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279章 心好累,想退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韩奕说完,就挂了电话,乔时影站在原地,静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吞吞找了个地方坐下来。


        

等了没一会儿,韩奕的电话才又响了起来,声音很简短:"出来。"


        

乔时影的心脏随着这两个字,狠狠跳了一下,她静了一会儿,把电话挂了,拿在手里,磨磨蹭蹭的朝着校外走过去。


        

隔着很远,她就看到了韩奕那辆低调沉稳的车,他自己没下来,连车窗都没打开。


        

乔时影远远看着他的车,抿了抿唇,握住手机的手指不自觉的收紧。


        

她很久才朝着车子走过去,司机下来,替她拉开车门,乔时影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车里的韩奕。她心脏骤然收紧。


        

又想起他早上的举动,根本不敢上车。


        

她不明白,为什么韩奕作为她的长辈,可以这样肆无忌惮的侵略着她。


        

"小姐,怎么不上车?"司机见她迟迟不肯上车,朝着她问道。


        

乔时影不得不上车,他上车了以后,才发现韩奕在打电话。


        

他说:"既然这样,那给他一点教训。"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乔时影马上就想到了顾俊程,当初他让顾俊程去和别的女人上床的时候,是不是也是用着这样的口吻?


        

乔时影以前没有经历过像韩奕这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


        

她上车以后,也没说话,韩奕的电话说了没一会儿,就挂断了,他转头看了一眼乔时影,又看了看她身上穿着的衣服。


        

韩奕开口问:"怎么没穿我买给你的衣服?"


        

乔时影说:"这个穿着舒服。"


        

实际上是,也不知道韩奕是怎么想的,可能觉得她这个年纪的小女孩儿,都喜欢穿粉粉的衣服,所以衣服大多都要么带着蕾丝,要么粉得不行。


        

韩奕倒是没为难她。


        

车子开了一半,乔时影才发现,车子不是往别墅的方向开的,乔时影顿时紧张起来:"我们去哪儿?"


        

"去医院。"韩奕道:"给你约了个体检。"


        

乔时影抿着唇。


        

他们去的是南雅医院,当时乔时影来这边没多久,韩奕就给她在那边建了档案,乔时影去的时候,是一个姓蒋的医生过来接的他。


        

然后亲自叫人过来,带她去做的各种体检。


        

韩奕和医生在办公室里谈话。


        

乔时影松了一口气。


        

而医生办公室。韩奕点了一支烟来抽,蒋奚看了他一眼,说:"不要在这里抽。"


        

韩奕骂了一句,把烟摁灭了。


        

蒋奚翻看了一下乔时影的病例,他问:"前阵子晕过去了?"


        

"嗯。"韩奕把事情和蒋奚说了一顿,蒋奚说:"人家不喜欢你,你强迫人家,有什么意思?"


        

韩奕脸色阴沉沉的,说:"相处久了,总会喜欢的,你之前不也不喜欢棠晚么?现在不也感情好得不行么?"


        

蒋奚没有多少表情,说:"那和你这也不一样。"


        

韩奕冷哼一声:"当初宋绾不也不喜欢陆薄川了么?不也在一起了么?他们这还隔着血海深仇呢?姜绥和楚南心,妈的都弄到那种地步了,楚南心恨他恨得都要拿刀捅姜绥了,要不是当时她手抖,姜绥现在连命都没有了,人家现在不照样在一起了么?"


        

蒋奚不置可否,他道:"那谁也没你禽兽,人家爸爸把女儿交给你,让你成为她的监护人。你倒好,往床上去照顾。"


        

韩奕没有任何负罪心里。


        

乔时影的检查很快,结果没有那么快出,要等个一两天,韩奕走的时候,蒋奚说:"等结果都出来后,我打电话给你。"


        

韩奕道了谢。


        

当年陆薄川和蒋奚斗的时候,韩奕不知道当了多久的夹心饼干,他又想起上次几人去岐山的事情,韩奕还是没忍住,朝着蒋奚问了句:"你和棠晚闹离婚的事情,过去了?"


