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254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棠晚浑身软的像是没骨头的软体动物,顺着蒋奚的动作整个挂在他的身上,抱的很紧。


        

空调开的有点低,蒋奚走到床边刚拿起遥控器调高了几度,正要去拿吹风机给棠晚吹头发的时候,就见怀里睡着的棠晚忽然动了动,然后呼着热气抬起了头。


        

"不舒服。"棠晚说着空出一只手扯了扯身上湿漉漉的头发,然后又嘟囔了一句,"不舒服。"


        

头发用干毛巾擦过,没有滴水了,可是却是湿答答的贴在脖子上,很不舒服。


        

"嗯,我给你吹干。"


        

见棠晚醒了,蒋奚想把棠晚放在床上然后再去拿吹风机,可是棠晚抱着他的脖子怎么也不肯撒手,不仅如此。刚洗过澡的脸颊软乎乎的在他的脖颈间蹭了又蹭。


        

"蒋医生£"


        

像是一只撒娇的猫咪,三个字带着软软的鼻音,几乎要软到人心底里去。


        

蒋奚的动作倏然一顿,低头,看着棠晚依旧闭着眼睛,嘴角上扬,带着浅浅的梨涡,也不知道到底是醒了还是没醒。


        

"晚晚?"蒋奚喊了一声,没动静。


        

他就这么定定的看了足足一分钟,才在心里无奈的叹息了一声,然后抱着人转身走到一旁的柜子前拿过吹风机又走了回来。


        

蒋奚清楚的知道棠晚这一天下来有多累,就连刚才洗澡的时候也没把她弄醒,所以在打开吹风机给她吹吹头发的时候蒋奚用的是最小的风,怕把她给吹醒。


        

可是小风吹的时间就比较长,因为棠晚的头发比较长也比较厚,乌黑靓丽的从蒋奚的手指尖穿过,被一遍一遍的轻柔的吹着。


        

棠晚刚开始还能坐着,可吹到最后,她脑袋一点一点的,然后就直接栽在了蒋奚的胸前。


        

棠晚坐了一个梦,一个很美很美的梦。


        

她梦到她跟蒋奚两人生了一个女儿,一个超级可爱的小公主,而且这次生产的过程很顺利,一点也不像上一次。她都没感觉到什么疼痛,小宝贝就来到了这人世间。


        

蒋奚很喜欢女儿,她也很喜欢,还有棠德厚和文柔以及陈美玲蒋康义都很喜欢。


        

以至于一家人有点忽略了恩冕,恩冕看着平时最疼爱自己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现在全都喜欢妹妹不喜欢他了,在一旁委屈的直掉眼泪。


        

然后棠晚就走了过来,把他抱进怀里好一顿安慰才给小家伙哄好。


        

等哄好之后,棠晚就把小家伙带到了妹妹的身边。


        

恩冕看着比自己小那么多的孩子,很是新奇,一会拿手戳一戳,一会又忍不住凑近左看看右瞧瞧,一会又趁着没人的时候在妹妹的小脸蛋上亲上一口。


        

没一会的时间,在小家伙的心里就已经有了作为哥哥的意识和责任感,也不去委屈为什么所有人都开始喜欢妹妹了,因为他自己也很喜欢妹妹。


        

棠晚在一旁看着好笑,也很是高兴。


        

她觉得。一生中能有这么可爱的一双儿女,真好啊。


        

"呼呼"的吹风机声音忽然停止,声音虽然不大,可因为长时间在耳边响着,这忽然停下来,倒让棠晚觉得不适应了,一下子从梦中清醒了过来,睁开了眼睛。


        

蒋奚正拔掉吹风机的插头放回柜子里,刚转身的时候就见棠晚不知什么时候从床上走了下来,他这一转身,直接撞到了站在他身后的人。


        

"唔……"


        

棠晚揉了揉鼻子,后仰着头,眼圈因为刚才热水的浸泡还有点红,甚至还带着一丝刚睡醒的困倦。


        

蒋奚抬手把五指插进棠晚的头发里梳了一下,温柔的开口:"可以睡了。"


        

说完就要带着她回到床上,可是棠晚却是忽然伸手抱住了蒋奚,站在原地不动,手臂收紧,仰着头,微红的眼眶就这样定定的看着蒋奚,好一会之后才软乎乎的说了一句:"蒋医生,我们再生一个女儿吧。"


        

也不知道是刚睡醒,还是因为跑过澡的原因,棠晚的嗓音带着一股淡淡的鼻音,软软勾勾的,听在人心里一阵酥麻。


        

蒋奚眸光陡然一黯,低着头,目光落在棠晚晕红的小脸上,喉结上下滑了一下,嗓音沙哑的开口:"什么?"


