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272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宋绾看着手机里的图片,这个照片拍得很有技巧,把周围的环境全部都给截掉了,只有陆薄川和夏菲两个人。


        

陆薄川手里拿着酒杯,没有什么表情,夏菲脸上带着一丝羞赧的笑意,正在和陆薄川说话。


        

夏菲刚毕业没几年,人长得漂亮,脸蛋嫩得能掐得出水来。


        

是那种看起来就青春气息就很足的女孩子。


        

和陆薄川坐在一起,看起来非常般配。


        

宋绾知道夏菲是那种很有段位的人,从她送礼物和在陆氏集团交朋友这些东西就能看得出来。


        

而且她是从小地方来的女孩子,能够得到钟友良的青睐,就证明本身是十足的优秀。


        

宋绾低头看了照片好一会儿,把手机收了起来。


        

像陆薄川这样的男人。有女孩子喜欢他,使出浑身解数,想要和他发生关系的女人很多,但这还是第一次,有人闹到宋绾面前来。


        

尽管知道陆薄川不会和夏菲有什么,但宋绾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


        

她把手机放好,也没去问陆薄川关于夏菲的事情,很快就睡了。


        

这天晚上陆薄川很晚才回来,回来的时候宋绾已经睡着了,就在小星星的房间里,陆薄川喝了不少酒,但还是坚持把宋绾抱到了自己房间里的卧室里。


        

第二天,宋绾醒过来的时候,正被陆薄川抱在怀里,两人面对着面。


        

陆薄川的脸就近在咫尺。


        

可能因为昨晚回来得有些晚,他难得的没有醒过来。


        

宋绾看着他,慢慢从床上爬了起来,然后在陆薄川还没醒过来的时候,就带着奖奖和小星星去了学校。


        

宋绾奖奖和小星星,她直接去了公司,半路的时候。电话号码想起来,宋绾看了一眼,是陆薄川,她没接。


        

没多久,陆薄川的电话又响了起来,宋绾还是没接。


        

陆薄川大概怕她有事,没再打了。


        

宋绾一到公司,就看到了抽着烟的周竟,周竟也看到了她。


        

"怎么了?"周竟一看宋绾的脸色,愣了一下:"脸色不太好?"


        

宋绾说:"没有,你才是,唐错还没联系你?"


        

"没有。"周竟心里真是一天比一天烦躁,你说唐错没联系他吧,也不完全是。可这联系了,还不如不联系。


        

宋绾问:"你联系她,是想干什么?"


        

能干什么,那是他的孩子。


        

难不成他还真看着他的孩子生下来,让唐错那个不靠谱的去给孩子找个后爸?


        

宋绾知道周竟肯定是要这个孩子的,她说:"你联系她,就只是因为那个孩子吗?哥,你就没一点喜欢她的么?"


        

周竟说:"感情可以慢慢培养。"


        

宋绾觉得要是唐错听到这个话,心里指不定要多难受,唐错这样,无非是想要周竟的爱,不想要周竟只是因为孩子才选择和她在一起,但感情的事情,谁也不好插手。


        

宋绾也不好多说什么,刚好这两天工地的开工申请书已经按照安监站和质监站的要求送了过去,明天约安监站和质监站过来做一次大检查,工地就可以开始正式开工。


        

不过宋绾年前谈了一个项目,这周要出一趟差,宋绾想了想,索性就定在了今天。


        

她中午回家的时候,陆薄川已经去了公司,宋绾收拾了行李,交代了几句,拖着行李出差了。


        

去的是B市。


        

宋绾是下午的飞机,飞到B市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她一落地,就给那边的项目负责人打了电话。


        

项目负责人姓梁。叫梁蕴庭,是雅君集团的老板。


        

梁蕴庭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应酬,他低头看了一眼手机,显示是宋绾的名字,挑了挑眉,站起了身。


        

"梁总,您去哪儿?"


        

"接个电话。"梁蕴庭说:"你们继续,不用管我。"


        

"什么电话?还要出去接?"魏东南笑骂:"心里藏着什么祸水?"


        

梁蕴庭笑笑,说:"藏着祸水,也不是祸害你。"


        

魏东南有些诧异,这会儿正了正神色,道:"我前几天听人说,你对一个女人有兴趣,对方还是有夫之妇,不会是真的吧?"


