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281章她是谁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个吻持续的时间好像很长,又好像很短。


        

唐错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如擂鼓。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竟才缓缓的松开她,他低着头,看着自从见了面,嘴上就没停过,一直在叭叭叭的唐错,道:"可以安安静静吃饭了吗?"


        

这真的是周竟头一次主动亲唐错,唐错的脸颊都红了,整个人晕晕乎乎的,特别乖的点了点头:"可以。"


        

周竟喉咙有点干哑,他又不是那方面不行。刚刚唐错抱他那么紧,身体都和他严丝合缝贴在一起,他要是真半点感觉都没有,那他就不是克制,而是真的哪方面有问题了。


        

当然,有感觉,也不一定就是爱,男人都是感官动物,他就算再禁欲,再不为所动,也不能免俗。


        

可是有感觉,他却也能克制得丝毫不显山露水,他看着唐错,说:"可以回去了吗?"


        

唐错晕晕乎乎的转过身,又觉得自己应该上个厕所,但是脑子里一点儿也不清醒。


        

"还是你要去上个洗手间?"


        

唐错说:"你能在这里等我吗?"


        

"我在外面抽根烟。"


        

唐错于是进了洗手间,进去了以后,站在洗手间里。都忘记该怎么上厕所了。


        

唐错进去后,周竟就去一旁的窗户边,点了支烟来抽。


        

一支烟都抽了一半了,也没见唐错出来,他相当无语。


        

打了个电话给她。


        

唐错厕所也没上,接了电话又晕晕乎乎的出来了。


        

周竟问:"解决完了吗?"


        

唐错:"……"


        

唐错立马又跑进去,上了个洗手间,等洗完手出来,周竟还在外面。


        

他低垂着眼看唐错一眼,转过身往外面走。


        

唐错亦步亦趋跟在他后面,抿抿嘴唇,走一步忍不住朝着他的嘴唇看一眼。走一步忍不住朝着他的嘴唇看一眼。


        

周竟:"……"


        

周竟大手摁在她的头上,将她的脑袋板正:"看路。"


        

两人好不容易到了包间,宋绾和陆薄川已经吃得差不多了,因为门开着,两人刚好在这边遇到了钟友良,陆薄川和宋绾去跟钟友良打了一声招呼。


        

唐错和周竟进包间的时候,他们两还没回来。


        

周竟把手机拿出来,看到了宋绾发给他的消息。


        

【宋绾:遇到了钟友良,我和陆薄川去看看,等下回来。】


        

周竟回复了一个好字,把手机收起来,然后坐在了原来的位置。


        

唐错跟着周竟坐下来。


        

她也不再嘴唇叭叭叭了,就是吃饭的时候老走神,吃着吃着,就盯着了周竟的嘴唇,盯着盯着,心跳就忍不住加快,脑子里全是刚刚周竟吻她的画面,想着这些画面的时候,她就忍不住抿嘴唇。


        

周竟很无奈:"认真吃饭。"


        

唐错乖得要命,"哦"了一声,又用手扯了扯嘴唇,让周竟看:"你刚刚咬的有点重,我的嘴唇是不是有点肿了?"


        

周竟:"……"


        

周竟转头一看。还真破了点皮,他无语了半响,说:"等会儿去给你买点药擦。"


        

唐错"哦"了一声,又开始低头吃饭。


        

这时候宋绾和陆薄川已经和钟友良打好完了招呼,两人推门进来。


        

唐错还是乖得不行的样子,宋绾很少看到这么乖的唐错,问:"怎么了?"


        

唐错用手头抵了抵嘴唇被咬破的地方,抿唇笑得别提多荡漾了,她眨巴着眼睛道:"没有啊,我在反思。"


        

"反思什么?"宋绾道:"大明星,又会赚钱,根本不需要反思,该反思的是没有钱,还不给你感情的人。"


        

周竟:"……"


        

周竟说:"绾绾,你给我留点面子。"


        

唐错得了一个吻,又觉得自己和周竟爱得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了,羞涩的笑了笑,说:"妹妹,不要这么说。"


        

宋绾说:"你不要怕,我帮你撑腰,以后要是他欺负你,他买房买到哪里,我就给你送房送到哪里,他不仅买不赢陆薄川,他还买不赢我,我也能让你逛街和他偶遇的时候,住着比他好的房子,牵着比他帅的男友,还让他的儿子朝着他炫一炫富,然后邀请他去你家做客。"


        

穷到变形。买房谁都比不过的周竟:"……够了啊,我不要面子的吗?"


        

宋绾和唐错没忍住都笑了起来。


        

唐错幸福得冒泡:"妹夫,你是哪里找的这么好的老婆?"