        

棠晚紧了紧手臂,踮起脚尖,在蒋奚的喉结上亲了一下。再次开口:"生一个女儿,给恩冕生一个妹妹,好不好?"


        

好不好?


        

男人俊颜微紧,眼底的黑色像是打翻了的墨汁,在瞬间浓稠的几乎要化不开。


        

好半晌,才见蒋奚抬手摸了摸棠晚的头,"好。"


        

说完不等棠晚说话,他牵着她的手走向床边。


        

棠晚的面颊很热,大脑早在蒋奚开口的那瞬间慢慢的恢复了清醒,自然也是知道自己刚才说了什么,不是在做梦,而是真实发生的。


        

她双颊发热,尤其在蒋奚说了"好"之后,温度更高了。


        

可是蒋奚在把她带到床边的时候,却是什么也没做,只是掀开了被子,让棠晚躺了进去。


        

"……"


        

不是说好吗?


        

怎么……


        

棠晚眨了眨眼睛看着蒋奚,被子下面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然后憋着一口气开口:"蒋医生,你……"


        

"今天累了一天了,早点睡,我去洗澡。"


        

蒋奚说完帮棠晚盖好被子,然后转身走进了浴室。


        

棠晚:"……"


        

不是说好吗?


        

怎么去洗澡了?


        

为什么要去洗澡?


        

棠晚睁着眼睛看着浴室的门,就这么看了好半天,直到看到瞌睡消失的无影无踪,她才忽然收回目光,然后有点生气的转过身,背对着浴室门,整个身子蜷缩进了被子里。


        

蒋奚洗澡的时间有点长,棠晚等了好一会浴室的门都没有开,听着那"哗啦啦"的水声,棠晚鼓着脸,一点睡意都没有。


        

她倒要看看他能洗到什么时候。


        

棠晚也没看时间,到最后本来没有任何睡意的她都等到有点困了,才终于的听到了浴室门开的声音。


        

棠晚的眼睛猛然睁开,却是背对着躺在那没动。


        

蒋奚擦了擦头发,走到床边,看着床上的棠晚,他手里的动作一顿。


        

微暗的光线中,男人脸上的表情看不清。就这么定定的盯着棠晚的背影看了好一会,然后把手里的毛巾丢到了一旁的框子里,走到床边关掉床头的灯掀开被子躺了下去。


        

蒋奚的动作很轻,怕把棠晚吵醒。


        

棠晚背对着这边,在蒋奚躺下不动之后,她放在被子里的手抓了抓身下的床单,然后慢慢的转过了身子。


        

刚开始蒋奚没什么察觉,只觉得她是在翻身。


        

可是在棠晚一寸一寸的往他这边挪的时候。蒋奚才轻声的开口喊了一声:"晚晚?"


        

蒋奚话落,棠晚的动作顿了一秒,然后继续挪。


        

棠晚虽然没出声,可是从这细微的动作来看,蒋奚瞬间就确定了棠晚是醒的。


        

蒋奚动了动,抬手想要去开灯,可是棠晚却是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蒋奚没动,黑暗中的眸子顿了顿。然后下移,落在了已经爬到了他身上的女孩。


        

"怎么还没睡?"蒋奚问着,抬手抱住了棠晚。


        

棠晚依旧没说话,抬手在黑暗中摸索了一阵,软软的唇瓣从蒋奚的胸膛上一路往上亲到了蒋奚的唇上。


        

蒋奚的呼吸忽然变得灼热,"晚晚--"


        

棠晚却是趁着他开口的时候,直接钻了进去。


        

刚才冲了好一会澡的效果在棠晚轻轻松松的举动中再次溃散,蒋奚的呼吸有点急促,抱着棠晚的手臂也跟着紧了几分。


        

可是他却没动,任由棠晚趴在他的身上,手脚嘴巴并用。


        

本来安静的卧室内,忽然响起两人急促的呼吸,温度也在一阵一阵的攀高。


        

不知过了多久,蒋奚忽然抬手制止了棠晚的动作,粗喘的嗓音落在人耳里沉的有点可怕,"晚晚……"


        

棠晚也喘着气,黑暗中浑身的温度早就跟着烧了起来。


        

可她都亲了这么久了,为什么蒋医生还是没什么反应呢?


