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265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绾也没想到,会在这个地方,遇到蒋奚,她几乎是下意识,脚步就顿在了原地。


        

而与此同时,蒋奚,蒋康义,陈美玲,以及宋绾这边的陆薄川和韩奕,脚步也倏地顿住。


        

有那么一瞬间,四周寂静得可怕。


        

站在蒋奚旁边的棠晚,在看清宋绾脸的那一刻,心里莫名紧了一下,与此同时,她牵着恩冕的手,不自觉用了点力气。


        

还是韩奕最先反应过来。他心里忍不住卧槽了一声,这踏马是什么大型修罗场。


        

但毕竟都是经历过风浪的人,一行人内心里尽管各自都是波涛汹涌,表面却半点不显。


        

寂静也只是很短的一段时间,韩奕就朝着蒋康义和陈美玲走了过去。


        

他先是朝着蒋康义陈美玲打了声招呼,然后又和蒋奚握了握手。


        

蒋奚看了一眼宋绾,要说心里没有半点波动,那肯定是假的,但他也没说什么,唇抿成一条直线,然后笑了笑。


        

"来这里吃饭?"韩奕开口问蒋奚。


        

蒋奚说:"嗯,带家人过来。"


        

他也没避讳什么,他喜欢宋绾那么多年,不是什么秘密,要说真的当成陌生人,那是不可能的,他当时结婚,也没有请宋绾。


        

只是给她发了一条信息。


        

因为那个时候,他怕宋绾因为他愧疚,怕宋绾不给自己幸福下去的机会。


        

他知道,只要他一天没有结婚,宋绾是不可能心安理得的。


        

他只要稍微自私一点,宋绾心里就会永远记住他。


        

可是他没有将那份自私坚持到底,他想要宋绾幸福。他不希望她再吃任何一点的苦头。


        

--也幸好他没有那份自私。


        

蒋奚问:"你们也去吃饭么?"


        

按照他们之前的关系,这时候韩奕就应该回答是,然后邀请对方一起吃。


        

但韩奕哪里敢?


        

借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


        

倒是蒋奚很平静,从酒店一路过来的时候,因为怕恩冕摔跤,他就一直走在恩冕和棠晚的旁边,好护着恩冕,怕他磕到什么尖锐的东西,也怕被人给撞着踩着。


        

这时候他转头,看着棠晚。


        

棠晚也看着他,蒋奚低声的道:"遇到了几个朋友,我过去打声招呼,可以吗?"


        

他看着棠晚的眼神,流露着浓浓爱意,和宠溺。


        

说的时候,伸手揉了揉棠晚的头发。


        

棠晚紧绷的心。倏地就松了,她笑了一下,说:"嗯。"


        

蒋奚又揉了揉她的头发,然后转身朝着宋绾走了过去。


        

蒋康义和陈美玲的心弦紧绷起来。


        

蒋康义脸色相当不好,但到底是这么大年纪的人,控制得相当到位。


        

陈美玲神经也绷得很紧,生怕蒋奚这个时候犯浑。


        

又怕棠晚多想。


        

毕竟两人当初就闹过离婚。


        

而蒋奚当初是怎么对宋绾的,她现在想起来,都忍不住唏嘘。


        

而一旁的陆薄川,自蒋奚对宋绾看过来的那一眼开始,神经就特别紧绷。


        

眼看着蒋奚朝着宋绾走过来,他心里简直像是过山车一样。


        

蒋奚显得很平静,他直接来到宋绾面前,声音也很平静,问:"最近还好吗?"


        

宋绾过了刚刚见到蒋奚时的愣怔,这会儿已经平静下来,她笑了笑,说:"还可以,你呢。"


        

"嗯。"蒋奚说:"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


        

"我也没想到。"宋绾转头,看了一眼奖奖和小星星,对着奖奖和小星星说:"叫叔叔。"


        

奖奖和小星星很乖,叫了叫了蒋奚叔叔,蒋奚摸了摸他们的头。


        

那边恩冕见到奖奖和小星星好奇,又见小星星长得漂亮,指了指小星星和奖奖的方向:"麻麻,玩!"


