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臣服宋绾陆薄川 > 第302章 解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起案件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大的反响,据知情人士透露,其中起关键作用的一个女线人,因为深入敌军内部,当时抓捕现场太混乱,对方警觉性又高。警方没来得及保护好己方卧底人员,女线人差点被炸死在里面。


        

但即便没死,人也被送进了急救室。


        

周竟一路跟着她进的急救室外面,他身上也受了伤,血从手腕上滚落下来,滴落在医院雪白的瓷砖上。


        

医护人员过来给他包扎,周围全是嘈杂混乱的脚步声。


        

他全身虚脱一样,往后靠在椅背上,身上脏兮兮的。完全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宋绾前不久已经回了海城,但是两人没怎么接触,周竟显得很神秘,两人已经来海城这么多年,周竟的关系网其实已经和她有所不同。


        

而且他铺开的关系网虽然不如陆薄川他们深厚,但也绝不弱。


        

其中很大一部分。和陆薄川甚至没多少交集的。


        

从唐错官宣期间,宋绾给他打过一两次电话,从电话里周竟平常的话语中,宋绾听出了一丝不同寻常,知道他的意思是让她最近不要联系他。


        

宋绾心里焦急,可又怕自己擅自找他,把他陷入更加危险的境地,便一直提心吊胆。


        

直到今天,在新闻里,一起重大毒品缴获案里,看见了周竟的身影,脑子里这才嗡的一声响。


        

画面里。是周竟和几个人被送上急救车的画面。


        

宋绾没有像周竟经历过当年周家的灭门惨案,但是当年她查周自荣的案件的时候,知道这起案件恶劣的性质,是让她想到就害怕的地步。


        

她立马打电话给周竟。


        

可是周竟的电话根本打不通!


        

她几乎是颤抖着手给陆薄川打电话。


        

"绾绾?"


        

"我哥!"宋绾的眼泪一下子就落了下来。


        

"你怎么了?"陆薄川一下子就听出了宋绾声音的不正常:"宝宝,你慢点说。"


        

宋绾声音颤抖:"我哥好像出事了!他现在在医院,你能不能帮忙查一下,是哪个医院!"


        

陆薄川道:"你别急,我马上找人查。"


        

陆薄川虽然说要查,动作很快。


        

这起跨省贩毒案件在网络上闹得沸沸扬扬,事发地点虽然不在海城,但是警察那边确实知道情况的。


        

陆薄川一个电话打过去,还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就查到了周竟的地址。


        

宋绾开车过去,大概三四个小时,陆薄川亲自送的她。


        

陆薄川的车子一停稳。宋绾就从车上下来,朝着急救室的方向走。


        

她去的时候,周竟还坐在急救室外面。周围守着几个警察。


        

他抬起头,朝着宋绾看过去。


        

宋绾鼻子泛酸,心里更是酸得厉害。她本来想骂他,狠狠的骂他。


        

她就这么一个哥哥了,他要是出事,那她这辈子,都走不出来了。


        

可是接触到周竟的眼神,她却突然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她突然理解了周竟。


        

他在周竟眼睛里,看到了解脱。


        

宋绾的心里酸涩到疼,她走过去,狠狠抱住周竟。


        

什么话也没说。


        

周竟也环抱住她。


        

宋绾说:"不要有下次了。"


        

周竟揉了揉她的头发。声音发沉:"嗯。"


        

宋绾低声的问:"里面躺着的是谁?"


        

"张佳佳。"


        

宋绾愣了一下,她突然想起前几个月,她让张佳佳去找她。


        

但是张佳佳没有。


        

是周竟帮她拦了下来。


        

宋绾心里更疼,甚至说不出话来。


        

"她怎么样了?"好半天,宋绾才声音嘶哑的问。


        

"还不知道。"周竟道:"不太好。"


        

他顿了顿,说:"她应该是心愿得了。"


        

宋绾"嗯"了一声。


        

两人说了没几句,陆薄川从楼下上来了,周竟揉了揉宋绾头顶柔软的头发。轻声的哄:"我没多大的事情,不哭了,好不好?"


        

宋绾抱得他更紧。很久,才点点头。


        

她顿了顿,看向周竟:"你和唐错,到底怎么回事?"


        

周竟抿着唇,他说:"我也不知道。"


        

"可是她要出国了。"宋绾说:"哥,你真的打算和她就这么分了吗?"


        

周竟愣了一下。像是没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你不知道吗?"宋绾也愣住了,她心里难受得不行,说:"她今天的飞机。听说是去了国外,就不回来了。"


        

宋绾的话还没落音,周竟猛地站了起来。


        

"哥?"


        

"她是几点的飞机?"周竟手边还放着他染了血的外套,他拿起来,也没套上,问:"去的是哪里?"


        

"今天下午五点钟的。"宋绾说:"去A国,你不知道吗?"


        

周竟下意识看了眼手腕上的表,然后疾步往住院部外面走,边走边有些慌乱的道:"你们开车过来的吗?"


        

宋绾跟着他,小跑起来:"对,你现在要过去吗?"


        

周竟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会这么慌。他脑海里隐约闪过一些画面,但来不及捕捉。


        

几人到达停车场,周竟说:"你把钥匙给我。"


        

陆薄川道:"我来开。你先和绾绾上车。"


        

他的声音很强势。


        

周竟朝着他看了一眼,也知道自己这个样子开车不行,和宋绾上了车。


        

宋绾本来想坐在后座。但是陆薄川道:"坐前面。"


        

周竟衣服有些不好闻,他也示意宋绾:"你去坐前面。"


        

宋绾只好坐前面。


        

一路上,陆薄川的车子开得很快,直奔海城北定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