        

不是说喜欢她吗?


        

平时亲她的时候也不是这样啊。


        

怎么今天都撩不动呢?


        

想到这里,棠晚忽然有点气恼的抬头在蒋奚的胸膛上狠狠的咬了一口。


        

她这一咬的不轻,当即就听到了头顶传来男人的闷哼声。


        

咬的时候是真的气馁又生气,可是听到这声闷哼,棠晚又忍不住一阵心疼,下意识抬手摸了摸,"对不起。我不是……啊!"


        

棠晚话没说完忽然惊呼了一声。


        

因为蒋奚抱着她翻了个身,把人压在了身下。


        

棠晚双手抓着他的手臂,黑暗中看不清蒋奚的脸,却好像能看到那双深邃的眼眸。


        

"你、你干什么?"


        

蒋奚不答反问,"你干什么?"


        

"我……"想跟你生孩子。


        

蒋奚低头凑近,"嗯?"


        

棠晚低着头,好半天才低声开口:"你不是答应了吗?"


        

"答应什么?"蒋奚问。


        

"答应……"棠晚鼻腔忽然有点酸,嗓音也跟着带上了一股委屈。"生个女儿。"


        

最后四个字,声音低的几乎没有。


        

可是蒋奚却是听到了。


        

然后漆黑的卧室内,响起了一阵很轻的笑声。


        

棠晚闻言更委屈了,"你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


        

说完她抬手推了推,却没推动,忍不住又道:"要是不想答应的话就别答应,答应了又不……又不……"


        

说到最后,棠晚怎么也开不了口了,抬手又去推,这次还是没推动。


        

然后她索性也不动了,"你起开,我困了。"


        

听着棠晚嗓音里带上的哭腔,蒋奚一顿,低头直接亲在了她的唇上。


        

一遍一遍的,可是他亲一下棠晚就躲一下,最后实在躲不开了她就直接张嘴咬。可又不忍下重力,咬的轻轻的,没什么力道。


        

感受到她的动作,蒋奚心底一软,低声开口:"本来是心疼你今天累了一天,洗澡的时候都没醒,想着让你先好好睡一觉。"


        

听着蒋奚的话,棠晚动作一顿。黑暗中眨巴着眼睛看着面前的人,一时间有点没反应过来。


        

蒋奚把头埋在棠晚的脖子间,说话的时候薄唇在她的锁骨上一阵一阵的擦过,"晚晚。""……嗯?"


        

"谢谢你。"蒋奚说。


        

"谢我什么?"


        

"谢谢你帮我生下恩冕。"蒋奚说着,抱着棠晚的手臂紧了紧。


        

棠晚心里一软,一时间所有的气都在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抬手,回抱住了身上的男人,小声的开口:"恩冕也是我的儿子,才不要你的谢呢。"


        

她话落,蒋奚低低的笑出声,"嗯。"


        

过了一会,才抬起头,漆黑灼热的眸子看着棠晚,再次开口:"幸苦了。"


        

去年的今天,幸苦了。


        

在所有人逗弄着软乎乎的儿子的时候,蒋奚虽然也高兴。却也心疼。


        

因为他比谁都清楚,去年的今天,棠晚都在经历着什么,承受了多少的痛苦才把恩冕生了下来。


        

一句俗话说的好,儿的生日娘的苦日。


        

这话放在棠晚的身上最适合不过。


        

所以,今天是恩冕的生日,可却也是她棠晚的受难日。


        

说实话,那样的痛苦蒋奚不希望棠晚再经历一遍。可要是她想要个女儿,他自然会答应。


        

而这之后,他能做的就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照顾好她,陪伴好她的,尽量去避免一件事第二次发生。


        

虽然蒋奚只是说了"幸苦了"三个字,其他的什么也没说,可是棠晚却是第一时间就知道他说的是什么。


        

"不幸苦。"棠晚抬手勾住他的脖子,安慰道:"都过去了,我现在好好的,什么事也没有。"


        

说着不等蒋奚说话,忽然笑着道:"而且不都说二回熟吗?说不定我第二次……唔!"


