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266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周竟找人这件事,陆薄川倒是能帮上忙,但是这个忙能不能帮,他却是要衡量一下。


        

要问问宋绾的意见。


        

早上,宋绾起床后,陆薄川就把这件事给宋绾说了。


        

宋绾闻言,秀气的眉皱起来:"这件事你先别管,错错她现在不想见他,找到也无济于事。"


        

而且现在还不到时间。


        

按照她之前观察的来看,周竟现在虽然着急,但是有没有着急到那个份上,她还不是很确定,周竟那个人太能装。


        

那个时候宋绾都被逼到那个份上了,他为了不让宋绾为难,都从来没有透露过任何关于她身世的问题。


        

如果不是她自己无意中发现,只要周竟不知道她已经知道自己不是宋显章亲生女儿这件事。估计周竟这辈子都不会告诉她。


        

陆薄川抬眉朝着她看过去。


        

她哥的事情她不着急吗?


        

但一接触的宋绾的眼神,他就明白了宋绾的意思。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这本来就是陆薄川随便找的一个借口,这会儿用不成了,心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虽然他老喜欢带着宋绾在圈子里晃,但那是处于一种炫耀和霸占的心里,顺便宣誓一下主权。


        

他可不敢让宋绾再继续和蒋奚接触下去,万一蒋奚和棠晚之间的感情有问题,到时候宋绾肯定会受影响。


        

而且当初为了拆散蒋奚和宋绾,他在背地里还做了不少事情。


        

吃早餐的时候,陆薄川心里就一直琢磨着,回去这个事情该怎么跟宋绾说,才能显得自然不做作。


        

这会儿他就有点怀念以前,他逗宋绾的样子了。


        

那个时候宋绾年纪小,心里又满心满眼装的全是他,打电话来,都是说的想他,想见他。


        

他养她跟养孩子似的,不管说什么宋绾都还觉得他好厉害。


        

现在的宋绾可没以前那么天真了。


        

而且现在宋绾也不是满心满眼装的全是他了。


        

他肯定是重要的,但是地位一落千丈,还有个蒋奚时刻威胁着他。


        

陆薄川想想就好委屈,现在打电话,宋绾都不说想他了。


        

偶尔应酬的时候,别人给他塞女人,他打电话给宋绾。让她过来,顺便好警告警告那些不安分的,炫耀炫耀自己的老婆,宋绾有时候还不肯来。


        

吃完了早餐,陆薄川发了几条信息出去。


        

没一会儿,电话就响了起来,陆薄川进去房间里打了好几个电话,电话刚挂断就又响起来,接电话的时候,他还顺便抽了半支烟。


        

出来的时候,眉宇紧紧的锁着。


        

宋绾见他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直觉他是有事,等他坐下来,又闻到了烟味,问道:"怎么了?"


        

陆薄川刚开始还不肯说:"没事。"


        

"是不是临时有什么事情?"宋绾怕他公司有事情。


        

陆薄川垂眼看她,皱着眉:"真的没事。"


        

宋绾看着他。


        

陆薄川只好说:"公司出了点事情。我可能要立马回去一趟,不能陪你们玩了。"


        

宋绾没多想,陆薄川一旦说公司出事,需要他出面,那就不是小事,宋绾说:"那你先回去处理事情吧,我带着奖奖和小星星在这里。"


        

陆薄川:"……"


        

陆薄川看着她,说:"一起回去。"


        

宋绾刚开始还没转过弯来,等转过弯来的时候,一阵无语,宋绾说:"你害怕什么?"


        

陆薄川想想自己昨天蹦极似的的心情,嗓音低沉磁性,道:"没有怕什么,想和你一起回去。"


        

他顿了顿说:"过完年,你又开始忙起来,到时候又没有什么时间相处。"


        

宋绾被他说得心软,只好跟着一起回去了。


        

陆薄川松了一口气。


        

奖奖没说什么,他现在已经这么大了,当初的事情都知道得差不多,要不然昨晚也不会主动带着恩冕。


        

一行人把行李收拾好,回去的路上,依旧是陆薄川开的车。


        

回去后,陆薄川去了一趟公司。


        

有人打电话给奖奖,对方不知道在说什么,奖奖一直没出声。


        

等挂了电话,宋绾也没听他说几个字。


        

也不知道是谁给他打的电话,找他干什么。


        

等奖奖过来,坐在了她旁边,宋绾忍不住试探着问:"是你同学找你?"


        

奖奖没有什么表情,"嗯"了一声。


        

宋绾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想到了奖奖书包里的那封情书,大过年的。也不知道是谁给他打的,宋绾忍不住问:"打电话给你干什么?"


