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253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之前卫以蓝只见过棠晚发的朋友圈和视频,这是第一次看到小家伙本人,抱着之后就不想放了,爱不释手,甚至还当场录了一个小视频发了朋友圈。


        

然后配文:我儿子!


        

而且在进去之后,还一直教恩冕喊她干妈,可是教了半天,那个"干"字恩冕就是怎么也喊不好。


        

最后气急之下,她索性让小家伙直接喊她妈妈,小家伙不开口,她就在一旁各种诱导,一会是钱,一会是吃的,可是无论是什么,小家伙就是不喊。


        

卫以蓝嘀咕,难道这么小的孩子还不会说话?


        

这个疑问刚在脑海中想起。就见棠晚从一旁走了过来,然后恩冕扑腾着小手似乎是想要棠晚抱,嘴里软乎乎的喊着:"麻麻,麻麻!"


        

刚才各种讨好了半天没听到半个妈字的卫以蓝:"……"


        

这就是亲的?


        

欺负她这个不亲的?


        

"臭小子。"卫以蓝捏了捏恩冕肉肉的小脸,气呼呼的把她还给了棠晚,"真没意思,只认自己的亲妈。"


        

棠晚接过儿子,让他在自己的脸上亲了一口,带着湿漉漉的口水,她心里软的一塌糊涂。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不得不说,听着卫以蓝这话,棠晚心里高兴的不得了。


        

"那你自己生一个去。"她看着卫以蓝说,有点得意,"到时肯定天天管你叫妈妈。"


        

卫以蓝想也没想的摇头,"不,我才不遭那个罪呢。"


        

棠晚生恩冕的场景还历历在目,虽然已经过去了一年,可是再次回想的时候,卫以蓝都忍不住一阵心惊。


        

虽然她没生过,可是一想,她仿佛能感觉到那痛。


        

"那这是我的,才不管你叫妈妈呢。"棠晚说着抱着恩冕在她小脸上"吧唧"了一口,惹的小家伙"咯咯"的笑。


        

卫以蓝在一旁看的一脸羡慕,虽然如此。她还是坚定的开口:"不生。"


        

说完有点嫉妒的看着棠晚说:"话说你虽然是他亲妈,可这也一年多没见了,不,压根就没见过,就从你肚子里出来的,怎么你这一回来他就这么喜欢你呢?"


        

听着她的话,棠晚抑制不住脸上的喜悦,喜滋滋的开口:"因为我是他亲妈,他是我亲儿子啊。"


        

卫以蓝:"……"


        

"亲生的,就是没办法,我们家恩冕就是喜欢我。"


        

"行了,我知道了,别跟我在这秀了,小心刺激到我我等会给你直接偷了。"


        

知道她是在开玩笑,棠晚很是配合的抱紧了怀里的恩冕。


        

两人说闹了一会,棠晚叮嘱了一声。抱着恩冕去一旁了。


        

宾客陆陆续续的都已经到了,没一会的时间棠晚怀里的恩冕就被人抱走了,而且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就已经转手了好几人。


        

每个看到一身喜气,浑身丁儿郎当的响的小恩冕,无论老的少的,都会惊叹的接过抱,然后又亲又抱。


        

小家伙虽然不认生,可忽然看到这么多奇怪的叔叔阿姨哥哥姐姐爷爷奶奶,刚开始从棠晚的手里被抱走的时候还是笑着的,有人逗弄的时候也会"咯咯"的笑。


        

可没一会的时间棠晚就听到了一阵响亮的啼哭。


        

"恩冕!"棠晚快速转头看去,就见恩冕正被一个个高的男人抱在怀里背对着她这边。


        

听着那啼哭,棠晚的心跟着紧紧的揪在了一起,快步走了过去。


        

"恩冕。"


        

小家伙哭的满脸的泪水,看到棠晚,立刻伸手想要扑过来。


        

抱着他的男人也跟着转过了头。


        

南秋伸过去的手一顿,惊讶:"韩奕?"