        

蒋奚坐在了办公桌椅上,一听到闹离婚几个字就下意识皱了皱眉,他撇了一眼韩奕:"你觉得呢?"


        

韩奕哪里能觉得什么?反正他和陆薄川都觉得他们这婚有问题,喜欢一个人十年,是哪里有那么容易放弃的?


        

他以前也不觉得有什么,还认为蒋奚是个神人,能默默喜欢一个人那么久。


        

他那个时候觉得感情什么的,是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一个男人不应该被一个女人左右情感。


        

反正他当年是很不能理解陆薄川为什么要把宋绾锁在身边的。


        

两人的血海深仇这么深,人家宋绾半夜不拿把刀把他结果了,就已经算是她的仁慈了。


        

结果他非要抱个定时炸弹在身边,指不定那一天就让他死无全尸。


        

谈个恋爱谈得这么惊心动魄,何必呢?


        

但是事情真落在了他头上,才知道,什么放手,什么成全,全都是放屁,要是能绑在身边,谁踏马想放手。


        

所以他现在其实心里和陆薄川一样,觉得蒋奚结婚,就是因为责任,奉子成婚的事情,是蒋奚能做得出来的。


        

再加上,当初蒋康义和陈美玲一直催着他结婚,宋绾又没办法和他在一起,他不得不选择了这条路。


        

那是他的无奈之举。


        

当然,心里这么想,他自然不会这么说。不过他倒是挺佩服蒋奚的,上次在岐山遇到了,居然能这么淡然,半点脸色也没变。


        

韩奕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说:"我怎么知道?不过看你们连第二个小孩都有了,应该也不是没感情,就好好过日子吧。"


        

蒋奚看了他一眼,知道他没信,不过他也没解释,他当初选择结婚,确实是无奈之举,但是他是个对待感情很认真的人,他能分清他对棠晚是不是爱。


        

别人的眼光他向来不怎么在意。


        

两人又聊了点别的,但韩奕和他都不是话很多的人,韩奕可能还好点,蒋奚是真的话少,以前聚会的时候,没遇到宋绾之前,蒋奚十次有八次是不到场的。


        

所以聊了没一会儿,就又转到了乔时影的病情上来。


        

对于专业的东西,蒋奚的话明显多了起来。


        

乔时影这个心脏病,其实两人都清楚,不好治疗,就像是乔时影自己说的,能活一天,都是她偷来的。


        

"也不要那么悲观。"蒋奚说:"我到时候去帮你问问,看看有没有别的办法。"


        

他说的是留意国内外的情况。


        

韩奕虽然关系网强大,但是到底术业有专攻,要论起医疗方面的问题,还是蒋奚这边的关系硬,信息也来得及时点。


        

韩奕点了点头。


        

因为一路开着绿灯,乔时影的检查很快做完,做完以后,韩奕就带着乔时影下了楼。


        

而蒋奚这边今天还有个小手术,手术不大,但是是他亲戚的小孩,亲戚非要他亲自主刀。


        

大概人都有一种这样的心理,尽管安排给他的医生已经很好,要做的手术也很小,没有多少风险,可还是忍不住把事情往最严重的方向去想,蒋奚推不过,就定下了。


        

等做完手术,他抬眼看了一眼手表,已经到了快下班的时间,他换了衣服,往医院外面走,边走边打电话给棠晚。


        

他们最近在看房子,因为棠晚怀了二胎,现在的房子不是很够用。蒋奚打算换一套离医院近点,环境又好的房子。


        

这几天棠晚一直在留意。


        

而且其实从两人重新走到一起后,蒋奚就在琢磨着换个房子,他知道,棠晚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里还是会有点吃醋,当初他把宋绾留在这里过夜。


        

过去的时光,他并不后悔,他的每一份感情都是真的,他不后悔喜欢过宋绾。并且喜欢了那么多年。


        

但是他并不想把过去的那份感情,带到未来的生活中去,他想让棠晚心无芥蒂的,和他在一起。


        

电话打过去,棠晚很快接起来:"蒋医生!"蒋奚下了楼,去到停车场,打开车门,边上车边低沉着嗓音问:"在哪里?"


