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宋绾陆薄川 > 第6章 陆总不肯帮忙,我只能去想想别的门路,不是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个人正坐在主座,整个人微微往后靠着,侧着头不知道在听旁边的人说着什么,嘴角带着一丝冷薄的笑意。


        

在看到她的一瞬间,眼底黯沉下来。


        

而整个餐桌上的气氛,随着他的到来,已经完全变了样。


        

大气都不敢喘。


        

明明主座上那么多人,可周围却仿佛形成了一圈高压强的气流,气场以他为中心,逐层向四周递减。


        

是陆薄川。


        

他就那么看着她,冷寒的目光直直钉入宋绾的心脏,压抑着某种怒火。


        

宋绾有些喘不过气来。


        

他怎么会到这里来?


        

他想要做什么?


        

明明前几天,她想尽办法想要堵住他,可他真正出现在她面前,在这样的情形下,宋绾却又开始害怕起来,但她还是开口,叫了一声:"薄川。"


        

然而陆薄川只是点了一根烟,打火机"噌"的一声亮起,将他半脸侧脸照亮,显得他的侧脸惊心动魄的峻厉冷寒,他深深抽了一口烟,冷嗤一声:"原来你们这个饭局,还请了宋小姐过来。"


        

这其中的压迫和羞辱,不言而喻。


        

"陆总说笑了。"秦顺恶心的嘴脸立刻转了风向,道:"宋小姐前几天求着我,让我带她见一见人,说无论什么条件她都答应,只要给她钱,我这也是盛情难却。"


        

宋绾猛地转头看向秦顺,不可置信一样。


        

他怎么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


        

可随即她又自嘲的笑笑,陆薄川将她当狗,别的人也不会拿她当人。


        

陆薄川的脸色却阴沉下来,他冷冷的笑笑,冰寒目光快要将人盯穿,意有所指:"宋小姐为了钱,果然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她说的是,她前几天,在别墅的事情。


        

宋绾的脸,没有一点血色,心却疼得发紧。


        

她今年一直在忍,从出狱开始,没有哪一天不在忍受,哪怕今天进了这个房间,她也一直在忍。


        

可这一刻,她突然就不想再忍,她眼尾发红,盯着陆薄川,道:"陆总不肯帮忙,我只能去想想别的门路,不是吗?"


        

陆薄川的脸色更加阴沉,在座的人都不敢出声。


        

陆薄川如今在海城的势力,决定了他的权势和地位。


        

在场的人,没人不忌惮他。


        

宋绾也有些害怕,从进门开始,陆薄川的怒意就压得她快要不能呼吸。


        

"薄川?"正在这时,后面一个清越的女音响起,宋绾转过头去,就看见一个女人,穿着长裙,高贵雅致,款款的朝着宴会里面走去,然后轻轻巧巧的挽住了陆薄川的胳膊,娇俏的问道:"怎么这么久?"


        

宋绾看着那个女人,想起什么,脸色徒然一变,火辣辣的。


        

她才呛了一句陆薄川,就仿佛被人打了一巴掌!


        

是夏清和。


        

夏清和仿佛才看见宋绾似的,惊讶道:"绾绾?"


        

宋绾想起她在医院里的时候,陆薄川就是将她从她身边带走,他说:"从此以后,陆太太的这个称呼,和你再也没有半点关系,宋绾,我要和夏清和结婚了。"


        

那时候她才刚刚失去了他们的孩子,孩子血淋漓的模样让她连哭都哭不出来。


        

而陆薄川的人将她从牢房里拖出来,压着她去手术台上的时候,身边站着的便是这个女人。


        

是的,外界都说,是她主动引产了八个月大的孩子,可是没有人知道,真正想让那孩子活不下去的人,并不是她宋绾。