        

棠晚就牵着恩冕过去。


        

"你好可爱啊!"小星星看到恩冕,忍不住捏了捏恩冕嫩嫩的脸颊,恩冕被逗笑了。


        

蒋奚说:"要不大家一起吃顿饭吧。"


        

他说得很坦荡。


        

宋绾说:"好。"


        

一行人于是要了一个大的包间。


        

陆薄川是一百万个不愿意一起吃饭,他不知道蒋奚这婚到底稳不稳定,感觉随时踹了一个定时炸弹一样。


        

饭菜还没上来,奖奖带着恩冕和小星星在一旁玩。


        

都是奖奖在一旁看着,恩冕和小星星玩。


        

点餐的时候。他特意点了几个孕妇能吃,棠晚又很喜欢的菜,叫了一大杯玉米汁。


        

席间的时候,他也没有特意避着不和宋绾说话。


        

韩奕渐渐放松下来,捏了一把冷汗。


        

只有陆薄川,手在桌子底下,捏了一把宋绾细白的手腕,有点委屈。


        

中途的时候,他出去抽了半支烟,心里把韩奕骂了个狗血淋头,又不敢在外面留太久。


        

棠晚忍不住对着宋绾看了好几眼,然后又忍不住偷偷朝着蒋奚说:"她确实好漂亮呀。"


        

"你饶了我吧。"蒋奚笑了,说:"现在你最漂亮。"


        

棠晚忍不住笑了。


        

"你还敢约在一起吃饭,就不怕我多想。"


        

"我要是避开,你会更多想。"蒋奚握住了她的手,说:"我真的放下了。"


        

一行人吃完饭,又泡了温泉。


        

男女分开泡。


        

蒋奚带着恩冕,陆薄川带着奖奖。


        

小星星跟着宋绾她们。


        

而恩冕也不用蒋奚怎么带,奖奖很自觉,虽然他话不多,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恩冕很听他的话。


        

陆薄川没忍住又点了一支烟来抽,他看了一眼蒋奚,眼神复杂。


        

蒋奚倒是很自若,没怎么当回事,和韩奕聊了起来。


        

蒋康义也在,几人聊的大多都是商场上的事情。


        

陆薄川全程没怎么说话。


        

而另一边,小星星玩疯了,棠晚和宋绾刚开始也很尴尬。


        

陈美玲已经过了刚开始那时候的紧张,这会儿感觉到蒋奚是真的已经放下了,才狠狠松了一口气。


        

这会儿她看着小星星,很是喜欢,在那儿逗着小星星。


        

棠晚因为怀孕,只在池边玩一会儿,泡泡脚,宋绾问:"你不下来泡吗?"


        

棠晚说:"嗯,怀孕了,不敢泡。"


        

宋绾愣了一下,说:"几个月了?"


        

"刚验出来,还没去医院检查。"棠晚说:"蒋医生已经自己给我看过了。等过段时间就去医院看看。"


        

"那挺好的。"宋绾真心实意的道:"恭喜你们。"


        

"谢谢。"棠晚笑了,她顿了顿,说:"其实你和陆总结婚的时候,我也去看了。"


        

宋绾着实愣住,隐隐觉得棠晚应该是知道什么,还没等她问,棠晚就说:"嗯,你和蒋医生的事情。我都知道。"


        

宋绾赶紧说:"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嗯。"棠晚说:"我相信他的。"


        

宋绾松了一口气,她顿了顿,说:"他确实是值得相信的,我能看的出来,他很爱你,很在乎你。"


        

棠晚愣了一下:"能看出来吗?"


