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268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车就停在拐弯不远处,宋绾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周竟已经下了车。


        

宋绾不敢把车停在这里,赶紧去驾驶座,把车开到旁边能停车的地方,这才转过头去看周竟。


        

周竟下了车,直接朝着那背影追过去,但还没等他追到人,人就已经上了车,眼看着对方已经把车开了出去,周竟赶紧拿出手机给对方打电话。


        

车里,唐错一眼看见周竟的电话号码,小心脏也是一紧一紧的。


        

但是她狠狠心,根本没接。


        

周竟见她不接。又改发短信。


        

【周竟:我在你车子后面,下车,我们谈谈。】


        

唐错已经好久没见到周竟了,见到这条短信,赶紧回头,隔着玻璃朝后面看过去,一眼看见周竟。


        

心都跟着跳起来。


        

唐珍婉在开车,见她朝后看过去,也跟着朝着后视镜看了一眼,这一看,就看到了朝着他们这边跑过来的周竟。


        

唐珍婉愣了一下,问:"要停车吗?"


        

唐错又低下头看了一眼手机上周竟发过来的短信。


        

心里千般滋味,以前她拍戏,就算消失再久,也没见他着急,唐错转过身,靠在车子椅背上,说:"不停!"


        

"这么硬气?"


        

唐错说:"就是这么硬气。"


        

她说完,啪啪啪的打字。


        

唐珍婉好奇死了这娘们儿又打了些什么字。


        

但她在开车,看不到。


        

唐珍婉忍不住好奇的问:"你打了什么?"


        

唐错噼里啪啦一顿摁手机的声音,说:"没什么。一些日常操作而已。"


        

唐珍婉好奇死了,她见车子开出去了,已经看不到周竟了,赶紧把车子停在了路边:"快,让我看看。"


        

"你怎么这么八卦。"唐错逼视的看着她:"做经纪人有点做经纪人的样子好么?"


        

唐珍婉并不在意,手伸过去把唐错的手机拿到眼前看了一眼,一眼就看到清楚了手机上唐错发过去的信息。


        

【唐错:我没有什么好和你谈的了,我们的感情已经到此为止了,关于这几年的错觉,我也深感抱歉,为你心痛,你放心,儿子生下来我会好好养,我这么爱他。一定会给他找个非常好的爸爸的!如果你想他,我可以和他的新爸爸带他去你公司楼下,让你远远的看一眼。】


        

好踏马的气人哦。


        

唐珍婉又忍不住给唐错竖了一个大拇指:"你这回答,我要是周竟,我都要拿大炮过来一炮把你给轰了,还踏马让你远远的看一眼,亏你想得出来。"


        

唐错咳嗽了一声,低着头划拉着手机里她和周竟的聊天记录,心里微微收紧,认真道:"这就是你和男神的区别,所以为什么周竟有人追,你却总是被甩。"


        

刚被男朋友甩了的唐珍婉:"……"


        

好气哦,想打她。


        

但是又忍不住好奇:"你还要和他周旋多久?"


        

唐错神秘的道:"天机不可泄露。"


        

唐珍婉:"……"


        

真的好踏马想打她。


        

唐珍婉看完了短信,回到座位上,又开始开车,边开车边忍不住问:"对了,你说之前你上学的时候就追过他,我有点好奇,你当时是怎么追的他?"


        

唐珍婉只知道唐错当年追过周竟,喜欢周竟,向周竟表白过,但是没有成功,可她从没问她其中的细节。


        

直到这次,看唐错这么一手骚到天上的一顿猛操作,又让她开始好奇起来,唐珍婉看了看唐错,她见唐错没回她,追问道:"你告白。他就这么拒绝了?"


        

唐错不怎么想说。


        

唐珍婉真是好奇死了,一个劲儿的问,唐错忍无可忍,被唐珍婉问得烦了,就把她是怎么搬个板凳,怎么以一个霸道总裁的姿势圈住周竟,怎么告白的,一股脑儿说了出来。


        

唐错一边说,唐珍婉一边忍不住想笑,可在唐错威胁的目光下,又不敢笑,憋笑憋得非常辛苦。


        

唐错看着她那个样子,斜眼看她:"你笑,笑一声,我让你这辈子看到我就忍不住想哭。"


        

"噗--哈哈哈哈哈"唐珍婉本来还能忍住,听唐错这么一说,一下子笑得停不下来,肚子都跟着疼。


        

"哎呦。"唐珍婉一手扶着方向盘,一手揉着肚子:"你真是一个被低估的偶像剧天才,难怪当年那些偶像剧都喜欢让你去演,你这还要去演么?你就是偶像剧本剧吧,当时你演的我的女友狂霸拽就是编剧给你量身定做的吧?这编剧和导演也太缺德了吧哈哈哈哈哈哈。"


        

唐错斜眼看她:"你再这么笑下去,会出车祸的。"


        