        

陆薄川拿出手机,给唐错转了个红包:"只买了两个红包,下次多买点。"


        

唐错点开,把红包给收了。给陆薄川发了个跪谢的表情。


        

宋绾很无语,陆薄川这个人,平时其实没有那么幼稚,而且别人讨好他其实挺难的,但唐错这个小机灵鬼,反正次次遇到陆薄川。就要对陆薄川狂吹一顿,而且每次吹,还都把他和宋绾往神仙眷女的方向吹。


        

陆薄川呢,一方面因为当年温雅弄出来的那么多事,和周竟当植物人的时候,自己做的那些缺德事,心里确实难以释怀,一方面又确实被唐错吹得身心舒畅,就对她格外宠一点。


        

一行人吃饭完,出了包间的门,却不想,几人还没走几步,对面迎来了三四个人。


        

而其中有个女人,在看到他们的时候,脚步倏地一顿。


        

宋绾和周竟也看到了,两人也静了一瞬。


        

两人都还没想好要不要打招呼,张佳佳像是不可置信一样,愣怔了半响。几乎是下意识的朝着两人走了过来。


        

宋绾心都跟着提了起来,周竟眉头忍不住稍微皱了皱。


        

唐错还搞不清楚状况,好奇的看着张佳佳。


        

然而张佳佳很快就已经到了周竟面前,她的眼睛几乎都是红的,张了张口,道:"周竟?"


        

周竟眉峰压着。没有多少情绪的"嗯"了一声。


        

张佳佳几乎要哭了,那年她知道周竟成了植物人,连人都没看到,后来找遍了整个海城,也没有找到人,他像是突然人间蒸发了一样。


        

但是她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和周竟相遇。


        

在她最狼狈,最崩溃的时候。


        

张佳佳愣愣的,她说:"你什么时候来了海城?"


        

周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三年多前。"


        

当年宋绾和陆薄川结婚,其实动静是很大的,但是那阵子张佳佳在职场上遇到了些事情。没有关注新闻,所以错过了他们结婚的新闻。


        

张佳佳点点头,她并不知道宋绾和周竟如今在海城的地位,只知道两人在很多很多年前,还开着一个又小又破的公司,那个公司后来倒闭了。宋绾和成了植物人的周竟杳无音信。


        

然后就是三四年前,她和宋绾在南宁区遇到的那一回。


        

后来又没了音讯。


        

那个时候她和宋绾加了微信,可是她的手机掉了,微信的密码忘记了,怎么也找不回来。


        

整个海城是很大的,圈子不同,想要遇到一个人,是真的很难很难的。


        

宋绾见张佳佳状态不好,忍不住问了句:"你怎么了?"


        

张佳佳笑了笑,还没说话,那边有个男人就开了口,说:"张佳佳。你过来不过来?"


        

张佳佳像是害怕似的,整个人抖了一下,她手指紧紧的握住,想说什么,又没敢,最终还是道:"我要先走了。下次再联系。"


        

她说这话的时候,给了宋绾和周竟一个求救的表情。


        

宋绾沉默片刻,声音很小,给了她一个地址。


        

她的话还没说完,陆薄川便开了口:"绾绾。"


        

他并不想管别人的闲事,也不想宋绾管别人的闲事。


        

任凭谁都看得出来,张佳佳那边遇到了事情,随随便便给自己公司的地址,他怕出事。


        

宋绾顿了一下,还是给了。


        

她报的是公司的地址。


        

那边的人又在催。


        

张佳佳看着周竟,说:"我可以去找你吗?"


        

周竟静了一会儿,说:"可以。"


        

张佳佳说了句谢谢,就转身先走了。


        

到了这会儿,就算唐错的神经再大条,也发现了不对劲。


        

她抿着唇,很安静。


        

等张佳佳走了,陆薄川说:"不要随便给人你的地址,任何地址,包括公司,家庭住址。"


        

宋绾垂着头,很久,她说:"我有分寸的。"


        

一行人出了饭店,陆薄川带着宋绾一辆车,周竟和唐错一辆车。


        

上了车。唐错心里很不安,她看着前面,很安静。


        

她想当做无事发生,可是女人的第六感,却让她根本没有办法。


        

她心里很疼。


        

她一直以为,周竟身边。是没有过任何女人的。


        

而依照周竟的性格,如果两人刚刚没有关系,周竟是不会答应对方来找他的。


        

唐错忍了忍,忍不住转头看周竟,唐错笑着问:"她是谁啊?"


        

声音都有些颤抖。


        

周竟说:"以前的一个朋友。"


        

唐错快哭了。


        

她明明前几分钟,还高兴得要命。觉得自己被幸福得要晕了。


        

可是这会儿,她却也觉得自己要死了。


        

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的爱意,是藏不住的。


        

她能感觉到,两人之间不同寻常的气氛。


        

唐错有些慌乱的说:"竟竟,你们以前是什么关系啊?你为什么要答应她来找你啊。"


        

她说:"你还没有爱我,我们也还没有结婚,你不会就要出轨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