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282章 你有一点喜欢我了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周竟说:"没有,就是一个朋友,之前生意上有些来往。"


        

唐错问:"什么来往?"


        

周竟也没什么好遮掩的,就把当年的事情给唐错说了一遍。


        

唐错听完却有些愣怔,她一直以为,就她和周竟之间有纠缠,没想到,人家还有过命的前尘往事。


        

他没救过自己,自己都能惦记他这么多年,那被他救过命的张佳佳,要记他多少年啊?


        

唐错心里酸溜溜的,说:"你救过她一命,那么多年了,你都还记得啊?"


        

当年她找他告白,又追了他整整两个学期,临到毕业,他嘴里也只突出了不认识这三个字。


        

周竟其实根本就不记得了,要不是当时确实无路可走。又经过宋绾的提醒,他根本想不起来这件事。


        

唐错又说:"那你知道,她有可能喜欢你吗?"


        

周竟握住方向盘的手紧了紧,沉默片刻,也不想撒谎,说:"大概知道。"


        

当年宋绾去北定区遇到张佳佳后,他就知道了。


        

唐错心里又难受起来,她忍不住说:"你知道她喜欢你,你还要让她来见你。"


        

周竟说:"当年她确实帮我了大忙,那个时候要不是她,我和绾绾的日子,只会更难。"


        

"那你也救了她。"唐错说:"不是都抵了么?"


        

周竟无奈的说:"我救她,全是意外之举,她帮我和绾绾,又是不同的。"


        

他顿了顿,又解释道:"她现在应该是遇到了点事情,我也不见得能帮得上,你在担心什么?该担心的不是我么?"


        

"你担心什么?"唐错没怎么明白,眼泪汪汪的回头看他。


        

周竟说:"我这么穷,担心哪天要是真离婚了,我新房子买哪儿你就在我房子周围买一圈,把我围起来,让我观看你和比我帅气的新男友牵着我儿子,然后指着我,跟儿子介绍:看,这就是你的亲爸爸,那我要被你气死。"


        

唐错没忍住。"噗"的一声,笑出了声,她忍不住嘟囔道:"你好烦啊。"


        

周竟空出一只手,伸出手揉了揉唐错的头发:"心情好点了?"


        

唐错说:"虽然我也知道,她一个女孩子,遇到了事情,她之前又对你有恩,该帮的应该帮一下,但是我还是不想让你和她接触。"


        

她静了静,又转过头,认真的看了一眼周竟,说:"周竟,你有一点点喜欢我了吗?"


        

唐错的话问完,车厢里陷入一片寂静,周竟觉得心口有些闷,还有些疼,但是他根本分不清,这感觉是什么。喜欢吗?


        

他不知道。


        

他没有过这种情绪。


        

他唯一有过的情绪的人,是宋绾。


        

他对宋绾的维护,对宋绾的感情,是出于本能,出于这么多年来的愧疚和执念。


        

他好像从小到大,都一直在跟自己说,要找到她,要对她好,要把最好的一切都给她。


        

可是他找到她的时候,她那么那么难,让他的心脏都快要窒息,好像这么多年来,他为了坚持下去,祈求宋绾能够过得好一点,赖以支撑,构筑的城墙,都跟着倾倒了。


        

除了在面对宋绾的时候,他有过浓烈的情绪,别的时候,他好像都已经丧失了这种功能。


        

包括当初救张佳佳,他也是抱着一种积德行善的想法,去做的这件事。


        

他想,他多做一点好事,被他丢弃的妹妹,是不是就可以少受一分苦。


        

不是说好人都有好报吗?


        

他不要什么好报,他只要妹妹可以活得好一点。


        

他知道心疼一个人的感觉。


        

可是此时此刻,面对唐错提出这个问题时,他心里的感觉,和心疼宋绾的时候的感觉,是一样的么?