"我也不想,可是我忍不住哈哈哈哈。"唐珍婉笑着笑着,想到什么,又想到了一个问题,她回头朝着唐错看过去。


        

"看什么!"唐错眯眼看她。


        

"我突然想起来。"唐珍婉当唐错经纪人的时候,就把唐错所有的剧都补过一遍,她道:"你说的那一幕,和我的女友狂霸拽那部剧里,你给男主角表白的一场戏好像,你该不会是……"


        

当初因为看剧的时候,觉得那个样子的自己帅呆了,复盘了好多回,然后对着镜子又练习了N多遍。连头发丝垂落时的最完美数量和角度都打理好,最后精挑细选了一个自认为特别有魅力又有魄力的姿势去告白,却被周竟害得一头撞到墙上去的唐错:"……"


        

唐错咬咬牙:"闭嘴!"


        

"噗哈哈哈哈哈哈。"一经得到证实,唐珍婉笑得整个人都忍不住发抖,连方向盘都有点扶不稳,整个人都有点趴在方向盘上了。


        

"你怎么这么天秀。"唐珍婉笑得肚子疼得要命,又完全忍不住:"你不会是看了当时夸你的评论了。然后相信这样的你真是帅到没朋友,撩遍无敌手,所以有样学样吧?"


        

唐错见唐珍婉笑得停不下来,暗暗咬牙,说:"你逼我的。"


        

然后唐错紧接着就把自己当时是如何练习角度,如何训练让自己的头发以最自然的姿势落在自己脸颊边,然后将它用手指撩起来。周竟又是如何勾走了她的小板凳这个细节一股脑儿的说了出来。


        

"卧槽你别说了哈哈哈哈哈哈。"唐错每说一个小细节,唐珍婉就忍不住笑得直打颤,笑到最后,她根本开不了车,只好把车子停在一边,捂着肚子都快笑岔了气,眼泪都快笑出来了,求饶道:"你别说了哈哈哈哈我受不了了,真的受不了了,求求你停下来哈哈哈哈。"


        

唐错才不停,直到唐珍婉笑得肚子疼到笑不出来,没了一点儿声音,眼泪大把大把的落下来,她才悠悠的鸣枪收兵。


        

后半段唐珍婉连车都开不了,换成了唐错来开车。


        

唐错沉着的开着车。


        

唐珍婉坐在副驾驶,脸都被她笑疼笑僵了,你以为这就完了吗?


        

没有。


        

一路上,她好不容易停下来,可转头一看唐错,就忍不住想笑,一看唐错。就忍不住想笑。


        

回到住处,她整个人已经没了半点力气,只有眼泪不停的流了。


        

而另一边,周竟就没这么好的心情了。


        

他看着手机上唐错回复过来的信息,忍不住眉心打结。


        

唐错的开得很快,周竟完全追不上,被唐错真是弄得心烦意乱。按照唐错这一套一套的做法,指不定对方哪天还真就找了个男朋友回来,还是对方有个妹妹的那种男朋友。


        

然后专门等生下来后,牵到自己面前,让孩子叫对方爸爸,有事没事牵到自己办公室楼下晃一下。


        

再用眼神告诉他:你的遭遇我心疼,你的儿子很爱他,看,我真的给他找了个好爸爸。


        

这种事唐错不是做不出来。


        

周竟忍不住心烦意乱的点了支烟来抽。


        

他都快被唐错弄得精神衰弱了。


        

那边宋绾左等右等,也没见周竟过来,她没忍住下了车,过去找周竟。


        

周竟就在转角那边的停车场附近,宋绾隔着老远,就看到周竟在那儿烦躁的抽着烟。


        

宋绾走过去:"刚刚那人是唐错?"


        

"嗯。"周竟见宋绾过来。深吸了一口气,把烟给摁灭,丢进了垃圾桶。


        

"那你们已经谈过了?她走了?"


        

周竟吐了一口气,说:"没追上,看到是我,立马就跑了。"


        

"那你没给她打电话发信息?"


        

"电话打了,信息也发了。"周竟眸色隐隐有些阴沉。他道:"电话不肯接。"


        

"那信息呢?"


        

周竟脸色都跟着垮了下来,他也懒得更宋绾说,直接把手机递给宋绾:"你自己看。"


        

于是宋绾拿起周竟的手机看了眼,一眼看到唐错那一段占了半个屏幕的话。


        

宋绾:"……"


        

噗。


        

宋绾有点想笑,但是又怕扎周竟的心。


        

毕竟被这么折磨着的人,是她的哥哥。


        

宋绾很想忍住,可是……这踏马谁忍得住?


        

宋绾一下子就破功了。


        

周竟:"……你还有没有良心了?"


        

"没有了。"宋绾真是被唐错这一顿操作秀得不行,她就没见过这么追人的,真心实意的道:"你们最后一次发生关系后,你到底怎么人家了?要不然她怎么会这么对你?"


