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271章过往点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绾倒是没挣扎,等陆薄川发泄够了,放开宋绾,宋绾的嘴唇都有些肿了。


        

宋绾垂眼看着陆薄川,突然想起,陆薄川第一次她去酒吧的事情,那个时候她刚刚和陆薄川结婚没多久,为了确认陆薄川对她的感情,总是想要让他带自己去陆薄川的聚会。


        

想要让他在朋友面前承认自己。


        

自从两人在一起后,陆薄川只要见到宋绾有一点不舒服,过去的种种,就会磋磨着他的心,让他心里难受。


        

而他心里不管如何难受,却又半点不能在宋绾面前表现出来一丝一毫。


        

可宋绾却恰恰相反。


        

自从两人在一起后,宋绾再去回忆往日的种种,再听到陆薄川讲过去的点点滴滴,讲他当年心里如何禽兽,如何不做人。可现实中却又如何冷静克制,宋绾心里的不平就会渐渐消弭。


        

她很喜欢听陆薄川讲以前,讲那个时间节点,宋绾和他在一起时,他当时是用着什么样的心情来逗她的。


        

那对于宋绾来说,是比情话更让她觉得甜蜜的东西。


        

时隔这么多年,她也确实体会到了,当年没能体会到的,陆薄川带孩子一样和她谈恋爱的那种感觉。


        

那是一种宠到骨子里,捧在手心里,就算他拒绝她的要求时,也流淌出来的爱意。


        

就像当初,陆宏业知道两人发生关系时,怕宋绾吃亏,就让两人把婚先结了。


        

陆薄川那个时候其实还非常年轻。


        

才二十多岁,刚刚接手陆氏,完全没有到要结婚的年纪。


        

陆宏业提出两人结婚的时候,陆薄川嘴上说着:"养在家里当童养媳吗?"


        

一副嘴上嫌弃宋绾年纪小,连和宋绾上床都觉得是在犯罪的模样,可转头,等宋绾堵住他的时候,他就朝着宋绾逼近了,朝着她问:"就这么想当我的童养媳啊?"


        

宋绾回答了一个"嗯"字,他后来就真的养着她了。


        

那个时候宋绾和宋显章冷战太久,宋显章想修复两人的关系没成功,宋绾又要强,其实已经算是一个人了。


        

可自从两人结婚后。宋绾的一切花销,都是陆薄川给她的。


        

包括零用钱,也全是陆薄川给她的。


        

但是相对的,他当年的恶趣味实在是太多了,而且总是一副宋绾年纪小,对着她下手就是犯罪的样子,再加上他接手陆氏的那几年,确实是真的忙的分身乏术,导致两人相处的时间不多。


        

宋绾很多时候确实分不清,陆薄川对她到底是爱,还是单纯只是责任。


        

包括当初她不小心把脚踢了一下,想在陆薄川面前撒娇,明明他心疼得不行,可将她抱起来的时候,嘴上还是要朝着她说:"小朋友,撒谎是要遭天打雷劈的。"


        

可就算是这么说了,最后小心将她抱上去的,却还是他。


        

当年的很多细节。因着陆薄川当年的各种恶趣味,和宋绾当年对陆薄川各种感情上的索取,以及她当时的年龄和阅历,让她根本没有办法分辨。


        

可随着从陆薄川嘴里重新讲出来的那些点点滴滴,宋绾对当年的各种细节,却又有了一种全然不同的感受。


        

正如陆薄川所说,可能当年,身边的人,除了她自己,几乎没有人不知道,陆薄川有多爱她。


        

因为那种爱意,是真的遮掩不住的。


        

更何况,他当年也没有任何想要遮掩的意图。


        

他从没有向别人避讳过什么,宋绾以为的他的冷淡,两人相处的时间太少,他根本不在乎她。


        

可是哪一次,她朝着他打电话过去,说想他的时候,他没有出现在她面前呢?