        

他不像陆薄川,也不像姜绥,更不像韩奕,他没有那种非她不可的情绪。


        

周竟的沉默显得有些长,唐错的心情,从刚开始的期待,渐渐变成了失落。又变成了难受。


        

像潮水一样的汹涌着。


        

唐错眨了眨眼睛,把眼底的雾气收回去,唐错说:"周竟,你是只喜欢我就这么难,还是喜欢所有人,都这么难啊?"


        

周竟动了动嘴唇,唐错说:"算了,我不要听你的答案,你这个感情有缺陷的人,到底是怎么怀上儿子的?"


        

周竟说:"……我这不是在努力吗?别哭好吗?"


        

唐错:"……"


        

唐错觉得自己有毒,她忍不住又想扣糖了,因为她觉得周竟在哄她。


        

唐错忍不住偷偷的去看周竟,看了好一会儿,心里盘算着,她要是得寸进尺,周竟会不会更加的哄她。


        

要是唐珍婉在这里,可能又要吐槽她,觉得她这个女人,这么傻逼却这么自信了。


        

可是自信有什么错?


        

唐错期期艾艾的掉眼泪,说:"你是想要我不要哭吗?"


        

唐错这个女人,虽然人感觉有点不靠谱,但是演技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一哭起来,就感觉全世界都伤透了她的心。


        

周竟是真不想让她哭,周竟沉默片刻,想起了洗手间里的事情,觉得好像吻一吻唐错,唐错整个人就会变得很乖。


        

周竟想着,找了个地方,把车停在边上。


        

唐错心里跳得厉害,哭得更加的绝望伤心,哀伤又克制的看着他,然后一撇头,看向了窗外。


        

周竟:"……"


        

周竟咳嗽一声,说:"要接吻吗?"


        

唐错死死摁住自己要回头,往周竟嘴唇上凑的冲动,别着头看窗外,用手不停的抹眼泪。


        

周竟看向前面的挡风玻璃,他是真的不会安慰人,他说:"她要是来找我,你陪着我好不好?"


        

唐错说:"你和她生死之交,要我陪着干什么?我又不是你的谁。"


        

"不是很快就成我老婆了么?"周竟觉得自己蠢,刚刚她问自己问题的时候,自己为什么要认真想。


        

可是唐错问的时候,问得那么真心实意,他又没办法让自己丝毫不思考一下就随便敷衍她一个答案。


        

她问的十足的真心。他给出去,当然也要是深思熟虑,经过慎重思考,不带有任何欺骗性的。


        

他心里这么想,可唐错心里却完全不这么想。


        

她心里早就已经信马由缰,策马奔腾了。


        

而奔腾的所有内容,都只有一句话:他果然还是继续哄我了。


        

唐错觉得自己有点眩晕,她心里越是沸腾,声音就越是哽咽。说:"什么老婆?我知道你是我用手段得来的,你心里还指不定怎么恶心我呢。"


        

"真没有。"


        

唐错这回转过了头:"没有你为什么不经常亲我?为什么不和我那个那个,从我们决定在一起后,你都没碰过我。"


        

周竟:"……"


        

周竟眯了一下眼,说:"怀着孩子呢,你还想干什么?"


        

唐错伤心的说:"你要真的有心,会忍得住的么?你肯定已经在网上查了,怀孕的时候,能不能适当的那个那个。你这么能忍,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不想碰我?"


        

周竟被她那个那个得额头青筋都跟着暴起。


        

他是真没想到,怀了孕的女人,会不会有这种需求,怀了孕不是很危险么?


