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270章 最爱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两人亲完,陆薄川又给宋绾擦了擦嘴唇。


        

宋绾脸有点红,她以前就觉得陆薄川这种人,哪怕他把你给光明正大的渣了,回头你也能爱他爱得要死要活。


        

因为他对你好,温柔起来的时候,真的很要人命。


        

宋绾脸有点红,她低下头继续吃东西,不过也没吃多少,就吃不太下了。


        

她胃口向来是时好时坏,东西吃得也不是很多。


        

"才吃这么点?不吃了?"陆薄川见她就吃了小半碗不到,心疼起来,又哄着她多吃了一点。


        

宋绾就又多吃了点,最后放下,说:"真的吃不下了。"


        

陆薄川揉了揉她的头发,心里有些难受,还有些发愁,宋绾这个身体。虽然被他养回来不少,但也就是和她以前糟糕的状态相比,和以前,根本比不了。


        

但这也是他自己作下的孽,宋绾自己不当回事,可是他看一回难受一回。


        

包括之前的很多事,后来他都不敢细想,细想一回,都在诛他的心。


        

特别是两人在一起后,宋绾的身体出一点毛病,他都能清楚的数落出这些毛病是在哪里养成的。


        

陆薄川沉默片刻,把宋绾吃剩下的饭菜全部吃了,又把垃圾收拾好。


        

吃完饭,两人在酒店休息了一会儿,陆薄川又想到了蜜月的事情,于是又朝着宋绾提了一遍。


        

他怕宋绾还想着公司的事情,道:"你哥哥不是也让你不用那么早上班么?"


        

宋绾闻言,朝着他看了一眼。


        

周竟确实说过这句话,但是他说这句话,就是得把所有的事情揽过去,自己全部承担了。


        

宋绾不想让他那么累,所以才跟着过去的。


        

她知道陆薄川想要这个蜜月的目的是什么,他就是想要肆无忌惮光明正大的和宋绾亲密接触。


        

宋绾想了想,还没说话,陆薄川见他犹豫,将她一把抱过去,声音很温柔。诱哄道:"我给你订机票,去度蜜月的这几天,亲自给你做饭,你要是不答应,我就把你现在承建的那个工程转手过来,到时候你可就不答应也得答应了,嗯?"


        

宋绾:"……"


        

宋绾说:"就你有钱。"


        

"买你那个工地的钱还是有的。"陆薄川虽然经历过大起大落,但他在商场上开疆扩土的手段也是无人能及,赚钱的能力就更不用说,要不然经历过这么多事情的陆氏,不可能还这么稳稳当当的立在海城,成为别人口中讳莫如深的存在。


        

他道:"我可是就等着想个理由想和你签合同,把我变成你的甲方爸爸呢,嗯?"


        

宋绾被他这一声"嗯?"嗯得脊背发麻。


        

"你也知道,我当甲方爸爸,可不会手软。"


        

宋绾想起当初在南宁区,陆薄川作为甲方爸爸的那些经历。


        

又担心陆薄川真去花钱把她那个工程买下来,然后借着甲方爸爸的名头。明着商量工作的事情,暗着不知道做些什么事情出来,而且借着这个名头,在床上的时候,陆薄川只会更过分,折中一思考,最后还是答应了下来。


        

陆薄川自己公司这边其实事情也多,但开年这半个月,相对于一整年来说,确实要轻松一点。


        

时间也容易挤出来。


        

宋绾一答应,他立马就想着让郑则去订票。


        

订票之前,他还特意辗转找人问了一遍,蒋奚他们过后的安排。


        

岐山一行,都把他弄怕了。


        

得到的消息是,蒋奚今天就已经上了手术台,而且手术已经排到了半个月后,陆薄川这才彻底放松下来,给郑则打电话。


        

郑则愣了一下,他这两年跟着陆薄川,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陆薄川的脾气变得好了,胆子也大了起来,道:"不是刚上班么?你就出差?"


        

陆薄川道:"绾绾她离不开我,想和我多相处一段时间,正好我们的蜜月还没度,就先把蜜月补给她。"


        

郑则突然被秀了一脸,一时有些愣怔。


        

其实这也不是陆薄川第一次朝着他秀了。


        

本来经过这两年,他对这件事已经麻木了,可奈何一个春节过去,七大姑八大姨的催婚催个没完,催得他都觉得自己太可怜了,这会儿被陆薄川这么一秀,心里莫名酸起来。


        

就陆薄川这种,隔着血海深仇的人,都能把老婆追回来,他怎么就这么没用呢!


        

郑则相当自爆,应了买机票的事情后。刚准备挂电话,想到什么,转而道:"对了,韩总那边的事情,你知道了吗?"


        

"什么?"你是指什么事?


        

因为陆薄川和韩奕走得近的缘故,郑则对韩奕的事情自然丝毫不陌生。


        

道:"他好像把一个大学生关了起来,闹得挺凶的,具体我也不太清楚,就知道学校找不到人,刚开始都快疯了,后来才知道是他把人带走了,那女孩儿的监护权在他那里,学校也不敢说什么,对外宣布,说女孩儿是生了病请假了。"


        

陆薄川眉头微微挑了挑,道:"放出来了吗?"