        

"当然。"宋绾笑了笑,说:"爱是藏不住的,而且。眼神也是不会撒谎的。"


        

棠晚很轻的"嗯"了一声,心里越发的甜,又问:"你和陆总……"


        

她想说的是,刚刚在餐桌上,陆薄川的脸色不太好。


        

宋绾说:"你不用理他,他这人心眼儿比针还小,过一百年还觉得我和你有感情,随时随地能和你老公旧情复燃。"


        

棠晚没忍住笑了。


        

她一笑,眸子里就像是盛着星光。


        

一场温泉泡完,棠晚和宋绾聊得还可以,彼此加了联系方式。


        

棠晚说:"对了,你儿子好冷好酷,我好喜欢啊。"


        

宋绾心里忍不住又难受了一下,说:"太冷了,又跳级,很怕他交不到朋友。"


        

和他一个班级的同学,都比他要大一到两岁。


        

棠晚惊讶:"跳级?"


        

"嗯,小时候跳了一级。"


        

"我觉得他还好啊,很讨人喜欢,这种男孩子在学校会很受欢迎的。"


        

宋绾笑了笑。


        

好不容易泡完温泉,去换衣服的时候,陈美玲和宋绾换衣服的地方挨得近,陈美玲说:"当年的事情,希望你没有怪我。"


        

宋绾赶紧说:"没有。阿姨,当年你也是为了蒋奚好,我理解的。"


        

她顿了顿,说:"而且他现在这样,能遇到自己喜欢,自己爱的人,我也很开心。"


        

陈美玲叹了一口气,她没有再说话。


        

很快一行人又聚集在了一起。一块儿坐了一会儿,已经很晚了,便又自行分开。


        

陆薄川和宋绾带着孩子回酒店。


        

一路上,陆薄川都很沉默。


        

到了酒店,陆薄川对着奖奖说:"去带妹妹睡觉。"


        

奖奖凉凉的看了他一眼。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陆薄川在他眼里,竟然看到了浓浓的鄙视。


        

但还没等他确认,奖奖已经牵着小星星,回了房间。


        

奖奖和小星星一走,陆薄川就一把抱住了宋绾,抱得死紧。


        

宋绾也回抱着他:"怎么了?"


        

陆薄川心里真是蹦极一样,五味杂陈,他平时又没那么关注蒋奚,只要宋绾和蒋奚没交集,他就恨不得离蒋奚十万八千里。


        

根本不知道蒋奚真的喜欢上了棠晚,就怕一个不小心。让宋绾知道蒋奚的婚姻出了问题。


        

陆薄川将脸埋在宋绾脖颈间,低声的问:"你和他的家人,聊了些什么?"


        

宋绾说:"没聊多少,怎么了?"


        

"没怎么。"陆薄川声音闷闷的:"就是心有点疼。"


        

紧张的。


        

宋绾真是服了他:"你一天天想些什么?"


        

"能想什么。"陆薄川非研讨组屈:"白白给人家喜当爹了几个月,换谁谁受得了。"


        

宋绾:"……"


        

宋绾说:"我当时又没说我怀孕,你自己吓自己,我有什么办法。"


        

陆薄川哼了一声,想起自己已经做好当情敌儿子的爹。给情敌那没出生的儿子买奶粉看婴儿床的那段时间,心里就格外酸楚。


        

但他又不敢说什么。


        

宋绾说:"对了,他好像还怀二胎了。"


        

陆薄川说:"所以他对你也就那样,你说是不是?变心变得这么快,这么快就三年抱两了,这样的男人根本不值得你惦记。"


        

宋绾说:"嗯,你值得我惦记。"


        

陆薄川:"……"


        

陆薄川亲了亲她,抓住了她的手。


        

宋绾:"……"


        

宋绾非常无语:"你不是这么伤感么?这么伤感你也能这样?"


        

"那有什么办法?"陆薄川又抱紧了宋绾几分:"一遇到他,我这醋就吃得飞起来,就恨不得把你摁倒床上……这想法一出来我就收不住。"


        

宋绾:"……你以前不是挺能装的么?"


