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259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蒋奚的确在开会,跟医院那边的几个主管在商量着什么事情,只有语音没有视频。


        

棠晚坐过来的时候没有出声,听着他跟视频里的人说一些专业的词汇什么的,低沉的嗓音就贴在她的耳边。


        

棠晚其实都听不懂,可是一点也不觉得无聊,反而觉得很好听,听的津津有味。


        

棠晚的手达在蒋奚的胳膊上,听着听着就拿起蒋奚的手看了起来。


        

棠晚不知道是不是拿手术刀的手都这么好看,反正蒋医生的很好看!


        

骨节分明,修长好看,指甲剪的干净整洁,皮肤不算太白,却也不黑。


        

棠晚张开自己的手贴在蒋奚的手心,发现自己的手指比他的短了好多,这样贴在一块像个小孩的手。


        

她看着看着忍不住笑了出来。然后五指弯曲,跟蒋奚的五指交握在了一起。


        

棠晚看着,然后又乐呵呵的从身上掏出手机对着两人交握的手指拍了一张照,然后编辑完发了朋友圈。


        

棠晚最近发朋友圈的此时很频繁,不是发孩子就是发孩子,每天都会有好些时候想要拿出来手机来对着恩冕拍,拍完之后就又想发朋友圈。


        

而除了孩子,棠晚也会偶尔发跟蒋奚相关的内容,不过都没怎么发过正脸,有时候只是一张背影,有时候是胳膊,有时候是腿,再就是像现在这样。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总之,照片里的人有她棠晚,也能让人一眼看出来她棠晚的身边还有一个人,而且这个人一看就是蒋奚。


        

棠晚正乐呵呵的低头回复着手机上的评论,忽然感觉到蒋奚低下头,薄唇贴到了她的耳边。


        

蒋奚没有说话,就只是这样低着头看着棠晚发消息,而棠晚也没有避着他,手里的动作不停,嘴上却是问道:"忙完了吗?"


        

"等一份资料。"蒋奚说着抱着棠晚转了个身,让她面对着自己,"找我有事?"


        

听他提起。棠晚才想起来自己的目的,忙把手机收了起来,抬头,"我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的建学校的事情吗?"


        

"嗯。"蒋奚点头。


        

"现在前期的准备工作已经筹备的差不多了,大哥那边已经找了相关的建造公司,人已经过去了,过不久应该就可以开工了。"


        

"嗯。"这些事蒋奚也有关注,大致知道情况。


        

说到这里,棠晚忽然抬手勾住蒋奚的脖子,凑上前在他的唇上亲了亲,软声开口:"我想给那边学校的外观做点设计,你看我这不是其他的也做不了,只有这个能帮把手了。"


        

蒋奚轻笑,一眼就看出了她的想法,"想过去?"


        

棠晚双眼亮晶晶的,点头。"嗯嗯。"


        

可下一秒就见蒋奚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开口:"你一个人过去我不放心,这段时间医院那边有点事,等我忙完陪你一起去。"


        

医院那边虽然不忙,可身为院长蒋奚却不能不在,所以这个时候他暂时离不开。


        

"我可以一个人去的。"棠晚说:"那边路比之前好很多了,过去出来都很方便,而且我又不是第一次去,有什么不放心的,我肯定可以照顾好自己的。"


        

听着她软软的撒娇,蒋奚虽然心软,却还是坚定的开口:"不行。"


        

说完不等棠晚说话,抬手摸着她的头再次开口:"乖,等我忙完到时跟你一起去。"


        

棠晚有点气馁,可也知道蒋医生是担心她,只好点头:"好吧。"


        

说完,她趴在蒋奚的肩膀上,问:"什么时候可以睡觉啊,我想要你跟我一起睡。"


        

说完,她张嘴打了一个哈欠。


        

"马上。"蒋奚轻拍了一下棠晚的背,刚好电脑提示有邮件送过来,蒋奚一手抱着怀里的棠晚一边操作鼠标点开了邮件。


        

邮件很长,可是蒋奚却看的很快。


        

没一会他就看完,把里面的资料拷进了一个U盘。


        

等处理完之后蒋奚才发现好一会没听到声音,低头看去,才发现棠晚在他的怀里睡着了。


        