        

正好这时候,他的电话响了起来,他垂眼一看,是甲方爸爸的那边的负责人,周竟说:"你在这里等等,我接个电话先。"


        

然后他转身下了车。


        

唐错看着他下车,愣了一下,这回是真有点伤心的狠了。


        

而车外,周竟那边是合作单位的负责人打来的电话,是关于工地的安全问题,甲方收到通知,省安监站的人下个月要来海城这边检查安全的资料,特别是塔吊的安全,要他们这边做好相关措施,资料也要跟着完善。


        

做工程的,主体上来的这段时间,安监站基本要一个月来个四五次,遇到重大危险源,比如基坑,脚手架,塔吊等,还要在现场盯着。总之事情又多又杂。


        

安监站检查完安全,还要质监站检查质量。


        

各个检查一下来,停工的停工,整改的整改,甚至通报批评都是常有的事情。


        

一旦通报批评,就会影响公司的真信问题,这比罚款可严重多了。


        

周竟道:"我知道了,我这边会安排。"


        

两人商量好,周竟挂了电话。想了想,给蒋奚发了个信息过去。


        

信息非常羞耻,但他人倒是非常淡定。


        

【周竟:怀孕的女人,有没有什么注意事项?】


        

蒋奚可能刚好没在忙,很快就回了信息给他。


        

【蒋奚:怀孕了的话,三个月前最好不要进行性生活,三个月后可适当进行,三个月前胎儿不稳定,各方面都要多注意,然后定期去医院检查,其他的医生会告诉你。】


        

周竟盯着信息看了好一会儿,把手机收了起来。


        

他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才上车。


        

他上次是陪唐错去的医院,那个时候医生就说小孩儿已经快三个月了。


        

周竟想着这些有的没的,唐错则是又把头转向了窗户的那一侧,用后脑勺对着他。


        

周竟想了想,把她的头转过来。


        

唐错的两行泪默默的流着,一副被人抛弃的可怜小狗狗样。伤心欲绝的看着他。


        

"干嘛!"唐错眼睛红红的。


        

周竟想掐她哭得红红的鼻子,但没伸出手,他说:"再等等吧,胎儿现在还不在稳定期,你要是实在是想的话……"


        

唐错说:"怎么样?"


        

"那我们想别的办法。"


        

幸福来得太突然,唐错刚刚死了的心又复活了:"什么办法?"


        

"你想什么办法?"


        

唐错的耳朵都红了,火烧火燎的:"我怎么知道!"


        

她顿了顿,说:"你不是因为不想碰我,所以才不碰我的吗?"


        

周竟深知。这是道送命题,他有些无奈,但语调还是认真的:"真不是。"


        

"那好吧。"唐错擦了擦眼泪,说:"我们定个日期,你放心,我会好好疼你的。"


        

周竟懒得跟她争,他本来也没想结了婚当和尚,周竟说:"这个还要定日期。"


        

"你又不主动!"唐错耳朵发烧,声音柔柔弱弱,委委屈屈:"不定个日期要我一直等你么?这种事情要我一直提么?以后一三五我们都要那个那个,二四六你想休息就休息吧!你自己到了时间就主动一点!一直要我提我不要面子的么?"


        

周竟:"……一定要那么准时吗?"


        

"你想加班也可以的。"唐错又擦了擦眼泪。


        

周竟说:"这么频繁,会不会不太好?医生说的是适当。"


        

唐错说:"你忍得住吗?"


        

她看着周竟,一副你忍得住我就要哭死在这里,不信你试试的表情。


        

周竟太阳穴都跟着突突的跳。


        

周竟没忍住看了一眼车顶,好想悔婚。


        

唐错声音一哽,就要开始哭。


        

周竟说:"我都还没回答,你哭什么?"


        

他顿了顿,也不正面回答。实际上他是有点儿无欲无求的,可是真到了这会儿,他也不能照实说,周竟说:"哭得这么可怜,我也没说我忍得住啊?"


        

"那好吧。"唐错问:"从什么时候开始?"


        

她还要确定时间。


        

周竟说:"等你四个月吧。"


        

唐错撅了一下嘴唇:"医生不是所三个月就可以吗?"


        

"我想保险一点。"周竟说:"怕你出意外。"


        

这个理由,勉勉强强能接受,然后她算了一下日子,说:"那就是三月六号。"


        

算的这么准。


        

周竟说:"嗯,我们可以走了吗?"


        

唐错恨恨的看着他。


        

"又怎么了?"周竟快要精疲力尽。他说:"你还有什么要求吗?"