        

奖奖说:"没干什么,问我要不要去打篮球。"


        

现在的小孩大多都是报了兴趣班的,奖奖也不例外,而且小时候陆薄川偶尔就会带他一起打,所以他的球打得非常好。


        

有时候还会跟着大人一起打。


        

宋绾松了一口气,问:"那你怎么不去?"


        

奖奖顿了一下,说:"不想去。"


        

宋绾说:"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出去多运动运动也好。"


        

奖奖说:"上学运动的机会大把的,到时候再约也是一样的。"


        

宋绾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对于奖奖交朋友方面,宋绾其实很是积极,但是就她看到的情况来看,找奖奖的人很多,但奖奖都是一副很冷淡的样子,宋绾怕他孤僻。


        

宋绾在客厅,奖奖一直没走,他也没看电视,就是坐在那儿。


        

这让宋绾想起她刚住进西区别墅的那会儿。


        

宋绾刚住进西区别墅的那段时间,很长一段时间,奖奖经常发呆,有时候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明明并不想看电视,但电视却一直开着,而且他的眼神也会放在电视上面,但人却是在发呆。


        

宋绾撞见过好几次,心疼得不行。


        

她不知道那个时候奖奖为什么总待在客厅。


        

但她知道奖奖开电视的这种习惯,很大程度上,是在照顾她的感受。


        

宋绾忍不住问:"你快开学了吧?"


        

奖奖说:"还有一个星期。"


        

宋绾公司这边要比奖奖更快上班,她明后天就得去公司了。


        

宋绾问:"你作业做完了吗?"


        

"嗯。"


        

宋绾想起他最近都在教小星星读书的事情,问奖奖:"你最近都在教星星学习?"


        

奖奖说:"你不是想让她多学点么?"


        

他顿了顿,又说:"其实她读书好不好,你不用担心,陆家又不是养不起她。"


        

宋绾:"……"


        

宋绾实在没想到,奖奖和陆薄川对星星的想法这么一致。


        

而那边,去了公司的陆薄川,原本是想在公司待个半天就回家,却没想到,下午的时候,他刚准备走,就接到了一通电话。是傅阳辉打过来的,问他有没有时间,要不要聚一聚。


        

他刚好请了局里的人过来,一起喝一杯。


        

别的人陆薄川都能推,但傅阳辉的局,陆薄川推不了。


        

陆薄川问:"除了局里的人,还有谁?"


        

傅阳辉说:"夏总也在。"


        

几人有生意来往,尽管陆薄川尽量避免与夏建勋接触。但也没可能完全杜绝,陆薄川答应了下来。


        

他这边挂了电话,就把电话打给了宋绾。


        

当初合作的时候,傅阳辉不知道他的情况,后来才了解到,但是既然有合作,大家也不方便摊开来说。


        

陆薄川说:"聚会可能会遇到夏建勋。"


        

会遇到夏建勋,那就有可能会遇到夏清和。


        

宋绾问:"约的几点?"


        

"八点。结束的时候,估计得到十一二点。"


        

陆薄川本来想让宋绾过去接他,但是又怕太晚,对宋绾身体不好。


        

他叹了一口气,说:"你先睡觉吧,不用等我了。"


        

"好。"


        

两人说完,挂了电话。


        

晚上郑则开着车,送陆薄川过去,他人到的时候,傅阳辉和夏建勋还有局里面的人已经到了,没有夏清和,但除了局里面的人,还有好几个在海城地位都不低的人。


        

这种场合,不可能全部都是大男人,还叫了几个陪酒的。


        

除了他们,傅阳辉身边还坐了个女孩儿。


        

陆薄川也没在意,倒是傅阳辉说了句:"是我侄女,今年刚毕业,是做财经板块的记者的。"


        

女孩儿叫郁思仪,陆薄川一进来,她的呼吸就窒了一下。


        

陆薄川长得太好看了,气质又沉敛,还有商场磨砺出来的不动声色,却压迫人的气场。


        

很难不吸引人。


        

郁思仪今天过来。是带了任务过来的,领导给了她几个采访任务,她找了傅阳辉撒娇了好几次,傅阳辉才答应带她过来。


        

但是她没想到,陆薄川本人,比网上看到的,更加让人忌惮的同时,又更吸引人。


        

酒桌上。傅阳辉说了一下带着郁思仪来这里的用意,郁思仪忍住剧烈的心跳声,站起来,朝着陆薄川道:"我先敬陆总一杯。"


        

郁思仪长得是少有的漂亮,身材高挑,这里的人都精得跟什么似的,郁思仪那点小心思,哪里能瞒得住?