蒋奚动作一顿,轻声关了电脑,然后抱着棠晚出了书房回了卧室。


        

棠哇最近的睡眠很好,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蒋奚强行纠正的缘故。


        

总之,只要她睡着后,晚上基本就不会起夜上厕所或者喝水,能一觉到天亮。而且早上醒的还很迟,每次不是被蒋奚叫醒吃早餐就是被佣人敲门给喊醒。


        

自从上一次发现自己的体重慢慢的回来了之后,棠晚现在每天早上起来下楼的第一件事就是上称称一下体重,看看自己有没有在每天各种汤汤水水的轰炸下变胖。


        

结果却是显而易见的,明显胖了!


        

这天,棠晚刚上称,看着电子秤上面显示的数字,先是一愣,随后快速走了下去,然后再重新站上去。


        

还是一样的!


        

三位数!


        

三位数!!


        

她的体重竟然达到了三位数!


        

棠晚面色陡然一变,不死心的从电子秤上走下来,踢掉了脚上的拖鞋然后再站上去,却绝望的发现上面的数字没有任何变化!


        

"晚晚?"蒋奚从一旁走了过来,看着棠晚光着脚,当即皱起眉,"怎么不穿鞋?"


        

"蒋医生!"棠晚立刻鼻子一酸,朝蒋奚走了过去,一把扑到他的怀里,"我胖了,我再也不喝汤了,我再也不喝了。"


        

蒋奚扫了一眼一旁的电子秤上面还没消失的数字,有点哭笑不得,一边抬手拍着棠晚的后背一边开口:"一点也不胖,很好。"


        

"胖,很胖!"棠晚起身,"等我以后更胖了,到时跟你出去,那些小妖精更觉得我配不上你了。"


        

本来她现在跟着蒋奚出门,暗地里那些人就各种窃窃私语别以为她不知道。


        

这以后她要是胖了,那些人还不得怎么说呢。


        

想到这里,棠晚只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


        

她长这么大,除了怀恩冕的时候过了三位数,这前后她从来没有这么重过!


        

"小妖精。"一旁忽然传来一个奶乎乎的声音,棠晚低头,就见恩冕不知什么时候过来的,挥舞着双手一抱住了蒋奚的腿,然后抬头看向棠晚,再次开口:"小妖精。"


        

棠晚:"……"


        

蒋奚:"……"


        

见爸爸妈妈都不说话,恩冕有点不满的拉了拉棠晚和蒋奚的衣服,"粑粑。麻麻,小妖精,吃小妖精。"


        

"……"


        

棠晚抬头,有点可怜兮兮的看着蒋奚,"蒋医生,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乱说话了。"


        

蒋奚哭笑不得,揉了一把她的头。弯身把恩冕从地上抱了起来。


        

"吃早餐,不胖,多吃点。"


        

棠晚摇头,"不要,要少吃点。"


        

说是这样说,可等棠晚坐到餐桌前,看着上面冒着热气的白粥和一旁的一叠看了就让人食欲大开的辣白菜和榨菜丁,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


        

保姆从一旁走了过来。笑着开口:"太太,这是我们老家腌制的小菜,你尝尝看,味道怎么样?"


        

棠晚拿起筷子尝了一下,酸酸辣辣的,口感很脆,咬着发出一阵清脆的"咯吱"声。


        

"好好吃!"棠晚抬头夸赞。


        

棠晚以前吃白菜只喜欢吃叶子,可是这辣白菜的梗却比叶子更好吃,嚼起来很有嚼劲。


        

"麻麻,我也要吃。"一旁的恩冕说完拿起自己的小勺子就要来弄,被棠晚抬手挡住,"不行,这个太辣了,恩冕不能吃。"


        

恩冕挥舞着手里的勺子,"不,要吃,要吃。"


        

棠晚端着那小碟子放远了些,转头看着小家伙,"恩冕乖,我们吃别的,我们吃肉肉好不好,那个太辣了,恩冕不可以吃。"


        

小家伙委屈巴巴的嘟起嘴,转头看向一旁的蒋奚。"粑粑,要吃。"


        