        

"你猜猜?"棠晚声音很俏皮,她年纪本来就偏小,蒋奚是比较冷淡型的。但棠晚就像是个小太阳一样,照射着他。


        

蒋奚原本要发动车子,闻言倒是停了下来,他放松下来,轻轻笑了一声,道:"在家里?"


        

"没有。"棠晚道:"离你医院很近的楼盘这里!你下班了吗?"


        

"嗯。"蒋奚把车倒出去,道:"你在那儿等着,我过来接你,谁陪着你去的?"


        

"我自己过来的!"棠晚说:"你不要总是这么担心,我肚子又不明显。"


        

蒋奚"嗯"了一声,他其实有点怕,棠晚生恩冕的时候,他给棠晚清疮,所有的一切,都还历历在目,其实后来很多个晚上,他都很后悔,当年在那样的情况下,不懂任何修饰的,将他和宋绾的事情对着她和盘托出。


        

因为他明明知道,他说出口的每一个字,都能让她心里有多疼。


        

但是当时,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很多时候,好像不会思考了,棠晚那样看着他,他就说不出拒绝的话。


        

他也不擅长撒谎。


        

他道:"还是找人看着,我才能放心,我先不说了,先开车过来接你。"


        

挂了电话。蒋奚开着车过去,很快就到达销售中心。


        

他一眼就看到坐在大厅里和别人在讨论着什么的棠晚,蒋奚大步朝着棠晚走过去,棠晚像是感应到什么似的,猛地一回头,一眼看到蒋奚,愣了一下,朝着他招手:"蒋医生!"


        

一旁,像个大人一样坐在棠晚旁边的小恩冕听到她叫,也跟着叫道:"爸爸!"


        

这一声叫得很清脆。竟然比之前的叫得都清脆很多。


        

显得他特别可爱。


        

销售看到朝着这边走过来的蒋奚,忍不住瞪大了眼睛,问:"这是你老公?"


        

"对呀。"


        

销售忍不住惊叹道:"你老公长得好帅。"


        

棠晚说:"我也觉得!"


        

他们说话间,蒋奚已经来到了他们旁边,在蒋奚距离棠晚还有一米远的时候,棠晚站起身,很自然的朝着蒋奚走过去,环抱住蒋奚的腰,抬头亲了一下他,说:"你来这么快,是不是想我了?"


        

小恩冕见棠晚起身,也从椅子上爬起来,朝着蒋奚跑过去:"爸爸,也要亲亲!"


        

蒋奚揉了揉棠晚的头发,把恩冕抱了起来,然后低垂着眼看着她,冷淡的眼底有淡淡的温柔和宠溺,问:"怎么把恩冕也带过来了?"


        

棠晚说:"他想过来,我就带过来了。"


        

蒋奚说:"房子看好了吗?"


        

"还在看,我选了几套。你看看怎么样。"


        

蒋奚于是一手抱着恩冕,一手搂着她的腰,和她一起坐了下来,两人一起看了好几套。


        

销售说:"我可以带你们上去看看,都是现房,朝向和格局什么的都很好。"


        

蒋奚转头问棠晚:"你想去看看吗?"


        

棠晚想了想:"那就去看看吧。"


        

几人上去看了一圈,棠晚看上了一套复式的,觉得很好,蒋奚当场就下了定,回去的路上。小恩冕在后座的安全座椅上,他一个人非要占整个后排,棠晚只好坐在副驾驶,两人聊到装修的事情,棠晚说:"我想自己设计,到时候装修我来搞。"


        

蒋奚说:"我让人盯着就行。"


        

棠晚转头看他,说:"可是我想自己弄,这是我们的房子,不管是什么,我都想自己选择,你放心,我自己会注意的。"


        

她顿了顿,说:"蒋医生,我想你住在我用心布置的房子里。"


        

蒋奚开着车,心里像是被胀满,他说:"我有时间就陪你。"


        

棠晚凑过去亲了一下他的脸:"我好爱你啊蒋医生。"


        

蒋奚薄唇微微翘了翘,他是个不苟言笑的人,平时基本没有多少表情,可是最近面对棠晚的时候,他总是很自然的就能笑起来。蒋奚说:"我也爱你,蒋太太。"


        

他顿了顿,说:"不要亲我了。"


        

"嗯?"