        

酒桌上很快就响起了起哄声。


        

傅阳辉皱了皱眉,但他也没说什么。


        

陆薄川坐在椅子上,衬衫卷在手肘处,西装在进来的时候就脱了,搭在椅背上,这会儿面对起哄声,他眸色沉了沉。


        

陆薄川就算是带着淡笑,都让人有些害怕,更不要说是没有笑意的时候。


        

郁思仪心里紧了紧。其实说起要敬酒,按照酒桌上这些人的地位,她还真不够格。


        

陆薄川倒是没说什么,郁思仪敬的这杯酒,他倒是喝了。


        

但郁思仪接下来,也不敢有什么别的举动了。


        

因为是新年,劝酒的人很多,陆薄川喝得有些多。他本想着,这么晚了,宋绾应该是睡了,但喝了酒,就格外忍不住。


        

他在桌上坐了一会儿,站起身去了外面,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这时候都已经十点多了,宋绾接到电话的时候,刚把小星星哄睡着。


        

她出了门,将电话接起来:"喂?"


        

"睡了吗?"因为喝酒,陆薄川的嗓音很哑,而且他们约的地方在酒吧,相当吵。


        

"还没,怎么了?"


        

"来接我好不好?"陆薄川道:"嗯?"


        

宋绾想起陆薄川说的,酒局行有夏建勋,指不定会遇上夏清和。宋绾问:"在哪里?"


        

"将夜。"陆薄川道:"你过来,我们这边应该就快完了。"


        

宋绾答应了下来。


        

陆薄川挂了电话,刚要回到酒局。


        

一转身,却看到了郁思仪。


        

他皱了皱眉。


        

"陆总。"郁思仪因为长得漂亮,从小就被人哄着,虽然有些怕陆薄川,但胆子也大,朝着陆薄川道:"您喝醉了吗?"


        

陆薄川面无表情。浑身冷沉,看了她一眼,没说话,直接进了包间。


        

郁思仪愣在了原地。


        

她咬了咬唇,紧跟着进了包间。


        

陆薄川回去后,没再怎么喝酒,有人劝他,他笑笑,说:"我太太等会儿过来接我,喝太多她会不高兴。"


        

郁思仪闻言,瞪大了眼睛。


        

酒局上的人都调笑起来,整个晚上,陆薄川是连女人的手都没碰过,也没人敢劝他。


        

陆薄川说是这么说,但这里的人地位都不低,后来他还是喝了好几杯。


        

宋绾给他打电话的时候,陆薄川已经喝得有些醉了。


        

他将电话接起来:"绾绾?"


        

"你什么时候散场?"宋绾道:"我在楼下等你?"


        

"你上来,好不好?"陆薄川哄她:"我头有点疼。"


        

宋绾没办法,只好上去,推开门的时候,里面一片乌烟瘴气,她一眼就看到窝在沙发上,正看着手机的陆薄川。


        

陆薄川也看到了她,醉眼朦浓中,他的目光直直的望着宋绾。


        

那目光让宋绾心跳忍不住加速,她环顾了一眼四周,这里的人她基本都不认识,就只认识夏建勋。


        

夏建勋眯着眼看她。


        

宋绾倒是不怵,这么几年来,因为忌惮陆薄川,夏建勋就算再恨宋绾,也不敢动宋绾分毫。


        

宋绾在这个圈子这么久。去了当然不可能直接带着陆薄川就走,而是朝着周围的人打了一声招呼。


        

"过来接陆总?"


        

有人调笑道。


        

宋绾笑着说:"是,他喝得有点多。"


        

大家又互相寒碜一番,有人大概是听说过她,道:"百年难得一见,听说陆总宝贝得很,好不容易见了面,要不留下来一起喝一杯吧?"


        

宋绾说:"我开了车过来。不能喝,怕出事,就以茶代酒喝一杯吧。"


        

她这么说,自然也没人会为难她。


        

宋绾也没单个敬酒,而是一起敬了一杯。


        

等敬完酒,其他人也没再为难她。


        

她这才朝着陆薄川走过去。


        

自宋绾进来后,陆薄川一直往后靠在沙发上,没动过。


        

他确实喝得有点多。手上还握着酒杯,酒杯里还有半杯酒,他修长漂亮的手指忍不住敲了敲酒杯,然后一仰头,将一杯酒喝尽了,将酒杯放在一旁,也没站起身,就这样坐着,抱着住了宋绾的腰,低声的道:"你过来得这么慢做什么?"


        

他说的是,她进了门,也没直接过来,还和人喝了酒,才过来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