        

"好久不见。"韩奕笑着把怀里哭的伤心的不得了的恩冕还给了棠晚。


        

"不哭了,不哭了,恩冕乖,妈妈在呢。"棠晚来不及跟他说话,一边拍着恩冕的背一边在他的耳边低声安慰。


        

小家伙伸手紧紧的抱住棠晚,脸上的泪水全都擦在了棠晚的脖子上,小身子一抽一抽的,可是哭声在棠晚的安慰下慢慢的停了下来。


        

韩奕在一旁看的清楚,眼底闪过惊讶,嘴上忍不住说道:"听说你是在那信号都没有的地方找到蒋奚的?"


        

棠晚闻言面颊一红,点头,"嗯。"


        

虽然不是特意过去找蒋奚的,可是棠晚也没解释。


        

"我本来以为两人之间有缘无份呢,没想到这缘分竟然这么深。"韩奕说着很是感叹,看着棠晚怀里的孩子,笑着道:"看来你跟蒋奚之间是没事了。"


        

棠晚闻言抬头看向他。有点疑惑,不明白他是否知道什么。


        

可随即想到韩奕应该是认识宋绾或者宋绾的老公的,所以他应该是知道蒋奚跟宋绾之间的事情的。


        

所以,也知道她跟蒋奚之间这一年多来的各种折腾吗?


        

想到这里,棠晚忍不住有点难为情,正想说什么的时候,就听韩奕再次开口:"其实那天在婚礼上我看到你了,还好你现在跟蒋奚和好了,不然恩冕就可怜了。"


        

棠晚闻言惊讶的抬头,张了张嘴,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蒋医生他……"


        

"我看到你后给蒋奚发了消息,不过那人一个月之后才给我回消息。"韩奕说着忍不住摇了摇头,"我还以为你们两个之间也就这样了,没想到在那种地方竟然也能遇到。"


        

说到这里,韩奕忽然有点羡慕。


        

这一个一个的都结婚了,当了爸爸,他忽然也有想找一个的冲动。


        

意识到自己的想法,韩奕先是愣了愣,目光一抬,看着不远处正朝这边走过来的男人,笑着开口:"蒋奚这个人比较闷,不怎么会说话,你们现在能走到一块,说实话,我很高兴,恭喜你们。"


        

棠晚闻言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底忍不住一片幸福,"谢谢。"


        

话落,蒋奚正好走过来,看了一眼恩冕怀里的小家伙,想要抬手接过来,可是恩冕却是抱着棠晚的脖子不肯放。


        

"我抱吧,没事。"棠晚说。


        

蒋奚看向韩奕,"不是说没时间?"


        

"的确没时间,不过……"韩奕看着眼前的一家三口,笑道:"这么重要的日子,我怎么也得抽出空的。"


        

其实他就是想来确认一下棠晚跟蒋奚两人是不是真的和好了。


        

现在看来,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


        

抓周宴,最重要的环节肯定是抓周。


        

服务员把三张长方形的桌子拼成了一张,然后在上面铺了红绸。红绸上面放着文柔和陈美玲准备的各种小玩意小东西。


        

除此之外,还有现场到来的一些宾客临时加上去的一些小玩意,一眼看去,五花八门,角落的位置甚至还躺着一双袜子,也不知道是谁放上去的,棠晚看的哭笑不得。


        

恩冕被放在了桌子的一头,小家伙怕坐在那里。看着面前一堆的各种小玩意却是不感兴趣,黑溜溜的眸子环视了一圈周围围成一团的奇怪的叔叔阿姨哥哥姐姐爷爷奶奶们,最后把目光准确的落在了棠晚跟蒋奚的身上。


        

"粑粑麻麻?"他抬起手,软乎乎的开口:"抱?"


        

棠晚笑着走过去,"恩冕,你看看你喜欢什么,就拿什么,拿到了妈妈再抱你好吗?"


        

"麻麻?"


        

也不知道小家伙听懂了没有。只是一个劲的伸着双手想要棠晚抱。


        

"这孩子,怎么这么黏妈妈呢。"有人忍不住笑着开口。


        

蒋奚看了一眼恩冕,忽然牵着棠晚的手走到了桌子的尽头。


        

棠晚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忙拍手了拍手,对另一头的小家伙说:"恩冕,到妈妈这里来。"


        

这一招果然有效,看着棠晚,恩冕先是握着拳头在嘴边吃了吃,然后手脚并用,朝着桌子那头爬了过去。


        

可是爬了一半,身边经过的各种东西他都只是看一眼,然后伸着小手把它挥到一边继续爬。


        

好像这些桌上的东西要不是挡住了他的路,他都不会去碰一下。


        

棠晚看着有点愣,转头问一旁的蒋奚,"蒋医生,恩冕怎么什么都不喜欢啊?"