蒋奚把吹好的热粥放在恩冕面前的小桌子上,温声开口:"那个是妈妈的,你吃这个。"


        

说完又抬头看向棠晚叮嘱,"你也少吃一点,不然肚子该不舒服了。"


        

"哦。"棠晚乖乖的点头,可是最后还是喝了整整两碗粥,把那一小碟辣白擦都收入了肚子里。


        

棠晚本来就喜欢吃辣。之前养身体的那段时间蒋奚一直不让她吃,就算吃也只是稍微的碰一点。


        

毕竟之前在平福县的那天晚上她肚子难受了一晚上,那之后蒋奚就格外注意她的饮食,不管棠晚怎么撒娇都没用。


        

结果这才带着恩冕回楼上拿了一个东西下来,餐桌上什么也不剩了。


        

棠晚正捧着一杯牛奶在喝,对上蒋奚看过来的目光,她忙解释:"我就吃了一点,剩下的让阿姨收起来了。"


        

蒋奚看了她几秒没说话,他怀里的恩冕扑腾着小腿从他的怀里滑了下来,跑到棠晚的面前一把抱住她的双腿,抬头,"要喝。"


        

这段时间,棠晚渐渐的发现了一个好玩的事。


        

就是不管她吃什么东西,只要恩冕看到,就会过来也要吃。


        

就像刚才的辣白菜,虽然事后没吃到嘴。可期间却一直惦记,时不时的眼巴巴的看着棠晚。


        

这不,这会棠晚喝个牛奶,小家伙就又嘴馋了。


        

棠晚弯身喂给他喝了一口,笑着抬头看向蒋奚,疑惑的问:"蒋医生,你以前小时候也是这样的吗?"


        

听着棠晚的话,蒋奚似乎是想了下。才开口:"不清楚,应该没有。"


        

说完走过来,接过母子两喝完的牛奶杯走向一旁的厨房。


        

棠晚牵着恩冕的手跟上去,"真的吗?那恩冕这是随了谁,我记得我小时候也不像这样馋别人的东西吃啊。"


        

蒋奚洗好杯子回身看着一大一小看着自己的两人,笑着开口:"恩冕只是馋你的,别人的他也不馋。"


        

棠晚想了下,好像的确只这样。


        

一旁的恩冕好像听懂了爸爸妈妈是在说自己,忙跟着点了点小脑袋,"麻麻的。"


        

棠晚哭笑不得,疼爱的摸了摸他的小脑袋。


        

因为马上就要除夕了,棠晚跟蒋奚商量着想把文柔和棠德厚两人接过来过年。


        

因为棠晚得知大哥嫂子和棠宝要去娘家过年,而二哥又不知道回不回来,所以棠晚就想着把两位老人家接过来。


        

过年嘛,人多热闹。


        

蒋奚自然也是同意的,而且他本来是打算陪着棠晚过去J市那边的。不过既然棠晚要接过来的话也可以,反正一家人在一起热闹。


        

决定后,棠晚立即就给爸妈打了电话。


        

能陪着女儿跟外孙一起过年文柔和棠德厚自然是高兴的,可又怕太麻烦。


        

蒋奚得知后跟陈美玲和蒋康义说了一声,让他们倆也给打了一个电话。


        

这之后,过年的事也就这么定了下来,蒋奚第一时间给两位买了过来的机票。


        

棠晚这是第一次在蒋家过年,虽然她跟蒋奚两人早已经结了婚。而且恩冕也这么大了。


        

可是这却是第一次正儿八经的以儿媳妇的身份。


        

新年,肯定是要准备新年礼物的,棠晚悄悄摸摸的跟蒋奚打听了两位的喜好,然后带着恩冕逛了好几天的商场。


        

而除了陈美玲跟蒋康义两人的礼物,还有其他人的。虽然今年过来见不到大哥一家人,可棠晚的礼物却是有准备的。


        

不仅如此,还有外公和外婆的。


        

因为在文柔和棠德厚两人答应过来海城这边一起过来过年之后,棠晚就第一时间给远在乡下的外公和外婆打了电话,在她的一阵劝说和恩冕一阵软软的撒娇之后,终于是让两人老人家答应了过来海城这边。


        