        

"还没有。"


        

陆薄川和郑则挂了电话,一个电话打给了韩奕。


        

韩奕那边倒是接得很快,但听声音,却不太对劲,而且好像在抽烟。


        

陆薄川有些幸灾乐祸,他问:"听说你把人家给关起来了?我不记得你有这么畜生的。"


        

韩奕确实在抽烟,而且抽了快一包了,眉眼冷沉,闻言,沉声道:"我哪里想这么畜生?她那男朋友,在外面有人,我就想着把人带回来,进行一下思想教育,让她看清楚点,眼睛放亮一点,她还觉得是我设计的,年纪轻轻就是欠教育,我就找了几个人,给那男的开了个房,让她好好看看她男朋友的样子,结果和我闹……我不把人关着,以后不得恨死我,连家都不回了?"


        

陆薄川说:"人家爸爸把人交给你,是信任你,要是知道你对人家女儿揣着什么心思,说不定得被你生生给气活。"


        

韩奕也是头疼,他之前告诉陆薄川,他年纪都快够当人家爸爸了,这话真是半点不假。


        

但除此之外,还有一层关系。当时他没告诉陆薄川。


        

这女孩儿其实也并不仅仅只是一个刚上大学的大学生,而是他以前战友的一个孩子,那战友比他大不了几岁,之前在部队一直是称兄道弟的关系。


        

去年的时候,战友不在了,家里又没有别的亲人,临终的时候,他去看人,对方把女儿托付给他。


        

托付给他的时候。女孩儿还在上高三。


        

他想着,孩子反正那么大了,也不用他操心什么,就是给钱吃饭的问题而已,韩家最不缺的就是钱,所以没怎么犹豫,答应了下来。


        

哪知道战友的葬礼过后,他去找人,就只看到女孩儿孤零零的站在墓碑前。在那儿哭。


        

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觉得心脏被揪了一下。


        

后来把人带回来,就上心了点。


        

女孩儿也听话,又懂事,韩奕养着养着,就把自己的一颗心给陷了进去。


        

有次喝醉了还踏马差点失控,把人给占有了。


        

要不是人家女孩子打了他一巴掌,让他清醒过来,估计现在都已经铸成大错。


        

虽然事后为了彼此不用这么尴尬,女孩儿一直当这件事不存在过,但韩奕心里却是记得清清楚楚。


        

韩奕道:"我也知道,所以当时刹住车了。"


        

陆薄川也是去岐山后,才知道女孩儿的监护权在韩奕手中的,他想到什么,嗤笑道:"当初嘲笑我找了个比自己小的,现在不嘲笑对方懂不懂感情了?"


        

韩奕苦笑:"哎,那我也没给人家泡奶喝,也没给人家送五三送王后雄啊。"


        

陆薄川懒得和他扯这些,聊了几句挂了。


        

他打电话的时候,没避着宋绾,宋绾全听见了,宋绾问:"怎么回事?"


        

陆薄川就把事情给宋绾说了一遍。


        

宋绾道:"什么臭毛病。"


        

陆薄川知道宋绾大概是想起来自己把她关到博世庄园的那件事了,赶紧过去又将宋绾抱在自己腿上,面对着自己,亲她:"你别把他的事情算我头上,我又没他那么禽兽。"


        

宋绾说:"讲得好像你就很真人君子似的。"


        

陆薄川道:"能追到自己的女人,那才叫真本事。追不到讲再多都没用。"


        

机票订的是明天一早,陆薄川晚上还是带着宋绾回了家,回家的路上,陆薄川道:"你叫我查的祁少,我查到了,没什么大毛病,可能是觉得你长得有点像他初念,所以才时不时叫你出来。"


        

宋绾愣了一下。


        

陆薄川道:"以后他约你你别去,或者去的时候跟我说。"


        

宋绾没忍住笑了一声。她说:"你这占有欲真是,收一收行么?"


        

"已经很克制了。"


        

陆薄川第二天就带着宋绾出了国。


        

没带奖奖和小星星。


        

奖奖还有几天就上学,宋绾怎么说也要去送奖奖开学,陆薄川只得订了奖奖开学前一天的机票。


        

不算飞机上的时间,两人真正能玩的也就三天。


        

两人落地的时候,正好是晚上,陆薄川带着宋绾直接去办理酒店入住手续,他怕宋绾累,第一天哪儿也没去,什么也没做,洗完澡抱着宋绾就睡着了。


        

直到第二天,宋绾还没彻底醒过来,陆薄川就忍不住了,朝着她亲了过来。


        

宋绾还没彻底清醒,迷迷糊糊的回应他,陆薄川浑身的血液一下子就沸腾了起来。


        

他的电话响了起来,他也没管。


        

他抓着宋绾的手:"宝贝,帮帮我。"


        

宋绾脸色绯红。也不知道是被他亲的还是被他羞的,宋绾忍不住道:"你就不能节制一点!"


        

"这种时候我要是能节制得起来……"陆薄川喉结滚了动,忍耐着道:"那你也太看得起我了。"


        

他顿了顿,说:"三天我们不出去了好不好?"


