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295章 不甘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唐珍婉眼睁睁看着那主持和唐错走到了一边,简直目瞪口呆。


        

唐错和住持到了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住持说:"这儿行了吧?这儿没人。"


        

唐错抬起头,仔细看了看主持的脸,进来的时候她没仔细看,这会儿看。又觉得他长得有点邪性。


        

"看什么呢?"


        

隋樘阴影罩着唐错。


        

唐错没来由的紧张了片刻,觉得有些压迫,她动了动唇,问:"你们寺庙在拉投资?"


        

隋樘的声音听不出是真是假:"是。"


        

唐错往旁边移了移,尽量不让隋樘的影子落在自己身上,没那么压迫,唐错想了想说:"你帮我一个忙,我给你们寺庙捐款。"


        

隋樘也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支烟,点燃。吸了一口。


        

佛门重地,一个和尚穿着寺庙的衣服,叼着根烟抽,就踏马的非常邪,隋樘眼尾瞟着她:"什么忙?"


        

唐错说:"和我假结婚,秀秀恩爱。我给你们寺庙捐钱。"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不帮。"


        

"五十万。"


        

隋樘没理她:"下班了,赶紧回去。"


        

"一百万。"隋樘眼皮跳了跳,他朝着唐错走近了几步,逼得唐错忍不住往后退,隋樘居高临下看着她,声音沉沉的:"我是个和尚,和你秀恩爱,和你结婚,小姐姐你是想找刺激吗?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唐错说:"知道。"


        

"知道你还敢提这要求。"


        

唐错说:"一千万。"


        

隋樘眯着眼,唐错道:"三千万,底薪加提成,你要是干得好。我到时候还可以给你加绩效奖!"


        

隋樘又朝着她走进几步,唐错后背已经抵着墙壁了,手心都有些冒汗。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面前这人为什么就让她莫名其妙的有点怕。


        

唐错有些紧张。


        

隋樘则是眯着眼,他顿了良久,就在唐错准备再说什么的时候,他往后退了一步,说:"你把合同拟一拟。"


        

唐错闻言,诧异朝着他看过去。


        

隋樘说:"看什么?"


        

唐错撇开了眼。


        

不过她还是没忍住,问:"你是你们寺庙什么岗位的?"


        

"业务部的。"


        

唐错:"……"


        

唐错说:"寺庙还有业务部。"


        

"就是拉投资的。"隋樘道:"我要是服务得好,你会多给钱吗?"


        

唐错说:"如果你配合我的话,没什么大问题,不过你会不会被逐出师门?"


        

"怎么,你担心我?"


        

唐错说:"不是很担心,毕竟又不是我被逐出师门。"


        

隋樘说:"放心。我是这个寺庙的最高管理人,没人敢逐我出师门。"


        

唐错震惊:"不是吧?"


        

"你到时候拟个合同给我,发我邮箱。这是我的名片。"隋樘没和她多说,给她递了张名片。


        

唐错再次感觉到了这个寺庙的与时俱进,她道:"行。那祝我们合作愉快。"


        

两人握了手。


        

松开手的时候,唐错才想起来,没问对面的人叫什么名字。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隋樘。"隋樘依旧是居高临下的看她。


        

回去的路上,唐珍婉开着车问唐错:"你和他说了什么?"


        

唐错也没隐瞒,把事情给唐珍婉说了一遍,唐珍婉简直服气:"你结婚,找个和尚?你怎么想的?"


        

唐错又忍不住看智障一样看唐珍婉:"你怎么那么多问题?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化身吗?"


        

唐珍婉:"……"


        

一路上,唐珍婉都没再和这小傻逼说话。


        

下车的时候。唐错估计意识到自己话重了点,说:"你不是吧?这就生气了?"


        

唐珍婉没理她。


        

……


        

三天以后,唐错找人拟了个合同。带去给隋樘。


        

隋樘翻开看了一遍,没多大的问题,上面也没要求要有肢体接触什么的,只说在特定情况下,他需要帮她的忙,向她暗示的人露出藐视且对她爱得不行不行的样子就行。


        

隋樘看完没什么特别过分的地方。在合同上面签了字。


        

唐错说:"你先和我一起回海城,包吃包住。"


        

隋樘看了她一眼,笑了笑。说:"行。"


        

第二天,三人就一同坐上了飞往海城的飞机。


        

隋樘戴了一顶棒球帽,几人坐的是商务舱,唐珍婉老忍不住对隋樘看。


        

隋樘今天没穿寺庙的衣服,而是穿着一件黑衬衫,黑色休闲西裤。带了一顶棒球帽。


        

那种又野又邪的气质一下子更浓了。


        

唐珍婉说:"他是什么背景都不知道,你瞎带人回去干什么?"


        

唐错说:"带人回去结婚呐。"


        

"你真没必要做到这一步。"唐珍婉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道:"错错。你这是把自己给搭了进去,为了周竟,真的不值得。"


        

唐错摇摇头,说:"我没有为了他,但是我也确实不甘心。"


        

唐珍婉不知道说什么好。


        

唐错说:"算了,我们的思想觉悟又不在同一个维度上,你理解不了我的。"


        

唐珍婉胸口一股血腥气,也不知道唐错这如此傻逼却又如此自信到底遗传自哪里的。


        

唐错没和她多说,其实她也不知道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这次她不像上一次,上一次她更多的是为了套路周竟,才用孩子为借口不见他的。但是这回不一样。


        

但是就像是她自己说的。


        

她确实不甘心就这么退场,就算真的要退,也不能以这样的方式。


        

唐错想了些有的没的。最后索性什么也不想。


        

她直接把隋樘带去了陆薄川给她送的那栋别墅,给隋樘安排了一间房。


        

隋樘看了一眼,也没说什么。


        

唐错把隋樘送到这里来。自己就先回去了,隋樘就在小别墅这边住下了,这一住,就住了七天,而唐错带回了一个人回别墅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周竟那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