        

一般小孩子看到这些小玩意不都会觉得好玩,然后看到什么喜欢的就抓起来。


        

怎么她的儿子什么都不喜欢呢?


        

正想着,就见正爬着的小家伙忽然一顿,黑溜溜的眸子从棠晚的身上移开,然后落在了手边的一朵玫瑰花上。


        

玫瑰花是卫以蓝放在上面的,看到小家伙停下,她立刻笑道:"哟,原来小家伙喜欢花呀,跟干妈一样。以后肯定会讨女朋友喜欢。"


        

她花落,周围响起一阵笑声,一旁的棠晚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她目光定定的看着恩冕的手,想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喜欢那朵玫瑰。


        

虽然说孩子的抓周宴只是涂个热闹,不是孩子抓到什么就真的跟以后的人生有关系。


        

可是抓周这种习惯也是国内一阵一代一代传下来的一种习俗,在一些老一辈的长辈眼里,意义却是不一样的。


        

棠晚也不认为儿子要是抓到了什么以后从业什么的都跟该东西有关系,可此时还是忍不住一阵紧张。


        

难道真的像卫以蓝说的儿子喜欢花?


        

正想着。就见小家伙已经伸出肉乎乎的小手把那朵玫瑰花抓了起来。


        

所有的人都没想到在这一堆的东西中恩冕最后会选择一朵玫瑰花,愣了愣之后都忍不住笑了出来,跟一旁的文柔棠德厚陈美玲和蒋康义打趣。


        

而也就是这一会的时间,就见恩冕拿着手里的饿玫瑰花,继续朝着棠晚那边爬了过去。


        

等爬到棠晚的面前的时候,棠晚笑着伸出手想要把他抱起来,却没想到她的手才伸到空中,就见恩冕忽然把手里的玫瑰花送到了棠晚的手里。


        

嘴里还软软的喊着:"麻麻,花,花,麻麻?"


        

周围忽然一片安静,所有的人都惊讶的看着小家伙的举动,一时间有点没反应过来。


        

还是卫以蓝最先开口:"臭小子,难怪拿了花,原来是要送给晚晚啊。"


        

棠晚低头,看着递到手心的玫瑰花。花瓣娇艳欲滴,有几瓣甚至还沾着几滴清澈的水珠,玫瑰花的花梗上面的刺都被处理了,不会扎手。


        

此时一半被棠晚握着,一半被恩冕那肉乎乎的小手握着。


        

棠晚站在桌子前,而恩冕则是扒坐在桌子上,仰着可爱的小脸看着棠晚,嘴里一下一下的喊着"麻麻麻麻"


        

不知怎么的。棠晚感觉自己的心脏被一只手轻轻的捏了一下,软乎乎的小手,轻轻柔柔的力道,让她的鼻腔一酸,眼泪就这么毫无预兆的落了下来。


        

瞬间落了满脸。


        

"晚晚……"


        

蒋奚皱眉,拿过纸巾帮棠晚擦拭着脸上的泪水。


        

棠晚抓头看着他,笑着开口:"我没事。"


        

说完,她又看向面前的恩冕,然后微微弯身跟桌子上的恩冕的视线齐平,泪水混合着笑声开口:"谢谢宝贝。"


        

她说着把玫瑰花拿过来闻了一下,再次说道:"妈妈很喜欢。"


        

说完,她低头在小家伙的额头上轻轻的闻了一下。


        

之前跟蒋奚离婚的时候,棠晚从来都没有后悔过把孩子生下来;


        

而此时,看着眼前的小家伙,棠晚忽然很是庆幸,庆幸去年的今天。她把她的宝贝生了下来。


        

不管经历过什么疼痛,不过是不是九死一生从鬼门关走了一圈。


        

棠晚想,都是值得的,很值。


        

她的宝贝,是世界上最好的宝贝。


        

