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280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支烟抽完,周竟被唐错搞得,连准备要和宋绾说的话都忘记了,他把烟蒂摁灭,才又把车子往婚纱店的方向开。


        

他办事的地方,离婚纱店挺远的,开车要一个多小时。


        

等到地方的时候,唐错还在试婚纱。


        

周竟把车停好,往婚纱店里走过去。


        

隔着老远,就看到了穿着婚纱的唐错。


        

他微微愣了愣。


        

穿着婚纱的唐错,很漂亮,她的皮肤白。眼睛大,嘴唇像颗樱桃一样,鼻子秀挺,很难让人移开眼。


        

周竟的心跳静了几秒。


        

仿佛感受到了周竟的视线,唐错倏地转过头来,一下子就看到了周竟,朝着他招手:"竟竟,在这里!"


        

周竟:"……"


        

算了,可能刚刚静了几秒的心跳,是他的错觉。


        

他眸色都跟着沉了沉。


        

唐错还歪着头:"你怎么了?"


        

没有怎么,周竟就是觉得自己被她雷着雷着,都雷得习惯了,他站在离唐错不远的地方,看着唐错:"选好了吗?"


        

"我不是叫绾绾发给你看了么?"唐错道:"你觉得哪件最好看?"


        

"你身上这件。"周竟道:"要买下来么?"


        

唐错开心道:"你给我买么?"


        

"嗯。"


        

唐错道:"你也去试试。"


        

周竟也跟着去试了几套,宋绾和唐错一起给他挑,还没挑完,宋绾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她低头一看。是陆薄川。


        

宋绾很快接起来。


        

"婚纱挑完了吗?"


        

电话刚接起来,电话那头的陆薄川就开了口。


        

宋绾道:"差不多了,怎么了?"


        

"我过来接你?"


        

"太远了,跑那么远,不累么?"宋绾无奈道:"我和我哥吃完饭,就回来了。"


        

"没事。"陆薄川道:"不累。"


        

宋绾的电话一挂,唐错就朝着宋绾问:"是谁?"


        

周竟和唐错结婚,陆薄川别的没送,让唐错自己挑了一套房产。


        

是一套海景别墅,价值上亿。


        

唐错现在看到陆薄川,就妹夫妹夫的叫得嘴特别甜。


        

陆薄川比她大了不知道多少,还好意思应着。


        

宋绾都不知道他是怎么答应得那么自然的。


        

宋绾看着手机。说:"陆薄川。"


        

唐错"呀"了一声:"你叫他过来,我请他吃饭。"


        

周竟皱了皱眉,但他也没说什么。


        

他依旧不待见陆薄川,但也不会当着宋绾的面说什么。


        

那么深的仇恨,而且当初宋绾受的那些苦,是不可能说过去就过去的。


        

他能做到心平气和的让宋绾和他在一起,就已经是很不错了。


        

如果不是因为两个孩子,周家的血脉,以及那年他舍身救宋绾,他现在已经带着宋绾回浔城了。


        

陆薄川开了大概半个小时候的车,才到达目的地。


        

唐错一看到陆薄川,就一声亲切的:"妹夫!"


        

陆薄川伸手给了她一个红包。


        

"谢谢妹夫!妹夫你今天又和绾绾更般配了呢,希望你和妹妹永远天长地久,恩恩爱爱,白头到老。"


        

陆薄川就又给了她一个。


        

宋绾:"……你还时时刻刻带着?"