        

"也没有。"陆薄川对年轻的时候能够忍住那么长时间不碰宋绾,也相当佩服,说:"那时候也很辛苦,就觉得你那时候反应很可爱,就……家长逗自己孩子那感觉,你懂吧,其实转身就交给自己左右手了。"


        

宋绾:"……"


        

陆薄川凑过去亲她:"奖奖在隔壁。回房间,好不好?"


        

奖奖和小星星本来从小就自己睡觉,后来宋绾回了西区别墅,小星星才有人陪。


        

这会儿他们定的房间,奖奖那个房间有两个床,奖奖坐在床上,在考小星星英语。


        

他这几天在叫小星星英语单词。


        

这教起来比讲故事还催眠。


        

小星星很快就顶不住,睡着了。


        

陆薄川把宋绾抱进了房间里。摁着宋绾,大概因为受到的刺激比较大,今晚格外凶。


        

而另一边,蒋奚和棠晚带着恩冕和蒋康义夫妇也回了酒店。


        

回房间的路上,因为泡温泉,恩冕已经睡着了。


        

因为棠晚怀孕的关系,恩冕现在是能和陈美玲睡,就和陈美玲睡的。


        

等蒋康义和陈美玲带着恩冕回了房间,客厅里就只剩下蒋奚和棠晚。


        

蒋奚问:"饿不饿?"


        

棠晚刚刚在餐桌上确实没怎么吃好,光顾着看宋绾和陆薄川他们了。


        

"有点。"


        

蒋奚于是叫了酒店服务,让人送点吃的进来。


        

等人走后,蒋奚来到棠晚面前,问:"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还好。"棠晚忍不住坐在他腿上,亲了他一下,蒋奚眼神黯了一下,说:"别惹火。"


        

棠晚嘻嘻的笑:"就要。"


        

说着又去亲他,亲着亲着,棠晚说:"蒋医生,我和宋小姐加了联系方式。"


        

蒋奚说:"嗯。"


        

他顿了顿,说:"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他确实不太擅长解释,只是抱着棠晚的腰,说:"晚晚,不用在意以前。"


        

"我知道。"棠晚倾过身去,抱着蒋奚的脖颈,身体软,人也软:"因为有人说,你看我的时候,眼神是会说话的,蒋医生,你是不是特别特别爱我?"


        

"嗯"蒋奚手臂收紧,用了点力气。


        

"刚刚紧张不紧张?"棠晚嘴唇凑在蒋奚耳朵边。


        

蒋奚被她撩得脊背发麻:"紧张,怕你乱想。"


        

棠晚开心起来。心里甜甜的,说:"我相信你。"


        

"下来,别抱着了。"蒋奚耳边全是棠晚呼出的热气。


        

棠晚感受到什么,偏不放,她嘴唇凑蒋奚的耳朵更近,悄声的道:"我帮你好不好,又不是只有这一种方法。"


        

第二天,宋绾睡到很晚才起床。陆薄川一早起来,叼了支烟,在阳台上打电话。


        

韩奕在电话那头,有些小心翼翼的问:"你什么打算?今天还在这里吗?"


        

他们原本的打算,是在这里待三天。


        

陆薄川峻厉的眉目拧着,淡青色的烟雾罩住他的眼,他眼神沉邃:"你说呢?"


        

韩奕说:"那今天回去?"


        

陆薄川冷哼了一声:"我为什么要回去?你以为绾绾当时真的爱过他?我怕什么?"


        

韩奕:"……"


        

也不知道谁昨天脸臭得跟什么似的。


        

但是他根本不敢说。


        

韩奕咳嗽了一声,道:"是我临时有事。而且你哥那边,现在好像遇到了点事情,十万火急,现在正需要你帮忙呢。"


        

"嗯?"


        

陆薄川虽然没有找人盯着周竟,但是圈子就这么大,几乎没人不知道,陆薄川比谁都留意周竟,帮他解决困难比谁都快。


        

他没听说最近周竟遇到过什么麻烦。


        

"你没听说吗?"韩奕说:"他正着关系找人呢,都快找疯了,找了一个星期了,都还没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