恩冕在抓周宴上抓了一朵玫瑰让人惊讶;


        

然后他把这朵玫瑰送给了自己的妈妈更让人惊讶;


        

这个视频当晚被人拍了一个小视频发到了网上,热度很高。


        

最后视频里的蒋奚被蒋奚之前的粉丝看到认了出来,一时间又是一番激动和欢呼。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恩冕抓了一只玫瑰送给了棠晚。后来桌子上的那些东西没动,又让小家伙爬了两次。


        

而这两次没再让棠晚站在桌子的尽头,文柔跟陈美玲在一旁哄着,在各种的暗示和指引下,恩冕第二次抓了一只钢笔,第三次抓了一张一百块的人命币。


        

一整晚下来很是愉快,恩冕后来没再哭,可因为起的早,在抓完周之后没多久就困了,被棠晚抱着回了休息室。


        

因为现场的宾客多,蒋奚自然是要留下来招呼的,棠晚在休息室陪了一会,把孩子交给了保姆也跟着回了前厅。


        

棠晚脚上穿着高跟鞋,一整天下来,她感觉自己的脚都要断了。


        

虽然如此,她却很是高兴。


        

说不出来理由的高兴,看着现场的宾客,看着棠德厚文柔,看着蒋康义和陈美玲,看着蒋奚,看着现场的热闹,看着那些看着恩冕羡慕的目光,她都高兴。


        

这样的感觉太好了,就算再累,她却也乐在其中。


        

最后等送完宾客的时候,棠晚的四肢才开始叫唤起来,几乎要站不住。


        

蒋奚看着陈美玲怀里抱着的恩冕,低声开口:"妈,今晚恩冕就麻烦您了,华庭那边打扫过了,我今晚跟晚晚去那边。"陈美玲闻言脸上满是笑意,点头:"去吧。这几天晚晚也是累坏了,你们在那边多住几天,不然让她跟我们一起回去,晚上总忍不住起来给恩冕喂奶。"


        

"嗯。"蒋奚点头。


        

他就是这么想的,所以在前两天就让人把那边的房子收拾了出来,准备带着棠晚过去住。


        

晚晚很喜欢恩冕,而且一年没见,自然是恨不得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蒋奚明白她的心情,却也心疼。


        

所以思来想去,只能先把人带回去,分开几天,把棠晚晚上那种稍微听到一点动静就忍不住惊醒过来的习惯给改过来。


        

不然一直这样下去身体肯定是受不了。


        

尤其今天还累了一天。


        

想着,蒋奚转头看了一眼一旁坐在椅子上几乎要睡过去的女孩,对陈美玲说:"那我们就先走了。"


        

"嗯。"


        

蒋奚又跟文柔和棠德厚以及棠景同他们打了招呼后,就走到了棠晚的身边弯下了身:"晚晚?"


        

棠晚睁开眼睛看到他。下意识问:"要回去了吗?"


        

她说着弯了弯唇,又问:"恩冕呢?"


        

"妈抱着呢。"蒋奚说着抬手脱掉了棠晚脚上的高跟鞋,心疼的给她揉了揉。


        

棠晚下意识缩了缩脚,"痒……"


        

"回去后泡会脚。"蒋奚说着给她另外一只鞋也脱掉后,抬手把棠晚从椅子上抱了起来朝外走去,棠晚下意识抬手勾住他的的脖子,把脸颊靠在他的胸膛上,点头:"嗯。"


        

蒋奚自己开的车,在把棠晚放到副驾驶座上系好安全带之后自己坐到了驾驶室。


        

棠晚上车之后就顺着椅背睡了过去,到了家之后也是被蒋奚打开门,然后直接抱上楼的。


        

棠晚虽然很困,可是睡的却沉,迷迷糊糊间感觉有一双手正在自己的身上游走,很舒服,稍微用力,就让她酸痛的肌肉瞬间好了不少,让她忍不住舒服的叹出声。


        

她闭着眼睛,闻着鼻尖熟悉的气息,没有丝毫的防备感,就这么一边睡着一边由着那双手在她身上用恰到好处的力道全身揉捏了一遍。


        

蒋奚给棠晚洗了澡,然后拿着浴巾包裹起来抱回了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