        

"也没。"陆薄川找了个沙发坐下来,道:"因为要见你们,刚刚来的路上,遇到了,就顺便买了,刚好旁边又有银行,就顺便取了点钱。"


        

宋绾实在不理解他这种趣味。


        

周竟看着唐错手里的红包,掐着唐错的鼻子,捏紧:"你有没有点志气。"


        

唐错说:"那我没有办法嘛,你又说你没办法爱我。我空虚寂寞冷,只能抱着别墅和钞票过日子,我真的是太惨了,有钱的滋味也太难受了呜呜呜呜。"


        

说完又立马转头跟陆薄川泪眼汪汪道:"妹夫,我不是说你的别墅和钱不好的意思,你不要误会。"


        

周竟真是心口疼,但又无可奈何,其实他心里也大概知道,唐错有心想要修复一下两人之间的关系。


        

但是这件事,还真不是说能修复好就能修复好的。


        

"我去付款。"周竟作为一个,把所有的钱都投入到工程里面,几年前买房,还买不过宋绾,银行卡里的存款不够一百万的穷鬼,道:"你在这里等着。"


        

"那你钱够吗?"唐错眨了眨眼睛,她相当心疼周竟:"你要怎么付?"


        

周竟咬牙:"不够的刷信用卡!"


        

唐错:"……"


        

唐错有点感动,周竟没钱,但是他愿意把手上的现金全部给她,唐错说:"你放心,我会养你的。"


        

周竟:"……我谢谢你。"


        

周竟也很无奈,毕竟他和宋绾这个公司,也算是起步没多久,他手上确实没多少流动资金,之前有一笔不小的资金,他投给了一个游乐园,然后剩下的一小部分,在决定结婚的时候,他自己买了一套房,资金差不多都用完了。


        

他现在是,手上不仅没有多少流动资金。银行还一大笔工程贷款。


        

总之是,在场的四个人里,其他三个人都比他有钱。


        

唐错完全不知道他心里的疾苦,她想了想还挺美的,道:"没关系,以后你亲我一下。我给你十万,在床上啪啪哒一下,要是啪得我舒服,给一百万,我疼你。"


        

周竟:"……我真是特别谢谢你。"


        

唐错嘻嘻的笑,她想了想。道:"我从小赚钱就厉害,十八岁的时候演戏,一年赚的钱比你现在都多,其实我早就想疼你了,哪里知道你那个时候那么高冷,你要是当年肯答应我,我能更疼你。"


        

周竟把她凑到面前的头推开:"给我点面子,好吧?"


        

唐错其实并不觉得周竟真的就很穷,他或许是没有自己有钱,但是经历了那么多,能走到他这一步,而且坚定的往前走,她觉得很好。


        

而且虽然他没有自己的钱,但是公司投出去的,收回来也是一笔巨款。


        

不过搞工程就是这样,工程款结算没那么快。


        

周竟去买婚纱,顺便让人到时候送货过去。


        

而那边,宋绾和陆薄川坐在沙发上。宋绾过两天还要去趟B市,到时候要约梁蕴庭吃饭。


        

陆薄川问:"什么时候?"


        

宋绾说:"下个想起,主要是那边很多东西都还要谈,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前期可能要经常去。"


        

她现在不太管公司运营的事情,运营的事情主要是周竟在管。


        

周竟如今在商场上。要比她混得开,而且公司管理方面,他上手很快,再加上当初刚成立的时候,有什么问题,都有陆薄川假借宋绾的口点拨他,很多东西确实要比宋绾做的更全面和更安全。


        

要不是他,公司也没有这么快,越做越大。


        

而且他在做事情方面,除了胆子大以外,还有做律师这一行锻炼出来的沉稳。


        

这是很难得的。


        

陆薄川其实不想让宋绾去,他道:"你自己一个人去?"


        

"和新招的一个助理一起去。"宋绾道:"没什么大问题的。"


        

陆薄川想跟着一起去。但是他也不是天天没事做,他管理那么大的集团公司,就算把权利放下去,每天的事情也很多。


        

两人没怎么说话了,等那边周竟付完款,一行人找了个地方。准备开车去吃饭。


        

吃饭的时候,唐错说要搬家到周竟那边去。


        

周竟现在要么住公司,要么住父母那边,他怕唐错不习惯,道:"过一阵子吧。"


        

他自己买的婚房是带装修的,但是买的家具什么的,要放一放才能住。


        

他顿了顿,还是问:"或者你自己想住哪里?"


        

"当然是你买的房子!"周竟不给唐错糖吃,她只能自己扣糖,越扣越觉得自己和周竟已经爱得山无棱天地和,才敢与君绝了,她道:"你用自己赚的钱给我买婚房。住着的意义都不一样!"