        

棠晚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蒋奚低头吻住了,力道很重,可是棠晚却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


        

她先是愣了愣,然后抱着他的手臂紧了紧,主动的张嘴回应。


        

不知道是不是空调的温度有点高,没一会的时间两人的身上都出了汗。


        

蒋奚的唇一路往下,落在了棠晚的耳边。


        

"晚晚……"


        

"……嗯?"


        

"家里没东西。"蒋奚忽然说。


        

棠晚的大脑早已一片空白,听着蒋奚这菊花,她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没东西指的是什么,本就灼热的面颊瞬间仿佛要烧起来。


        

她没说话,蒋奚却在她的耳边低声又说了句什么。


        

黑暗中,棠晚目光湿漉漉的也不知道看着哪里,好半天才紧咬着唇瓣轻轻的"嗯"了一声。


        

后来的后来,棠晚忽然庆幸,还好没开灯……


        

……


        

翌日。


        

棠晚是在一阵照射到脸上的阳光的不适中睁开眼睛的,因为太困,睁开眼睛的那瞬间,她有点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是梦境还是现实。


        

窗帘拉的很紧,可外面的阳光还是通过中间的缝隙悄悄的溜了进来。看着那光亮,外面的天应该已经是大亮了。


        

棠晚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可眼皮太沉,她下意识想抬手去揉一下,可是手臂才一动,就感觉被什么压住了,动不了。


        

直到这个时候。棠晚的视线才后知后觉的恢复清晰,然后看到了近在咫尺的男人。


        

蒋奚!


        

棠晚再次眨了眨眼,目光定定的在蒋奚的脸上看了足足有一分钟,然后慢慢下移,落到了那片肌理分明的胸膛上。


        

没穿衣服。


        

棠晚的脑海中刚想过这四个字,就又意识到了什么,跟着低头看向了自己。


        

……也没穿衣服。


        

而且,两人此时贴的很近很近。


        

近到她稍微一动嘴就能亲上他!


        

近到她虽然不动。却能清晰的感觉到两人的肌肤贴在尤其的触感!


        

然后,昨晚的一幕幕就伴随着眼前的这让人脸红心跳的画面像是放电影般的出现在脑海中!


        

然后,棠晚的面颊越来越热,越来越热……


        

可是热归热,她整颗心脏忽然被一股无法形容的欣喜和雀跃给包裹,然后欢快的跳了起来!


        

她,


        

跟蒋医生,


        

终于,


        

修成正果了!


        

想到这里,棠晚忍不住想张嘴喊一声,可是怕把蒋奚吵醒,立刻闭上了嘴,然后在心里使劲的喊了起来。


        

蒋医生以后都是她的了!


        

蒋医生以后都是她棠晚的了!


        

蒋医生答应跟她一起生女儿了!


        

啊!


        

她跟蒋医生真的--


        

棠晚心里恨不得立刻起床去客厅跑一圈的小人因为男人放在他腰上刚才忽然动了动的手掌而倏然一静,然后像是怕被人发现小心思的小孩子一样,立刻就躲了起来。


        

也几乎是同一秒钟,棠晚就看到了面前本来闭着眼睛还没醒的男人忽然睁开了眼睛。


        

因为离得近,蒋奚这一睁开眼睛,蒋奚就在那双漆黑深邃的眸子里看到了清晰的自己。


        

脸上带着傻乎乎笑容的自己!


        

……真的好傻啊!


        

棠晚的表情僵了僵,然后就着这份笑容对着蒋奚打了个招呼,"蒋医生,早啊。"


        

棠晚的声音有点哑,也不知道是不是昨晚给累的……


        

蒋奚看着棠晚,放在他腰上的手指动了动,在掌心那那一片滑腻的触感下开口:"早。"


        

他的嗓音带着刚起床的沙哑,听在棠晚的耳朵里,性感的一塌糊涂,让她感觉自己的半边耳朵瞬间都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