        

从来没有。


        

那个时候,宋绾只是抱怨两人相处时间不多,可对于陆薄川来说,和她结婚,陪着她去度蜜月,就已经让他堆积了不知道多少工作,他去见她的每一面,又何尝不是把时间挤压出来的呢。


        

所以宋绾很喜欢回忆那一段时间,也很喜欢听陆薄川说那个时候自己心里的各种想法。


        

因为回头来看,那段时间的每一帧每一幕,流淌着的,都是陆薄川对她的爱。


        

她想起当初她要出国的时候,舒意过来找她。


        

说陆薄川曾经抱着她哭,问舒意:"大嫂,我对她还不好吗?她为什么要这样?"


        

宋绾那个时候并不觉得心疼,她只觉得恨,可是大概爱一个人,是真的没有任何理由可言的。哪怕他们两个隔了那么多那么多,如今宋绾想起这句话的时候,心里还是会疼。


        

陆薄川当初把她钉死在法庭上,他的痛苦并不比她少。


        

而此时此刻,宋绾坐在陆薄川腿上,低头看着他,又忍不住亲了亲他,陆薄川就又扣着她的头,吻了回去。


        

这回吻得很温柔,闷哼着,在昏暗的灯光下,拉着她的手:"你这样,我会忍不住。"


        

宋绾也不知道是不是想得太多,酒吧里又实在是混乱,什么也看不清,她也没抽手。


        

陆薄川亲了一会儿:"不回酒店了!楼上就有房间!"


        

然后他抱着宋绾上了楼。


        

宋绾真是服了他:"你有病吧!"


        

"就是有病!"陆薄川说到做到,又在楼上开了个房间。


        

等陆薄川终于平息下来,已经很晚了,陆薄川问:"饿不饿?"


        

宋绾下午根本没吃什么东西,这会儿是真的饿了。


        

"有点。"


        

"这里没有办法给你做,随便点一点吃的,嗯?"


        

在这里度假的这几天,虽然两人基本没怎么离开过酒店,但陆薄川说到做到,所有的饭菜,陆薄川一顿不落下的全部亲手做的。


        

他做的饭菜实在是太符合宋绾的口味了,宋绾吃了不少。


        

不过也就一顿,宋绾说:"随便叫点吃的吧。"


        

陆薄川只能随便叫了点宵夜,等宋绾吃了宵夜,睡着了,他打了电话出去,让人把那边的行李箱运过来。


        

行李箱在两人出来的时候,陆薄川就已经收拾好了。


        

他让人改了两人回国的机票,改到了凌晨三点多,等时间到了,陆薄川也没把宋绾叫醒,给她穿了衣服,抱着她下的楼。


        

中途宋绾醒了两次,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好在飞机并没有延误,宋绾上了飞机,又睡了一觉,就靠在陆薄川肩膀上。


        

陆薄川昨晚基本没怎么睡,这会儿也跟着闭眼睡了一觉。


        

飞机到达海城的时候,还不算晚,这边的车子陆薄川早就已经安排好。两人很快上了车,往西区别墅的方向开。


        

家里奖奖和小星星还在,新学期第一天开学,要准备的东西还是挺多的。


        

宋绾有点着急,又开始忍不住抱怨陆薄川:"本来按照原来的起飞时间,时间是够的,你非要改来改去的。"


        

陆薄川昨晚被宋绾亲得得意忘形,哪里还记得住机票的事情。


        

再说了,两人昨晚弄完。时间就已经离飞机起伏不远了,他哪里还舍得宋绾这样奔波?


        

后来还是怕宋绾错过奖奖开学,怕她怪自己,才订了凌晨的票。


        

陆薄川道:"放心,能赶上。"


        

"回去了还要收拾东西,到时候别迟到了。"


        

"不会。"


        

等宋绾回到家一看,奖奖的书包什么的全部已经收拾好,坐在沙发上,书包就放在他旁边。


        

宋绾有些愧疚。狠狠瞪了陆薄川一眼。


        

陆薄川看着奖奖:"东西都是收拾好了?"