        

宋绾刚开始没有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


        

陆薄川也没解释。


        

直到这两天,吃了睡,睡醒了陆薄川就朝着她道:"过来我抱抱你。"


        

宋绾才信了他的邪!


        

宋绾说:"蜜月是这么度的么?我们一婚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的!"


        

陆薄川低声的笑了一声,他说:"我有那么禽兽么?你以为我是永动机?我就想好好抱抱你,平时要么就是有奖奖和小星星在。要么回到房间你就已经累得睡着了,就连过年我们也没多少私人时间,好不容易抽出几天,我真的就想好好亲亲抱抱举高高,能有个正常热念的状态。"


        

宋绾又被他说得有些心动,半信半疑的过去,陆薄川让她坐在自己腿上,双手箍着她的腰:"接个吻没问题吧?"


        

接着接着,陆薄川就不规矩了起来。


        

宋绾又被他吻得晕晕乎乎,等她受不了的时候,陆薄川还亲她:"宝贝,叫声哥哥,我就停下来,嗯?"


        

"宝贝,你感觉怎么样?"


        

什么话羞耻他就说什么。


        

宋绾不肯说,他就使劲折磨,最后附在她耳朵边:"宝贝,你最爱谁?想清楚了再说。"


        

宋绾说:"陆薄川!"


        

"嗯?"陆薄川说:"绾绾。说句爱我,我就放过你。"


        

宋绾咬着牙,后来忍无可忍:"爱你!爱你!最爱你!行了么?"


        

而随着宋绾的话刚落音,陆薄川闷哼一声,紧紧的抱着她。


        

陆薄川胸膛起伏,压在宋绾身上,声音哑得不行,低低的笑了一声,说:"我也爱你。"


        

"宝贝。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当年蜜月的时候,就想这么做了。"


        

可因为当时的一些恶趣味,让他选择了当一个无欲无求的霸道冷总裁。


        

宋绾被他狠狠的抱着,她真是一点力气也没有了,两人呼吸可闻,她感受着陆薄川起伏的胸膛,和他身上像是催情药一样的荷尔蒙气息。


        

宋绾忍不住伸出手,环抱着他,声音闷闷的:"你当时可对我没什么兴趣,我怕你床你还让我做试卷。"


        

陆薄川闷闷的笑出声,笑了好久,低头朝着她耳朵边说了几句话。


        

宋绾耳朵"刷"的一下,红了个彻底。


        

陆薄川说完抬手抚了抚宋绾汗涔涔的头发,道:"这些年别提有多后悔了,当时就不该好好做人,把脑子里想的这些全过一遍。"


        

只是没想到,日后所有这一切,都成为了奢望。


        

宋绾红着脸颊:"你当年演得太像了,我一直觉得你根本就不喜欢我。"


        

"全世界都知道我喜欢你,就你不知道。"陆薄川笑了笑,笑完又敛了表情,认真的看着宋绾,说:"是我不好,当年你追我的时候,觉得你太小了,和你在一起都像是犯罪,就跟一个小孩儿似的,小孩儿说的喜欢哪里能算数呢?"


        

他顿了顿,又笑了:"其实说到底,我是没办法想象和你在床上的样子。"


        

"那后来你是怎么克服这种想法的?"宋绾看着他:"我可不是一夜之间长大的,你不知道你那晚,有多凶,我都疼死了!"


        

"后来……"陆薄川说:"可能是太喜欢了吧,而且很快……我不就体验了么。"


        

体验了才知道,其中的妙不可言。


        

宋绾被他说的脸颊发烧。耳朵都跟着烧起来。


        

陆薄川就这么静静的抱了她好久。


        

直到陆薄川将脸埋在宋绾脖颈间,声音闷闷的:"怎么办?我又有感觉了。"


        

这一回,他很温柔,宋绾和他亲密的接着吻。


        

直到第三天,陆薄川才正正经经的穿了一套衬衫西裤。


        

没系领带,衬衫下摆完美的卡在腰间皮带里,勾勒出他劲瘦有力的身形,西装裤下面的一双腿修长笔直,身材也是万里挑一的好。


        

他牵着宋绾的手。慢步在酒店外的长廊里,很快就吸引了无数的视线。


        

晚上的时候,他带着宋绾去了一趟当地的酒吧,席间他去了一趟洗手间,宋绾面前就围了好几个人。


        

陆薄川眯了眯眼,因为来酒吧,他没有穿得很随意,衬衫的扣子散了两颗,衣袖也卷到了手肘处。手指间夹着一根烟,显得有些邪性。


        

但他身上冷,又是那种在权利场上浸滢得久了,久居高位的人,就算在异国他乡,语言不通,也没人敢小觑他半分,他只朝着旁边看了两眼,那目光像是带着某种压迫。


        

围着宋绾的几个人就下意识害怕的走了。


        

宋绾简直被他这个样子迷死了,又忍不住想笑,


        

陆薄川可不太笑得出来,他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朝着宋绾招了招手。


        

宋绾朝着他走过去。


        

很自觉的朝着他腿上一坐。


        

陆薄川就压着她的头,狠狠的吻了下来,咬她的唇,恨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