        

"刚刚不是说要接吻吗!"唐错还记得刚刚周竟停车,问她要不要接吻的事情,她的嘴唇还有点种种的,用舌头一抵,就能感觉得出来,她解开了自己的安全带,说:"刚刚不是你问我,不是你想接的么?"


        

周竟:"……"


        

周竟伸手扣住了唐错的头,往自己这边压了压,吻上了唐错的嘴唇。


        

这会儿他吻得慢温柔,尝到了苦涩的眼泪。


        

唐错伸出双手,抓住周竟的衣服,又双手环住他的脖颈,两人的舍头缠在一起,周竟的气息很冷然中又像是很灼热,唐错沉溺在里面,有点没有办法思考。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车里,空气蔽塞,空间很容易升温,周竟渐渐的有点失控,从她的嘴唇一路往下,手也很不规矩。


        

唐错心跳得非常厉害,蹭着他,她的手伸过去,说:"我帮你好不好?"


        

周竟又去吻她的嘴唇,抓住了唐错的手。


        

他把唐错压在椅背上,加深了这个吻。


        

他没有让唐错碰他,一个吻结束,周竟眼底黯沉得要命,他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问:"可以回家了吗?"


        

唐错舔了舔自己的嘴唇,说:"我又没说不让你回家。"


        

周竟轻笑了一声,他是真觉得有点点累,又有点点无可奈何,心里还夹杂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纵容。


        

周竟说:"是我不让你回家的。"


        

之后车子就一路平稳。


        

第二天,宋绾和周竟很早就到了公司。宋绾要出差去一趟B市,之前她和梁蕴庭签了合同,但是还有一些补充协议需要签。


        

陆薄川给宋绾配了一个助理,宋绾以前没见过的。


        

这一点倒是让周竟心里舒服不少,周竟说:"你去B市,他不会又发疯?"


        

她是只上次宋绾去B市出差的事情。


        

宋绾说:"不会。"


        

"你自己要注意一点。"周竟说:"工程做不了没关系,自己不要吃亏,如果需要人,我这边再派一个过去。"


        

宋绾说:"陆薄川叫了人。"


        

是个女人。非常精明能干。


        

那个女人宋绾虽然之前没见过,但是周竟到是见到过几次,确实是个非常厉害的女人。


        

周竟说:"有什么事情,记得给我打电话。"


        

宋绾点点头。


        

两人从公司出来,周竟去送宋绾上飞机。


        

梁蕴庭的资料他查过,从来不强迫别人,就算年轻的时候爱玩,也都是坦坦荡荡的,要不然知道梁蕴庭对宋绾有意思。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同意宋绾过去的。


        

周竟送宋绾上了飞机,那边助理已经在飞机场等着宋绾了。


        

"那我先走了。"宋绾说:"你对唐错好一点,她喜欢你那么久,没在一起我就不说了,既然在一起了,就不要随意辜负她。"


        

"知道。"周竟伸手揉了揉宋绾的头发,说:"注意安全。"


        

宋绾和助理余夕转过了身。


        

周竟开着车往公司那边开,省检的事情他这边还有得忙。


        

他把车子停在公司楼下的停车位上,从车上下来,他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周竟低头一看,是唐错。


        

周竟接了起来:"喂?"


        

唐错有些忐忑,说:"竟竟,昨晚我们,好像被拍了。"


        

周竟没反应过来:"嗯?"


        

而正在这时候,他一抬眼,脚步却倏地一顿。


        

他看到了不远处,站在他公司楼下,一脸憔悴的张佳佳。


        

手机里,唐错还在说,她的声音有些焦急和慌张,说:"我们昨天在厕所的时候,被人拍了,我和你那个什么的视频,被人爆了出来,现在被闹上了热搜,这件事,你有没有什么想--"


        

他的面前,张佳佳隔着老远就看到了他,朝着他走过来,喊了一声:"周竟。"


        

唐错的声音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