        

"不用你管,有那个时间,管管你自己吧。"


        

梁蕴庭说着,已经出了会所包间的门,到了包间外面,音乐声小了,才将电话接了起来:"喂?"


        

"梁总,我是永达建筑的宋绾,年轻我们约过。"宋绾坐在车里,道:"不知道梁总有没有时间,我这两天正好在B市出差,可以的话,想约梁总见个面。"


        

梁蕴庭从口袋里叼了根烟,含进嘴里,他今年三十五岁,到了他这个年纪,无论是实力,还是阅历,都已经到了一定的程度,该玩的。全玩了,不该玩的也全玩了个透彻,到了现在,很难遇到一个让他觉得感兴趣的女人。


        

一旦遇到,就是要步步为营的。


        

梁蕴庭道:"我明天刚好有个聚会,要是宋小姐有时间的话,可以过来。"


        

"约在哪里?"


        

"稍后我把地址发给你。"梁蕴庭说:"到时候介绍别的人给你认识。"


        

宋绾笑了笑。说:"那就谢谢梁总了。"


        

宋绾挂了电话后,直接打了个车,去订好的酒店。


        

等收拾好,已经是晚上十点多。


        

这期间,陆薄川打了个好几个电话来,宋绾一直没接,陆薄川后知后觉。宋绾应该是在和他闹脾气。


        

他自己都不知道,宋绾这脾气是怎么来的。


        

心里也慌,事情办好后,立马就开车回了家,结果一回家,家里根本没有宋绾。


        

他下意识打电话给周竟。


        

"打我电话干什么?"周竟语气冷淡,凉薄。


        

"绾绾呢?"陆薄川坐在卧室里,随手扯了扯领带,道:"她还没下班?电话也没接。"


        

"她没告诉你?"周竟眉峰一下子就凛了起来:"她今天出差了,你们闹矛盾了?"


        

"我打电话给她。"陆薄川立马挂了电话,又打给了宋绾。


        

电话响了半天,依旧没人接。


        

他今天醒来没看到宋绾,就打了一个电话给她,当时宋绾没接,他以为宋绾在开车,就没再打,然后自己洗漱完,吃完早餐,就去了公司。


        

一去公司就开始忙,好不容易到了中午,他又打电话给宋绾。结果还是没人接。


        

他也没多想。


        

这几年,他很少和宋绾真正闹脾气,每次要么就是因为奖奖和小星星的教育问题,宋绾找他谈。


        

可谈的时候,陆薄川从来都是哄着她。


        

而谈过以后,哪怕陆薄川对奖奖的态度没怎么变化,但宋绾也不会生气。


        

所以陆薄川根本没多想。直到下午,宋绾依旧没有回他电话,陆薄川才隐隐感觉到不对劲。


        

他回想了一下这两天,两人的相处,也没找出来是哪里有问题。


        

唯一的问题,就是昨晚他应酬的时候,夏菲也在。


        

可夏菲在的时候也不是一天两天,陆薄川虽然怕宋绾心烦,没有讲夏菲有事没事喜欢来陆氏集团的事情说给宋绾听,但宋绾当时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也没有多大的反应。


        

他觉得宋绾应该不是因为这个。


        

当然,要是宋绾因为夏菲和他闹,他心里其实是有些微妙的开心的,那证明宋绾心里在乎他。为他吃醋。


        

可宋绾一直表现得很大度,陆薄川还一度很阴郁,别人那么多女人想方设法的送他东西,他也没见宋绾吃个醋什么的。


        

所以这次,他压根儿没往夏菲身上想。


        

陆薄川又连着打了好几个电话,电话还是没接。


        

他无奈,只好又去给周竟打电话。


        

"绾绾她去哪里出差了?"


        

周竟很快一时到。宋绾和陆薄川出了问题。


        

周竟皱眉:"她去都没和你说?你做了什么事情,让她连你电话都不肯接?"


        

陆薄川着实不知道,昨天两人分开的时候,不还好好的么?


        

而且他晚上和小星星通电话的时候,宋绾还好好的,根本没半点不对劲。


        

陆薄川道:"昨晚十点了,我还和她通过电话,那个时候她还叫我少喝酒,少抽烟,早点回去。"


        

周竟想到宋绾今天早上上班来的时候的脸色,也理不清楚。


        

陆薄川声音有些焦急:"她去哪里出差?地址在哪里?"