        

蒋奚说:"禁欲的男人,伤不起。"


        

棠晚捂住嘴笑起来。


        

她凑到蒋奚耳边,不知道说了句什么,蒋奚愣了一下,眸色暗了暗,然后腾出一只手,揉了揉棠晚的头发:"再撩我就出问题了。"


        

而另一边,自从唐错准备结婚后。周竟比以前更忙了,宋绾也跟着忙起来,她除了忙公司的事情,还要忙周竟结婚的事情。


        

要陪着唐错挑婚纱,看场地。


        

加上宋显章的身体不是很好,就更忙了,而且,她一直找人在打听周茹母女的事情,最近也有了一点新的进展。


        

这会儿宋绾在陪着唐错挑婚纱,唐错刚怀孕,她又是女明星,是最注重身材管理的,怀孕了两个多月,肚子是一点都没显,和以前没有任何差别。


        

她试了好几套婚纱,出来看着宋绾:"妹妹!你看看我这套怎么样?"


        

宋绾相当无语,她说:"你叫我绾绾吧小嫂嫂,我比你大一点,你这么叫我我相当难以接受。"


        

要宋绾叫小嫂嫂,是唐错的要求,唐错捂住嘴笑了一声,她现在在琢磨着搬过去和周竟同居的事情,心上都在冒泡泡。


        

唐错转了一圈,看向宋绾:"你看看我这件,好看吗?"


        

唐错人长得瘦,又漂亮,穿哪件都好看,宋绾道:"好看,你喜欢哪一件?"


        

"你帮我拍个照片,问问你哥。"


        

宋绾于是给唐错把照片拍了,她手机上已经十几套婚纱的照片了,一股脑儿全发给周竟。


        

周竟看得眼睛花,他今天本来是要陪着唐错过来的,但是公司有事走不开,正好宋绾那边的事情忙得差不多了,就叫宋绾陪一下。


        

周竟来来回回翻看好半天,回复了宋绾。


        

【周竟:……有区别吗?】


        

【宋绾:……】


        

【宋绾:……我就这么回她么?】


        

周竟想到唐错最近一些列的操作,觉得还是不要这么回的好。


        

这么想着,他又翻看了一下照片,然后发现。这些婚纱,都露得太多,私下里露露还差不多,结个婚,露那么多干什么?


        

【周竟:……我觉得第三张和第八张不错。】


        

什么直男审美。


        

【宋绾:因为露得不多吗?】


        

【周竟:……】


        

宋绾笑死了。


        

唐错问:"你哥怎么回复?"


        

宋绾把手机拿给她。


        

唐错看了一眼,可能是傻逼的女人最自信,她心里还蛮甜的,说:"你哥嘴上说不爱我,心里果然对我爱得深沉,那天我还问他。我穿什么裙子好看,他说不穿最好看,今天就不让露了,我上次和他谈结婚的事情,他还不让我出轨,占有欲好强。"


        

宋绾:"……你说的对,我哥就是那种典型的傲娇人设,他的话你要反过来听。"


        

唐错说:"也不用所有的都反过来听,比如他说他没谈过恋爱,就不用。我会酌情处理。"


        

宋绾都被唐错可爱死了,她是真觉得唐错这性格不错,和周竟很配。


        

两人选了半天婚纱,周竟才打电话过来,打给的唐错。


        

唐错很快接起来:"竟竟。"


        

周竟:"……"


        

周竟额头的青筋都跟着起来了,他深呼吸一口气:"你们看完了吗?"


        

唐错说:"看完了,还没定下来。"


        

周竟开着车,道:"我等下过来,你把电话给绾绾,我有话跟她说。"


        

唐错撅了一下嘴唇:"竟竟,培养感情,每天都要说一句我爱你,你今天说了吗?没有。"


        

周竟:"……"


        

"你是不是说不出口?"唐错理解他,道:"没事的,不说的话等会儿亲亲也是一样的哦亲。"


        

周竟没忍住,点了根烟抽起来。


        

麻痹的,心好累,想退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