        

奖奖也看了陆薄川一眼,他没什么表情:"收拾好了。"


        

"那走吧?"


        

奖奖把一旁的书包拿起来,单肩挎着,宋绾愧疚得不行:"是不是要迟到了?"


        

"没事。"奖奖坐在后座,书包放在一旁,低声的说:"没迟到多久。"


        

宋绾这会儿跟着奖奖坐在后座,她摸了摸奖奖的头发,道:"这次没给你收拾东西,下次不会了。"


        

自从宋绾住进西区别墅后,哪怕奖奖的东西不怎么要宋绾收拾,基本都能自己弄好,但宋绾也会跟着动手。


        

即便奖奖不说,但宋绾看得出来,奖奖很喜欢她为他做这些事。


        

"嗯。"奖奖平视着前方,说:"没事。"


        

"是不是还有家长会?"


        

奖奖点点头。


        

宋绾更愧疚了,又瞪了一眼陆薄川,陆薄川咳嗽了一声,道:"他的家长会也没什么好参加的。"


        

奖奖靠在沙发靠背上,双手放在膝盖的地方,轻轻的握着,也没反驳。


        

他以前小时候确实很爱陆薄川参加他的家长会,那个时候陆薄川忙,但也并不是完全不参加,可确实没办法做到,每次学校有什么家长活动,他都能到场。


        

但只要他一次没到场,奖奖就能借题发挥。


        

说他不爱他。不参加他的家长会。


        

大脑特闹。


        

但这样的情况,在奖奖从东洲墓园回去后,就已经鲜少发生。


        

他不再执着于陆薄川参加他家长会的事情,也不再大闹特闹朝着陆薄川索要他的爱。


        

他只是变得很沉默。


        

和陆薄川的相处模式,也变得没有那么父子对峙的感觉,但他也并不是不爱陆薄川了,他崇拜并尊重他,可陆薄川也给予了他同样的尊重。


        

他们的相处到达了一个相对平衡的点上。


        

亦父亦友。


        

可这些在宋绾看来,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她可是还记得,陆薄川给她的那个,关于小孩子成长的记录和视频,那些记录和视频,宋绾已经看了个七七八八,自然之道当年陆薄川没参加奖奖家长会,奖奖闹绝食的事情。


        

这会儿陆薄川说出这样的话来,简直就是扎宋绾的心。


        

宋绾觉得她最近对陆薄川积攒的爱,都被扎没了,闻言凉凉的看着他:"为什么没什么好参加的?别的小孩这么大,哪一个父母没有参加小孩子的家长会?"


        

陆薄川:"……"


        

陆薄川的本意是,以奖奖这样的状态,年年稳居年纪第一,什么都能自力更生了。


        

而且他其实长大了些,反而不太喜欢陆薄川参加他的家长会。


        

属于一种可有可无的状态。


        

家长会回来后,陆薄川只要列行公事问问他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或者问问家长会老师有没有说什么,奖奖也列行公事的回一句没有。这件事就过去了。


        

可宋绾却又不一样,他喜欢宋绾参加他的家长会。


        

就算整个过程中,他有可能并不会说几句话。


        

陆薄川赶紧道:"我开快一点,应该还来得及。"


        

索性奖奖的学校离家里不远,几分钟的路程就到了,陆薄川停好车,问奖奖:"要我一起去吗?"


        

"随便。"奖奖拿起一旁的书包,单肩挎着,里面装着的全是寒假作业。和老师另外布置给他的竞赛题目。


        

他下了车,这时候学校外面已经没几个人了。


        

宋绾赶紧也跟着下了车:"我刚刚给老师发信息了,说我们晚点到。"


        

奖奖点点头,单肩挎着书包往学校里面走。


        

宋绾跟在身后,陆薄川把车锁好,本来想着也跟着进去,但正好这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他低头看了眼手机,是郑则的,陆薄川接了起来:"喂?"