        

"当然。"唐错抬眼看对面和宋绾坐在一起的陆薄川:"妹夫!你的房子,我住着意义也不一样!我绝对没有很平淡的看待它的意思。"


        

陆薄川没唐错叫的通体舒畅,他抬眸看了一眼唐错,声音低沉:"你平不平淡,它也只是一套房子,不喜欢也可以卖掉。"


        

唐错摇摇头:"不卖。竟竟买的房子,刚好在这房子的对面,他一直说不爱我,以后万一真没等来他爱我,我还可以带着儿子住在这里,卖了搬其他地方,我怕他看不到,还是离近点好,离近点,我以后和新男友逛街遇到他的时候,住着比他高级的房子,牵着比他帅气的男友,还可以给儿子说,看,那就是你爸爸。"


        

周竟:"……"


        

宋绾快笑死了。


        

周竟从两人决定在一起后,脑子里全是出轨和小爸爸这两个词。


        

没结婚头顶就一片青青草原的周竟,给唐错挑了几样菜,说:"吃饭不要说话,还有,结婚可以,出轨不行。"


        

唐错立马转头看周竟,说:"所以我这么好的女人你一定要抓紧。"


        

她说着,突然唱了起来:"为什么等不到你的温存/你还欠我一个吻/若你不会这么狠心残忍/我一定是个幸福的女人……"


        

周竟:"……"


        

周竟站起身,说:"我去一趟洗手间。"


        

他走到一半。又突然停了下来,看向唐错:"你是不是也想去洗手间?"


        

唐错摇头:"没有啊。"


        

"你有。"周竟道。


        

唐错后知后觉:"你这么一说,还真有点。"


        

周竟说完转过身,往洗手间的方向走。


        

唐错赶紧站起身,她来的时候,因为怕被拍。带了口罩和墨镜,还有帽子。


        

进了包间后就摘了放在一边。


        

这会儿因为要出包间,怕被人看到,她还是把口罩和帽子戴了起来,墨镜因为太招摇,所以没带。


        

等所有都戴好。才出了包间,然后尾随在周竟后面。


        

她从背后看着周竟挺拔修长的背影,觉得他真的是哪儿哪儿都长在自己的审美上。


        

两人走得不快,唐错就在他后面亦步亦趋的跟着。


        

心跳得有点快。


        

唐错忍不住说:"你带我去洗手间干什么?"


        

周竟没理她。


        

唐错感觉自己的血液都有些沸腾。


        

妈呀,也不知道即将面对的是什么,紧张死了。


        

洗手间的位置离他们吃饭的地方,要穿过一条长长的长廊,唐错的心跳声就没停下来过来。


        

两人好不容易来到洗手间那儿,拐了一个角,周竟突然停下了下来。


        

唐错的心跳得更快了,她也跟着停了下来。


        

离周竟还有点远,大概一米多的样子。


        

因为刚刚出节没多久,这边的餐馆还没多少人,厕所更是一个人也没有,四周很安静。


        

两人就这么站着,唐错一会儿觉得自己的心快要跳出来了,一会儿觉得自己的心好像又停止了跳动。


        

"你叫我出来……"


        

"站那么远干什么?"


        

两人几乎是同时说话,唐错感觉自己的耳朵都有点轰隆隆的,耳朵还有点发烧。


        

她说:"那你叫我出来干什么?"


        

周竟说:"过来一点。"


        

唐错觉得周竟说的每一个字,都能让她心脏紧窒,她乖乖的走过去。


        

周竟一把将她拉了过来,然后扶着她的腰,低下头,朝着她吻了下去。


        

唐错的心跳停止了,瞪大了眼睛。


        

周竟扣着她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唐错修长冷白的手指,紧紧抓住周竟的衣服,然后,又忍不住,环抱住了周竟的腰,她抱得很紧。


        

我死了吗?


        

她想。


        

要不然怎么会等来周竟主动吻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