        

周竟只好把地址发给了陆薄川,发给他的时候,周竟顿了一下,道:"陆薄川。她是花了多大的决心,才放下仇恨,和你在一起的,当年要不是你为了救她,出了事,她这辈子都不会和你走到一起,你但凡有半点对不起她。我都不会再同意你们在一起。"


        

陆薄川被周竟说得心口疼,他没忍住,点了一支烟抽起来,他道:"我疼她还来不及,怎么会对不起她?"


        

他都想把心挖给她,生怕她受半点委屈。


        

"最好是这样。"


        

挂了电话,陆薄川立马找人去查宋绾去B市的事情,以及落座的酒店。


        

然后让郑则订了一张去B市的机票。


        

郑则道:"B市已经没有票了,最早的一班航班是明天早上六点。"


        

陆薄川说:"那就定六点的机票。"


        

而另一边,宋绾洗漱完,去外面吃了顿晚餐,才又重新回酒店。


        

回到酒店没多久,楚南心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宋绾很快就接了电话:"南心?"


        

"什么情况?"楚南心道:"我听说陆薄川找你人都快找疯了,你和他怎么了?"


        

"没怎么。"宋绾坐在床上,说:"我就是故意出差,晾晾他。"


        

"怎么回事?"楚南心实属震惊。


        

"我发现,我过去,对他真是太放纵了。"宋绾说:"才会让人肆无忌惮闹到我面前来,男人就不能太过放纵他,要不然他就越来越不把你的感受当回事。"


        

"他还不把你的感受当回事?"楚南心震惊了:"他只差没把你捧在手心了。"


        

宋绾笑了笑,说:"我是想让他一次性就记住,哪些事情可以瞒着我,哪些事情不能瞒着我,和他爱不爱我没关系。"


        

"那你一个人在B市?"


        

"算是,不过我也真不是为了和他闹脾气,所以特意来的B市,我这边本来就有个项目要谈,只是提前来了几天。"


        

两人又聊了一会儿。那边姜绥说:"你不要和她聊了,再聊下去,她又要找我签合同了,你们两不愧是从小长大的好朋友,都是吃人不吐骨头。"


        

他说的是,当初楚南心把他的公司搞得资金链都断了的事情。


        

楚南心说:"你可以拒绝她。"


        

"我哪里敢?"


        

"不敢就不要出声。"楚南心道:"我不和你翻旧账,你还和我翻?要不要我们都来翻翻?"


        

"我错了。"姜绥赶紧道歉。道:"他们夫妻闹脾气,不要影响我们夫妻的感情,我早就知道,陆薄川不是什么好人,妈的自己的家人把对方的家人全杀了,还非要和别人在一起,这种男人就应该离他远一点。"


        

楚南心说:"哦。你是个好男人,你怕不是忘了你囚禁我,折辱我的时候,用的那些手段了吧?还是说你觉得你和他比起来,你是没有人员伤亡,他是隔着血海深仇,所以你比他善良?"


        

姜绥:"……"


        

楚南心懒得理他,她低声的朝着电话那头的宋绾说:"你们没什么事情就好,我还以为他对你不好呢。"


        

两人挂了电话后,宋绾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看天花板。


        

没一会儿,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梁蕴庭直接把地方约在了一个会所。


        

他把地址发给宋绾的时候,宋绾愣了一下。


        

她朝着梁蕴庭发了一条信息。


        

【宋绾:约在这里?】


        

梁蕴庭看起来脾气不错,也很有魅力的男人,他很快就知道宋绾的意思,朝着宋绾发了信息过来。


        

【梁蕴庭:你放心,除了我还有别人,都是圈子里的,不会出什么事情。】


        

宋绾倒是不怕出事,虽然她和梁蕴庭相处的时间不多,只是见过几回,但是梁蕴庭的人品是没有问题的。


        

而且都是这个圈子里有头有脸的人物,也不削于做一些龌龊的事情。


        

掉身价。


        

再说,来之前,宋绾就已经调查过梁蕴庭的背景和为人,要不然她也不敢只身往这边来。


        

梁蕴庭年轻的时候,虽然经历不少,可人家玩得很有节操,不会乱来。


        

宋绾很快就回复了他。


        

【宋绾: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