        

"陆总。"郑则那边有些着急,道:"您可能要赶紧回来一趟公司,我们之前联系的那个项目,出事了。"


        

"什么意思?"陆薄川皱着眉头:"出什么事情了?"


        

郑则这边也跟着着急,他们现在正在谈一个项目,本来十拿九稳的事情了,前期的资金也已经投入了进去,可合同一签约,那边的负责人就出了事情。


        

"被人查了。"郑则那边正往那边的公司赶过去。心里也急得不行:"也不知道是谁举报的,听说是证据确凿,这会儿上面的人正在查,据说相关人员全部隔离起来了,上面现在本来就局势动荡,刘总被人这么一搞,我们那合同就得全部作废。"


        

陆薄川说:"你先别急,把定位发给我,我开车先过去。"


        

他说完挂了电话。立马给宋绾打了过去,没有细说,只道:"公司这边出了点事,我暂时要回公司一趟。"


        

宋绾也能理解,反正家长会只需要一个人参加就行,宋绾道:"行,你先回去,我给奖奖开家长会。"


        

陆薄川挂了电话,立马转身上了车,郑则的定位已经发了过来。


        

郑则开着车朝着检查组那边开过去,他和陆薄川距离目的地差不多,等陆薄川到的时候,郑则刚好也到了。


        

他刚把车停稳,郑则的电话就打了过来:"陆总,你到了吗?"


        

陆薄川报了一下地址,郑则顺着他报的地址过来,陆薄川太显眼了,身高腿长的,又长得百万里挑一的好看,郑则几乎没费什么功夫就看到了他。


        

两人朝着对方走过去,郑则边走边说:"这件事对方应该已经筹划了挺长时间了,之前蛮的死死的,竟然半点风声也没放出来,直到昨天,检查组的人才下来,而且一下来,就是省里面的,这件事闹得很大。"


        

他顿了顿了,开口道:"刘总这次恐怕不太好过,他们这种国企单位本来就敏感,上面好像也想趁着这次机会,拔出萝卜带出泥,想要好好整顿一番,刘总他们刚好撞枪口上了。"


        

陆薄川皱了皱眉:"现在是进行到了哪一步了?""相关人员已经连带了,他们一组还有个姓陈的,刚来一年。人家什么也做,也被叫过去问话了。"


        

两人说着,已经到了公司楼下,郑则按电梯,又从头到尾把这件事理顺了一下,把知道的所有细节都告诉了陆薄川。


        

陆薄川这会儿脸色也有些沉,要说受贿这件事,本来也没多大关系,一个企业。职业做到了那个地步,按道理说这种事,这种事已经见怪不怪,大家都心知肚明,谁也不比谁干净。


        

而做到他们这个位置,对于这种事情,就更加小心意义了,除了双方自己,根本没人会把证据和把柄落在别人身上。


        

可就怕上面突然要检查。要真正查起来,那谁也别想逃过去,可坏就坏在,刘总他们,被人当成了出头鸟。


        

"我先去找人了解一下情况,看看怎么说。"陆薄川眉眼冷沉,道:"这件事能解决就解决,实在是解决不了,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郑则自己也有些自责,这个项目是今年上半年陆氏集团重点项目,但凡他再稍微细点心……


        

陆薄川也没说什么,两人到了公司楼下后,陆薄川一个电话打了过去。


        

而另一边,宋绾挂了电话后,就跟着奖奖一起进了教室,


        

他们来得确实有些晚了,家长会已经开得快差不多了。


        

但好在,老师并没有为难什么。


        

奖奖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宋绾则坐在他旁边,奖奖刚坐下来,那边老师就点了奖奖的名字:"你先去把书拿过来。"


        

也没说什么话,站起身朝外面走。


        

领了书后,奖奖很快就回来,然而正在奖奖快要走到班级门口的时候,突然有个女孩儿叫了一声:"陆星澜!"


        

宋绾心里一跳,几乎是下意识的朝着对面看了过去。


        

一眼看到,班级不远处,一个长得挺漂亮的女孩儿,正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奖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