棠晚第一时间把这件事告诉了陈美玲,陈美玲很是高兴,当即决定跟丈夫亲自过去把两位老人家接过来。


        

这么多年,无论他们怎么劝,两位老人家都一直坚持在那两个人过年,不是说路途太远了,就是说那把老骨头也经不起这么长的路途的折腾。


        

所以这么多年,都是年后,蒋家人带着大大小小的礼物一起过去看望两位老人家,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会直接在年前一家人就直接过去陪着两位老人家一起过年。


        

而这次答应,可真是看在孙媳妇和曾孙的面子上。


        

陈美玲和蒋康义两人都商量好了,等把两位老人家接过来,过完年后让两人直接在这住下,就不回去了。


        

到时怕两位老人家不答应,陈美玲还提前跟棠晚打了招呼,让她跟恩冕两人准备准备用同样的方法让两位老人家留下来。


        

除夕前一天晚上,棠晚带着恩冕和蒋奚回到了蒋宅。


        

棠晚正在恩冕的房间给他讲睡前故事,可是讲着讲着,恩冕还没睡着,她自己倒是先睡着了。


        

蒋奚正好推门进来,就看到恩冕正抬手扯着被子想要给棠晚盖上,看到他。忙开口:"麻麻睡着了。"


        

"嗯。"蒋奚走过去接过了棠晚的任务,等恩冕睡着之后,他这才把人抱回了卧室。


        

棠晚前段时间虽然嚷着胖了,要吃少一点,可是这段时间确实没少吃,经常会在蒋奚不在的时候缠着佣人给她开小灶。


        

晚上的时候也是抱着蒋奚一觉到天亮,睡的很好。


        

所以整个人的气色肉眼可见的变得好了起来,皮肤白皙的吹弹可破。脸比之前在平福县的时候要圆了一圈,跟蒋奚那次在医院见到的时候差不多。


        

每次抬手一捏的时候,跟捏恩冕的面颊的感觉一模一样。


        

棠晚是跟着恩冕的作息一起睡着的,可是第二天恩冕起来了,棠晚却是还没醒。


        

文柔看着自家闺女,很是不好意思的对陈美玲说:"晚晚这孩子太不像话了,这都几点了,还不起来。我去喊她。"


        

"妈,不用了,让她多睡会。"一旁的蒋奚说。


        

"是啊,又没什么事,让她多睡会。"陈美玲也接口。


        

"你们就惯着她。"文柔虽然这样说,可是脸上却是止不住的笑容。


        

得知自己的女儿在这边过的这么好,哪个做母亲的能不高兴呢?


        

虽然如此,文柔却还是上楼把自家闺女给喊了起来。


        

既然是过年,肯定少不了的要包饺子,而且还有各种丰盛的大菜。


        

棠晚以前不会下厨,可是现在却是能轻轻松松的给陈美玲和文柔两人打下手。


        

老夫人本来是被摁在客厅让看看电视等着开饭的,可是老人家怎么能闲得住,也跟着来了厨房一起帮忙。


        

蒋家已经有很久没有这么热闹了,年夜饭做的很多,因为是大家一起完成的,倒也不觉得麻烦。


        

而且这么多菜,每个人都炒了几个。


        

棠晚坐在蒋奚的身边,笑着问:"蒋医生,你猜一下,哪个是我做的。"


        

蒋奚闻言环视了一圈,第一时间就把目光落在了一盘香肠炒泥蒿上。


        

棠晚惊讶,"你怎么知道的?"


        

蒋奚笑着给她盛了一碗鸡汤,说:"直觉。"


        

因为之前在平福县的时候,他说过挺好吃的,之后他就知道棠晚记下了。


        

"麻麻,吃。"一旁的恩冕忽然用勺子舀了一块红烧肉放在了棠晚的碗里。


        

"谢谢宝贝。"棠晚夸了句,拿起筷子夹起,可还没等她送到嘴里,胃里一阵反胃,让她忽然干呕了几声。


        

"怎么了?"蒋奚担忧的问。


        

棠晚摆手,"没事。"


        

可一旁的文柔和陈美玲以及老夫人却是奇奇朝棠晚看了过来,老夫人最先开口:"丫头,你这该不会是有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