        

周竟根本不知道怎么了,但是:"一直都是她把我怎么了吧?从头到尾不是她给我搞药么?现在搞得好像是我给她搞了药似的。"


        

而且他现在满脑子都是那句:你的遭遇我心疼,你的儿子很爱他这句操蛋的话。


        

根本停都停不下来。


        

"算了,先回公司去。"人都已经走了,周竟也没什么好说的了。索性转身朝着停车的地方走,边走边问:"车停在那儿了?"


        

"就在那边应急车道那儿。"宋绾带周竟过去,道:"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一直让她在外面?坏孩子前三个月可是很危险的。"


        

周竟要是知道该怎么办,也不会是这个样子了。


        

"现在也不是我想怎么办就能怎办,现在是她想怎么办的问题。"


        

虽然这是自己千辛万苦才认回来的哥哥,现在又正是这种心烦的时候,宋绾不应该笑。但是她着实是忍不住。


        

两人很快上了车,周竟状态不好,道:"你先开着,我怕出事。"


        

宋绾于是上了驾驶座。


        

这会儿宋绾的手机响了起来了,周竟低下头看了一眼,是陆薄川。


        

他又下意识看了看宋绾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公司刚下班。


        

宋绾自己开的车,手机就被她放在中控台上,她也没去看,道:"帮我看下是谁打来的。"


        

"陆薄川。"周竟没什么情绪的道。


        

宋绾没接,她说:"你帮我回复一下,就说我在开车,不方便接电话。"


        

周竟说:"让他自生自灭去吧。"


        

嘴上这么说着,还是将手机拿了过来,接听了电话:"喂?"


        

电话那头陆薄川愣了一下,他现在是完全把周竟当宋绾的娘家人,长辈一样的存在,乍然听到周竟的声音,愣了一下:"绾绾呢?"


        

"在开车。"


        

陆薄川沉默了片刻,说:"那你跟她说,我等会儿下班去接她。"


        

周竟没什么表情的应了一声。


        

随后两人挂了电话。


        

宋绾见他把电话挂了,忍不住问道:"他说什么了?"


        

"说下班来接你。"周竟想到陆薄川也有些烦心事,他顿了顿,道:"你知道之前他介绍了一个女大学生去国企的事情吗?"


        

那还是差不多两年前的事情了,宋绾有些诧异的看着周竟,问:"知道啊,怎么了?"


        

"她去陆薄川的公司去得有点勤。"周竟道:"这些你也知道?"


        

他本来是不想说这些,但是他又怕宋绾蒙在鼓里什么也不知道。


        

这宋绾倒是没怎么听说,但是对方给陆薄川送礼物送得比较勤快。她倒是知道的,而且很多礼物其实都是交给宋绾来处理的。


        

说实话,像陆薄川这种有权有势,自身条件又好,长得又好看,城府还深,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说不清又让人打从心底里敬畏害怕的气场。还正直男人最有魅力的阶段。


        

是很让人着迷,并且不可自拔的。


        

有人喜欢陆薄川,去向他表白这种事,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有些甚至知道他是有家室的,也想往他床上爬的多了去了。


        

而且当初这个女孩儿是钟老拜托陆薄川弄进去的,别的不说,钟老还救过宋绾好几次。


        

就这一点。陆薄川就不会做得太难看。


        

不过宋绾也不会怀疑陆薄川什么。


        

就陆薄川这种,去哪个饭局都恨不得让宋绾去接他,最好是走进饭局现场,穿过人群,当着一桌子人的面接他的那个样子,只差告诉所有人:我是个有家室的人,这是我的太太这两句话了。


        

又怎么会和别的女人有什么沾染?


        

宋绾心里虽然清楚,但还是道:"你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不管陆薄川对人家有没有意思。"周竟揉了揉抽痛的太阳穴,道:"你自己也需要留意一下,不要自己受了委屈还不知道。"


        

"放心,我知道。"宋绾道:"而且我相信他,不会的。"


        

在当初以为她是害得陆薄川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的时候,他都没有和别人做什么,现在两人好不容易在一起,陆薄川就更不会了。


        

这一点宋绾很清楚。


        

不过心里有时候还是会不舒服就是了。


        

也就是俗称的吃醋。


        

毕竟谁还没吃过醋呢不是?


        

陆薄川的醋劲比她可大多了。


        

还全是陈年老醋来着。


        

周竟也只是提个醒,道:"你自己心里清楚就好。"


        

"放心吧,没事的。"两人谈话间,车子已经开到了办公室楼下,宋绾去停车,等停好车,两人从车上下来。


        

宋绾动了动唇,道:"没用人比我更知道他到底有多爱我,他不会做什么事情的。"


        

周竟当然知道,他眯了眯眼,有点居高临下的看着宋绾,道:"这样最好了。"


        

两人说着,已经上了楼。


        

周竟也没再说什么,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没多久,宋绾的手机就响了一声,是短信的提示音。


        

宋绾低头去看手机,手机上,正是陆薄川的信息。


        

【陆薄川:我到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