吃味,可又打心底的高兴,看着棠晚跟恩冕这么好,看着棠晚跟蒋奚再次走在一起,看着恩冕在棠晚的逗弄下"咯咯"的笑出声,唇边已经有了浅浅的梨涡。


        

她就止不住的高兴。


        

还好,也真好啊,两人经历了这么多的波折,终于还是走到了一起,她的恩冕,以后会有爸爸妈妈一起疼,跟别的小孩子一样。


        

进了餐厅,服务员搬来了儿童椅,蒋奚把恩冕方在上面,小家伙挥舞着小手就要去抓桌上的碗筷,棠晚忙拉住他,"恩冕乖,这个不能玩。"


        

说完拿过餐巾布给小家伙围在了身前,似乎是觉得这个造型很新奇,小家伙开心的直挥手。


        

服务员在一旁笑着开口:"小朋友长的可真像妈妈啊,笑起来可真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